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 “一码通行”的“绿色通道”

0
分享至

  文 | 张明瑛

  2021年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与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为律师提供一站式诉讼服务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同时,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当日正式上线,为律师提供35项在线诉讼服务。

  立足新发展阶段

  回应依法治国要求

  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钱晓晨在发布会上表示,《意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法治思想,立足新发展阶段,旨在为律师依法办事、依法维权、依法服务创造更好的司法环境,促进律师作为高素质法律队伍自觉履行社会责任,更好地发挥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的积极作用,与立法、执法、司法三支法治工作队伍,形成彼此尊重、平等相待,相互支持、相互监督,正当交往、良性互动的新型关系,共同推进全面依法治国,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司法部律师局一级巡视员王学泽介绍,目前,全国律师已突破51万人,律师事务所3.4万多家。广大律师认真履职尽责,已经成为全面依法治国的一支重要力量。王学泽认为,在全党全国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法治思想和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工作会议精神之际,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共同发布《意见》,上线运行中国律师身份核验平台、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对构建新时代法官与律师良性互动关系,进一步保障广大律师依法履行职责,更好地发挥律师在全面依法治国中的重要作用具有积极意义。

  《意见》的出台是中央政法各部门不断加大律师执业权利保障力度的缩影。据了解,近年来,最高人民法院高度重视维护律师执业权利,认真贯彻中央关于律师制度改革的决策部署,在维护律师执业权利上推出了一系列新举措、新机制、新做法:包括持续优化律师执业环境,律师执业权利保障工作不断取得新成效;维权快速联动处置机制有效运行,庭审权利保障措施不断健全;律师参与诉讼机制不断完善,律师执业环境持续优化……各项举措赢得了广大律师普遍赞誉。

  早在2015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联合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出台了《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提出了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措施,着力解决当前律师权利保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随后,最高人民法院又联合相关部门先后出台了《关于依法保障律师诉讼权利和规范律师参与庭审活动的通知》《关于建立健全维护律师执业权利快速联动处置机制的通知》等文件,对保障律师执业权利,推进律师事业发展,充分发挥律师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中的重要作用,为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作出新贡献,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坚持需求为基

  解决困扰律师开庭排期等问题

  2020年1月27日,当湖北省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庭的书记员使用人民法院数字法院应用系统把即将开庭的某案件进行排期时,系统自动提醒:该案件的诉讼代理人在2020年1月28日及1月29日已安排其他案件庭审,请合理避让。这是咸宁中院在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正式上线后,成功完成首次律师出庭排期避让工作。据了解,针对长期困扰律师的排期冲突问题,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开发排期避让自动提醒功能,律师可以结合实际向法院提供需要避让的信息。当法官在审理该律师代理的案件过程中需要预定法庭时,系统会自动提示法官该诉讼代理人时间冲突,需要进行排期开庭避让。

  据了解,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在实现开庭排期避让的同时,还能在四级人民法院实现网上立案、调解、申请退费、掌上法庭、申请核实代理关系、回避、调查取证、延长举证期限、撤诉等事项,具有智能辅助工具、评价建议、律师一码通等26项功能。网上送达、保全、鉴定、12368热线咨询查询和意见反馈6项功能,在使用最高人民法院统建平台的地区全覆盖。

  这些功能的实现,离不开人民法院前期的各项调研与实践。为确保律师服务平台在全国法院上线后,各项功能可以顺畅使用,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司法部,两个月内在四级法院开展了三轮演练工作,对平台的身份核验、网上立案、事项申请、网上阅卷等核心功能逐一演练,反复排查,及时发现问题,督促立现立改,优化平台功能,做到人人过关,确保经得起全社会的围观和检验。

  “律师诉讼服务平台可以解决在线立案和在线阅卷问题,尤其是多年来一直困扰律师的开庭排期问题。这样可以促使律师更好地服务于其客户和当事人。”在谈到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如何解决律师执业过程中的难点、痛点和堵点问题时,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蒋敏说。

