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大天比丘证得阿罗汉,却发现自己依旧遗精,阿难弟子因此遭到屠杀

0
分享至

  熟悉佛教的读者都会知道,佛教的宗派是相当多的,我国作为全世界唯一一个涵盖南传、北传以及藏传的国家,更是有着其他信奉佛教的地区不可比拟的纷争。以北传佛教为例,最大的单位便是“汉传八宗”,如禅宗、净土、华严、天台、南山律、唯识、三论等等,其中有些宗派早已式微,但它的影响力还在。而在这基本的单位之下,又有错综复杂的分支,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禅宗的“五家七宗”,如临济、曹洞、沩仰、云门、法眼、黄龙、杨岐等等。但这还不算是佛教的“毛细血管”,各个宗门下的各个寺庙的法门又有差别,甚至同一个寺庙内的师父,在对教义的理解和修行方式上,都有一定的差异。

  “从寺庙师父拜佛的姿势,就能大概看出他的宗派和法门。”

  这并非是信口雌黄的胡说,而是证据确凿的事实,宗派林立的佛教虽然“散”,但是不“乱”,因为佛教经藏中有浩瀚的史料记载,更不必提各个寺庙的祖堂文献。

  事实上,佛教分裂有两大过程,第一过程即为推动了上座部与大众部“根本分裂”的“七百集结”,其起因在于“十事非法”与否的大辩论。而第二过程则为“大天五事”地提出,使得佛教部派再次分裂成为了大大小小的22部,并且就“阿罗汉果是究竟果”与否这个问题,演化出了小乘与大乘两大主流体系。关于“十事非法”的事件,笔者在上一篇文章中已经详细地讲述了,在这里简单地做一个回顾。

  在佛灭三个月后,摩诃迦叶长老在阿阇世王的供养下举行了佛教经藏的首次大结集,由优波离尊者诵出律藏,阿难尊者诵出经藏,结集的地点是王舍城郊外的“七叶窟”内,参与结集的五百名比丘全部证得阿罗汉果。与“窟内结集”同时进行的,还有距离此处数十公里外的大众弟子,他们都不属于核心僧团的长老,不被摩诃迦叶长老准许进入窟内结集。于是,这些弟子们自发地进行了另外一次结集,我们一般将其称之为“窟外结集”。窟内与窟外的不同之处在于,被准许进入窟内的都是保守派的上座长老,而窟外的弟子大都是分散在各地的普通弟子,他们游离在佛陀住世所在的僧团之外。

  窟内结集只有“经藏”和“律藏”两部分,而窟外结集除了经律两部分之外,还结集出了“论藏”。当然,第一次结集都没有文字记载,结集的内容经由与会弟子依次审定之后,以口诵心记的方式保存了下来。除了窟内与窟外区别之外,摩诃迦叶与阿难尊者就“小小戒可舍”的事情展开了争论,阿难尊者提出佛的遗言曾说“小小戒可舍”,于是迦叶长老便问他“什么是小小戒”,但阿难尊者没能回答出这个问题。在这种情况之下,迦叶长老便裁定“若佛所不制,不应妄制,若已制,不得有为”,由此结束了此次大辩论,这件事情为后来的“十事非法”埋下了伏笔。

  在“七叶窟结集”过去了100年左右,西印度地区的长老耶舍游方到东印度的毗舍离城,发现当地跋耆族的比丘公然“持金钱”。于是,上座部的长老们便与大众部的弟子们产生了争执,随后引发了佛教历史上的第二次大结集,也就是“毗舍离城结集”。上座部的长老们断定“十事非法”并且强行通过,这引起了大众部弟子们的不满,据斯里兰卡的《岛史》记载:“在此次结集后不久,大众部的一万比丘另行集结,独自制定了律藏方面的内容,上座部与大众部就此逐渐分裂”,这一次分裂被称为“根本分裂”(并不是一下子就决裂的,有漫长的过程),佛教由此逐渐进入了“部派时期”。

