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妻子称每晚都要加班,我找她同事一问,却发现她并不在那里

0
分享至


  1.跟踪

  黑夜中的街道冷清得像葬礼后的墓地,她的高跟鞋声踩着地面,发出空洞的回响,吕默谨慎地把自己隐藏在阴暗的角落,仿佛蝙蝠侠附身,和黑夜融为一体。

  那女子紧张地回望四周,没有发现他,随即加快了脚步,吕默紧随其后,步履轻盈,两眼死死地盯着对方。

  今晚,她是他的猎物,绝对不能逃脱。

  忽然,一阵大风吹过,掀起那女子的裙摆,也吹飞了吕默头顶的鸭舌帽,帽子越过低矮的围墙,落进隔壁小区里。

  “干!”他低声咒骂。

  帽子是他在地摊上从一百元杀价到十五元买下的,不仅是他潜行的装备,更是象征他勤俭持家的战利品。

  做他们这行的,绝对不能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脸。

  吕默看见一旁的垃圾桶盖上放着一顶黑色棒球帽,看起来有些老旧,没有任何logo和标记,他随手拿过,戴在头上。

  跟踪依旧在悄无声息地继续,三个路口后,女子拐入繁华的百货大楼,绕了三圈后,吕默失去了目标。

  “搞定了吗?”手机响起,是客户发来的消息。

  “快了。”他回复。但心里清楚,这笔生意又泡汤了。

  2.绿帽

  如果你要问吕默最擅长的是什么,他会回答是拍照和憋尿,这也是他当初选择从事私家侦探的原因。

  虽然有时是帮忙找猫猫狗狗,但更多的时候,是查出轨和抓小三。

  不得不承认,现代人的感情问题真是暗流涌动,两个表面如胶似漆的夫妻,可能同时会出轨,头上绿帽满天飞,谁都不知道今天一头乌黑亮丽的黑毛,一夜之间,是否变得一片万马奔腾的草场。

  吕默原本以为查出轨只是简单的话,可事务所开张后没几天他才发现,要调查的对象个个堪比《碟中谍》中的阿汤哥,智慧超群身手不凡,被自己的目标甩掉已经成为家常便饭,弄错对象、搞出乌龙、被人设计掉入陷阱的事也时有发生。

  三个月下来,除了膀胱快憋出前列腺炎和天天吃快餐熬夜浑身湿毒上火长痘,几乎一无所获,银行卡里的数字集体自杀般往下落,这个月事务所的房租他都已经交不起了。

  “来兵哥大排档,不醉不归。”吕默正回复完客户,手机又收到信息,是梁大龙找他。

  “马上到。”吕默叹了口气,扫了辆单车。十分钟后,到达目的地。

  “哎呀我去,大晚上出门整啥帽子,充明星怕被狗仔队曝光呢。”梁大龙见他来,二话不说,薅过他捡来的帽子戴在头上,“大晚上风怪冷的,给我戴戴。”

  梁大龙和吕默从小是邻居,两人从小玩到大,既是好朋友也是铁哥们。

  大学时,不知他抽啥风,把脑袋剃成光头,说是聚财,吕默想半天也想不通,把脑袋变成灯泡,除了让人能在人群中快速定位他,究竟要如何聚财。

  但梁大龙还真做到了。去年老家拆迁,一下分了几套房和几百万,腰缠万贯,无所事事,大部分时间都在撩妹,偶尔召唤吕默喝酒瞎聊。

  “好好的做啥私家侦探。”梁大龙一边听着吕默倒苦水,一边往他杯里倒酒,“这年头,出轨的男女多了去了,一个个都精得很,哪那么容易就被你调查到。”

  “为了混饭,还有家里的那位,没办法。”吕默尝了口汤,鲜,仔细一瞧,当归甲鱼蛇羹,好家伙,吃个大排档也这么奢侈。

  “说到底,就是那些男人没本事。”梁大龙摸摸脑袋,自从光头后他常摸脑袋,似乎想要把它盘出包浆,“看不住自己的女人,要么没钱,要么……”