  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既遵循诉讼服务统一性要求,也针对律师群体执业特点,提供特色化诉讼服务。考虑到律师工作习惯,不仅开发了律师服务平台小程序端,还开发了电脑端,方便律师使用电脑开展工作。

  根据律师信息化应用水平高的实际,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将线下主要诉讼事务全部集成到线上,以能用、好用为标准,不断优化律师服务平台功能,推动无纸化办理。特别是对律师在立案等环节提供电子化诉讼材料的,实行快速办理。通过全业务、全时空的诉讼服务网络,更好保障律师执业,便利律师参与诉讼。

  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不仅为专职律师、兼职律师、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军队律师、法律援助律师等依法执业的律师提供一站式诉讼服务,还结合实际,为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律师助理依法提供相应的诉讼服务,充分保障各类法律工作者执业权利,更好发挥其在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化解矛盾纠纷中的作用。

  “原来一般都是一个律师为当事人服务,现在服务要求越来越高,当事人要求也越来越高。律师即使在诉讼过程中也是团队作战,需要其助理协同提供服务。”蒋敏认为,这次诉讼服务平台已经从机制上、制度上解决了这样一个问题,即每一个律师都可以有三名助理同时录入该系统,从而协助专业律师为当事人提供更好的法律服务。

  此外,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注重平台的兼容性和功能的延展性,既对当前能够实现的功能明确具体建设要求,也从长远发展考虑,为今后增加完善各项功能、对接律师电子执业证等其他系统留有空间。特别是对当前受各方面因素影响,无法做到四级法院全覆盖的功能明确了推进方向,确保该平台能够持续满足律师不断增长的司法需求。

  统一系统入口

  实现网上“一码通行”

  为积极推进一站式诉讼服务体系建设,同时进一步便利律师参与诉讼,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近日上线律师“一码通”+人证比对+测温登记系统。据了解,律师只需要在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进行身份核验,按照要求填写相关信息,即可完成线上申请。待核验完成后,律师点击平台页面右下角的“一码通”,便会生成专属二维码。最后,通过“亮证”扫码,数秒内即可通过安检进入法院。

  河南省某律师事务所律师冀雅娇说:“我在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上进行身份认证后,生成身份二维码,即可凭借此二维码通过法院安检通道,不需要像以往那样还要经过安检、身份核验等过程。这个小小的‘绿色通道’不仅提高了安检效率,也让律师群体从内心感受到法院的人文关怀。”

  钱晓晨介绍,当前,人民法院正在全面推进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体系建设,依托“一站、一网、一号”通办工程,让老百姓打官司只进一个门、最多跑一次、甚至不要跑。全国法院以诉讼服务中心为主体,以“中国移动微法院”、人民法院调解平台、人民法院律师服务平台、12368诉讼服务平台、送达平台、保全系统等诉讼服务平台为支撑的一站式多元解纷和诉讼服务体系总体框架基本形成,实现诉讼服务“一网通办”、诉服运行“一网统管”。

  律师服务平台是智慧诉讼服务平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制定《意见》和建设律师服务平台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始终坚持一站、集约、集成、在线、融合工作思路,以律师服务平台为载体,通过系统集约、一键跳转等方式,加快与诉讼服务大厅以及调解、保全、鉴定等其他诉讼服务平台的数据集成和自动汇聚,实现一套数据平台流转,一个入口服务律师,避免律师办事四处找入口,来回换系统。

  “以往各级法院开发的诉讼服务或者律师服务平台,入口大多为各自法院,功能上各具特色、存在差异。”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主任许建峰介绍,全国法院律师服务平台以“中国移动微法院”作为主要基础平台,针对律师服务提供一系列专门的功能,具有全国统一的门户、统一的入口,能够与司法部的中国律师身份核验平台对接,为律师们提供了一个“一码通行”的统一的“绿色通道”。

