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在上海治好了北京的病

0
分享至


  作者:lesly

  编辑:江岳

  在知乎上,关于更好的城市选择,到底是北京还是上海,很多人争论不休。这种选择,从来都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中国也不单单只有这两座城市样本。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立场,尤其是那些寻找落脚点的年轻人,他们有更多的资本去选择一座城市,然后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尽管有越来越多的宜居城市被列入年轻人居住和工作的名单,但用脚投票,北京和上海依然是最多人的选择。

  在2020年发布的一份统计数据中,2019年的北京常住人口为2153万人,其中净流入人口占比35.11% ;上海常住人口为2428万人,净流入人口占比39.49%。全中国唯二的两座人口超过2000万的城市,还在不断地有人来有人走,尤其是两地之间的人口流动,更是显得微妙。

  站在其中一个维度,我们想问一问,那些离开了北京去上海的年轻人,他们的离开,有什么东西被割舍了,而在上海,又有什么让他们着迷。

  1、吉林@方歆,在上海治疗北京的病

  我过去从来没想过会移居上海,尽管我对北京也没有什么留恋。

  在北京,我认识的大多数人,好像都在给我施加某种压力。在成都读完大学,我就去了北京,进入广告行业。上班第一天,我就品尝了乙方公司的“苦涩”,客户的需求,随时都要准备恭候。这种时刻都要应战的状态,逐渐成了我的生活常态。

  我的时间被切割得七零八碎,尤其做了客户经理,这个岗位每天就是受“夹板气”,客户难对付,我们内部的设计和文案也不是省油的灯,上司对你的放权苛刻且有限,所有的苦水,只能往肚子里咽。我的脸上开始不停爆痘,公司的其他姑娘也和我一样,刚上岗的时候白白嫩嫩,后来所有的压力都印在脸上,一种狼狈的勋章。

  我的上司后来自己创业,我成了她最好的搭档,在望京最宏伟的大厦里,我和她一起为新公司奋斗,这里聚集了大量的创业公司,每个人都没有比我开心多少。但说白了,在那里我还是一个打工人,过去的工作状态延续了下来,更多的改变,是我们平时聊天看似更亲密了,像是姐妹,但我有时候会恨她。

  我后来的男朋友那时候加入了公司,他比较内向,高中的时候就去了美国,本来就不善交际,回到中文语境里,好像变得更笨拙了。可能公司里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想到我们会在一起,因为我和他一样,都不是那种主动的人。

  我可能更严重一些,后来我被确诊患上抑郁症。我的脾气越来越差,想到每个人,脑子里的第一印象都是缺点。我开始和男朋友吵架,我总感觉他不够理解我,但实际上,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情绪控制”,我必须得有一个释放的出口,但我没办法把情绪抛给其他人。

  后来我们好像终于找到了能改变现状的措施,2020年,我们决定一起去上海。


  迁徙的动机不单单是因为抑郁。那时候他有了一些创业的想法,去上海是一个新的开始。长三角一带有他需要的配套业态,上海从各个方面都是最适合的。

  我们一直在等待疫情的逐渐好转。夏天,14个小时的自驾车程,带着家里的两只猫,一家四口,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

  我给自己留出了半年的休息时间,男朋友自由职业,重新又开始健身,戒掉了高热量食物。我也每天出去散步两个小时,看书、练瑜伽、骑自行车……尽可能地做那些健康的事情。

  我们住在静安区的南京西路附近,一出门就是闹市区,沿着路往下走,就是愚园路,上海的一条网红街,大量的小店;再往前走就是巨鹿路、长乐路,很多买手店,我男朋友有时候会在那里发现一些他喜欢的东西。

  我们经常会看到很多衣着得体的人,在工作日里,悠闲地坐在街边。这样的情景,在北京不太多见,后来我会问男朋友,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有钱又有闲的人。他也摇头。

  可能是因为换了新的环境,也可能是因为上海这座城市,我的身体好多了。其实我更相信后者,因为之前我一个人跑回成都,想通过学生时代的记忆调整一下自己,但那次行程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转变。


  去年底,我恢复了工作状态,进了一家新能源车企,在圈内也是一家发展势头很猛的明星创业公司,但在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他们的状态和我在北京时完全不同,没有996的那种氛围,下了班,所有人会回归自己的生活。

  和同事一起约饭,毋庸置疑的AA制。我帮过你,你也得帮我,否则下次就不要见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但这是一种常见的交际方式,很难说它的对错,但我在学会适应。