  梁大龙意味深长地坏笑了下,干了一杯,吕默也陪着喝起来。

  “怎么回事?”怀疑自己喝酒眼花,吕默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他没看错,戴在梁大龙头顶的那个黑色棒球帽,像掉入无形的染缸,一层鲜艳的绿色从边缘向中心渗透和蔓延,直至占据整顶帽子。

  “你见鬼啦。”梁大龙见吕默惊讶地指着自己的帽子,把它拿下来,自己也愣住了。

  “刚不是这颜色啊。”他翻来翻去看了遍,“帽子你哪买的,还是戴变色的高科技。”

  “诶,那个不是嫂子吗?”吕默指着远处,只见梁大龙的老婆正勾着一个小鲜肉朝远处酒店走去,两人你侬我侬。

  “这臭婆娘!”梁大龙气得头顶生烟。

  “别冲动……”吕默还没说完,梁大龙就丢下帽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那对男女冲去。

  吕默端详着帽子,正疑惑着,看到它像被施了魔法,又渐渐变回原先的黑色。

  他望向远处,梁大龙正和那小鲜肉争执着什么,对方猛地一拳,把他打翻在地。

  “你们都去死吧!”倒在地上的梁大龙不甘示弱地朝着他们的背影喊叫,附近小区的狗也跟着叫了起来。

  “这居然真的是顶绿帽子。”吕默为自己捡到个奇物而欣喜,他嗅到发财的机会,紧张地环顾四周,确认没有其他人发现自己的秘密,急忙起身准备离开。

  “不许走!”老板提着菜刀拦住他。

  “想干嘛?”吕默把帽子紧紧地抱在胸前。

  “这桌还没付钱,”老板指着一旁二维码,“888,微信支付宝?”

  吕默转身找梁大龙,却发现对方已不见踪影。

  干。他暗暗咒骂。

  3.商业机密

  吕默花了几天,用自己的客户做试验品,逐渐弄懂了这绿帽的原理。

  为此,他还特地给帽子起了个名字,“大郎帽”。

  没错,就是那位卖炊饼的药罐子。

  在平时,“大郎帽”款式普通人畜无害,但只要戴帽子人的对象正在偷情,那顶帽子就会在几分钟内变成绿色,一旦把帽子摘下,或者对象幽会结束,帽子就会慢慢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于是,吕默就让自己的客户戴上“大郎帽”,跟随自己跟踪他们的对象,只要帽子变绿,就直接杀进现场,必然证据确凿,人赃俱获。

  客户知道这帽子的原理后,也心甘情愿地配合,自觉地给自己戴绿帽。

  短短半个月,他破了十几宗出轨案,出色的业绩被业内冠以“绿帽狙击手”的称号,银行卡的数字不断上涨,盯梢时他吃杂粮煎饼都能奢侈地加两个蛋和火腿,每晚下班还能拐去楼下街口的咖啡厅喝杯咖啡。

  不过他不懂为什么那些小资都爱喝咖啡,又苦又涩,还反胃,每次喝时他都要加大量的糖,口感还不如清凉降暑的板蓝根。

  这段时间,他也和梁大龙失去联系,偶尔他会打电话给对方,对方手机都是关机。

  也许他躲在那个妹子的怀里疗情伤吧。

  不缺钱的梁大龙自然也不缺女人,没了原配还有小三到小七。

  吕默嘬了口咖啡,望着面容姣好的服务生,对好兄弟的处境毫不担心。

  “最近生意挺好嘛。”家里晚饭后,老婆于汐查看了他卡里的余额。

  “钱再多不也都是被你拿去买名牌。”吕默小声嘀咕。

  “你跟蚊子说话呢这么小声?”于汐有些不悦。

  “哦,我是说,最近戴绿帽的人多了。”吕默一语双关,“单子多,自然生意就多。”

  “这么多钱,不偷藏点私房钱,或包二奶?”于汐话中带刺。

  “别开玩笑,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吕默畏缩地勾着背。

  谁都知道,彪悍的于汐就是他的死穴,大家都笑话他“气管炎”,面对这位比老虎还凶的河东狮,吕默觉得自己就算是武松再世也制服不了她。

  “哼。”于汐挑了挑剑眉,“你的能力我清楚得很,怎么可能一下解决那么多案子,有啥秘密?”