  但是,大众部与上座部分裂的另外一个原因,则是佛教史上颇为扑朔迷离的“大天五事”。

  这件事情的始末是这样的,大天比丘证得了阿罗汉果之后,在一天夜里依旧做了春梦,并且发生了遗精的事件。于是,第二天他自己去河边洗内裤(或作弟子帮他去洗裤子),弟子发现后便问他:“大比丘既然已经证得了阿罗汉果,为何还会被邪魔所扰?”于是,大天比丘就提出了著名的“大天五事”,这件事情引发了部派佛教内部的大分裂,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形成了22部派系林立的情况。

  

大天五事所指的是:余所诱、无知、犹豫、他令入、道因声故起
  1. 余所诱:阿罗汉虽然断绝了烦恼以及烦恼导致的不净漏失,但是由于外魔诱惑,仍旧有不净之物如精液、便利、涕唾等漏失。
  2. 无知:阿罗汉只断尽了“染污无知”,却有可能没断尽“不染污无知”,所以阿罗汉果需要他人来认定,自己并不能明了是否自证阿罗汉果。
  3. 犹豫:阿罗汉断除的是“随眠疑惑”,但却并不能断除“非处疑惑”,所以不能明了“谛实”。
  4. 他令入:即便是最上等根器的人,也要依靠他人的因缘才能入道,即便是舍利弗这样智慧第一的大尊者,也是依靠马胜比丘的启迪才皈依佛陀。
  5. 道因声故起:修行多年的比丘,在临证果时,仍需要依靠“苦空”等法,在听闻后才能即刻入道证果,假设不说“苦空”等法使其厌弃诸行,那么圣道无法现起。


  “大天五事”的提出在部派佛教内部掀起了轩然大波,各个部派对于此事的态度相当不同,而大天比丘其人的生平以及果位也是扑朔迷离。从总体上来看,北传佛教的经典文献基本上都承认“大天五事”,并且承认“大天比丘”所证得的阿罗汉果位。但南传上座部的经典,尤其是以经量部为代表,对于大天比丘提出的“五事”断然呵斥,并且极力否认大天比丘证得了阿罗汉果位。甚至在不同的经典中,大天比丘成为了与提婆达多一样的“五逆罪人”,传说他犯有“三重罪”——与母淫乱、杀父杀母、杀阿罗汉。

  早年的大天比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罪人,他因为内心深处的不安,最终在潜入了鸡园寺皈依佛陀。

  

昔末土罗国有一商主。少娉妻室生一男儿,颜容端正与字大天。未久之间,商主持宝远适他国,辗转贸易经久不还。其子长大,染秽于母,后闻父还,心既怖惧,与母设计遂杀其父。彼既造一无间业已,事渐彰露,便将其母,展转逃隐波咤梨城。彼后遇逢本国所供养阿罗汉苾刍,复恐事彰,遂设方计杀彼苾刍。 既造第二无间业已,心转忧戚,后复见母与余交通,便愤恚言:我为此故造二重罪,移流他国跉跰不安,今复舍我,更好他人,如是倡秽,谁堪容忍?于是方便复杀其母。彼造第三无间业已,由彼不断善根力故,深生忧悔寝处不安,自惟重罪何缘当灭,彼后传闻沙门释子有灭罪法,遂往鸡园僧伽蓝所。

  当然,大天比丘是一个相当聪慧的人,他在潜入鸡园寺不久之后,便成为了通达三藏的高僧。

  

“大天聪慧,出家未久,便能诵持三藏文义,言词清巧,善能化导,波咤梨城无不归仰。”

  但是关于大天比丘的证果问题,上座部尤其是有部与大众部的分歧是相当强烈的,有部认为大天比丘并未证得阿罗汉果,而且他提出“五事”是由于自己心底的恶念。而大众部的僧众则认为,大天比丘证得了阿罗汉果,他提出“五事”是符合佛陀教义的。大众部的僧众的理由是:大天比丘证果时有人旁证,大众部的比丘认同他证果,上座部的一些长老也认同大天比丘的智慧。但这件事情一直以来都讲不清楚,由此造成了部派佛教的彼此分裂,其根源就在于对“大天五事”的不同阐发,比如说一切有部认同“阿罗汉仍犹豫”,《阿毗达磨俱舍论》中就记载了“九种情形下,阿罗汉会退转”。

