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给3万就不报,不给就登报,面对黑记者敲诈,小老板只想给1.5万…

0
分享至

  【本文节选自《焦点访谈里的焦点2》,作者:央视焦点访谈栏目组,中国工人出版社。经出版社已授权在网易新闻平台连载发布,欢迎关注,禁止随意转载。】

  江苏连云港的蔡先生向《焦点访谈》反映说,他在网上看了一则招聘广告,应聘了一份工作,每天只用各地转转不用干活,但是有吃有喝,还有钱拿。这究竟是一份什么样的工作?记者很是好奇,于是前往探查了一番。

  

  “招聘记者助理,国家正规报纸,驻连云港工作站,事业单位,主要负责采访农民投诉的负面报道,一年后可以推荐到北京工作···...”蔡先生看到招聘启事上的这些信息,眼前一亮,立刻报了名。

  没想到,没费什么周折蔡先生就被录取了,接着便开始了紧张的工作。

  “每天就跟电影里那特种部队一样,凌晨三四点出发,两辆车,七八个人浩浩荡荡,到一个单位门口有人拿证和名片给我们,告诉我们到里面以后怎么说。”蔡先生描述道。

  

  到了被采访单位门口才现发记者证,听上去真够新鲜。蔡先生说,给他们发证的人叫李德勇,大家都叫他李主任。

  李主任通常带人在江苏、山东、浙江一带活动,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针对性地提出问题,比如,到了开发区问征地手续问题;到了企业问环境保护问题;到了乡镇政府问农民负担问题。问题不在多,重在有力度,至于怎么写报道,那就要看情况了。

  蔡先生:“到了以后都很简单,给钱吃饭。吃完了有的单位还给安排宾馆住。”

  记者:“稿子怎么处理呢?””

  蔡先生:“给钱就不用登了。哎哟我都看傻了,简直。”

  给钱就不报,不给就登报,这是在采访还是在敲竹杠?哪家媒体的派出机构会这么做?

  记者上网找到蔡先生说的那个招聘启事,启事上只说是国家正规报纸,相设说是哪一家。记者便以求职者的身份发去了一封电子邮件,结果第二天便接到了“速来面试”的通知。

  到了地方记者发现,招聘启事上所谓的“国家正规报纸,驻连云港工作”,就在一个普通的居民楼里,四周没有悬挂任何单位标识。

  蔡先生所说的李德勇,自称是负责人。记者与他一见面,就接受了他的面试。

  李德勇:“文章能写吗?”

  记者:“能写,没问题。”

  李德勇:“只要你能写就行,能写的话,你还有发展空间。”

  记者:“写是肯定没问题的。”

  就这样简单几句话,面试就通过了。

  记者请教李主任这到底是哪家媒体?李主任说这里有《经济与法》《农村青年》,是一个综合性的记者站。

  而这个号称多家国家级报社的综合记者站,不过就是小小一套单元房。

  屋内没什么工作人员,屋外停了两辆摆着“新闻采访”牌子的汽车。李主任说,因为工作节奏很快,没时间专门搞入站培训,但是有几点必须要注意:“我们是国家新闻记者,不是个体户,衣着各方面的都要正规一点。上班以后,要你去采访就采访,要你写就写,不需要你写的时候就当随从人员。”

  应聘当记者居然这么简单?虽然我们的记者还是弄不清这里到底属于哪一家媒体,但决定暂时放下这个疑问,先观摩一下这个所谓的国家级正规报社驻连云港机构的记者们是怎样采访的。

  第二天,天还没亮,记者就接到了李主任的电话;“集合,随队出发,自标苏南某开发区。”

  南制降上,李主任向记者透了一点底:“今天接着我们上次的工作,把它收收尾,你就是跟车看看。”

  此次要去的是一家民营钢铁企业,征地手续有可能不全。上个月,站里已经对他们进行了采访,今天是去收尾。记者心里疑惑,既然采访完了,还要收什么尾呢?

  4个小时后,目的地到了,两位企业老板模样的人迎了过来。记者以为会直奔企业采访,可双方却寒暄着进了一家酒楼。

  老板:“今天好好招待你一下,晚上你住这里,不要走。下午我们出去打个牌。”

  李德勇:“自古以来不是讲吗,朋友多了路好走。”

  饭桌上,李主任只字未提采访的事,倒是天南地北地侃了起来,还时不时夹杂一些意味深长的话,暗示对方拿钱。

  用餐完毕,老板也是心知肚明,借口说有私事要和李主任谈,示意记者和司机回避一下。

  两人在门外没等几分钟,李主任就出来了,他和司机交代了几句话便转身下了楼。记者向司机打听李主任是什么意思。

  司机:“他叫我进去跟他们谈。”

  记者:“叫你谈?”

  司机:“李主任要3万块嘛,他们就给了1万多块钱。”

  记者:“已经给他了?”

  司机:“他没要。”

  记者:“没要?”