  “商业机密,无可奉告。”

  “不说?”

  吕默坚决地摇摇头。

  于汐起身,走进房间,不一会儿,她拎着个改造后的搓衣板出来,上面粘满小小的鹅卵石,棱角分明,看的吕默膝盖一紧。

  “我交待。”吕默知道自己肯定扛不住,一五一十地把“大郎帽”的事告诉她。

  “这事为什么不早跟我说!”

  “毕竟是商业机密嘛,越少人知道越好。”吕默随口说道,他不可能对她说出自己的真实理由。

  “我想看看它,在哪?”

  “放事务所的保险柜里了。”

  “干嘛不放家里。”于汐锐利地盯着他,“你想自己用吗?”

  “我是为了确保安全,毕竟那栋大厦有二十四小时的保安和监控。”

  “行吧。”于汐的语气一下缓和下来,“你去洗澡吧,今晚我洗碗。”

  “你来?”吕默有些不敢相信。

  结婚三年了,每天所有的家务都是他一个人干,他碰家里的抹布比碰老婆的手还多。

  “我说我来就我来,废什么话。”

  “哦。”吕默顺从地朝浴室走去。

  他撇了眼自己放在沙发上的背包,此时,那顶帽子,正静静地和躺在里面,像称职的刺客,与包中凝重的黑暗融为一体。


  4.抓奸

  怀疑于汐出轨,是在大概一个月前,也就是自己刚开侦探事务所不久后。

  根据他从书本和影视剧中学到的“绿帽经验”,如果对方出轨,往往有几个特征。

  一、行踪不明。

  于汐在化妆品专柜做销售,平时上白班,朝九晚五,最近声称上夜班的小妹有事,经常晚上加班,有次吕默跑去专柜找她,发现她并不在那,夜班小妹也表明自己一直都在上班,从未请假。

  二、回避亲密关系。

  三、隐瞒与陌生人联系。

  于汐的手机时不时地会响起消息,但每次回复时,她都避开吕默的目光,甚至躲进浴室里。

  有次吕默趁她去洗澡查看手机,发现聊天记录像被猫舔过的碗,干净得充满可疑的气息。

  但只拥有这些表面“证据”,吕默不敢妄下定论。也没胆去质问或者跟踪于汐,一旦被发现,触发她的暴脾气技能,天雷地动,陨石下落,他会死得很惨。

  但这顶绿帽的出现,让他看到机会。

  其实,他早就受够她了。

  开始恋爱时,于汐小鸟依人楚楚可怜,结婚后,强势霸道懒惰臭美,花钱如流水,啥活都不干,他哪里是娶老婆,就是请了尊神,还整天被这般嫌弃那般出气,活得比奴隶还憋屈,恨不得一张离婚协议直接甩对方脸上。

  但他不能,也不敢,现在这房子是他当初借用父母毕生的存款和多年的积蓄买的,婚后于汐以没有安全感为由,连哄带骗地将房产转到她的名下,如果协议离婚,这房子有一半属于她。

  现在,终于老天开眼,只要抓到于汐出轨,他就有充分的理由离婚,而且房子里半块砖都不用分她。

  “我晚上不回来吃饭。”上午,于汐化完妆,换了身漂亮的衣服,准备出门。

  “今天你不是休假吗?”吕默在卧室外的阳台满头大汗地洗衣服。于汐不让他用洗衣机,说夏天衣服不多,手洗就行,别浪费电,明明电费钱又不是她出。

  “约了朋友逛街去。有意见?”