  大家要注意的一点是,“十事非法”和“大天五事”都是部派佛教“根本分裂”的原因,但一个在于律藏的分歧,而另一个在于经藏的分歧。换一句话说,“十事非法”的起点在于“窟内结集”的“小小戒”问题并未得到很好的解释,而“大天五事”的起点在于“窟外结集”中结集出了大量的大众部弟子的经典。佛入灭三个月后发生的事情,已经为佛教部派的分裂埋下了种子,但佛教的分裂并非是一朝一夕就形成的,它有一个相当缓慢的历史时期。这个时间跨度有多长呢?从佛灭百年后的“毗舍离城结集”,一直延续到了佛灭两百四五十年后的“华氏城结集”,而此时的佛教已经达到了鼎盛。

  我们大致梳理一下原始佛教进入到部派佛教的发展历程,即佛灭一百年左右,因“十事非法”引起僧团的分裂,原因在于律藏中的“不持金钱与否”。上座部的长老断定“十事非法”,引起了大众部僧侣的不满,于是他们开始结集出了单独的律藏。在推翻难陀王朝之后,孔雀王朝的阿育王信奉佛教,于是大力地推崇佛教并且建造了大量的寺庙以及四处弘法。在这一过程中,“大天五事”的提出再度引起了纷争,最终造成了上座部与大众部的完全决裂,这就是佛教“根本分裂”的发展历程。


  笔者在前面的文章中具体地阐述了“十事非法”与“小小戒”的问题,也通过对古印度社会商业文明的发展,论证了“持金钱”的合理性与不合理性。简单地来说,就是上座部的长老们有居士供养,而大众部的弟子们四处乞食,当时东印度的商业文明高度发展,农业文明时代定下的戒律已经不适合弟子们生存。其中,“不持金钱”成为了最大的纷争点,原因就在于,“乞食”能够顺利进行,必须要施主们都做饭才行,但商业文明使得大量的古印度人民成为了手工业从事者,这些人自己都是购买食物,哪里去找来食物供养比丘呢?于是,“供奉金钱”成为了一种很好的解决办法,但这与佛陀遗留下来的戒律又有冲突,于是造成了纷争。

  但“大天五事”出现的原因是什么呢?这是本篇文章将要重点解决的问题,首先,我们要注意到佛教经典中的一些分歧点。在上座部的经典中,只存在一个“大天比丘”,他的名字叫做“大德大天”。然而,在北传的经典中,存在两个“大天比丘”,一个生活在佛灭百年之后,另一个则生活在佛灭两百年之后。前一个大天比丘首次提出了“大天五事”的说法,造成了原始佛教从戒律到教法上的分歧,而另一个大天比丘在“华氏城结集”前后出现,造成了佛教从内到外的分裂,“根本分裂”的局面已经完全形成了。

  当然,关于“第三次结集”的内容,南传和北传有很大的争议。南传的经典记载的是“华氏城结集”,内容是关于“补特伽罗有无”的问题,当时的部派或多或少地承认了“补特伽罗”的问题,但目犍连子帝须长老结集了一千名比丘驳斥它为“外道异说”,并且专门做了一部《论事》。但北传认为“第三次结集”的内容是“迦湿弥罗集结”,是以世友菩萨为主持者的,重点的内容在于对“大天五事”的判定。在北传佛教的文献中,玄奘三藏的《大唐西域记》明确地记载了“迦湿弥罗集结”,但没有标注它是第几次。而藏传佛教的经典中,明确地将此次结集认定为“第三次”,并且确定是在迦湿弥罗的恭巴寺附近完成的。

  我们回到上文讲述的“大德大天”与北传所说的“两位大天”之间的联系,可以断定其实他就是一个人。

  