  司法部信息中心副主任姚雄森介绍,中国律师身份核验平台由司法部研发,于2020年9月初上线试运行,目前已具备提供全国律师执业身份核验服务保障的条件,是律师执业资格、执业状态核验的唯一数据来源。有关部门的律师服务系统可以通过本平台接入律师身份核验服务,保证律师执业身份信息的权威性、真实性、可信性。

  使用过程中,律师只需要在微信小程序中检索“中国律师身份核验”,通过人脸识别验证律师身份后,即可获取律师执业证的虚拟数字凭证——律证码。律师通过“亮证”功能,出示“律证码”,可完成一键核验。

  “对于‘中国移动微法院’平台的建设,我们特别强调多层次、多方位的网络安全。”对于公众关心的网络数据安全问题,许建峰表示,律师服务平台主要从三个方面加强网络安全。一是身份认证。信息来源于权威的中国律师身份核验平台,保障身份认证可靠性。二是应用管控。律师服务平台的应用功能会根据不同的身份、不同的角色得到合理有效的管控,保障安全性。三是整体防护。“中国移动微法院”具有较强的整体防护能力,运用多项防护措施,进一步保护信息安全。

  畅通沟通渠道

  强化投诉监督

  为了进一步畅通与律师的沟通和对法院意见建议投诉的渠道,《意见》对建立健全律师诉讼权利救济机制作出了进一步明确。律师除了可以在诉讼服务大厅现场反映投诉事项以外,还可以通过“12368”诉讼服务热线、律师服务平台对诉讼服务事项进行满意度评价或者提出意见建议。

  钱晓晨说:“对诉讼服务事项进行线上满意度评价的内容包含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对系统好不好用进行评价;另一方面是对诉讼活动、诉讼服务中存在的问题,包括对法院法官提出的一些意见。”

  为便于律师在诉讼过程中与法官进行沟通交流,律师服务平台设有在线联系法官功能,双方当事人及其代理律师能够在可视、可监督的环境下进行证据交换、质证等工作,做到全程留痕、全程监督。

  此外,律师服务平台还主动向律师公开其代理案件的立案、开庭、结案,包括鉴定进展等信息,为律师依法履职进一步提供支持和便利。通过公开促进公正、促进廉洁。

  钱晓晨介绍,最高人民法院将律师服务平台应用成效纳入诉讼服务质效评估体系,对及时答复、线上办理等情况实时监督,促进提升一站式服务律师实效,切实增强律师体验感和满意度。法院会同司法部共同加强律师诚信诉讼建设,共同营造依法理性维权的良好氛围。

  蒋敏表示,律师在诉讼活动过程中,通过使用这个平台向法院提出一些意见,然后法院再进行纠正和修改。同时,也方便了律师就具体案件与承办人进行沟通,从而更好地为律师提供优质高质量的诉讼服务。

  笔者从发布会上了解到,《意见》在总结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经验做法的基础上,运用信息化手段进一步完善保障律师执业权利、便利律师参与诉讼的机制。

  《意见》共18条,对为律师提供诉讼服务的基本要求、身份核验、大厅服务、热线服务、平台服务、组织保障等作出了具体规定。其中,第七条至第十五条对律师服务平台各项功能作了细化规定。

  钱晓晨介绍,在《意见》起草的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和司法部通过多种形式深入了解律师执业不便利、诉讼服务不到位、沟通衔接不顺畅的具体情形和主要症结,反复听取意见建议,确保《意见》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

  为方便律师阅卷,《意见》不仅要求对依法可以公开的已归档案件提供网上阅卷服务,还推动审理中的案件档案同步推送,供作为诉讼代理人的律师随时查阅。为方便律师管理其名下代理的全部可公开诉讼案件,《意见》提出在律师服务平台建设律师案件空间,集中呈现案件信息。为方便律师联系法官,《意见》提出在律师服务平台开发视频语音联系功能,并提供满意度评价服务,律师可以随时留言,随时评价。

  本期封面及目录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中国审判
中国审判
推送权威法律资讯
1410文章数 230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数博2021全球传播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