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小姨怂恿表妹抢我男朋友,我给了她们一个“惊喜”

0
分享至


  1

  我刚午睡一会儿,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声,还有小孩的尖叫声。我被吵得无法入睡,便起床探头从栏杆往楼下看。

  我的小姨和表妹莫莫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我家客厅里,而那个制造噪音的罪魁祸首,就是莫莫四岁的儿子虾饼。

  一看到这一家三代人,我就头疼。我喊我妈上楼,问她这伙人怎么来了。

  我妈有些尴尬地说:“莫莫半年前离婚了,出嫁的女儿不能回娘家过年,会遭人耻笑,她们也没地方可去,今年来跟我们一起过年。”

  我一听,简直如同晴天白日被响雷劈了一下。

  我没好气地说:“都离婚恢复单身了,哪还能算出嫁的女儿?”

  我妈无奈地说:“离婚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离婚后回娘家过年,不是更让人嚼舌根么?”

  我不同意她们留下来,我妈说了几句好话,看我还是不松口,她眼圈红了,抹着泪说:“当年你外婆临走时拉着我的手,就是不肯咽气,要我发誓一定要好好善待你小姨。如今你小姨实在是没办法才来我们家过年,我却要撵她们出去,你让我以后怎么去见你外婆?”

  我妈边说边哭,虽然这几句话我从小听到大,早就听得耳朵起茧子了,但我对我妈的眼泪,依然没有抵抗力。

  我妈见我动摇,赶紧说,小姨母女已经改变很多。她保证会约束她们,绝对不会让她们给我添堵。

  我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了,没想到现实又一次狠狠打了我的脸。

  2

  我的小姨长得很漂亮,年轻时不知道多少人追她。

  可小姨偏偏被一个油头粉面的小混混哄得晕头转向,不顾外公外婆反对嫁给了小混混,生下了莫莫。很快,小混混就腻了小姨,借口她没生儿子离了婚。

  这些年来,小姨母女就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牢牢粘在我们家里。我和我爸抗议过无数次,可我妈总说就这么一个妹妹,难道不管她?

  从小我妈和小姨就拿她们那套给我洗脑,说我是姐姐,就得让着妹妹,照顾妹妹。莫莫比我小几个月,她在学校被人欺负了,小姨就责骂我为什么不保护好妹妹?

  我的衣服玩具,只要莫莫看中的,她就直接拎走。我要是稍有不满,我妈就会说我小气,小姨更是指责我,没有当姐姐的自觉。

  我上高中时,恰好大学离小姨家近,她经常打电话让我去她家吃饭。到了她家,她连饭都没做,让我去做饭,帮她洗衣服,拖地。有时她把几天的衣服都攒着等我去洗,甚至连她和莫莫的内衣裤也要我手洗。

  我反抗了一回,她振振有词地教训我:“我这是在教你做人,女孩子一定要勤快,不然以后嫁不出去。”

  我顶了她一句:“那你怎么不教莫莫做人?她那么懒,整天只会打游戏,你不怕她以后嫁不出去?”

  小姨暴怒,在亲戚中逢人就抹黑我,说我不尊重长辈,心眼小,斤斤计较。说她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有好吃的喊我去吃,我还给她脸色看。

  我再也没有去过她家,她来我家串门时我也避而不见。后来听说莫莫高三时早恋,也不顾小姨反对,跟了一个小混混,被家暴离婚了。历史何其相似。

  如今,她们两母女要来我家过年,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十天半个月,想想就觉得惊悚。

  3

  下午,我在房里画设计图,房门突然被砰砰砸响,莫莫的儿子虾饼非要进我的房间玩。

  我被吵得根本静不下心来,拉开门压抑着脾气说:“乖,去找你妈妈玩,别吵我。”

  虾饼笑嘻嘻地说:“妈妈和外婆出去打牌了,她们让我找大姨妈玩。”

  我?大姨妈?!

  我的脸都绿了,这小子一开口就戳我的心窝。我让他赶紧走,我还要干活。

  他像一条泥鳅一样,从我腋下滑进了房间里,鞋都没脱就蹦上我的床上。就几秒钟的功夫,他就将我床上的布偶丢到地板上,洁白的被单床罩上多了好几个黑脚印。

  我仿佛回到了过去的噩梦中,以前莫莫每次来我家也是这样。我拎起他的衣领想把他拎走。

  没想到他很灵活,冷不丁狠狠咬了我一口,我的手腕顿时破皮见血。

  我怒了,将他推出门外,让他快滚。

  虾饼嚎啕大哭,哭声引来了我妈。我妈心疼地说:“你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我烦躁地说:“让他离我远点,之前你是怎么保证的?非得我将他们撵出去是吧?”

