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消失27年的生母打上门:你的房子,给你弟当婚房!

0
分享至

  女出租车司机王中娥一直和养母相依为命。直到有天,生母闯进她的生活,不仅掀起轩然大波,还害的她差点失去生命。怎么回事呢?


  01

  2019年11月,一个周五下午,我驱车来到市第二高中的大门口,等待下课铃声的响起。

  我把车子停好,打开车门下车,刚刚站定,一个脸色黑黄、皱纹密布的银发老太太,蓦然出现在我面前。

  她目光里带着点“贪婪”,直直地盯着我的脸,一副饱含深情的模样。如果我脸上不是写着惊愕和排斥,我都怀疑她会不会把手伸到我脸上来。

  我被盯得浑身难受,后退两步,用不悦的口气问她:“有什么事吗?”

  她仿佛没听见,并不回答我的问话,依旧盯着我看。我厌恶感上升,朝她低吼:“走开!”

  她怔了怔,垂下眼皮,像是在思索怎么向我开口。

  这时,下课铃声已经响起,远远的,我看到我要接送的四个学生正结伴而来,就朝他们招了招手。

  我叫王中娥,80后,是河南省新乡市一名女出租车司机。每个周五下午四点钟,我都会开着出租车来到二中门口,等待要接送的四个高中生,他们住在同一小区,这是我早就与他们的父母约定好的。

  见我马上要上车离开,那位老太太忽然急切地问道:“你还记得不记得,五岁之前的那个家?你另外还有一个妈?”

  说着,还掏出证据来:一张她和我小时候的合影照。

  我吃了一惊,来不及思考,一句话脱口而出:“你是谁?”

  她忽然泪如雨下:“我是你妈啊,生你的亲妈啊!打听了几十个人,才打听到你一点行踪,知道你每个周五会在这儿出现……”

  她还在喋喋不休,而我的脑袋空空,见那四名高中生已经越来越近,忙冲老太太说:“我在忙,该走了!”

  她似乎预料到了我的反应:“我的出现对你来说太突然了,你忙吧,我也该走了。”

  说着,她真的转身离开了。她瘦骨嶙峋,背佝偻,牙齿脱落了一半。

  看着她蹒跚的步履,莫名地,我有一些心酸。


  02

  其实,我一直知道,我是抱养的,因为我来到养父母家时已经四岁多,有了记忆。

  我的养母结婚多年,一直小产。民间有个说法,说是抱养一个孩子,接下来就生育顺畅了。

  但自从我来到养父母家后,养母的子宫彻底罢了工,再也没有怀孕过。

  一年多后,养父与养母离婚再娶,并接连生了两个孩子,过得人丁兴旺。

  而我与养母相依为命。虽然家在农村,家境很差,但养母视我如亲生,从来不打骂我,还节衣缩食地供我读了中专。渐渐地,我遗忘掉了过去那个家。

  二十岁那年,我在深圳打工时,认识了前夫。他积极、上进,外形也不错。婚后,我们生下一个女儿,生活还算幸福。

  然而,三年后的一天,他将一个妖艳的女人带到我面前,直言不讳地向我宣告,他最爱的人是她。

  我从未想到,我嫁的人是如此冷血,我与他分道扬镳那天,当女儿哭闹着要爸爸抱时,他竟然冲女儿狞笑道:“从今天起,你不用跟我叫爸!”

  那一刻,我悲愤交加,咬牙切齿地骂他道:“去死!”然后,带着女儿回到养母的家,结束了第一段婚姻。

  离婚后,细数全身技能,我也就剩驾照,车技还不错,就去市里租房子住下来,开起了出租车。养母也跟我一起住,帮我带女儿。

  时常有人跟我介绍对象,但都是匆匆一见,再无下文。一直到女儿读四年级时,我才真正遇到有缘之人。

  对方叫史杰,在事业单位工作,一直未婚。起初我考虑到他条件好,就对介绍人说,不想高攀,对方肯定看不上我。

  但介绍人打了个接地气的比喻:“王八瞅绿豆还看对眼呢,万一有缘呢?”

