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中国科技教育史话] 儒学国学传统文化传统科学 文理交融古为今用

0
分享至

  儒学国学传统文化传统科学 文理交融古为今用

  同祖同根同源同流一脉相承 创新精神发扬光大

  2019年11月16—20日,纪念孔子诞辰2?57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六届会员大会在北京举行。在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隆重举行的开幕式上,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并致辞,他代表习近平主席,代表中国政府,对会议召开表示诚挚祝贺。王岐山表示,新中国70年的辉煌成就,凝结着当代中国人民的辛勤和汗水,也凝结着中华文明的智慧和精华。

  

  王岐山在纪念孔子研讨会上致辞

  新中国70年的重大科技成就,如共和国功勋奖章获得者屠呦呦关于青蒿素的研究,在过去长期以来青蒿提取物实验药效不稳定的情况下,“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正是这句出自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中对青蒿治疗疟疾的记载,给了屠呦呦新的研究思路。通过改用低沸点溶剂的提取方法,富集青蒿的抗疟组分,屠呦呦团队最终于1972年发现了青蒿素,又经过几十年的理论和实践研究,青蒿素在全球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如非洲等地治疗疟疾病,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其成就享誉世界科学界,先后荣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屠呦呦说:“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宝库,青蒿素正是从这一宝库中发掘出来的。”“中西医药各有所长,二者有机结合,优势互补,当具有更大的开发潜力和发展前景。”

  

  屠呦呦在实验室

  又如人民科学家吴文俊关于数学机械化思想方法的研究,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吴文俊对中国古代数学史产生了兴趣,他在《隋书·律历志》中查到祖冲之领先世界千年之久的圆周率π值3.141?592?6??是用刘徽《九章算术注》中以圆内接正六边形边数倍增的方式,通过计算其周长逼近圆周长而得出圆周率的,刘徽称其为“割圆术”:“割之弥细,所失弥少;割之又割,以至于不可割,则与圆周合体而无所失矣。”

  吴文俊以其中华文化的深厚根基和数学家的慧眼,马上洞察到以《九章算术》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数学的思想方法,是以算为主,以术为法,寓理于算,不证自明,这与古希腊以《几何原本》为代表的逻辑演绎证明和公理化体系异其旨趣,在数学历史发展的进程中此消彼长、交相辉映。

  “但由于近代计算机的出现,其所需数学的方式方法,正与《九章算术》传统的算法体系若合符节。《九章算术》所蕴含的思想影响,必将日益显著,在下一世纪中凌驾于《几何原本》思想体系之上,不仅不无可能,甚至说成是殆成定局,本人也认为并非过甚之辞。”吴文俊的数学机械化研究成果先后荣获国际自动推理最高奖和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吴文俊(1919.5.12—2017.5.7)与《九章算术》法译本

  这两个例子,充分说明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的科技创新是十分出色的,以儒学为核心的国学对中国传统科学的发展是有积极影响的。

  习近平强调指出:“在绵延5?000多年的文明发展进程中,中华民族创造了闻名于世的科技成果。我们的先人在农、医、天、算等方面形成了系统化的知识体系,取得了以四大发明为代表的一大批发明创造。”事实上,中华科技文明,从六七千年前的世界四分天下有其一,到两三千年前占世界半壁山河,到一千多年前在世界上一枝独秀,在近四五百年前还是独领风骚,可以说是一直居于世界前列。

  习近平深刻指出:“历史经验表明,科技革命总是能够深刻改变世界发展格局。”只是到了近几百年以来,西方出现了文艺复兴、科学革命和技术革命,产生了工业经济的文明形态,才把在封建老路上蹒跚爬行的中国抛在了后面。

  然而,中国古代科技的西传对欧洲近代科学革命和资产阶级革命是产生了巨大推动作用的。

  中国近代科学的发展经历了一条布满艰辛与屈辱,而又有奋斗与辉煌的曲折历程。在知识经济和信息时代,中国传统科技基因,完全可以古为今用,促进当代科技发展和创新,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笔者在本次研讨会上学术报告交流中,作了题为《国学与科学》亦即《儒学与科学》的发言,从六个方面讲了儒学同中国传统科学发展的关系。一是中华科技文化的兴衰;二是儒学对我们古代科技的积极影响;三是儒学的经世致用对中国古代科技的适用性是一致的;四是中国古代科技西传的世界影响;五是分析儒学和传统文化中的科技元素;六是要发扬古代科技优秀的基因,促进我们当代科技的发展,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本文作者在纪念孔子研讨会上(2019.11.17)

  在近现代科技发展中,特别是产业文明后期,人与自然是对立的,人对大自然着重征服、索取,而不留意保护,结果受到严厉报复:资源匮乏、能源枯竭、环境污染、生态破坏,全球天气变热,珍稀物种灭尽,自然灾难频仍等。而中国传统文化、传统哲学、传统科技的核心是“天人合一”,中国的“天”,不是西方的神和上帝,而是自然界、客观规律。荀子曰:“天行有常,不以尧存,不以桀亡。”

  中国古代的区域开发和经济发展,强调天时、地利、人和的三才学说,所谓“人与天地相参”,“仰观天文,俯察地理,内省自身”,强调生物界的和谐和“各得其养以成”,这对当代生态经济学、生态伦理学的发展有指导意义,有利于促进身心健康和生活质量的进步,有利于建设生态文明和可持续发展。

  爱因斯坦说得好:“真理必须一次又一次地为具有强有力的性格的人物重新加以刻勒,而且总是使之适应于雕像家为之工作的那个时代的需要;假如这种真理不总是不断地重新创造出来,它就会完全被我们遗忘掉。”

  今天,我们传承儒学,包括传承传统科学文化,必须身体力行,矢志不渝;坚持实事求是,求真务实;坚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而切切不可切断历史,数典忘祖啊!

  王渝生,中国科学院理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科普产学研创新联盟副理事长,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原副所长,中国科学技术馆原馆长,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原副主席。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中国科技教育
中国科技教育
《中国科技教育》杂志公号
1977文章数 545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数博2021全球传播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