  我妈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弯腰想抱虾饼下楼。

  虾饼却不愿意,他哇哇大哭,拼命挣扎,两手乱挥乱抓,狠狠打我妈。我妈没防备,脸上被抓出几道血痕,还被推得摔了一个屁股墩儿。

  我妈脸色发白,坐在地上哎哟了几声,就是起不来。

  我愤怒地拎起虾饼冲下楼,将他丢在院子里,锁上门。

  虾饼在外头哭得天崩地裂,没过多久,小姨和莫莫都回来了,她们祖孙三人一起哭天抹地。尤其是小姨,哭着对我妈说,她就只有我妈一个亲人,如果亲姐都容不下她,她还不如去死了算了。

  我妈顿时泪水涟涟,不顾自己被摔疼的屁股,赶紧安抚小姨。

  她们很快就抱头痛哭,上演姐妹情深,留下我在一旁,里外不是人。

  4

  晚上吃饭时,小姨看着我问:“林蜜可是高材生,现在工资多少了?”

  我一听,得!又找茬来了。过年最烦什么?问学历、问工资、催对象、催生娃。

  我妈没有心机地回答说,有七八千吧。

  莫莫咯咯笑:“才七八千啊?现在初中毕业的流水线工人,随随便便都能拿到四五千了吧?读大学读研究生,还以为有多了不起呢,也没比别人好多少啊!”

  我妈的笑意讪讪地挂在脸上。

  小姨乘胜追击:“有对象了吗?女人还是要抓紧找对象,不然拖着拖着年纪大了,就像卖剩的黄花菜,跌价了。”

  我不吭声。

  小姨更得意了,扭头对我妈说:“姐,我当初就说了,女孩子不要读太多书,都读呆了。读书多有什么用?结婚后还不是一样生儿育儿、伺候男人?花钱不说,年纪拖大了,以后要当老姑婆的。”

  我妈听了,脸色微变。她扭头对我说:“你可得抓紧,不然转眼上了三十,好男人都被别人挑走了。”

  小姨笑着说:“姐,这事也不怪林蜜。我们莫莫啊,上初中就是校花,有大把男生追。林蜜这时条件不够,读书来凑。可读书把心气都读高了!条件一般就要嫁一般人。女人啊,还是得收心嫁人,折腾啥都是没用的。”

  我只能呵呵了。

  这个社会就是这么奇怪,在婚姻中被折腾得灰头土脸的黄脸婆,和被家暴打得亲妈都认不出的离婚女人,在单身狗面前,她们就是觉得高人一等。似乎有男人要就是比我这种暂时没对象的人优越。

  饭后我回房间时,突然发现梳妆台上那套护肤品不见了。我急忙出门问,莫莫说她的护肤品刚好用完了,觉得我的好用,就拿走了。

  我气得要发疯,这是我之前想买却一直觉得贵,年尾发了奖金才狠狠心买回来的。

  我瞪着莫莫,让她马上还给我。

  小姨像一颗炮仗一样炸起来:“林蜜,你什么意思?以为我们连一套护肤品都买不起吗?都是一家人,用你一点东西怎么了?没见过你这么抠门的人!”

  5

  我妈也不赞同地看着我说,东西不值几个钱,哪有这样对待妹妹的。

  我真的烦透了这种强盗论调。我是姐姐,我就应该无条件地忍让她、包容她吗?

  面对三个不讲理的女人,我孤掌难鸣,只得扭身回了房间。没想到我用电脑时,突然发现笔记本开不了机。

  我的心猛地一跳,电脑里有我这半个月熬夜画的图。

  我拎起电脑一看,哗哗流下不少褐色的液体。我眼前一黑,是可乐!

  虾饼那个挨千刀的熊孩子,竟然将可乐倒在我的笔记本上!

  我拎着电脑冲出去。虾饼看我气势汹汹,立即躲到小姨背后说:“坏女人,谁让你不让我去你房间玩,我就是要弄坏你的电脑,气死你!”

  竟然还是故意的!

