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生活故事:老婆与娘水火不容,48岁选择离婚另娶,这老婆更不靠谱

0
分享至

  ①

  袁强真的是烦透了,王芳和老娘咋就那么水火不相容呢?不对,应该是王芳咋就那么容不下老娘呢?

  车一进小区,袁强习惯性把车停在大门口的大树下,掏出一支烟点燃,吐出一个长长的烟圈。

  白色的烟圈慢慢飘散,袁强的心宁静了下来,这是他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真正属于自己的时光。

  如果时光能这样静止多好,袁强想。

  白天在客户面前,不是强颜欢笑就是唯唯诺诺,他已经感觉很累了,回家还要面对王芳的一张臭脸,实在是憋得慌。

  一支烟还没点完,王芳的电话来了:

  “还在外面磨叽啥?还不赶紧回来。我晚上还要加班呢。”

  掐灭手中的烟头,收起长长的心事,袁强不得不下车回家。

  换好鞋子进屋,王芳一边在摆饭菜一边嘟囔:

  “天天都这么晚回来,生怕帮我干活似的,我也是服你了。”

  袁强赶紧拍了个彩虹屁:

  “老婆辛苦了。”

  上前一步伸手去接王芳手里的碗筷。王芳手一偏:“去洗手,老的少的一个个都那么邋遢。”

  洗完手从厨房出来,听得王芳又在数落老娘:

  “拿公筷拿公筷,说了多少次了,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我这筷子还没夹菜呢,是干净的。”

  老娘辩解的声音像蚊子嗡嗡。

  “到了你手上还有干净的?”

  王芳的刻薄刺激了老娘,袁强看到老娘翕了翕嘴唇,默默放下手中的筷子去拿公筷。

  袁强斜了眼王芳,王芳装作没看到。大家默不作声,继续吃饭。

  睡至半夜,袁强起床去客厅里喝水,隐隐听到老娘房间里有啜泣声,心里一阵难受。

  他想进去安慰老娘,想想又不知道说啥,反倒会让老娘更加伤心,罢了罢了。

  回到床上,袁强没有了睡意,起身摸索出一支烟燃上了,窸窸窣窣的声响把王芳闹醒了:

  “这么晚了不睡觉,发什么神经。”

  袁强没有搭腔。

  过了一会,袁强终于忍不住了:

  “那个,我说你能不能对我娘态度好一点?她都这么大岁数了,身体又不好......”

  听到袁强数落自己,王芳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我要怎么对她好?是要把她捧在手心里呢?还是要把含在嘴里?”

  “你看你今晚吃饭时,对我娘那个态度……”

  “我怎么了?难道不应该注意公共卫生吗?”

  袁强还没说完,王芳已经把话头给抢了过去:

  “嫌弃我照顾不好,倒是别让我管啊,让照顾得好的人弄啊。”

  袁强叹一口气,闭嘴了,再说下去矛盾无疑只会更加升级。和王芳二十多年夫妻,他太了解她了。

  ‘照顾得好’的人说的不就是袁强的弟弟妹妹嘛,他们要是能来,他也不会夹在中间受气了。

  谁料袁强不说还好,这一说,王芳第二天一大早对老娘的态度愈发变本加厉,弄得袁强更加心烦意乱。


  ②

  袁强来自农村,14岁那年父亲生病走了,袁强有个妹妹12岁、弟弟6岁。三个孩子都在上学,母亲犯难了。

  14岁的袁强作为老大,自己提出了辍学来分担家庭压力,妹妹哭了:

  “哥,你成绩比我好,还是你去上学吧,我比你会做家务。”妹妹抢着把自己的书包扔进了炉膛。

  此后,12岁的妹妹接手了妈妈手里的活,母亲则顶替了父亲。

  在妹妹的成全下,袁强得以考上了大学。

  王芳是袁强的高中同学,不同的大学毕业后,他们俩个被分到了同一所学校,也曾花前月下海誓山盟才走到了一起。

  结婚的时候,除了猪栏里几头猪之外,袁强家实在是找不出其它更值钱的物件了。

  那几头猪,是袁强的母亲苦巴苦熬养出来,给他结婚做的准备,因为当地的风俗,结婚时男方要给女方一定的彩礼,还有一定数量的猪肉,俗称膀子肉。

  袁强的母亲打算再卖一头猪凑点彩礼意思意思,实在也没有多的钱了。

  彼时,袁强的弟弟还在读书,王芳看到一个寡母活得如此辛苦,彩礼免了,膀子肉也不要了,说自己和袁强白手起家。

  那时,老师的工资其实很低。

  女儿出生后,袁强也想让妻儿老小过得更好一点,停薪留职出来创业开了个小广告公司。

  可让袁强崩溃的是,日子过好了之后,他和王芳的矛盾却越来越多了,焦点是因为他妈。

  如果他妈身体一直好也没啥事,又不住在一起。

  问题是袁强的母亲老了,自打上次摔一跤之后,自理都困难,加上又有心脏病。

  不放心辛苦了一辈子的老寡母一个人在乡下孤零零地生活,袁强决定把老娘接出来。

  王芳早就知道赡养婆婆会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

  “接到我们家,我也没意见,但有言在先,三兄妹轮流。”

  “我妹为了我,12岁就不读书了,总不能让她现在又来负责赡养老娘吧。”袁强辩解。

  王芳沉默了一会:

  “那你弟弟,你总不能说你弟也没有义务吧?”

  “到时候再和他商量吧。我是老大,得从我开头。”

  袁强的语气不容商量。

  更让王芳生气的是,袁强来了个先斩后奏,第二天也没通知,就把老娘接到了家里。

  来都来了,总不能把老娘又送回乡下吧,一个老太太确实也挺可怜的,更何况她还是袁强的亲娘。

  王芳终究还是接受了。


  ③

  一年过去了。

  王芳问袁强:

  “老娘在这都呆一年了,你打算让他呆到什么时候?你和你弟弟妹妹到底怎么个轮法?十年一轮还是一百年一轮?”

  “哎呀,妈又吃不了多少,就让她在我们家呗,要是去深圳的话也太远了,再说妈也不适应。”

  “那她当年去深圳带孙子的时候咋又适应呢?”

  王芳说这个话的意思袁强不是不懂,不就说老太太重男轻女嘛,弟弟家生的是男孩,他家生的是女孩。

  其实袁强和弟弟商量过了,但在深圳打工的弟弟不想让老娘去。

  弟弟说他在深圳租的房子也就三十来平,一家三口尾巴都给挤断了,再把老娘接去晚上打地铺都紧张。

  弟弟的意思是,如果嫂子有意见,那就把老娘送回老家。这什么屁话嘛,袁强气得吐血,但又无可奈何,只得央求王芳让老娘继续留在自己家。

  看着王芳受累,丈母娘不高兴了。

  丈母娘当初就看不上袁强,嫌袁强家穷,只不过是女儿生死要嫁,不得不从了。

  如今看到女儿一个人伺候婆婆,气的埋怨王芳:

  “婆婆娘娶媳妇的时候花钱越多,对媳妇就越好,因为成本越高才越珍惜,我当初说你也不听,像你这种膀子肉都没换来一两的人,难怪别人不珍惜你了。”

  这不就是说给袁强母子听的嘛!

  丈母娘这话起码都说了八百遍了,袁强实在是气不过,买了三百斤猪肉送到丈母娘家里:

  “妈,这是我补你的膀子肉。”

  看着白花花的一堆猪肉,气得丈母娘愣怔说不出话来。不过,丈母娘从此消停了。

  王芳却更生气了:

  “你在我娘面前嘚瑟个什么劲?有本事把你娘安置妥当,别一天天地来麻烦我。”

  王芳心里有气袁强是知道的。

  当年他和王芳结婚,王芳为了减轻他家的负担,确实啥都没要。

  可后来他弟弟结婚,弟媳可是一样也没少,并且老娘还找袁强拿了钱。

  这也就算了,王芳也能理解,弟弟不如袁强能干,复读了三年也没考上大学,要是家里不帮衬他一点,他成家都难。

  王芳不能接受的是婆婆的态度,婆婆不但不觉得对王芳有愧,感激王芳,还在外人面前嘚瑟的说:

  还是自己儿子袁强能干,王芳倒贴都愿意嫁给他。

  话传到王芳那,王芳听着心里更不舒服,后悔当年心软,就该找袁强家要个十万八万的彩礼,也好过如今让婆婆得了便宜还卖乖。

  更气人的是,王芳生了女儿,婆婆借口忙,不来照顾她坐月子。可后来弟媳生了个孙子,婆婆屁颠颠就去照顾了。

  等把孙子拉扯到上学了,用不上了,袁强他弟就给老太太送回乡下了。

  现在,婆婆老了,需要人照顾了,反倒又都成了王芳的事了。

  想想这些破事,王芳心里就来气,以前是自己傻,现在她不当傻瓜了。


  ④

  王芳说,别人家老人都是几个月一轮,婆婆已经在她家都好几年了,怎么着也应该轮到袁强的弟弟妹妹照顾了。

  说了好几次,可是呢,袁强弟妹,谁也没有要把老娘要接走的意思。

  王芳心里有气,只能和袁强说,袁强除了回避,也从没正视过这个问题,每次都是和稀泥来敷衍。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王芳很烦,朝老太太撒气,不是嫌弃她不干净就是嫌弃她爱管闲事。

  看着老娘唯唯诺诺,袁强心里也不是个滋味,他数落王芳,王芳也不当回事。

  比如,袁强说,老娘又吃不了多少。

  王芳就说,可我也没吃过她几顿饭啊。

  袁强说,我妹12岁就辍学让我读书了。

  王芳说,当年你要不是大学毕业,我也不会嫁给你呀。

  袁强说,我弟条件不好,王芳说,你弟又不是我整穷的……

  话说到这地步,还有什么好沟通的呢?

  弟弟妹妹指望不上,王芳又不理解他,袁强心里的苦只能自己兜着。

  苦闷兜得太久了,袁强就起了别的念头,如今自己好歹也是个小老板,如此憋屈,咋就不能找一个可心的人倾诉呢?

  适时出现的娟子,给苦闷的袁强带来了春天。

  娟子,三十几岁的小女人,离婚带女儿独居。模样俊俏,皮肤白嫩,笑起来温柔。

  娟子是袁强的客户,谈完公事也会和袁强谈谈私事。

  娟子倒是不指责王芳,打趣让袁强自己照顾。

  袁强何尝不想自己照顾呢?可他是家里赚钱的顶梁柱,很多时候还要出差,实在是心用余而力不足。

  那就把老娘送去养老院啊?

  但在母亲的观念里,养老院是孤寡老人去的地方,她有儿有女的才不肯去呢。

  另外买一套房子或者租套房子,给老娘请个保姆。

  这主意好是好,但花费高啊。

  袁强这些年虽然也赚了些钱,但也不是那么有钱啊,女儿在国外读书,花费也不少。

  而且这费用,如果三兄妹平摊还好,可弟弟妹妹的情况,肯定是指望不上的,袁强一个人承担,王芳肯定也不答应。

  娟子的建议,等于没说,一一被否定了。但袁强心里却妥贴了不少。

  虽说老娘的问题,还是不能得到根本性的解决,但因为娟子轻声细语的温存慰籍,袁强的心情已经好了很多。

  假如,王芳能有娟子那么善解人意多好啊!

  男人对女人有了好感,那个女人恰恰又愿意在男人苦闷的时候陪他,时间长了,自然也就走到一起了。

  娟子是个离异女人,她很乐意陪袁强消除苦闷。

  有了娟子的陪伴,袁强再不需要在小区门口的大树下抽烟磨蹭时间了,他回家得越来越晚。

  一个很平常的日子,袁强回到家,听得王芳又在数落老娘:

  “你能不能不要给我的花浇水?我的花都让你浇死了。”

  老娘像做错了事的孩子,愣愣站在那不知所措。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凶老娘?”袁强忍无可忍。

  “嫌弃我凶,你倒是找不凶的人来伺候她啊。”

  王芳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王芳的不屑终于惹恼了袁强:

  “我跟你讲,你不要那么不把我娘放在眼里,娘我只有一个,老婆随时可以换。”

  袁强这一句话铿锵有力,王芳不仅抬了眼,眼珠子都要跳出眼眶了:

  “好啊!有种的说话算数,我还不乐意伺候了呢。”

  都说气话当不得真,其实气头上的话,才是平日里最想说而不敢说的话。

  既然话挑明了,离婚吧。


  5

  就这样,48岁这年,袁强离婚又再婚了。

  老娘还是那个老娘,老婆,却由王芳变成了娟子。

  娟子说话永远轻言细语让人如沐春风,老娘终于重露笑意。

  老娘说她左眼睛不好,估计是白内障,之前怕王芳骂,也不敢说。说得袁强都冒眼泪了,带着老娘去做了手术,娟子事无巨细,在医院照顾了老娘一个星期。

  娟子真好,让袁强重新有了家的感觉,巴不得每天能早点回家。

  四个月后,袁强出差一周回来,娟子正在厨房忙。左顾右盼没发现老娘,娟子一脸笑意,依旧温温柔柔,说老娘她已送回乡下了。

  “你疯了吗?老娘几乎不能自理,还有心脏病,送她去乡下她怎么生活?”袁强气极败坏。

  “那怎么办呢?我都伺候了四个月了,你弟弟妹妹也不来接,之前我给你说的方案也不可行。”

  娟子依然软声细语:

  “我有打电话问过你弟弟,是他说,那就送回老家吧。”

  “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是哪样的人啊?你老娘住院我照顾,我伺候你老娘伺候的不好吗?你家兄妹三个,我已经伺候四个月了,这一年余下来的时间,不应该是你弟弟妹妹陪伴老娘了吗?”

  娟子也不气恼,一边炒菜一边慢慢说。

  “我就不明白了,老娘吃得了多少,一个个就是容不下她?”

  “我又没有吃过你老娘一口饭,也没喝过你老娘一口水,为啥要我一直照顾她呢?”

  娟子扬起脸问。

  袁强懒得和娟子斗嘴。

  第二天一早,匆匆赶到乡下,他要去把老娘接回来,娟子简直就是胡闹。

  一走进老屋,袁强哽咽着喊了一声‘妈’,没有回应,推开老房子的门,老娘还没起床。

  袁强走近一看,傻眼了,老娘已经没了生命体征。

  安葬老娘后,袁强很长时间都是懵的。

  袁强一直想不明白,老娘的床头柜上就放有救心丸的小药瓶,伸手就可以拿得到,是老娘拧不开还是她不想拧开呢?

  娟子趁着袁强出差的机会,就把老娘送回了乡下!

  这是袁强做梦也想不到的,看起来那么善解人意的一个女人啊。

  袁强恕斥娟子:

  “你只不过是伺候了老娘四个月就把她甩出去了,你怎么那么狠心啊。”

  “可是你从来没有具体说你老娘到底要呆多久啊?

  我说过,轮到我照顾,我会尽能力照顾。我是不是连重话都没有说过一句?我做到了吧。但我从来没有承诺过我会一直伺候她啊。

  一年里,我照顾了四个月,加上结婚之前一个月,我没有照顾不周吧?”


  6

  袁强不想再听下去,他恨自己被娟子温柔的表象迷惑了,产生了她会比王芳孝顺的错觉。

  假如他不和王芳离婚,至少老娘还健在。

  王芳对老娘再不满,也只是嘴上叨叨几句,她不会像娟子那样心狠,悄无声息就做出那样的决断。

  那一刻,他忽然想明白了太多自己以前压根没想过的事,他懂了王芳。

  是自己在在王芳面前说老娘的苦;是自己在王芳面前说妹妹为他牺牲了太多;是自己在王芳面前说弟弟不容易。

  是自己欠家人的,却推给王芳,让她替自己报恩,说到底,王芳并不欠他们家的。

  王芳伺候了老娘五年,老娘对她怎么样呢?

  这些年来,老娘真是从没在自己面前说过王芳一句好,闹别扭的时候说是她倒贴高攀的要嫁进自己家,生孩子的时候说她生了个赔钱货……

  可老娘老了,又指着她照顾,王芳心里得多委屈?

  自己却从没好好安慰过她,连暖心的话都说不上几句,还抱怨她咋那么喜欢计较。

  王芳遭了那么多委屈,心里有怨气,能不发牢骚么?