  我觉得言之有理,于是,在一家饭馆,我和史杰见了一面。接下去,他时常约我吃饭,说很多感情就是在一饭一蔬中培养起来的。

  他人很好,心细温柔,吃饭为我递纸巾,上车为我开门,还有一点,他父亲早逝,他跟着母亲长大,从小跟着养母长大的我,顿时产生一种与他同病相怜的亲切感。

  前两年,他的母亲也因病去世,所以,他苦笑着对我说:“我现在是孤家寡人了。”

  我觉得他很真诚,一点点爱上他,主动告诉他,如果他愿意娶,我就愿意嫁。

  他很开心,却几次欲言又止,最后似是下定了决心:“我觉得有你女儿一个孩子就可以了,所以,我们结婚后,就不要孩子了吧?”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娶一个二婚女人已经算是委屈了他,怎么连孩子也不要了呢?我很是费解,希望他把话说完整。

  他却艰涩告诉我道:“你不要问为什么,问了我也不会说。”

  后来,经过慎重考虑,我还是嫁给了他。

  我和史杰领证结婚后,女儿和我的养母,也跟我一同搬离出租屋,住进了史杰家。

  史杰真是藏富不露,婚后他才告诉我,他名下除了有两套房,还有几间店面房在出租。

  史杰说,如果我愿意,可以在家做全职太太。

  我却宁愿开开出租,这样挣来的钱自己花,心里才踏实。只是我没想到,这踏实日子中会杀出一个生母出来。


  03

  又是一个周五的下午,我照例来到市二中的大门口。

  下车的时候,我朝四周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上周那个老太太的身影,心下倒有微微的失落感,但也就一瞬间的事情罢了。

  一个多月后,我刚把出租车停好,正要下车,以便让要接的学生一眼望见我,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猛然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来。

  我微笑着告诉他,已经有要拉的乘客了。他对我的话置若罔闻,告诉我,去某某路口。我只得重复了一遍我的原话。

  他瞪了我一眼,近乎命令:“开车!”我看他不讲道理,就自行下了车,心想晾着他,他总会自动离开的。

  他的确是下车了,但一下车就抓住我的衣领,说我拒载,并将拳头在我眼前晃了几晃。这时,一个身影跑过来,响亮地打了那男人一个耳光,并让他滚。

  男人似乎被突如其来的气势吓住,松开我,灰溜溜地离开了。

  我定睛一看,竟是几周前出现过的那个老太太。

  “他就是纸糊的老虎,他凶,你要比他更凶。你看,我一老太婆就能对付。”她望着男子落荒而逃的背影,很是得意。

  我点点头,笑着问她:“您怎么在这儿?”

  她说自从那次见了我一面,这一个多月她天天想我,今天想远远再看我一眼就走,谁知碰见一个不讲理的,她怕我被打,忍不住上来帮我。

  我心里生出几分复杂情绪,问她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她轻声告诉我,她的老伴已经去世,两个儿子都不孝顺,她现在靠打零工为生,晚上睡桥洞或者蜷缩在银行自动取款机房。

  我心生怜悯,让她在此地等我,我送完几个学生,再回来找她。她眼中泛泪,点了点头。

  送完学生,我给史杰打电话,史杰心善,说:“那她找上门来,咱也不能将她往外推啊。”

  就这样,我将生母接到家里住下了。养母虽然错愕,但也没有说什么。

  其实我并没打算让她长住下去,心想着先将她接到家里来,然后再想办法,让她住养老院,或者是让她的儿子将她接回家。

  天冷,总不能让她居无定所。

  04

  生母似乎是有意借助聊天,快速拉近与我的关系。但凡我在家,她便拉着我没完没了地聊天。

  关于从小被送养一事,生母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她说当年主张将我送人的是奶奶,因为我出生不久爷爷就去世了,奶奶认为我命硬,不能留在家里。

