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全国人大代表柴闪闪:建议灵活就业劳动者社保增加工伤险

0
分享至

  “武汉外卖员送餐途中猝死”,“广东网约车司机遭乘客殴打砸车”……近年来,随着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等新产业的发展,大量以快递、外卖、网约车等灵活就业模式为主的新业态从业群体进入公众的视野。由于这些劳动群体与平台间的用工关系模糊,他们的劳动权益往往难以得到保障。

  85后快递小哥柴闪闪持续关注一线工人权益保护多年。三年前,第一次赴京参加全国两会的他坦言“想为快递员和产业工人讲一点话”。履职全国人大代表的第四年,他初心未改——今年两会,他带来了两份建议,其中一份就聚焦于完善新业态下灵活就业劳动者的社会保障。

  这份建议里提到要“为灵活就业人员配套社保”,正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对灵活就业人员给予社保补贴,推动放开在就业地参加社会保险的户籍限制”相契合。这也成为柴闪闪对于今年两会记忆十分深刻的一点。

  此外,柴闪闪也持续关注快递行业的个人信息保护问题。去年他提交的一份关于加强快递面单隐私保护的建议引发多位代表共鸣。他告诉南都记者,隐私面单技术并不难,但会降低快递员投递效率,所以快递企业比较排斥,这才是隐私面单难以普及的原因。

  

  谈新业态灵活就业劳动者社会保障

  明确监管主体 为新业态灵活就业劳动者配套社保

  南都:你认为目前灵活就业劳动者有哪些权益难以得到保障?

  柴闪闪:据我观察,目前主要有两方面的问题。首先是参保难带来的工伤保障缺失。像外卖员、网约车司机这样新业态下的灵活就业劳动者,有的没有明确的用人单位,有的受制于户籍限制,只有家乡的新农合或城乡居民险,部分有条件的缴有工作地灵活就业社保,但这些险种在劳动者工伤、失业时都不能及时有效地起到保障作用。

  而且,这些劳动者基本都是提供上门服务,比如外卖员送餐,这一职业特性导致他们受到工伤的风险很大。但企业或雇主很少给这些劳动者缴纳社保,大多只购买一份商业险,但商业险的盈利性、自愿性又决定了它无法替代工伤险的普惠性。

  此外,这些劳动者面临的问题还包括用工关系不明带来的保障缺失。一些平台类企业以众包的形式雇佣员工,其中外卖骑手是大多数。这些骑手得不到法律法规的有效保护,一旦发生意外事故,他们可能和平台企业发生劳动纠纷,但企业多数会以劳动关系无法认定来推卸责任。

  南都:在完善新业态下灵活就业劳动者社会保障方面,你有哪些建议?

  柴闪闪:首先,我认为要明确平台和个人的责任关系,认定标准和范围。比如现在新业态劳动者工作时,从接单到拿薪酬,都必须依附企业提供的工作平台才能完成,劳动者与平台企业间有很大的依附性。我认为应该以事实劳动关系来认定责任主体,通过用人单位注册时的主营业务是否与劳动者的工作相关来判明他们的从属关系。

  此外,在国家层面要明确灵活就业的形式,配套社保制度。具体而言,我认为一是可以在灵活就业社保里增加工伤险,同时明确新业态劳动者在工作地参保的缴费范围。二是对众包骑手等相对灵活就业者,特别是平台收入达到一定基数但未参加城镇职工社保的劳动者,要确定平台企业的社保缴费义务。

  最后,要明确监管主体,规范新业态的发展。比如我调研时发现路上经常有外卖员闯红灯、逆行,是为了达到一定的单量,这是企业机制的问题,因为单量和他们的收入直接挂钩,有的企业还会设置奖金制度鼓励外卖员多送。曾经像我们快递业也有这种现象,通过各方共同努力,我们这种现象就好多了。所以我认为在国家层面应有一个明确的监管部门来规范平台企业的制度。

  谈快递业隐私面单技术普及

  隐私面单普及难 降低快递员投递效率是痛点

  

  南都:去年,快递行业个人信息泄露事件频发。你之前提到要加大力度推进快递企业使用隐私面单技术,现阶段快递企业推广隐私面单技术的进度如何?