  我的新上司也带给我完全不同的印象,她给我传达出对工作的一种新的理解,“工作是做不完的,不管我多着急,我做的很多事情其实是无用功,你还是要去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我很难判断这种态度的绝对是非,但对我来说,现在还没有能力给自己上紧发条,我要先照顾好自己,和过去的抑郁生活划清界限。

  之前的那位北京上司,这么多年来,我看到她的很多不同面,但现在,我们像简单的朋友一样相处。在我住的这座老式小区里,我躺在床上懒洋洋地和她在微信上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窗户外面是上海的大爷大妈在家长里短,他们和北京小区里的大爷大妈大同小异,他们的声音都可以轻易地透过窗户传进来。虽然我一句上海话都听不懂,但这些声音在提醒我,我已经离开了过去的那种压力。

  2、浙江@Phannel,成为“新上海人”

  做媒体,可选择的城市并不多,北京是一个最合适的选择,但在经历过一段记者工作以后,十年的媒体理想就基本瓦解了,导致这个结果的因素不单单跟这个行业有关,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对北京生活的难以适应。

  转行做公关,是媒体人的常规动作。我回到杭州,去了阿里巴巴的公关团队,那个时候阿里还没有上市。但即便在杭州,我也没有归属感,从小我就在很多国家穿行,已经习惯了一种过客的生活方式,但直到去了上海,才终于找到了可以安定下来的理由。

  在上海生活五年,这是我待过最久的城市。

  后来每次再回北京,我都会有意识地对比北京和上海这两座城市。尤其是在坐地铁的时候最明显。

  两个城市的地铁都很拥挤,在北京,你会感觉到有一种蛮力在推搡你,人跟人有肢体接触的时候,这种下意识的蛮力让人很不舒服。

  而在上海的地铁安检,不是一定要过包的,基本上给他看一眼就行,以信任为主,就算过包,很多安检人员会小心翼翼地用筐去把包装起来。如果你爱惜这些东西,你肯定更希望有这样的体验。

  在上海,我遇到不满意的服务是可以投诉的,有一次在新天地的洗手间里,我把包挂在挂钩上,挂钩坏了,包里的保温杯、电脑摔出了故障。后来我去投诉,商场的态度特别好,他们还专门拉了一个微信群,就在里面讨论,商量要怎么赔偿,我们很快协商好,签了一个声明书,他们给我的损失估了价,一个礼拜就赔偿了损失,另外还送我一些超市和饭店的消费券。

  就是这种态度,让你感觉到你可以去维护自己的权益。

  还有一次,就在我家附近的马路上,那条人行道的斑马线掉漆严重,附近就有学校,肯定不安全,我就打电话给相关部门反映了这件事,不久之后,真的就有人过来处理了。但是在北京,我的感觉就是诉求经常得不到回应,没有人来给你解决问题。

  北京那里很多人很豪气,讲究哥们义气,但真正需要处理问题的时候,这种豪爽真的没有意义,像我刚才说的这些事情,有的人爽快地答应你,但回头就忘得一干二净。


  在国内大家都习惯中庸的处世,很多时候你有个性,是需要勇气的,你会被指责,你会被人说事儿多。在上海这几年,至少我可以做我自己,我是有空间去张扬个性的。最早来这里,我不会想到会有现在这样的状态,我现在已经融入了这座城市。和几年前离开北京时灰头土脸的自己相比,完全像是两个人。

  我记得刚到北京的时候,我租的房子本来签了一年合同,但距离合同到期还有几个月的时候,房东跟我说,她男朋友要回来了,结果就把我请了出去。

  后来我搬到一个合租房里,找了两个人一起同租。有一次,有袋垃圾我们出门的时候忘扔了,在门口放了一段时间,后来居委会的人就跑了过来,说这个垃圾味道大,要及时扔掉。我们还在沟通的时候,住在对门的人打开门就开始骂我。我们发生了一些口角,那个男的说自己在牢里待过,啥都不怕,还说要去拿菜刀,当时一听我就报了警,但后来又有点害怕,又撤了警,但那个人还是不依不饶。很多事我已经不想再说了,那段经历太让人难忘了。