  再者,奶奶觉得女孩是“赔钱货”,尽管我一哥一弟,是家中唯一的女孩,也被残酷送人。

  “你几个月的时候,你奶就要将你送人,我苦苦哀求,才勉强养你到四岁多。你被送走那天,我快哭晕了,恨不得也随你一起离开那个家。”生母诉说过去时,不由得又抹起眼泪。

  我隐约记得,我被送养那天,像一节绳索,被人们像拔河那样地拉来拉去——一端是生母,另一端是养母和奶奶等人。后来生母寡不敌众,我就那样哭泣着离开。

  我甚至能回忆起那天的最后一个场景:我和生母都极力地伸出手去,可是我们越来越远,伸出去的手疯狂地在空中乱抓,却怎么也触不到对方……

  生母对往事的诉说和眼泪,再加上我的回忆,使我对生母的感情增进了不少,知道我当初被送养,她是被迫无奈。

  可是,生母与养母的关系,从一开始的客气,很快发展到互相看不顺眼。

  养母告诉我,我白天出车后,生母在家什么家务都不做,还指手画脚地吩咐养母给她端茶倒水,说如果当年不是她生下我,我的养母现在就是一个被丈夫抛弃的孤寡老太婆,哪能住高楼吃香喝辣?

  养母还告诉我,生母在家时常翻箱倒柜,像在找什么值钱的东西。

  我清点了一下抽屉里的现金,是少了两千。但我觉得人年纪大了,缺少安全感,身边放点钱也无可厚非,于是,就没质问生母,甚至觉得养母有点挑拨离间。

  而生母对养母也是一肚子不满,告诉我,养母做饭不讲卫生,从厕所出来手都不洗就开始切菜做饭。生母还说养母对她指桑骂槐,说话很冲,像吃了枪药。

  诸如此类鸡毛蒜皮的纷争,三天两头地发生。我两边都是母亲,左右为难,不好随意站队。

  一个月后,两个老太太在家大吵了一架,养母回了乡下老家。

  我没有第一时间去找回养母,心想着留生母多住些日子,将她养胖和养结实一点,就送她离开,到那时再接养母回来。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生母神情间带着点神秘,避开史杰,语气关切地问我:“史杰的房子,有没有送你一套?”

  我摇头,漫不经心地说:“我嫁给他是看中他这个人,又不是看中他房子。”

  谁知生母用手指戳戳我的脑门,说我脑袋缺根筋。还说她是老牌高中生,懂的比我多,全都是为了我考虑。

  此后,生母几乎天天在我跟前念叨,说我和史杰没有共同的孩子,哪天史杰变心了,我肯定会被两手空空地扫地出门。

  她说一次我不在意,说的次数多了,我逐渐有了不安全感,决定按照生母的意思,让史杰将两套住房的其中一套,赠送给我,登记在我名下。

  史杰听我提出的要求后,略略有些意外,但很快就说:“好的,我原本就有意将其中一套房子,加上你和女儿的名字。”

  我冲史杰摇了摇头,告诉他,不是加名字,而是将其中一套房子完全赠送给我,并写份赠予合同。

  史杰皱了皱眉头,没有理我,转身回房看报纸去了。

  05

  接下来,因为房子一事,生母不停地催我,而我不停地催史杰。

  史杰不胜其扰,干脆搬到另一套房子去住了,说房子不是不可以给我,而是我逼他太紧,他觉得意外和心冷。

  家里一下子少了两个人,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女儿也很不适应,她已经读六年级了,往常都是养母接送她上学和放学,史杰给她辅导功课。

  现在变成生母去接她,我一个中专生辅导她功课。女儿直言说,她不喜欢这个新来的外婆,因为她话太多,总是在校门口跟别的家长聊天,还说她才是她的亲外婆。

  而我给女儿讲解的数学题,有一半都是错误的。

  我感到心累,开始想念养母和史杰。但生母却让我不要低头,说不能纵容养母离家出走的这种行为。

  而史杰那边更不能低头,不然房子赠送给我这事儿就彻底黄了。

  我不知道哪里出了错,怎么就将日子过成了鸡飞蛋打的一个局面。但更大的乱子,还在赶来的路上。

  有一天晚上,我扔完垃圾刚一转身,一道黑影挡住了我的去路。我惊诧地抬眸,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来者不是别人,是那天在高中门口,抓住我领口,说我拒载的男人。