  柴闪闪:目前使用隐私面单是在试点阶段,即用户在寄件时,可以在一些App看到一个隐私面单的选项,能隐藏他们的姓名,电话,地址等信息。它可以说是隐私面单技术的1.0版。目前部分快递企业的App已经有这个选项,但是大家如果不刻意选择的话,多数情况下还是会默认使用带有个人详细信息的传统面单。

  南都:你认为实现快递行业全面使用隐私面单的难点是什么?

  柴闪闪:其实现在的快递公司应该都有这个技术,在隐私面单推行过程中不是说技术不成熟,而是快递企业会比较排斥。

  比如快递员就会排斥。因为如果是隐私面单,快递员在进行投递操作时就要多一个步骤,用专用的App扫描才能知道要打谁的电话,要送到几户几号。这个过程会耽误几秒钟,一件两件没什么,但是上万上亿件,就会大大降低投递效率,直接影响快递公司的效益。

  南都:在快递隐私面单还未全面使用的情况下,你认为用户寄快递时该如何保护自己的个人信息?

  柴闪闪:一个是在扔快递包装时一定要撕下面单。鉴于有的快递公司已经推出了隐私面单技术,我建议用户在网上购物时,在能选择的情况下还是尽量选择隐私面单。如果实在不能选择,就要多留点心,要有防诈骗的意识。

  比如有的人家里有孩子,他们会给孩子网购一些文具用品。有的商家在批量下单时,可能会把买的东西以套餐的形式打印在快递面单上“内件物品”的备注栏里。如果快递企业未使用隐私面单,就很容易暴露消费者的消费意向,让一些不法分子推断出消费者家里有学生,针对性实施诈骗。

  另外一点,也建议大家尽量关掉微信上的手机找人,有一些不法分子会通过面单上的手机号,冒充快递员加用户微信。前段时间我接到一个求助,是用户网购了一罐奶粉后,有人冒充快递员加他微信,说他的快递丢了,要把奶粉以现金的形式赔偿给他。这位用户在对方发的链接中填写了银行卡和密码后,资金就被转走了。这种情况下,如果用户要向法院起诉,举证环节是非常困难的,所以用户对以快递员身份添加微信的陌生人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

  谈打通快递投递“最后一公里”

  快递服务车通行受阻 降低投递效率

  南都:据你观察,如今的智能快递柜普及程度如何?

  柴闪闪:目前快递智能包裹柜在我们上海已经成了社区的一个基础服务设施。据我观察,目前它的普及率在一、二线城市较广,但现在城镇化发展速度很快,我觉得三、四线城市也要尽快普及此类服务设施。

  南都:在你看来,智能快递柜落地后出现过哪些问题?

  柴闪闪:目前,快递柜落地后比较明显的问题是快递员未经客户允许,把邮件直接放在快递柜,这引起了许多用户的不满,也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我希望相关的管理部门以及企业能够在这方面加强监管,引导快递员在投递的过程中要以服务好人民群众为主要方向。

  南都:打通快递“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服务一直是一大难题,你认为目前还有哪些难点?

  柴闪闪:目前打通快递“最后一公里”主要的问题是通行受阻。在城市更新过程中,有一些地方周边的路面已经没有非机动车通行的地方,比如小区,商务楼等。这就给快递投递带来了很大的问题。没有通行的路段,快递员只能上人行道或者走机动车道,这时就面临被处罚的风险,也降低了快递员的投递效率。

  在这一方面,我希望在城市更新过程中,相关部门可以增设非机动车道,或为快递的服务车辆提供一些通行便利,使保证人民群众都能及时享受快递提供的便利。

  采写:实习生严兆鑫 南都记者蒋琳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南方都市报
南方都市报
换一种方式,南都在现场。
320385文章数 291560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数博2021全球传播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