  北京的外国人和上海的也完全不一样。北京的外国人就是特别热爱中国文化的一群人,而且他们很多来中国是那种游客气质,和猎奇心态的,他们在审视我们的首都,他们学的中文也带着京腔。但上海的老外,延续了自身西方文化的特质,他们本身和这座城市有融入感,这就形成了上海这种独特的中西文化结合的状态。

  有时候漫步在那些栽种了梧桐树的路上,看着街边那些抽烟、喝酒、晒太阳的各国“新上海人”,我会觉得上海和在纽约、伦敦,以及其他任何西方国家的街头并无区别。在这里生活的几年,我觉得这里比较适合那些有社交圈或兴趣组织的人,以及有一定物质基础的人,他们会更好的享受这座城市,会成为“新上海人”。

  但北京给我的感觉就是,能活着,怎样苦逼都行。

  3、辽宁@星晖,这里没有老铁

  2012年的春天,特别偶然的机会,在朋友的聚会上,我碰到一个老外,意大利人,是个中国通,他本身住在上海,当外教,那天我们喝了点酒,他跟我说,中国最好的城市是上海,我说我没去过上海,他一脸惊讶。

  当时在北京混得不太好,我就想,要不要去上海看看。

  说实话,那时候也没想过一定会留在上海,在北京最不好割舍的是朋友,当时大家都刚刚从学校毕业,都混得不太好,没有什么利益纠葛,就是单纯的友谊。而且那时候,我裸辞在外,晃悠了几个月,无所事事。

  最后,我还是一无所有,拎着一个皮箱,就出发了。

  刚到上海的前两天,我就遇到一个下马威,让我觉得这里不好混。当时我闲逛到黄浦江边,想上厕所,看到附近那么多酒店,猜想肯定有。我就推开其中一家的门,问他们厕所在哪,结果出来个服务生对我说,“我们这是会员制,没有厕所,你去对面吧。”当时我就觉得,上海这里好势利眼。

  但是后来,我也成了那个当时拒绝让我上厕所的人。工作两年后,有个人来我们公司,跟我们东拉西扯,说话特别浮夸,不像是来谈正事的,当时我手头特别忙,不想理他,我就说,你去对面吧。

  我把他送出去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自己怎么也这样了,那时候,我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我觉得自己应该更考虑周全一点,又觉得突然理解了那个不让我上厕所的服务生。

  有很多人说,上海人情冷漠,不像北京,我当时就想,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不过我觉得,在北京忙的时候,只是在给别人帮忙,大家脑子里装的都是:我们公司怎么样,团队怎么样。但是在上海是给自己忙,我总想着还要抽时间学一些东西,这种忙不是磨洋工,你是在为自己忙碌。

  就像我之前的那家公司,在北京分公司得靠关系、靠领导,但在上海就不一样,做事情相对简单,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两边都有小人,但上海这边更看重契约精神。

  到上海之后我就进了留学领域,自己投简历,从普通的咨询开始做。过来之前,朋友就推荐我在这个行业试一试,所以我就给上海的这家公司投了简历,十几个人的面试,最后选了仨,我就留下了。其实面试也没那么难,当时老总故意搞得特别有排面。

  他们能留下我,是觉得我的思路比较清楚。刚进去的时候,这个部门之前的人基本全走了,没人带我,也没人教,所有问题,全靠百度。当时我也没咋出过国,看国外的事情还感觉挺新鲜的,挺愿意做的,但我不是特别能说会道,也不是情商很高的人,一开始感觉挑战挺大的。

  不过做了一年,我还是升到了经理。当时我们部门有一个大叔,是本地人,他来这家公司也算是一个关系户,一个月万八千的,他就满足了。

  我升职那天,他特别淡定,好像对升职从来就没有过欲望。


  说句实话,很多本地人,在工作上混的特别明显,他们觉得在这个公司还挺有面子的,就想混,大家反正就商量好指标,有些岗位求稳,我就招一些稳定的本地人。但是像销售岗位这种,就比较适合招外地人,他们更有拼劲儿。

  目前我已经在上海住了八年,换过一次工作,现在到了新东方,最多的时候,手下有30多个人,一切都顺理成章,基本人已经扎根在这里了。

  上海有它独特的小资情调,但我其实是一个对物质十分简单的人,就比如我们公司的人喝咖啡,要挑各种品牌,我呢,你给我啥我都喝。有的时候累了,我就一个人坐在街边的咖啡馆,琢磨一下工作上的难题。