  但他此时脸上毫无凶气,而是一副羞愧的样子,勾着头,竟然闷声冲我喊了一声“姐。”

  我不知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唯有连连摆手:“不敢当不敢当。”

  他倒一下子笑了,笑起来是个温暖的男生:“你真是我姐。住在你家里的老太太是我妈,不,是咱妈。”

  我听得一头雾水,吃惊地望着他。

  他搓了搓手,十分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给你道歉,咱妈觉得直接来你家认亲,你未必会相认。所以那天在校门口,咱妈跟我演了一出戏。

  其实我根本不是要乘车,纯粹是找事的,目的是抛砖引玉,让咱妈以英雄母亲的形象出场,让你对她产生感激之情,然后住进你家中。

  “她住进你家里的目的可不纯粹啊,她是有野心的,会一步步说服你,让你们把一套房子让出来给……给我做婚房用。

  “这些天我越想越不能这么做,我好歹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这跟明抢有什么区别!我这几天还有些事,等处理好就来接咱妈,就有劳你先照顾她了。”

  说完,他又说了声抱歉,就转身离开了。

  我一时转不过脑筋,等反应过来,气得浑身颤抖。我念她生我之情,她竟然带着阴谋和演技而来。

  而且,我已经不知不觉陷入她的计谋,估计史杰将房子赠予我之后,生母的下一步计划,就是诱骗我将房子拱手让给她的儿子!

  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给史杰打了个电话,让他回家,告诉他我中了别人的“奸计”,然后顾不上跟史杰详细说就挂了电话。

  紧接着,我怒气冲冲地上楼,冲到生母房间门口,用力地敲门。

  生母大约预感到了什么,迟迟不肯开门。等终于开了,又做出一脸无辜和茫然的样子,打着呵欠问我啥事,还亲昵地抓住我的手,关心我是不是冻着了。

  那一刻,面对这个笑里藏刀的女人,我失去理智,大叫起来:“你好狠的心啊,收起你拙劣的演技吧!”然后,一边将她往门外推,一边骂她是个“奸人”。

  听到“奸人”这个字眼,她愣了一下,问我到底咋了。我忍无可忍,骂她演戏上瘾,“滚”字也不受控制地从嘴巴里跑了出来。

  她愣了一下,眼眶红了,情绪也变得很激动,跟疯了似的,两手用力掐我的脖子,叫嚣着说她十月怀胎生了我,我竟然骂她让她滚,现在她要亲生结束我的小命。

  她做惯了农活的手,像铁钳,掐得我呼吸凝滞,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06

  好在我命大,史杰回来了,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生母恍惚了一下,似乎也难以相信刚刚发生了什么,松开我后,无力地拉开房门。

  但她转身离开前,大约还是对那个“滚”字耿耿于怀,于是怒气又袭上身来,竟又用力打了我一巴掌,我被打得眼冒金星,站立不稳。

  在死寂的沉默中,她灰溜溜地离开了。

  这件事对我刺激太大了。当天午夜时分,我起床上厕所时,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床边。

  等史杰将我送达医院时,我已经几乎无法言语,并且半身不遂。

  急诊医生对我进行了CT等一系列检查,CT血管造影显示,是急性脑梗。事不宜迟,医生们火速对我展开救治。

  还好送医及时,在治疗的6小时黄金期内,我的症状得到及时控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可能终身半身不遂,甚至是死亡。

  医生说,健康的年轻人发生脑梗,一般与外伤、脱水等有关。我的血检结果很正常,完全排除了“三高”等常见诱因,可见,是生母打我耳光并掐我脖子导致的。

  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史杰鞍前马后地照顾我。我康复后,几乎没留下后遗症,就只是手指有点触感不灵,医生说多练习会逐渐恢复如常的。

