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从“断头路”到不归路:江苏省如东县原副县长徐守宏的堕落之路

0
分享至

  

  也许是机缘巧合吧!2011年4月,为方便江苏省如东县原县委常委、副县长徐守宏回乡祭祖,乡里专门修了一条“断头”上坟路。路刚修好不久,徐守宏还未及还乡,便“中举”落马了。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说徐守宏晦气倒霉,是“断头路”断了他的前程,上坟路成了不归路。

  其实,偶然当中有必然,叶烂了要从根上找原因。徐守宏落马倒台,并非缘于“断头路”作怪,而是他自己不走正路所致。自从当上了“县太爷”以后,徐守宏就把自己当成“太爷”了,主要表现就是玩权,他把权当成了“通灵宝玉”,紧紧抓住不放,一刻也舍不得松手。他把权玩得像陀螺似的转,以权谋私,用权捞钱,在人生盛年唱了一曲歧路悲歌。

  断头路

  在叙说断头路之前,得先介绍一下徐守宏的身世。

  出身农家的徐守宏,能走上县级领导岗位,不是“拼爹”,而是“拼自己”。1980年,年方16岁的他,就停止学业,顶替父亲参加工作,在如东县新林乡粮站担任保管员。徐守宏十分珍惜这个岗位,虚心学习,踏实肯干,得到了领导的青睐和同事们的赞许,工作仅三年,就被推荐上了如东电视大学。经过数年学习,文化素质得以提高。知识+能力+实干,他开始起飞:粮管所所长——乡长——镇党委书记——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登。2004年,他终于登上了副县长的“高位”。

  当上了副县长,手中握有更大的实权,徐守宏就像《儒林外史》中的范进中了举人一样,巴结讨好的立马多了起来,有些阿谀奉承,他甚至连想都没有想到。

  徐守宏的老家在如东县某镇唐港桥村,每逢清明节或大年三十,他都要回老家祭祖。乡村的道路不好走,尤其是他家通往祖坟的那段路,坑坑洼洼,逢到下雨天,一片泥泞。有一年清明节正逢雨天,回乡祭祖的徐守宏踏着泥泞,鞋子和衣服都沾上了泥巴,甚是狼狈。镇干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就想在这里修条水泥路。2010年,机会来了。上面拨款修路,镇里便打算划出30万元,在唐港桥村将通往徐家祖坟的那条600多米的泥巴路修成水泥路。

  一石激起千重浪。得知这一消息,不少人都表示反对,一是这条路不在中心路,不在住宅线上,没有多少人受益,拐弯抹角地通往徐家祖坟,是一条断头路,修这条路,其用意岂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二是该镇辖区内破桥烂路多得很,人们眼巴巴地盼着修,为啥不雪中送炭,偏要锦上添花?

  交通也是徐守宏分管的工作之一,镇里为方便其祭祖上坟欲专门修路的做法和群众的反对意见,他不可能不知道,按说应出面制止才对。但此时他感受最多的,是权力带来的愉悦和快感。想当年在村里种地时,农民一个,手无寸权,谁把他放在眼里?要是头上没顶“副县长”的乌纱,谁还会提议修那条与大多数人沾不上边的断头路?谁给你抬这顶“丰田大轿”?唉,还是有权好啊!有了权就有了一切,没有权啥也没有。他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是猴子就要上花果山,当了官就要把权力牢牢抓在手中,玩转玩活。

  这样一想,徐守宏佯作不知,任镇里所为。很快“断头”上坟路就修好了。没想到这记“马屁”没讨得徐守宏的什么好,却招来了一片怨声。“活人没路走,死人却天堑变通途,这腐败现象何时才能改变!”很多网友在论坛上发帖,诉说不满,表达愤慨。