  娟子之前那么温柔体贴,那因为她是情人,情人不用担责,当然是通情达理的。

  等让她承担责任了,她哪里又比王芳做得好了呢?

  当初王芳嫁给他时,可是一分钱的好处都没有过,她却伺候了老娘整整五年,自己居然还找人取代了她。

  赡养老娘,根本就不是换老婆的事。

  袁强算是想明白了,可惜,王芳早和他离婚了,老娘也不在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可怖!港媒:印度新德里飞香港一航班已累计出现53例新冠确诊病例

环球网资讯
2021-04-20 20:21:14

挡不住了:51岁李一男杀入造车!

投资界
2021-04-20 18:04:13

比炒鞋还狠!原价2千元,炒到3万,最贵144999元一只!新华社揭露黑幕,收割90后的这种新玩法竟全是套路

21财闻汇
2021-04-20 13:11:47

世体:欧足联向BIG6提供了一笔巨款让他们离开欧超

直播吧
2021-04-21 06:57:10

“海王”是什么梗,女海王项思醒毕业照曝光网友:身材一流

扒圈主持人
2021-04-18 15:58:52

被誉为“中国第一黄金比例”,魔鬼身材超模都羡慕,如今默默无闻

飞雁故事
2021-04-20 14:15:26

狗嫂深夜秀阿水“司马脸”视频!夺冠后小明带JKL到Uzi家通宵狂欢

实锤社
2021-04-21 04:40:18

朴彩英因“大腿近景照”,被嘲不是好女孩,网友:看了觉得真可怜

Halo摩托
2021-04-20 14:24:10

我们都错了!“畸形儿”才是进化中的人类,却被现代医学扼杀

科技续航官
2021-04-20 15:52:52

张恒郑爽抚养权案迎来大结局?基因检测出孩子不是女方亲生的?

mx八卦城
2021-04-20 22:54:19

网传许敏狮子口大开要800万,她是为了寻找真相还是为了钱?

明星八卦net
2021-04-21 04:14:52

全部作假?姚策的生父身份让人不解,他到底是谁?

明星八卦club
2021-04-20 22:41:10

微信大改版!网友:可以在评论区吵架了

首席营销官
2021-04-21 00:59:29

全乱了!短短72小时,四大主帅集体遭重创,狂人最惨,不幸遭解雇

开球咯
2021-04-20 18:58:14

浙江:男子相亲多年终于遇到心仪的对象,然而对方的职业却令其无言以对

追彩虹的人
2021-04-20 21:37:17

全球新一轮通胀来了?过来人:提前准备,建议未来持有这2样东西

专业聊房君
2021-04-20 20:33:24

世界上倒退最快的国家,从辉煌富强到一贫如洗,只用了20年

兵少虎
2021-04-20 11:04:14

上海车展女子爬上特斯拉车顶维权被行拘5日,一场两败俱伤的维权

王学堂讲法律
2021-04-20 20:28:35

热刺官方声明:已正式启动退出欧洲超级联赛的程序

直播吧
2021-04-21 06:30:03

封杀!围剿!中国最惨烈的行业出现了! 这背后是一盘大棋!

叶檀财经
2021-04-20 14:38:48
2021-04-21 07:52:51
一粥叙
一粥叙
天天说故事
444文章数 125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特朗普:没有什么比中俄结合在一起更糟糕的事了

头条要闻

特朗普:没有什么比中俄结合在一起更糟糕的事了

体育要闻

中超开幕!3万球迷见证 火神杯空降球场

娱乐要闻

杨紫穿桃粉色缎面长裙温柔梦幻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苹果春季发布会观感:M1芯片的大一统

汽车要闻

全方面的惊喜诚意十足 实拍体验全新一代奇骏

态度原创

艺术
亲子
游戏
家居
公开课

艺术要闻

“高而美”的云冈第38窟

亲子要闻

解读2021北京市义务教育阶段入学政策:加大多校划片力度 并非"一刀切"

老滚MOD改编《遗忘之城》延期至今夏发售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公开课

985毕业做道士,家里人觉得我疯了:月薪5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