  我的个性挺东北的,但我在上海过得还比较顺利,当地人挺喜欢我的豪爽,请他喝点啥,他们还觉得你人不错,他们跟我接触长了都被我的口音带走了。当地人一般都是AA,到现在,我的大部分习惯也被同化了。

  我现在最愁的就是落户,首付已经够了,但就是没资格买房。积分太难了,我现在正在试海外文凭,就为了在上海买房。我觉得在上海站稳脚跟的象征,就是自己买套房,我不一定要住,可能就把它当资产,但这个资产,对我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

  离开北京这么多年,有的时候我还是会怀念北京的那些朋友,当时我们经常聚会,有老朋友,有刚认识的,还有不认识的,但很快就熟了起来。我们随便打一场球,就能认识很多人,每个人都很热情地邀请大家去家里做客。

  但到了上海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在上海,认识两年的朋友,可能都不会邀请你去他家。当然,我的意思不是非要去谁家,就是你很难感受到在北京的那种单纯的情谊。在上海,大家更注重自己的事情,如果说聚会,可能就会先顾着自己手头的事情。但我记得在北京,没什么事能妨碍我们去撒欢。

  4、福建@Saiyan,去上海做时尚

  2018年五一假期,我调了一个凌晨三点的闹钟,提着仅有的一个行李箱,去赶我的红眼航班。在去往机场的路上,街道冷清,我希望能多看到一些人,让我对北京的记忆多一点温暖。当时离开北京确实有点舍不得和失落。

  落地上海的时候,天气好得一塌糊涂。那时候我没有工作,没有住所,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我不太清楚自己该去哪,但挺激动。

  在手机地图上大概测了一个坐标,在我投简历的公司和市中心的中间位置——漕宝路,我找了一家快捷酒店,在那里住了一周。那段时间,兴奋感很快结束,透过窗户看外头的上海夜景,我开始变得惶惶不安。没有工作,这里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我当时并没有管家里人要钱资助,手里的预算有限,尽快拿到offer是我的救命稻草。

  一周之后,好消息来了。我进了一家上市服装公司,在上海的生活正式开始。

  刚毕业的时候,我其实可以选择一条完全不同的职业路径。我是学设计的,最早在阿里巴巴和金山通过选拔,获得实习机会。当时的经历,其实后面在北京找一个“大厂”是有途径可循的。但在互联网公司的时候,我就觉得那里的工作没有意思。当时我就决定不会再去“大厂”了,接下来做的肯定是时尚方面的事情。

  上初中的时候,我就开始对时尚感兴趣,我们那个小地方,学校也没有规定穿校服,所以我就买一些跟别人不太一样的衣服,或者自己在衣服上改来改去。

  毕业以后,我的工作都是围绕这方面的兴趣在找,在北京的一家媒体和一家短视频公司做了两年,那段时间说实话有点孤独,没有多少能聊得来的人,人也变得越来越宅,周末的时候,最早会去三里屯、798这些地方转一转,但后来一想到要出门,就又觉得去哪好像都一样。

  去的最多的地方,可能就是我家附近的景山公园,我给自己捯饬捯饬,让朋友帮我拍一些照,但总是意兴阑珊。

  2018年,当我决定离开的时候,感觉自己像幽灵一样,来去都没什么痕迹。

  现在,我已经来上海两年,在这里交上了女朋友,我们住在法租界,还养了一条狗。我没有在北京的时候那么宅了,在法租界这一带闲逛,对我们来说乐此不疲,虽然经常去,但是每一次都感觉像是第一次。那里好像每个人都很有自己的个性,也很大胆,不会因为别人怎么看而束缚自己。如果一个地方能让这么多人打开自己,就说明这个地方本身就有很大的包容性。


  我知道上海这个城市,广义上是一个和广告、金融、时尚相关的城市,从国内的角度,上海的时装周要比北京好很多很多,所以,时尚和品牌方面肯定要比北京更多一点,也更适合我。

  我自己也做一些模特的副业,算是自己个人兴趣。去年年底,我在farfetch做过一次模特,从今年开始我想经营自己的品牌,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主要是我拍的和拍我的一些照片,因为我感觉在上海这个地方,你的取景框里随处都可以捕捉到漂亮的画面。


  博主这个方向,是我想尽力做好的一个事情。今年这段时间,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我在小红书上的粉丝起了一些量,也逐渐有一些品牌找过来。有一位在上海比较有名气的街拍摄影师,过几天会来给我拍一组照片,我蛮期待的。