  一条上坟路,几多民怨声。徐守宏才不愿听呢,他要走自己的路。

  贪腐路

  徐守宏要走什么路呢?是一条玩权之路,是一条贪腐之路,多年来,他一直在走这条路。

  当上副县长以后,徐守宏开始是分管全县的农业、农村、海洋渔业等工作;担任县委常委、副县长以后,又分管市政、建筑、交通、规划、环保等项工作,手中的权力炙手可热。

  权贵门前朋友多。徐守宏的“朋友”立马多了起来,犹如过江之鲫,接踵而至。如东县某建筑工程公司老总刘肥(化名)就是其中之一。此人搞建筑多年,积累了一定的资本。2004年初,担任副县长的徐守宏同时兼任如东县小洋口地区开发建设前线指挥部总指挥、洋口国家中心渔港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等职,在一次检查工作的过程中,与刘肥相识了。刘肥深知只要能巴结上徐副县长这个“财神爷”,好处大大的有。于是隔三差五地前来套近乎,一来二往,两人很快热乎起来。

  求人办事先送礼,刘肥深谙这一“潜规则”。2004年10月的一天,刘与徐电话约好后,来到小洋口地区开发建设指挥部办公室,先向徐守宏介绍了一下公司的近况,并讲了一番拜托县长多给予关照之类的客套话。说完,从提包里取出一只装有1万元人民币的信封放在办公桌上。徐守宏没怎么客气,爽快地收下了。作为回报,刘肥获得了小洋口地区的几项建筑工程。

  

  断头路两侧大部分是农田,住宅较少

  

  在位时的徐守宏

  2008年初,如东县国家中心渔港跨海大桥工程招标,这是块大“肥肉”,刘肥很想吃下。但这项工程是重点工程,对施工单位的资质要求较高,刘肥公司的资质不够,便想借用他人资质。显然,这是违规的,一旦暴露,后果严重。刘肥想来想去,觉得要想揽到这项工程,吃到这块“肥肉”,还是要仰仗徐守宏,便上门求助。徐守宏感到刘肥变乖了,出手也大方了,便答应帮忙,一方面默认刘肥借用他人的资质投标,另一方面,又直接指定刘肥的建筑公司承接洋口渔港综合配套功能服务区围垦工程C标。仅这一项工程,刘肥至少赚了三四百万元。

  刘肥赚了大钱,当然不会忘记徐守宏,一心想着如何回报。这年10月的一天,他得知徐守宏在南京买了一套商品房,钱有缺口,便雪中送炭,与公司副总商定,决定送上20万元感谢费。20万,装在手提袋里沉甸甸的,刘肥担心徐守宏会感到烫手,不肯收,半路上想好了要让其收钱的客套话。谁知登门客套话还未用得上,徐守宏就爽快地将钱收下了,还手抚着刘肥的背说:“就数你最有良心了!”

  徐守宏与刘肥的权钱交易越演越烈,案发后查明,徐守宏为刘肥的公司谋取利益,先后12次收受刘肥送的人民币计26.5万元,还有价值2万元的购物卡。

  变成了泥鳅就要钻泥巴。已经贪腐了的徐守宏,捞钱成了“惯性”,越捞越想捞,手越伸越长。在刘肥身上,他捞了26万元之巨,然而与如东县某纺织印染公司董事长王富(化名)比起来,刘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徐守宏一次又一次地帮王富的忙,一次又一次地伸手捞钱。案发后查明,徐守宏120多万元的受贿款中,王富所送的就占了将近一半。

  自2000年至2010年初,徐守宏先后利用担任镇党委书记、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副县长和县委常委的职务之便,对王富在某镇的企业,在考核评比、劳动保障、环保、安全生产等方面给予关照;在王富购买如东县染织厂土地时,帮助其享受到优惠政策,使其少支付200多万元的土地出让金,并且在土地出让金的支付方面给予关照,为王富的企业申办取水许可证,申请省级专项环保奖励资金140万元;2009年,将某镇污水处理厂交给王富承建,并为其减免土地出让金,还在王富的企业贷款时帮助介绍担保单位等等,实在是做了不少工作,使王富的企业不断发展壮大,腰包很快膨胀起来。

  刚给母鸡撒了一把米,马上就要看给下了几个蛋,何况是撒了这么多的“米”!徐守宏迫不及待地伸手了。王富为了表示感谢,逢年过节都要登门送钱,少则三五千,多则十几万,徐守宏是来者不拒,一一如数笑纳。有时他还嫌王富送得慢,送得少,寻机索要。