  司机:“嫌少。”

  记者明白了,这“收尾”就是收钱的意思。可李主任要3万元,对方只答应给1万元,所以交代司机再去讨价还价。

  不过司机有些不大乐意。见下属有一些畏难情绪,李主任又过来进行了一番鼓励,司机只好进了包间。

  几分钟后,记者借故也进了包间,只见双方正谈到了节骨眼上。

  老板:“你们是不是非要3万块钱?”

  司机:“帮你们做宣传嘛,就要3万块钱,这不是个人的。”

  而此时,李主任在楼下正通过电话与什么人交换着信息,他得知上次有媒体来这家企业,一举拿走了8万元,所以这一次他的目标起码是2万元。

  记者:“之前来的那个弄了8万啊?”

  李德勇:“其他报社的。”

  记者:“低于2万元,是不是回去就写文章了?”

  李德勇:“也许是这样。我们是调查类的记者,写完了以后交给地方政府,不行就刊发,就要这样的。老百姓所说的曝光,不行就给你曝光!”

  记者和李主任坐在车里等着司机,看得出这位主任有点着急,不停地开关车门。终于他忍不住拿出手机,给屋内的司机做起了场外指导,直到对方答应支付1.5万元。这个数虽然没有达到预期,但也不枉此行,因此他决定收兵。

  在返回连云港的途中,记者问,当时为什么一定要让司机去谈钱?李主任回答:“不许记者拿现金,报社的工作人员可以,经营工作人员可以。”

  

  看来,李主任把“采访”当成了一种生意来经营,而经营又是用“采访”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得手了,他就躲在屋里数钱;事发了,就以所谓的“新闻记者管采访、工作人员管经营”之类的说辞来搪塞,这就是李主任大量招聘外来人员的一个用意:替他要钱。

  其实记者觉得有点奇怪,干这种事不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吗?怎么每次出去少则两三人,多则四五人呢?蔡先生道出了其中的奥秘,这也是李主任不断招聘新人的另外一个用意。

  蔡先生:“新来的人陪着他去采访可以多拿东西,按人头算嘛,可以多给钱。”

  记者:“敲诈来的钱,你们怎么分?”

  蔡先生:“谈不上分,全部上交给他,钱和物都交给李德勇。”

  从苏南回来没几天,李主任又叫上记者,连同他的儿子和司机一行四人,又要外出采访。这一次没有明确任务,李主任说,就是出来玩一玩。

  出来玩玩,怎么个玩法?车子驶出连云港没多久,就到了吃午饭的时候,

  李主任示意司机在前方某乡镇的政府大院停车。

  镇政府工作人员:“你们是?”

  李德勇:“我们是报社的。”

  镇政府工作人员:“什么?”

  李德勇:“报社的。农民反映占地比较多,过来看看。”

  镇政府工作人员:“你们稍微坐一下。”

  大概过了20分钟,一位副镇长急匆匆地赶了回来,先是安排吃午饭,吃完饭又向李主任要车钥匙,李主任心领神会照做了。走出餐厅时,两名工作人员正将4个纸箱装上车,平均正好一人一箱。车刚刚开出镇子,李主任便命令停车。原来他急不可待地要搞清楚纸箱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他让儿子下车查看。

  原来纸箱里全部都是当地产的白酒,值不了多少钱。可即便这样,李主人还是让人八九全部搬回了自己家,其他人也就定了个名而已。

  司机:“然后再换下一家,懂了吗?”

  记者:“嗯。”1

  司机:“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敲竹杠,对不对?”

  记者观察多日,发现李德勇不仅自己敛财,还指挥他人出去敛财。有一李德勇派前妻的侄子小刘跑了趟山东,指派记者也一同前往。

  小刘拿了个笔记本,上面是李德勇写的采访指南。按照这份采访指南的安排,山东之行的第一站是一家食品厂。进入厂子之前,按照李德用的指示,小刘先在厂区周围拍了些照片。

  广办的刘主任出来接待,小刘说老百姓反映这里有乱排污的情况。刘主任见对方说起环保的事,并不紧张,他打断小刘的话,说道:“咱们那些客套话就不用说了。”看样子,这位刘主任此前也接待过像小刘这样的记者。接下来的事刘主任似乎更加轻车熟路,二话没说直接打电话让助手送来了1000元。

  企业办公室主任:“你先把这1000块钱收下。”

  小刘:“不是,主要太少了,路费都不够。大过年的过来,怎么也得给三个数,给一个数,加油都不够,还过来跟你交朋友呢?你是不是姓文刀刘?”

  企业办公室主任:“文刀刘。”

  小刘:“那不跟我还是本家吗?”

  企业办公室主任:“本家你还为难我啊?”