  我冲上去要打他,小姨和莫莫护着他,又哭又喊又骂,说我丧尽天良,竟然要打死外甥。

  我妈拼命拉扯我,那画面,简直不能太美。

  最终,在三个女人的骂声中,我没能打到虾饼,自己倒被气得内伤。

  除夕夜吃过年夜饭后,小姨和莫莫又施施然出去打牌了,留下我妈一个人在厨房里洗碗。

  突然,院子外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我冲出门去一看,发现虾饼将一种叫轰天雷的炮仗绑在我家橘猫的尾巴上。炮仗点燃后,橘猫被炸得臀部后面血淋淋的,尾巴上的毛都被烧秃了,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肉焦味。

  橘猫强撑着蹭到我脚边,哀哀地叫,疼得直发抖。

  我心疼得眼泪都出来了。这只橘猫是我读大学时捡来的,在大学宿舍里偷偷摸摸养了几年,给了我很多美好的回忆。如今它老了,却遭此横祸。

  大年三十,宠物医院全都关门了。我给橘猫包扎,可它伤势过重,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在我怀里停止了呼吸。

  那一刻,我想杀了虾饼的心都有了。

  我一把拎起虾饼,他感觉不妙,杀猪一般嚎叫。我将他拖进房间,锁上门,将他按在床上打他屁股。

  他的哭声引来了我妈,小姨、莫莫很快也闻声赶回来。无论她们怎么拍门叫骂,我都不开门。

  小姨从刚开始的叫骂,到诅咒,最后是寻死觅活,说我再打她孙子,她就去死。

  6

  我打开门后,小姨冲上前来,抬手就扇了我一耳光。

  我被打懵了。

  我妈也愣住了。

  莫莫掏出一张毛爷爷狠狠摔在我脸上,哭着说:“赔你一百块够不够?剩下的给你那只死猫买棺材!”

  小姨眼神如刀:“虾饼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他懂什么?没见过你这么狠心的人,不过是一只畜生而已,死了就死了,你还把它看得比你亲外甥重要,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我苦笑。熊孩子和熊家长的强强联手,杀伤力实在太大了!橘猫是一只动物,但在我心中,它是我的亲人。

  有的人,却连畜生都不如。

  我妈心疼地看着我脸上的巴掌印,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

  小姨恶狠狠地说:“道歉!今天你必须道歉,不然我跟你没完!”

  我妈在一旁打圆场,可小姨和莫莫很嚣张,坚决说如果我不道歉,就要跟我妈断绝关系。

  我冷笑:“那倒好,你们现在就滚吧,滚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到我家来。”

  那母女俩顿时噤声。

  我妈拽我,我说:“妈,如果你要她们,那好!我马上走,以后再也不会回来过年。”

  小姨说:“今天是大年夜,我是长辈,就不跟你这种人计较,你给我等着。”说完她就拉着莫莫和虾饼回房间了。

  我妈叹气:“你怎么这么能闹?都是亲戚,抬头不见低头见,闹成这样不是让外人笑话吗?”

  我的心顿时凉了。我的橘猫死了,我挨了小姨一记耳光,我妈不闻不问,一开口就指责我。在她心目中,小姨和莫莫比我更有分量。或者说,这些年来,她护着小姨两母女已经成为习惯。

  年初二,我跟我妈说,初三我的男朋友要来拜年。

  我妈欣喜若狂。小姨阴阳怪气地说:“那我们倒要看看你能找到什么样的好男人?”

  她在“好”字上咬了重音,嘲讽之意不言而喻。

  7

  罗耿带着大包小包礼品上门时,我妈和小姨的眼睛都看直了。

  我得意地笑了笑。

  罗耿身高一米八多,长得一表人才。他热情打招呼,夸我妈和小姨看起来很年轻,最多三十五。

  我妈和小姨乐得合不拢嘴。

  席间,我妈问了罗耿家的情况,得知他父母都是大学教授,他本人跟朋友创业,开了一家软件公司。

  小姨听得两眼放光,细细询问了很多细节,比我妈还更像准丈母娘。

  我心里很不舒服,说:“快吃吧,菜都凉了。”

  小姨眼一瞪:“我们是在替你把关。”

  罗耿也不在意,乐呵呵地耐心回答小姨的问题。

  小姨更加欣喜,笑眯眯地说:“小罗真是优秀,优秀的人就该配优秀的人。我家林蜜虽然读了几个书,但长得真不怎么样,配你还是差了点。”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到火锅里。我虽然没有风华绝代,但好歹也算是眉清目秀,哪个脑子正常的长辈会在小辈对象上门时说这种鬼话?