  2001年初的一天,已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徐守宏,突然给王富打电话:“我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能否借10万元给我?”徐主任开口了,岂能不给面子!王富二话没说,很快将10万元送了过来。徐守宏假惺惺地说:“打个借条吧!”王富深知徐守宏的心思,忙说:“咱俩谁跟谁?打什么借条,主任往后如缺钱花,尽管跟我说!”这话正打中徐守宏的心怀,他没打借条,至于还钱,更是再也没有下文。

  2008年的一天,徐守宏得知王富的公司与某公司联合在某市收购了一家破产棉纺企业,觉得这个企业发展前景较好,何不投上一股,赚他一笔,于是便向王富说了自己的想法,表达了想投股的意愿。其实,王富与他人合办的公司,双方都有协议,不得擅自出让或者增加股份。但碍于徐副县长的面子,不好回绝,只得硬着头皮答应,并说一股要100万元。徐守宏说:“我只有80万元!”王富清楚,自己又要当冤大头了,但往后有求于人家徐副县长的地方多着呢,该割的肉还得割,便爽快地说:“其余20万由我来垫付!”徐守宏很快就将80万元打到王富卡上,王富果然给了一张100万元的收据。一年后,徐守宏想想觉得不妥,万一被查出来会有麻烦,便又给了王富10万元,让其打了一张收据。过了几天,他还觉得不放心,又让王富打了一张10万元的投资收据,其实他根本未出这笔钱。表面上看,他投资的100万元都到位了,实际上白白捞了10万元的好处,还等着分红哩。案发后,王富说了实话:“公司是不好给他作投资分红的,如果他要钱的话,我只能掏自己的钱!”

  徐守宏就是这样手脚并用,连拿带索,在王富身上捞了55.9万元。

  不归路

  徐守宏在贪腐路上刹不住车,一路狂奔,奔到后来,只能是跌进万丈深渊,奔向不归之路。

  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南通市纪委不断接到有关徐守宏贪腐的举报,很快对其进行“双规”审查,发现其严重受贿,证据确凿。因涉嫌经济犯罪,便移送南通市人民检察院作进一步侦查。2011年4月19日,南通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徐守宏立案侦查;7月23日对其采取逮捕强制措施。12月19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受贿罪,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40万元。徐守宏受贿犯罪所得赃款折合人民币1247494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2012年3月1日,南通市纪委、监察局工作人员将行政开除的决定送到正在某监狱服刑的徐守宏手上。至此,对徐守宏受贿案的司法处理和党纪、政纪处理尘埃落定。

  真是用千金打个铁枷锁。关在高墙深院里的徐守宏,哭着喊着说后悔。曾经当过乡粮管所保管员和会计的他,对数字仍情有独钟,剖析自己、叙说后悔也离不开数字:

  “反思我的成长历程,15年的从商之路,把我从最底层的粮油保管员一步步培养成粮管所长,这15年让我学会了经营,懂得了管理,但也不免留下了对‘利’特别敏感的习气。在基层任乡长、书记的5年,让我积累了一线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宝贵经验,但也不免让我懂得了许多官场潜规则。县政府办公室主任3年,让我增长了见识,增强了协调能力,但也不免学会了圆滑,见识了官场的不良风气,更多地感受到为官的实惠……

  “我家生活还算俭朴,不张扬,不挥霍,高档用品很少进家门,吃吃喝喝基本不用自己掏钱。客观地说,我这个家不需要‘那些钱’,也用不到‘那些钱’。而我却‘贪’字当头,财迷心窍……这些年来,我贪腐收受的钱财没有挥霍分文。我是从粮油保管员的工作起步的,最终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钱财保管员’……

  “从乡粮站粮油保管员干到副县长,我花了23年;从副县长到被纪委‘双规’,刚好满7年;从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到被判刑,只有8个月。这说明:上进犹如针挑土,腐败却似水推沙。”