  1. 大德大天与北传所说的第一位大天生活在同一个时代;
  2. 大德大天与北传所说的第一位大天所做的事情是一样的。

  根据《大唐西域记》记载,阿育王由于崇信第一大天比丘,而肆意残害上座部的长老,由此使得上座部的长老逃往迦湿弥罗地区(此即为阿难一系)。又根据《异部宗轮论》记载,第二大天曾经奉阿育王之命,前往南印度弘法,时间间隔为30年。由此,我们大致能够推断出,北传的两位大天比丘实际上是一个人,他的前半生被当做了“第一大天”,他的后半生被当做了“第二大天”。与此相对应的还有阿育王,他在南传的经典中实际上是两个人,一个叫“白阿育王”,他生活在佛灭百年以后到两百年以前。而另一位叫作“黑阿育王”,他生活在“华氏城结集”前后,“白阿育王”是虔诚奉佛的君主,而“黑阿育王”是迫害僧众的邪恶君主。


  阿育王像

  从南北佛教不同的史料记载中,我们能够还原出较为真实的历史——上座部的长老,遭到了阿育王的屠杀,而其实际上是阿难一系的法脉。这段历史造成了大众部与上座部在根本上的水火不容,同时,“大天比丘”成为了造成大小乘教法分歧的始作俑者,他的身上被泼了大量的脏水。玄奘三藏的高足法相窥基就评论过此事:“只要能够想象到的罪恶,都集中到了大天比丘一人身上”,这样的评价是不过分的,但是高僧们出自对祖师尊重以及汉地根深蒂固的传统,也无人敢为大天比丘翻案。

  南传骂他,北传也骂他,提婆达多至少还授记成佛,而大天比丘则永远是大罪人。当然,这与古印度人的传统也有很大的关系,南亚半岛这个地方不像中国那般注重文字,而且他们没有基本的史学观念。换一句话说,古印度(再次重申,这个地理概念与今天的地理概念不同)的所谓历史,其实就是靠想象写成的神话。而且他们极度不严谨,中国的史书大致都能推算出准确的年份甚至是日期,但古印度的史书(根本不能称之为史书)基本上不可信。这其实体现到了佛经的数字中,佛经中的数字极大又极小,总而言之相当夸张。

  那么,我们又怎么断定阿育王大肆地屠杀上座部的长老呢?这其实要感谢中国佛教僧众,尤其是西行取经的玄奘三藏,当然,高僧法显、义净等人也先后前往天竺等地求法,他们记录了大量的遗迹以及史料。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以及法显的《佛国记》等文本,成为了研究南亚半岛历史最重要的历史文献,没有之一。由此,我们能够对“大天五事”以及阿育王对上座部以及大众部僧众的不同态度,做出合理的推断并且以近现代的考古发现进行验证。事实上,《大唐西域记》指导了南亚半岛的诸多古迹发掘,比如鹿野苑、菩提伽耶、那烂陀寺等等佛教圣地,都是参照此书指示的位置发掘的。

  当然,部派佛教的问题相当复杂,本文大致地讲一下阿育王时期的“三大僧团”,他们分别是传化于北印度的“阿难系僧团”、传化于东印度 “毗舍离僧团”以及传化于西印度的“优禅尼僧团,后面的两大僧团是“优波离系僧团”。第一次结集以后,阿难一系的僧团以传承经法为主,而优波离系的僧团以传承律法为主,分散到各地弘法并且逐渐壮大。在佛灭百年到两百年之间,佛教开始在古印度达到全盛,尤其是阿育王对佛教不遗余力的推崇,使得佛法成为了当时的主流。“华氏城结集”就是在阿育王的主持下进行的,其根本的目的是为了“驱逐外道”,但大天比丘提出了“五事”引发了大争论。

  孔雀王朝的首都华氏城在中印度东部,于是毗舍离僧团和优禅尼僧团便得到了阿育王的供奉,这是由于他们地理条件的束缚所造成的。如果大家仔细阅读了本文的话,会立刻明白一个问题——毗舍离不就是“十事非法”的结集地吗?对的,所以传承律法的优波离系僧团事实上演化成了大众部,而优禅尼僧团也是如此。阿难是摩诃迦叶长老的“付法藏者”,他又将法脉传给了自己的弟子,他以及弟子一系的僧团实际上成了上座部,至此,原本在七叶窟内属于“激进派”的阿难尊者以及其弟子,一转身又成了“保守派”。在这里笔者不得不感慨一下,佛说一切法不可得是多么地智慧,仅仅一两百年的时光流传,佛教内部就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么,阿育王为何又会因“大天五事”的问题,偏袒优波离系僧团甚至屠杀阿难僧团呢?这实际上是一个教权的问题,因为当时的阿育王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在佛教作为佛教的同时还派了大量的王公贵族出家,等到“大天五事”再一次被提出的时候,实际上,优波离僧团中的很多大长老都是孔雀王朝的贵族,比如主持“华氏城结集”的目犍连子帝须长老,就是优波离的第五代弟子也是阿育王的弟弟(曾被立为太子,后出家)。在阿育王的干涉下,原本是“付法藏者”的阿难僧团不再是正统,而优波离僧团由于把持着戒律加上王权的扶持成为了正统。面对两者的争执,在“是非二元”的问题上,请问你要选择谁呢?阿育王当然是选择偏袒优波离僧团,这件事情在《大唐西域记》中有非常详细的记载。在