  我妈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但只是瞪了小姨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罗耿酒量不好,醉得晕头转向,躺在客房里休息。我出来上厕所时,看到莫莫从客房里出来。

  我狠狠剜她一眼,她抖了抖手上的碗说:“妈让我给姐夫送一碗醒酒汤。”

  第二天,小姨对罗耿说:“小罗,我想去市里走亲戚,但是带着孩子不方便,你看能不能送我们一程?”

  罗耿爽快地说没问题。

  我来不及拒绝,只能黑着脸看着小姨几个人钻进罗耿的车里。

  车子绝尘而去,我妈气呼呼地戳着我的脑门说:“你傻不傻?怎么不跟上去?莫莫比你漂亮多了,哪能让她们单独相处?”

  我更生气:“怪我咯?是谁把她们弄到家里来的?”

  我妈的表情好像吃了一只苍蝇。

  8

  吃晚饭时罗耿还没回来,我打了十几个电话催,他都无奈地说,小姨不放人,让他载着她们到处逛。

  接下来的几天,小姨天天霸占着罗耿。有一次我刚下楼,发现罗耿在削苹果给虾饼。

  莫莫抬头看着罗耿,眸子里眼波流转,媚意横生。而罗耿眼里,也溢满了温柔。

  我咳了一声,罗耿立即反射性地挺直了背。

  我说明天就走。罗耿啊了一声说,还没开工呢,这么早出去干嘛?

  我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第二天一早,我被小姨的惊叫声吵醒了。

  我和我妈循着声音跑过去,赫然看到罗耿和莫莫在客房里的床上,衣衫不整。

  莫莫一看到我,顿时嚎啕大哭,说罗耿欺负了她,她不想活了。

  我瞪着床上的两个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妈一看这情景,整个人都摇晃了一下。她抖着手指指着莫莫:“莫莫,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

  小姨一听,立即就哭了:“姐,你女婿欺负了我女儿,你还骂我女儿,我知道你一向看不起我们。我女儿再怎么离婚,也比你林蜜强一百倍。要不是你女婿用强的,莫莫能受这委屈吗?”

  我妈被小姨的颠倒黑白气得直啰嗦。

  小姨又指着我骂:“你自己长得丑,没本事留得住男人,还要怪莫莫,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再说了,罗耿对莫莫做出这种事,也是情不自禁,你凭什么怪莫莫?”

  最后,这件事以我将小姨几个人和罗耿轰出去了结。

  我妈手脚无措地看着我,我红着眼圈,回了房间。

  当晚,我在房间里吞安眠药自.杀。

  9

  我醒来时,是在医院里。

  我妈一把抱住我大哭:“蜜蜜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妈怎么活啊?”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滚了下来:“我今年二十六了,好不容易找一个情投意合的男朋友,还打算明年结婚,却被自己表妹截了胡。面子里子都丢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妈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哭着说:“这都做了什么孽啊!大过年的闹出这种事。都怪我,都怪我!我也没想到她们竟然这么疯狂。”

  我冷笑:“的确是怪你!要不是你引狼入室,我又怎么会这么倒霉?我爸去了,你一门心思只放在小姨一家身上,没人疼我,我还不如去找我爸算了。”

  我妈捶着心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脸痛悔不已。

  出院后,我回了家。

  半夜,我坐在三楼阳台上,看着远方的夜色发呆。

  我妈吓得够呛,拼命哀求我赶紧下来,不要做傻事。

  我不搭理她。

  她趁我不备,一把抱住我将我拖下来,哭得鼻涕都出来了。

  过了几天,小姨三个人又上我家来。莫莫说罗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离开,还带走了小姨的私房钱去投资。她们联系不上他,让我把罗耿家的地址给她们。

  我一听罗耿,整个人就颤抖、尖叫。

  我妈怒不可遏,端了一盆冷水,朝她们兜头泼了下去:“你们把蜜蜜害得这么惨,还有脸上门来。滚!赶紧滚!从今以后,我再也没有你这个妹妹和外甥女!”