  “没有,你的时间你做主。”吕默嬉皮笑脸。

  于汐一出门,吕默就立刻顺上自己的背包,紧随其后。

  今天的任务,正式开启。

  今天早晨,于汐在刷牙时,放桌上的手机响起,于汐让他帮忙看看,他看到一个广告推送的时候,还看到早些时候另外一个陌生人发的信息。

  “亲爱的,老地方见,想你,么么哒。”

  么你妹,吕默发誓,今天,他一定要抓个现行。

  半小时后,于汐坐地铁来到一个商业广场,一个帅气的年轻男子在门口等他。

  两人见面,简单地拥抱了下,于汐搂着对方的胳膊,两人有说有笑,举止亲昵地进入商场。

  这一幕,都被十几米外的吕默看得一清二楚。

  “就是他错不了。”他从背包里拿出“大郎帽”戴上,打开手机前置镜头,却惊讶地发现,帽子没有一丝变绿的迹象。

  不可能啊,吕默拿下帽子左看右看,确实没变一点颜色。

  难道是时间不够?吕默戴上帽子,继续跟踪。

  于汐和那男子逛了几家服装店,随后到一个甜品店吃蛋糕,他们你一口我一口地互相喂,肉麻得其他客人都汗毛竖起,可吕默头上的帽子颜色,依旧毫无改变。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吕默一头雾水。

  这么多天来,这帽子尽忠职守从未出错,而现在,于汐出轨的景象活生生地展现在自己眼前,但帽子却事不关己无动于衷。

  要么它失灵了,要么……

  要么它是假的!

  吕默一拍脑袋,怀疑听到里面都是水的声音。

  他怎么能低估于汐的能力。

  她肯定一直提防被我发现出轨的事,她猜到我不会真的把帽子放公司,昨晚那么殷勤地让我先去洗澡,就是趁我在浴室时从背包里找到帽子,并换了一顶冒牌货。

  可是,她又是怎么知道这帽子的样子,提前准备一个一样的?

  推理中的漏洞依旧存在,但吕默关心的是,是那顶真正的“大郎帽”究竟在什么地方,可是他赚钱的宝贝,没了损失巨大。

  这阴险的婆娘,吕默隔着空气,远远地用手指戳着于汐,幻想把她那张美丽的脸戳成恐怖的莲藕,再揉成烂泥。

  发泄后,吕默重新思考。从昨晚到今早,于汐都没出过门。

  看她挎的小包,帽子不可能在里面,那只能还在家里。

  吕默为自己的聪明绝顶打了个响指,出轨的账下次再算,帽子先找回来再说。他赶紧打车回家。

  家里的东西一向都是他收拾,物品的位置他一清二楚。

  回家后,吕默翻遍了家里的抽屉、鞋柜、衣柜,任何可以藏东西的地方,可除了几个小强的尸体和沾满灰尘的硬币外,一无所获。

  到底会在哪呢?吕默深吸一口气,静下心,开始用于汐的思维来考虑。

  如果他是她,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藏在哪呢?只可能藏在她日常会接触的范围内,但她十指不沾阳春水,范围一下缩小了很多。思索几分钟后,他有了答案。

  在她的长筒靴里。

  果然,他在她的其中一只黑色长筒靴里翻出了那顶帽子,和自己现在头顶正戴的冒牌货一模一样。

  哼,还是被我发现了。他正想着要怎么处置,门忽然被打开。

  “你干嘛乱翻我东西!”于汐尖锐的声音几乎要刺破他的耳膜。

  我不会再怕你了。吕默紧紧地握着帽子,仿佛那是用来慷慨就义的炸药包。

  一场恶战,即将打响。


  5.一场恶战

  “你干嘛乱翻我东西!”

  “我……”面对气势汹汹的于汐,吕默刚开口,一下子又焉了下来,下意识地又想找搓衣板跪。

  不对啊,我才是正义的一方。

  他忽然意识到这点,挺直腰杆,声音也大起来。

  “那你为什么偷换了我的帽子?”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没见过这帽子,也许是我之前不小心塞进去忘了。”

  “别装蒜,你自己看看。”吕默举着帽子,同自己头上的冒牌货对比着,“款式一样,颜色一样,会有这么凑巧的事?”