  出院后,我和史杰回到乡下,接回了养母。

  我和史杰都在慢慢忘记那些不愉快,可养母得知我被生母打进医院差点酿成大祸这件事后,念叨着要替我“报仇”,还说她从来不舍得打我,竟被一个“疯婆子”打进了医院。

  我以为她是心中气愤,逞口舌之快,说说而已。

  然而几天之后,养母忽然不辞而别,打她的手机也不接。我一下子意识到,搞不好她真的替我“报仇”去了。

  我心急如焚,生怕她报仇不成反被打,想去找她,又记不得地址。

  正当我急得想报警,养母打来电话,让我不要担心,她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她语气轻松,想必没吃亏。

  回到家后,养母惟妙惟肖地描述了那天她与我生母见面的场景。

  养母刚一进门,生母就自打耳光,说她是个罪人,竟然将自己的亲女儿打进了医院——她已经从别人口中,得知我住院的事情。

  “她那样子,倒把我给吓住了,准备跟她打一架替你报仇的想法,一下子也跑掉了。”

  养母微微一笑,又说:“她告诉我,说自从知道你住院以后,她天天在家吃素念佛,为你祈祷,还说只要你平安无事,她宁愿少活十年。”

  话到此,养母大约体会到了当妈的不易,竟然哽咽起来,说我的生母不是坏人,我小时候穿的一件棉衣,生母一直保留至今……

  我心头的气消了,但还是无法释怀。既然生母心中有我,为什么为了儿子,不惜打起我房子的主意?

  几天之后,弟弟带着礼物,来探望了我。从他的口中,我得知了他和生母合伙演戏,企图白占房产的原因。

  原来,家中还有大哥,常年打工,已经过了四十还孤单一人,大约不会结婚了。弟弟也先后谈了几个女朋友,因为城里无房,都以失败告终。

  “咱妈是怕这一家子绝户了,才那么渴望有一套房子给我做婚房。真的很抱歉,如果我从一开始不出这个馊主意,也不会害你住院……”弟弟说。


  07

  2020年8月,在弟弟的邀请下,我回了趟我出生的地方。

  物是人非,封尘内心20多年的往事模糊浮现眼前。小时候,生母在昏暗灯光下为我缝制衣服;生母抱着我;为我用凉毛巾敷额头……

  我想,如果当年没有被送养,我在生母处获得的母爱不会比哥哥弟弟少。如果不是被弟弟婚房一事逼上绝路,她应该不会鬼迷心窍打起我房子的主意吧?

  那一天,望着一贫如洗的家庭,望着满含歉意的生母,望着他们举全家之力,做出一桌过年都吃不上的盛宴,我释怀了。

  离开时,我透过车玻璃不经意地回头,发现生母还站在原地,依依不舍地望着车子开走的方向,我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落下。

  史杰时常说,做人一定要宽厚和善良。也有人说,爱,比恨要好。

  我决定原谅。

  如今,生母那边我每个月都会去看她一次,给她送些礼品和吃食。养母也支持我用这样的方式,跟生母一家保持联系。

  2020年10月,史杰忽然冲我说:“女儿没有兄弟姐妹太孤单了,咱们再生一个呗?房子的事,一切按你的意思办。”

  我不由得“咦”了一声:“你你不是不要生吗?”

  史杰抿了抿嘴,告诉了我他一直隐藏在心底的心结。

  原来,史杰的父亲是个性格古怪又家暴的人,时常打他母亲,有时还打史杰,有一次将他高高举起,说要摔死他。

  这一切在史杰十三岁时,伴随着他父亲的去世,才得以终结。

  成年后,史杰一直害怕自己遗传了父亲的不良基因,更怕将这种不良基因遗传给下一代,所以找结婚对象,他只在离异有孩的当中挑选。

  但他渐渐发现,他的心并不残虐,而是很温暖,对待我和女儿都很温和。通过我和生母这件事,他更认清了自己对亲情的渴望。

  我从来不知道,史杰还有这么悲惨的过去,与他深情相拥。

  现在,我正在调理身体和加强锻炼,为怀孕做准备。而弟弟又结交了一个女友,这次的女友,没有嫌弃他家穷买不起房,愿意与他一起为未来而努力。

  生母听说我在备孕,已经开始给我缝制小孩子的棉衣了,说手工做的穿着暖和、放心。养母也不甘示弱,说我只管生,带孩子的事情由她全权负责。

  一想到还未到来的孩子,早已有两份外婆的爱在等候着,我内心温暖一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真相:象牙到底有什么用,为什么被禁还有那么多人想得到?