  

“无忧王以如来涅盘之后第一百年,命世君临威被殊俗,深信三宝爱育四生。时有五百罗汉僧,五百凡夫僧,王所敬仰供养无差。有凡夫僧摩诃提婆(唐言大天)阔达多智,幽求名实潭思作论,理违圣教。凡有闻知群从异议,无忧王不识凡圣同情所好,党援所亲。”

  当然,北传的经典对此事说得比较隐晦,但南传的经典就不一样了,斯里兰卡的《岛史》为例子,就非常不客气地记载了阿育王对阿难系僧团的屠杀。

  当时,阿难系的弟子见大势已去,恐怕遭到阿育王的迫害,便计划乘船回到北印度的摩偷罗,以远离华氏城这一政治中心。但是阿育王给他们提供的穿是破的,强行令这些不愿向王权低头的阿难系弟子搭乘,以使得他们在恒河中沉溺而亡。但是,这些比丘们并未全部死亡,按照经典的记载是“行大神通,逃出生天”,阿育王的阴谋就此败露。这些比丘们选择了极北的迦湿弥罗弘法,这里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了小乘的中心,于是阿育王为了安抚这些僧众,便又以恭敬的态度来延请他们前往华氏城弘法。

  

“复固请还,僧皆辞命。”

  结果是相当明显的,没有人再敢相信阿育王了,于是阿育王就在迦湿弥罗地区修建了大量的寺庙,以做到怀柔远人的目的。从此以后,阿难系在迦湿弥罗地区传法,并且不断分化出了一切有部、正量部(犊子部分出)以及后来的雪山部,其中以一切有部的影响力最大。事实上,“大天五事”引起的阿难系与优波离系的大分裂,是大乘与小乘还未显现出的萌芽。对阿罗汉果是究竟的否定,对成佛的追求和对众生的无限悲悯,正是大乘浓厚的色彩之一。当然,此时大乘还未真正地开宗立派,但大乘的思想已经相当明显。但是我们要注意的一点是,大乘与小乘、上座部与大众部从来都不是对立的存在,即便在浩繁的佛教典籍中,两者之间的互相攻讦屡见不鲜。


  从“窟内结集”与“窟外结集”几乎同时进行的那一刻开始,这种方向就注定要引导佛教的僧团前进,直到后来三乘完全显现在世间。有人肯定会说阿育王改变了佛教的历史,从学术的角度来说,的确有这方面的作用,但佛教并非是一门拿来研究的学问,它承载的是佛陀的义理与情怀。换一句话说,小乘承载的是佛在世间说法原汁原味的义理,它的理性更为强烈一些;而大乘承载的是佛陀悲天悯人的情怀,它的感性色彩更为浓厚一些,一个更偏向与哲学,另一个更偏向于宗教,但佛教既不是宗教也不是哲学,它无法以思维定义,故而它既不理性也不感性,既不唯心也不唯物。

  佛在世间讲法四十余载,不同地区的弟子在不同时间听到的法都是不一样的,因为佛教讲究的是“对治”而不是陈述。在佛经中,佛陀极少主动讲法,就是这个道理。那么,在两千多年前的古代,听闻佛法的弟子由于高山和溪流的限制,以及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佛法理解的偏差,产生分歧也是情有可原的。但部派的分裂也是一件好事情,它就好比是电脑的各个硬盘,将不同角度的佛法分别储存在C区、D区、E区,相互独立又有所关联。究其根本,它们都是佛法中的一部分,至于要看那个区域的内容,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的根性。