  小姨不敢相信地看着我妈,苦苦哀求。

  我妈从未如此决绝,直接抄起扫把就朝她们打过去。

  这三人只能灰溜溜地抱头鼠窜。

  我妈不放心我,主动提出去我上班的城市陪我、照顾我。

  我暗暗松了一口气,终于将小姨一家从我妈身上撕下来。

  橘猫死去那天晚上,我意识到小姨一家,已经成为依附在我妈身上的吸血鬼。我爸生前常常被气得抓狂,我不想我的后半辈子像我爸一样,受她们的气。

  罗耿根本不是我男朋友,而是我在网上花钱雇来的。我将他包装成家境优越的精英男,其实他不过是一个无业游民。

  我知道,莫莫从小抢我的东西已经成为习惯,包装后的罗耿,她不可能不动心。

  要不是她心术不正,主动勾.引,她也不会人财两空。

  我自然也不是真心想自杀,安眠药只是比助眠的剂量多一点点,大部分都被我扔在地上给我妈看而已。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从今以后,小姨一家再也别想占我们的便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29岁《奇葩说》辩手颜如晶,进京5年买房150平,家中还配小卖部

娱人为乐
2021-04-14 13:14:32

英超崛起!有望包揽欧冠及欧联冠军,世界第一联赛实至名归

代古龙侃球
2021-04-15 07:49:29

大龄少女在上海

当代广播站
2021-04-14 22:45:40

米切尔博扬轰75+8+7仍输球!对不起!你们碰上最奇葩的球队了

体育委员刘老师
2021-04-14 15:15:35

《小舍得》大结局:夏欢欢一人补五门奥数,颜子悠考场掀桌成英雄

宇哥带你读原著
2021-04-14 22:29:34

张子强本来打算绑架成龙,为何最后却只拍了张合照,只因一句话

身边的旅行专家
2021-04-14 14:53:01

欧美女神的高清生活写真,金发碧眼的确美!

你要的我都有
2021-04-14 23:07:16

1978年廖承志亲邀"船王"包玉刚赴京,留下兆龙饭店,邓小平剪彩

林伯南
2021-04-14 10:51:08

菲利普亲王审美直男,送的宝石胸针丑到没眼看,仍是女王心头挚爱

世界你好
2021-04-14 23:38:20

方领T恤的魔力,搭配对了,散发出独特气质

潮范儿
2021-04-14 22:09:47

跨国恩爱夫妻离婚了?绿大暗出手教训换头女星?作妖男钓鲜肉未遂

花边八卦爆料
2021-04-14 22:04:25

霍启刚回应因子女教育与妻子有摩擦,曝晶晶教三孩写作业会烦躁

儿科鲍奶奶
2021-04-14 08:35:02

富豪李泽楷女友晒婚纱照,性感深V又纯又欲,网友猜测好事将近

会火
2021-04-13 23:45:54

中国进入反攻模式,一出手就打到美英痛处,西方霸权开始瓦解

五彩斑斓的世界
2021-04-15 01:18:11

知道怕了?中方第三波制裁刚启动,澳大利亚就口风大变了

第一眼界
2021-04-14 17:40:10

一个离婚女人的深刻感悟:男人有多好,“床上”见分晓

历史最前沿
2021-04-14 15:32:56

《奔跑吧》开录情侣特辑,嘉宾都穿古装,蔡徐坤张含韵CP太抢眼了

无双娱评
2021-04-13 00:37:05

惊悚?惊吓?上海地铁15号线惊现“奇葩”一幕…

上观新闻
2021-04-15 03:26:52

周星驰从她死后开始白头,喜剧之王不婚背后,藏着一颗被刺痛的心

娱八扒愚
2021-04-13 09:29:05

沦陷在止咳糖浆里的津巴布韦

五彩斑斓的世界
2021-04-12 05:55:10
2021-04-15 09:21:08
笙歌相知起舞
笙歌相知起舞
只讲你喜欢的那些故事
2126文章数 673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娱乐要闻

小鲜肉建议给日本建核废水处理厂 粉丝反涨一万

头条要闻

美媒炒作中国海军舰船数超美军 美专家:苏联也不少

头条要闻

美媒炒作中国海军舰船数超美军 美专家:苏联也不少

体育要闻

淘汰红军晋级 皇马残阵闯过魔鬼赛程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SpaceX两个月内融资11.6亿美元 估值740亿美元

汽车要闻

能真打特斯拉 Mustang Mach-E售26.5万起

态度原创

本地
房产
教育
公开课
军事航空

本地新闻

30岁不结婚,丢脸吗?

房产要闻

[上海]试点33盘认筹已近尾声,哪些热门盘还有机会!

教育要闻

学霸女神宿舍集体升学:2人浙大、1人川大、1人江大

公开课

记者卧底精神病院,震惊发现正常人不在少数

军事要闻

别国狙击手用狙击枪,中国狙击手用狙击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