  我最近在找新的工作,有收到一些offer,但我还在考虑。我希望自己在30岁之前,能有些成果,倒不是想要房子之类的,我想活得自由一点,那种自由没有那么具体,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上海这座城市其实就帮我解决了,因为这里给我提供了一个自由生活的土壤。我会想念北京,但我不会离开上海。

  (应受访人要求,方歆,星晖为匿名。以上照片均来自受访人提供,未经同意,请勿转载)

  注:作者系新浪创事记常驻作者。你还可以在大风、企鹅、头条等平台找到我们。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一个被圈养男人的辛酸,他和她发生关系,成了她众多弟弟中的一员

甜蜜婶子
2021-04-21 16:54:37

五绝最弱的一个,完败欧阳锋,打不赢郭靖杨过,从不敢挑战其他四绝

小葵说生活
2021-04-22 13:16:40

刘德华认拍激情戏时曾起反应,小S追问跟谁?他高EQ回答笑翻网友

达达哥
2021-04-22 12:40:11

1997年,王小波撞墙身亡;半夜惨叫无人理,墙上抓痕揭开死因真相

爱啃书的初拾
2021-04-19 19:55:57

山东VS浙江 头部企业PK

专属定制财经日报
2021-04-22 18:10:01

央行论文火了后,党报再发声:高房价咋留住年轻人?给了建议方案

光宇吐楼市
2021-04-22 16:05:34

特斯拉6点公布争议车辆数据,谁来检测?能不能检出故障?

新京报
2021-04-22 16:20:09

故事:和女友同居我身体越来越差,偷偷打开她箱子,我吓的报警

小月生活
2021-04-21 17:29:04

千万一定要记住,床底放什么都可以,唯独要避开3样东西,不然后悔就晚了

生活续航员
2021-04-22 08:57:35

4分钟2球!上海海港露出獠牙,19岁中超新人或成国足希望之星

字圆球方
2021-04-22 20:48:21

3米长的眼镜王蛇钻进他的后背!蛇头从领口伸了出来……

长安剑
2021-04-22 14:49:17

外媒再放狠话!华为鸿蒙OS系统和安卓没区别:同样也会越用越卡顿

搞机二师兄
2021-04-22 10:21:13

尿管竟然插到了阴道里?!还打了80毫升水,后来……

护士网
2021-04-19 08:29:19

11岁肝硬化、12岁脂肪肝,医生提醒:把孩子吃得白白胖胖,其实是害了孩子!

普外科曾医生
2021-04-21 23:13:56

越南汽车要进入中国,新车一现身,网友:卖出去一台我倒着走!

缅甸中文网
2021-04-18 11:22:48

重大新突破!NASA毅力号成功在火星制取氧气

三体迷
2021-04-22 16:23:41

央视名嘴朱军深陷丑闻风波,如今与妻子双双落水,恐怕再难翻身

八圈传播者
2021-04-21 18:34:43

涨停复盘:又一个“顺控发展”?次新股6连板似曾相识,芯片概念拉动消费电子整体回暖

金融界
2021-04-22 15:54:36

日本举国之力垄断全球芯片核心材料,面对中企集团化作战却慌了

华商韬略
2021-04-22 18:21:11

价值超3亿!被盗的新MacBook Pro设计图纸曝光

快科技
2021-04-22 12:25:12
2021-04-22 23:28:51
首席人物观
首席人物观
TMT人物故事
442文章数 605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娱乐要闻

太会玩!胡歌廖凡赴饭局 桂纶镁和长发男贴身斗舞

头条要闻

中国大使下榻酒店爆炸 巴塔称他们干的 印度参与了?

头条要闻

中国大使下榻酒店爆炸 巴塔称他们干的 印度参与了?

体育要闻

张伯伦后第1人!"饼皇"已成大杀器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特斯拉已提交车辆原始数据,打印出来很厚一沓

汽车要闻

福特EVOS将四季度上市 全新设计理念造型出众

态度原创

房产
教育
艺术
本地
公开课

房产要闻

[上海]解谜!信达上海院子为什么不敢公开认筹?| 楼市包打听

教育要闻

清华大学最美校花,颜值颇高,高考"双料状元"

艺术要闻

从苏轼款《偃松图》看起

本地新闻

取悦自己的方式有很多,哪种戳中了你的“爽点”?

公开课

冯唐:混得再差别碰这2件事,会越来越没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