  徐守宏还算了一笔账:“如果我没有犯错误,我还有13年退休,还能拿到200万元的正常收入,退休后假如活到80岁,还能拿到200万元的合法收入,而我拿了老板们送的100多万元,却丢掉了400多万元,还葬送了政治前程,落得倾家荡产,众叛亲离,这太不划算了,腐败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回首奋斗三十年,只因犯错付东流。纵然取尽濠河水,磨墨难写一个‘悔’!”深悔之后是明白。徐守宏忽然想起了美国诗人惠特曼的著名诗篇《大路之歌》中的几句话:“我轻松愉快地走上大路,我健康自由,世界在我面前。”是啊,人应当走大路,走正路,否则,厄运就在面前,就会失去自由!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克里离开中国,外界从联合声明中揣摩中美关系新信号

环球网资讯
2021-04-19 07:25:15

惊呆!夫妻离婚分割330万房产,为何男方仅得2.8万?法院判了,原因竟是……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17 18:32:07

被官媒封杀47天后,这群最拜金的网红,又死灰复燃!

金错刀
2021-04-19 10:18:14

中国人命不值钱?那些被骗去福岛打工的中国人最后都怎样了?

看点星闻
2021-04-18 22:58:19

“中国赌石第一案”明日将开庭,被告人亲属:赌石不是诈骗,是传统

春城晚报
2021-04-19 08:04:06

傻眼!青海一女子以为跟丈夫发生性关系,事后发现对方竟然是?

青海网
2021-04-17 22:38:07

男子3年偷挪公款7000万!炒股亏了1000多万,疯狂买房增值50%,还买了辆“土豪金”宝马……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19 07:57:06

15岁少女一夜爆红,半小时写出神曲,B站播放破800万

艺非凡
2021-04-18 01:23:32

离奇!储蓄卡深夜被刷走21万,卡主已过世两年!法院判了,银行要这么赔

中国基金报
2021-04-19 03:36:14

尿管竟然插到了阴道里?!还打了80毫升水,后来……

护士网
2021-04-19 08:29:19

德云社贵公子翻车记:隐瞒姐弟恋与女演员同居,还出轨骗P粉丝?

娱人为乐
2021-04-18 19:11:10

热闹了!海王第四任发声,斥其是扫把星,果然从没让我们失望

扒圈主持人
2021-04-19 05:23:47

陈乔恩的“豪放情史”,和她背后的7位男神

叶公子
2021-04-18 18:38:18

为男性“打飞机”“乳交”等手淫服务算不算卖淫嫖娼?司法解释

法律之声
2021-04-18 15:48:12

醉驾入刑满10年,300多万人开启了后悔、自责和艰难的人生

AI财经社
2021-04-18 17:29:08

“中国缺钱不关我事”,转身给美国捐70亿:前中国首富,回国了

超哥视界
2021-04-18 01:52:51

女海王项思醒五分钟不雅视频遭疯传,本人崩溃道歉求原谅

东莞诗人
2021-04-19 08:11:25

“我也不确定孩子的生父”,46岁孕妇执着生子,前夫:害苦了我

培大看众生
2021-04-19 00:05:13

张召忠说的一点也没错,浪费巨资造2艘6万吨航母,和废铁没区别

诸葛小彻
2021-04-19 09:18:04

从爆红到流氓犯,将9岁萝莉熬成妻的张行,不止恋童癖这么恶心

尧天磊娱乐大咖
2021-04-17 00:37:34
2021-04-19 12:13:08
写作人手记
写作人手记
放正经一点!
3669文章数 1299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老板买赌石估值过亿却仅值437万 怒告卖家案将开庭

头条要闻

老板买赌石估值过亿却仅值437万 怒告卖家案将开庭

体育要闻

瓦妮莎庆祝与科比结婚20周年:永远爱你

娱乐要闻

舒淇披散长发穿职业装 女人味十足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见到真车!恒驰携9款车首次亮相上海国际车展

汽车要闻

全新平台 东风日产全新一代奇骏首发亮相

态度原创

游戏
本地
亲子
健康
军事航空

老滚MOD改编《遗忘之城》延期至今夏发售

本地新闻

一段亲密关系中,如何让亲密感和新鲜感共存?

亲子要闻

暖心!爸爸一个动作,打完针的女儿停止哭泣

卵巢囊肿良性会变恶性吗?

军事要闻

意大利"加富尔"号航母上的F-35B起飞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