星辰大海路上的种花家
2021-04-17 00:29:57

女患者称被男医生碰了那两个地方!警方不予立案,医院:停诊、调查

医脉通
2021-04-17 11:50:33

大战已不可避免了?军方做出最坏的打算,3大动作震动五角大楼

诸葛小彻
2021-04-16 13:35:50

女王最后的仁慈,允许哈里跟爷爷棺材后,但不可以与威廉并肩同行

娱匠人
2021-04-16 12:30:18

中学小卖部租赁拍出320万天价,网友估算:每天要挣5000元才保本,当地最新回应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16 20:07:13

国产高端芯再遭重挫,台积电宣布断供了

科技续航官
2021-04-15 07:28:08

一旦台海发生战事,日本很有可能武力介入干涉,后果日方承受不起

瞩望云霄
2021-04-16 16:38:38

凯迪拉克的33寸大屏很吃惊? 奔驰56英寸悬浮巨屏 吊打一切

鬼斗车
2021-04-17 09:54:56

17日出殡!女王大度让菲利普的红颜知己出席,梅根友人曝她后悔了

李绿旋爱娱乐
2021-04-17 06:04:50

禁忌中的玉雕创意——流氓?还是艺术?

翡翠顾问小玥娅
2021-04-14 21:14:22

俄罗斯拘留乌克兰驻圣彼得堡总领事,乌外交部:正在全面调查

澎湃新闻
2021-04-17 18:39:01

韩寒的结局,早已注定了

皮皮电影
2021-04-16 16:13:18

昔日首富破产,去找曾经员工借钱,员工表示:负责养你,借钱免谈

商媒体
2021-04-17 20:34:06

李奇微退役后说出真心话:战力最强国只有3个,其余的都不值一提

有知社S
2021-04-16 19:02:52

穿瑜伽裤的小姐姐,青春活力的模样,散发迷人气质!

炫舞时尚
2021-04-17 14:37:00

200万保额患癌后只赔50块,为何买保险时像亲人理赔时像仇人?

青苗法鸣在线
2021-04-17 10:47:54

黄晓明夫妇实锤离婚,出售3700万豪宅,早已分居2年

娱人为乐
2021-04-16 05:58:25

政治局常委出席、多地省部级参加!这场高规格会议释放重要信号

政知新媒体
2021-04-16 18:26:19

此地发生大规模枪击案!已8人死亡!

新闻夜航
2021-04-17 12:22:10

大学毕业照1男39女,仅有的男生四年没旷课,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教育桥
2021-04-17 16:15:41
2021-04-17 23:45:08
西贝旅行
西贝旅行
世界那么大你要去看看
1274文章数 1359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专家:对美日声明 中国更应担心钓鱼岛而非台湾问题

头条要闻

专家:对美日声明 中国更应担心钓鱼岛而非台湾问题

体育要闻

林皇点射扳平+伤退 10人西汉姆2-3纽卡

娱乐要闻

吴亦凡顶银灰发亮相豪车活动超贵气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极狐阿尔法S华为H1版起价38.89万元

汽车要闻

轴距同Model X 体验一汽-大众ID.6 CROZZ

态度原创

时尚
教育
家居
手机
数码

张雨绮疑似新恋情被拍 男友是小8岁的帅哥提琴手

教育要闻

211高校博士生写网络小说惹关注!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手机要闻

厚了大了 iPhone 13 Pro Max对比iPhone 12 Pro Max

数码要闻

前凸后翘的绝对肉感 白皙俄妹COSER御姐气场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