  当然了,寥寥数语,是讲不清楚千百年佛教的发展历程的,谨以此文做一个简单的梳理,如有错漏的地方还请各位读者指出,南无阿弥陀佛!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每天吃晚饭时,坚持喝点白酒的人,后来怎么样了?看完后涨知识了

生活大火锅
2021-04-22 23:35:22

未来3-5年最有可能走出翻倍行情的医药龙头股,值得投资者关注

谈疯说笑
2021-04-23 11:50:21

生命会自然产生吗?为什么随便挖个水塘,不久以后就会有鱼?

星辰大海路上的种花家
2021-04-23 00:17:31

数据惊人,2020年全国5.9万酒店关停

智能理财小助手
2021-04-23 03:09:14

古天乐表情管理失败,看林家栋一手揪住女演员头发,当场憋笑失败

扒圈主持人
2021-04-22 04:30:42

养老金要“变了”?央行人员提“新建议”,事关退休人员到手钱

民生街道办
2021-04-23 03:14:48

闭嘴,赶紧闭嘴

凡间事
2021-04-22 03:07:14

他是原河北省委书记,毛主席给他8个字评价,女儿却因一事自杀

不经沧桑何谈男人
2021-04-22 00:09:30

特斯拉公布的行车数据你看懂了吗?或许车企和车主,谁都没说谎

擦车工聊车
2021-04-23 14:34:45

征集国旗时:仅15人支持五星红旗,3号作品达185人,为何选了前者

历史写战争Z
2021-04-19 23:39:21

9.2分!张艺谋的《悬崖之上》被观众狂热追捧成谍战“王炸片”

蒙太奇印像
2021-04-23 06:08:01

倪妮曾经应该很爱冯绍峰,和他在一起的那些年,眼睛里有星星

旅行的脚步
2021-03-23 12:36:03

周琦练深蹲,姚明练深蹲,詹姆斯练深蹲,没有对比就没有尴尬

体坛风云路
2021-04-22 14:34:03

聪明钱加仓!200亿零食巨头罕见暴涨近20%…

中国基金报
2021-04-23 10:24:36

该叫停了,披着合法外衣,兜售“特殊服务”?这一灰产已暴露了

生活摄氏度
2021-04-22 16:59:10

中考取消,初高中合并上4年,教育部作回应,学生:幸福突然来了

娱乐乐代颜
2021-04-23 07:38:19

赵丽颖冯绍峰工作室宣布:结束婚姻关系,共同抚养孩子

和讯网
2021-04-23 10:13:34

谁给的胆子?台北官邸公然升起太阳旗,声称“不再顾及中国了”!

海纳新闻
2021-04-20 13:00:32

有种“奇葩结婚照”叫吴京,其他明星都白衬衣,吴京却拍成这样

鲸鱼妈妈
2021-04-05 16:17:17

美台互动“切香肠”,解放军不妨“切大饼”,拿下东沙岛意义重大

包明说
2021-04-23 13:30:27
2021-04-23 18:56:52
池光雪庵
池光雪庵
读历史,读毛选
48文章数 262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考古新发现:底比斯西岸的“黄金之都”

头条要闻

"女海王"同时交往13人 男友们气极组建"难友群"讨说法

头条要闻

网友质疑行车数据能否被"篡改"? 特斯拉回应:不可能

体育要闻

浓眉复出战手感不佳 湖人惜败独行侠

娱乐要闻

林心如穿黑色上衣酷飒性感 魅力不减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行车数据被"篡改"?特斯拉回应:不可能

汽车要闻

后排空间直追E级 奔驰新C级有S级那味儿

态度原创

艺术
数码
亲子
家居
房产

艺术要闻

考古新发现:底比斯西岸的“黄金之都”

数码要闻

RTX 3080 Ti核心照、挖矿算力首曝 矿工狂喜

亲子要闻

四个孩子都不像爸爸,妈妈的解释太扎心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房产要闻

海珠区新政:不接受指导价的,不给网签不发预售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