  “一样又怎么样,怎么,你现在是审问我吗?”于汐怒气冲冲地高举着手指,像枪管直指他的眉眼。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你就是怕我发现你出轨,才把我的帽子换掉。难怪刚刚跟了你半天,帽子都没反应。”

  “你这死男人敢跟踪我!”于汐甩起挎包往他身上砸去,挎包不痛不痒地在他身上留下浅浅的印记,落在一旁。

  “心虚了吧。刚刚你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得一清二楚,真是恶心到我都想把眼珠换掉。”

  “你赶紧换吧,搞不好你就是瞎了,说我出轨,那刚刚你头上的帽子有变绿吗?”

  “它没变绿,是因为它被你换过,是假的!”吕默一把扯下头顶的冒牌货,狠狠地摔在地上,气不过,又踩上几脚。

  “你说假的就是假的?也许我根本就没出轨,是你跟错人或看错了,垃圾侦探。”于汐别过脸。

  “不可能!我的帽子绝不会出错,就是被你换过了!”

  “既然你说它不是真的,那你把它烧了呗,免得下次又污蔑我偷换。”

  “别以为我不敢。”

  “哼,你有个屁胆量。”于汐直直的看着他,眼中写满鄙夷。

  吕默感到莫大的侮辱,你侮辱我的人格,侮辱我的专业,还侮辱我的帽子。

  这帽子必须烧掉,否则下次还会被她偷梁换柱。

  而且,这是表明自己态度和决心的最好方式,他不再怕她,他才是自己的主人!

  必须烧掉!

  吕默把真的帽子慎重地放进自己的背包,捡起地上的冒牌货,拿出平时烧纸钱的桶,先丢了几张纸在桶里引燃,然后把冒牌货扔进去,一阵黑烟在屋内翻腾,黄色的火焰像贪婪的恶鬼,很快将一切都吞噬干净。

  “行嘛,有种。”于汐若无其事地笑了笑,走上前,捡起刚刚丢过去的挎包,拍拍上面的灰尘,“那个宝贵的绿帽,你就好好留着吧,也许有一天,你真的用得着。”

  6.计划

  第二天晚上,某酒店房间。

  于汐刚洗完澡,化妆包中拿出保养品和护肤品。

  “你说,那真正的绿帽,真的被吕默亲手烧掉了?”梁大龙无所事事地坐在一旁,,“你可知道,他是我的好兄弟,要是被他知道……”

  “被他知道你给他戴绿帽吗?我们在一起好几个月了,就他那傻脑袋,发现不了。”于汐轻轻拍打着脸颊,让保湿霜充分吸收,“你一和我说帽子的事,我就开始计划,那个白痴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亲手葬送了它的宝贝。”

  “所以,一开始你并没有换掉帽子,他头上戴着的一直是真的?他丢进火里烧的也是真的?那他跟踪你时,为什么帽子没有变绿?”

  “我之前不是和你解释过了。你脑壳外面看着挺灵光,里面装着全是水吗?”于汐一边擦着身体乳,一边重新和他说着计划的始末。

  那天,梁大龙作为“大郎帽”的第一名使用者,在看到绿帽的神奇效果,老婆又跟别人跑了后,将这事告诉了自己的情人,好兄弟的妻子于汐。

  于汐心里清楚,吕默一直因被自己控制而不满,早就想找机会离婚,如果被他用帽子揭穿自己出轨,自己不但少了个固定饭票和免费佣人,连这属于自己的房子也飞掉。

  于是她按照梁大龙的描述,事先找了顶假的“大郎帽”,准备调包。

  那晚,吕默去洗澡,她翻他的背包,原本只想找事务所或保险柜的钥匙,却发现真的“大郎帽”在背包里。

  那一刻,她想出了一个比调包更绝妙的办法。

  第二天一早,她先把假的帽子放进靴子里,然后托熟人,给自己请了个小鲜肉演员,和自己扮演出轨的戏码,她故意让吕默知道自己今天有“特殊约会”,让他跟踪自己,并使用他的宝贝来检验。