  小刘:“我不为难你啊!三个人最少也得拿个3000块钱,我也不跟你啰唆。”

  双方一时僵持不下,小刘拿出手机向李德勇请示,得到的答复是“3000元不成,就2000元”。但刘主任只答应再加500元。见实在榨不出更多,小只能拿着1500元离开了食品厂,所谓的排污问题,再也没提。

  第二天,记者又跟着他们来到一家正在建设的汽车城,小刘故伎重演,拍完照片便找到了管理部门,又是一番讨价还价后,拿走了3000元。

  尽管比上一家拿得多,但小刘还觉得不满意,他埋怨记者配合得不到位:“下回再遇到这种情况,你说还有一台车呢,你说我们车烧油太多了,反正以什么借口再跟他要个一两千。”

  就这样,拿着李德勇事先列好的单位、地址、行车路线以及要提的问题,几个人一家一家转,一家一家要,中间还不时满嘴脏话地向李德勇抱怨。

  记者问小刘,这样起劲地折腾一定挣不少钱吧?他却说其实要来的钱并不全归他自己,他还得拿出不少给李德勇做信息费。

  记者:“那你拿了1000元钱,得给他多少?”

  小刘:“给他300元。”

  记者:“你要是拿3000元,给他多少?”

  小刘:“900元嘛,3成,你不会算啊。”

  李德勇这帮人干的事,跟正规新闻采访根本不搭界!在他们眼中,采访成了获利丰厚的买卖,记者的身份则成了招摇撞骗的工具。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所谓的“记者站”背后,还有什么秘密?

  《焦点访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澳将被中国抛弃”!澳前外交官破口大骂,莫里森政府难以收场

大众生活人
2021-04-09 17:47:16

“围剿”阿里

亿欧
2021-04-08 18:45:09

50岁的戴军为何至今未婚无儿女?看完他的经历,一般人真不敢嫁

冷风娱扒
2021-04-09 11:17:35

杭州游客合影碰倒哈雷摩托被索赔1.4万,男子骂人后想协商能不能走保险,遭到车主的拒绝

视野新闻周刊
2021-04-09 22:58:51

男子在公司培训中扮劫匪“抢银行”,警卫信以为真将其击毙

世界你好
2021-04-10 04:20:38

桌上这4种鱼请撤下桌,体内或携带太多甲醛和重金属,少吃为妙

高彬爱娱乐
2021-04-08 20:51:21

无惧美国限制,中企斥120亿新建芯片厂,加速抢占1869亿市场

金十数据
2021-04-09 18:07:50

特斯拉CEO马斯克发文:恭喜蔚来第十万辆车下线,艰难的里程碑

和讯网
2021-04-10 14:07:36

他爱了这个女人30年,一直等到她离婚,两人才相守余生

有料观史
2021-04-09 18:24:49

4月,一人一证一车,违章消分新规实施,车主有福了

荒野冒险家之王
2021-04-10 00:54:17

中国第五座航天发射场选址确定,位置优越,但距驻日美军基地很近

今日军事看点官方
2021-04-09 21:43:31

印度对普京发出通缉令?向莫斯科紧急道歉,不出意外又要大出血

君清奇趣
2021-04-10 14:03:48

纽约一男子侮辱亚裔,没曾想对方竟是卧底警察

环球网资讯
2021-04-10 15:03:15

广东街头遇300多万超跑,车主穿裤衩、凉鞋,网友:这是房东标配

理财电报
2021-04-10 07:31:14

高中生“藤蔓字体”走红,看完让人眼花缭乱,网友:学医的好苗子

可可妈妈教育日记
2021-04-08 16:00:07

天降猛男,性福开始?

金牛远望号
2021-04-10 07:44:30

如果你脚趾有这个特征,那你可能不是正宗汉族人,而是鲜卑人后代

历史周边
2021-04-09 06:10:02

奥迪大众车主们!三代EA888将是下一个烧机油重灾区!如何解决?

娱乐萨尔图
2021-04-10 05:57:45

17岁女孩两次跑上天台从33楼一跃而下:女孩跳楼是背过身子跳的

漫漫搞笑
2021-04-09 13:35:11

广东一男子午休时被残忍杀害,19年了,凶手终于全部落网!

老姚煮时尚
2021-04-10 06:53:56
2021-04-10 19:04:50
晓读
晓读
晨晓正是读书时
51文章数 441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两人回乡祭祖房屋被强拆 街道办:多大点事 赔钱就行

头条要闻

教师全家被害 法院二审竟改判死缓:取得家属"谅解"

体育要闻

19胜3平!哈维率队不败加冕 2年第6冠

娱乐要闻

55岁温碧霞穿比基尼度假 秀完美身材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阿里:将降低平台经营门槛和成本

汽车要闻

两款不一样的"S级"领衔 奔驰发布上海车展阵容

态度原创

游戏
本地
亲子
艺术
公开课

《仙剑奇侠传》上架Steam 15日正式发售

本地新闻

致敬理想燃烧与命运突围的日子

亲子要闻

最佳生育年龄,究竟是多少岁?

艺术要闻

王克举写生作品,超迷人的色彩!

公开课

为什么我一定要卸载这些app:人生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