  由于这场“出轨”只是演戏,吕默的“大郎帽”自然没有半点反应。

  她在蛋糕店,看到吕默匆匆离去,就知道他一定以为自己那顶是假的,回去找真的。

  她也跟着打车回去,躲在门外听着屋内的动静,等着他找到“真大郎帽”的那一刻。

  随后,嘲讽,激怒,于汐用尽办法,让吕默把他以为的头顶上的“冒牌货”,其实是真的“大郎帽”烧毁。

  “为什么你当初不直接换掉,要把这事弄得这么复杂。”梁大龙问。

  “单纯调包的话,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发现那是假的。今后他只会盯我盯得更紧。”于汐躲进被窝里,“现在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帽子是他自己烧的,我没做错,他自己的苦自己吞,抓不到我的任何把柄。”

  “这招太妙了,你真是世上最漂亮最聪明的女人。”梁大龙迫不及待地跟着钻进被窝。

  “还不是他太废。对了,香奈儿出了款新包……”

  “买,你要啥我都买给你,来吧……”

  叮,是于汐的手机信息。

  她从被窝里伸出白皙的手臂,打开手机,远远地看了一眼,吓得坐了起来。

  “不可能的,我明明……”她难以置信地盯着屏幕。

  被打扰好事的梁大龙有些气恼,凑过去一看,也愣住了。

  发消息的是吕默,照片中,他戴着那顶已经变绿的大郎帽,正站在他们现在约会的酒店门口。

  “老婆,我上去找你了。”

  7.将死

  “他怎么知道我们在这?”梁大龙指着屏幕,“你不是说真正的帽子被烧掉了吗,怎么还好好的。”

  “我也不知道。”于汐一头雾水,“难道他之前识破了我的计划,乘我进门时又把帽子换了下,反将我一军?”

  “不管了,先走吧。”梁大龙焦急地起身穿衣服,“他要是进来抓我们个现行,对谁都没有好结果。”

  于汐表示同意。

  他们打开房门,试探地伸出头往外看了看,没有其他人。

  “我们从楼梯走。”于汐冷静地指挥,为了避免发出声响,她把高跟鞋提在手上,穿着酒店的塑料拖鞋,梁大龙警觉地四处张望,紧紧跟在她身后。

  两人毫无阻碍地走下楼梯,就在即将走出大堂,马上就能消失在酒店外来往的行人中时,一声“咔嚓”,像支利箭,直接射穿他们两人的心。

  “还是出来了呀。”吕默拿着相机,又给他们照了张合照。

  “你怎么……”于汐盯着他头顶的绿帽,梁大龙不敢看他,垂着头。

  “你说得对,出轨的男女果然精得很,你连我老婆都不放过。”吕默对梁大龙说,梁大龙缩着身子,尴尬地笑了笑,不敢开口。

  “至于你。”他转向于汐,炫耀地举着自己的相机,“证据全在这,等着离婚吧。”

  “看来我还是输给你的帽子了。”于汐坦然地耸耸肩,“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帽子为什么还在?”

  “我只能告诉你,其实我只是跟到你们到这,我并不知道你们在哪间房。你知道的嘛,我的跟踪水平没那么高。”吕默不以为然地摘下帽子,丢给于汐。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乖乖呆房间,什么事都没有。”

  “答对。不过出轨的男女都是黑暗中的蟑螂,一点亮光和声音就会被吓得到处逃窜,你们也不例外。”

  吕默说完,转身离开,只留于汐在原地发愣。

  她看着手中的绿帽,半天也没有恢复原来的黑色,她再仔细看看,这才发现,那只是个染色的假帽子。

  她被反将了一军。

  Checkmate,将死。

  8.服务生

  咖啡厅内,吕默边喝着咖啡,边和服务生说着这两天发生的事。

  “怎么样,我要离婚了,要出来和我正式约会吗?”吕默笑着邀请道。

  自从前段时间来咖啡厅,他第一眼就爱上了这位长相甜美的服务生,就算咖啡再难喝,也每晚坚持前来,和她倾诉,聊天,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暧昧的气氛在彼此间萦绕。

  “可是你离婚手续还没办,我们这样算给你老婆戴绿帽吗?”服务生的声音和笑容一样如山泉清甜。

  “她把我真的绿帽毁了,我这也算以牙还牙。”吕默又往咖啡里加了两块糖。

  “没了那顶绿帽,今后你的工作怎么办?”服务生问。

  “再找其他的呗。就算那帽子还在,我也不想用它了。戴绿帽的婚姻就是虚伪的巢穴,装满了垃圾和背叛,不是简单地用绿帽抓个小三就能挽救的,他们不懂,但我懂了,我可能会去做个文案策划,简单生活,简单恋爱。”

  “我说了要和你恋爱吗?”服务生脸一红,娇羞的目光中却充满期待。

  吕默喝了口咖啡。

  夜色真好,咖啡真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被禁止“整容”的林青霞“女儿”,18岁就挑战毒液匡威,我酸了

小司谈热点
2021-04-13 08:34:11

又一“铁饭碗”要被打破?国家已下决心,700万人或要“中招”

天才引路星
2021-04-12 06:19:58

日本政府宣布:首相菅义伟将于4月15日至18日访美

澎湃新闻
2021-04-13 13:35:20

大衣哥儿媳妇越来越招摇,不再和小伟同框出镜,独自玩得很开心

素素娱乐
2021-04-13 11:21:17

玛莎拉蒂终于开窍了,全新SUV售价或40万,档次完胜宝马X5

财富管理专员
2021-04-13 06:13:39

《哥斯拉大战金刚》女星萨雷斯杂志写真来了

漫威饭
2021-04-13 16:48:44

虫子飞进温州女子右眼,她揉了揉,结果悲剧了…

龙湾频道
2021-04-13 02:07:13

62岁大爷倾诉:一年的广场舞跳下来,退休金和存款都不够花

民生热点
2021-04-13 02:36:29

新娘消失3分钟,婚礼成战场“厕所偷人就算了,身上的麦都不关”

尽染悲伤
2021-04-11 17:12:23

上流人物处理出轨?录音刷屏:睡了我老婆,那我们就算是兄弟了

妞儿社会见闻
2021-04-12 20:07:45

前北京首钢女篮钱微娟爆猛料:你们会看到真正的江宏杰,他学坏了

24H体育秀
2021-04-13 11:38:51

《李焕英》刚火就成“白眼狼”?张小斐签新公司,贾玲却笑出了声

mx八卦城
2021-04-13 16:39:28

许敏状告无门!立案不成,却取得了这些进展

学习方法论
2021-04-13 15:22:49

我娶了2个非洲女人,第一给我生孩子,等二个陪我一起创业

莎莎情感屋
2021-04-13 09:16:42

关于6起作风突出问题典型案例的通报

易通新闻
2021-04-13 06:18:42

何炅爸爸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40余万,原告多次要求还钱均遭拒绝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13 15:54:11

欧文再次离队,杜兰特发文表不满!疑似二人关系不和!哈登:我太难了!

体育委员刘老师
2021-04-13 06:11:38

医保新规来了!5月1日起正式实施,可不能再不当回事了

小茗娱乐社
2021-04-12 20:59:26

“梅超风”黄文慧双下巴连脖子,71岁未婚未育,视刘德华为亲儿子

会火
2021-04-13 10:55:50

男性开始衰老,身体会有5个变化,若1个不占, 恭喜你易长寿

健康生活导师
2021-04-13 08:00:08
2021-04-13 20:45:08
旧梦初醒已千年
旧梦初醒已千年
只讲你喜欢的那些故事
2383文章数 740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土耳其拒绝中方涉恐嫌犯引渡请求 外交部:强烈不满

头条要闻

土耳其拒绝中方涉恐嫌犯引渡请求 外交部:强烈不满

体育要闻

玫瑰铿锵!中国女足绝境逆转 进军东京

娱乐要闻

李小璐穿吊带露香肩 笑容甜美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比特币破6.3万美元再创新高,首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将上市

汽车要闻

车名注册了20年 东风雪铁龙全新车叫"凡尔赛"

态度原创

亲子
家居
数码
本地
公开课

亲子要闻

孩子入睡难,家长该怎么处理才好?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数码要闻

真要造车?徐直军称华为将合作打造三个汽车子品牌

本地新闻

30岁不结婚,丢脸吗?

公开课

入耳式、头戴式...哪种耳机对听力伤害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