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轰动全国的“百亿黑煤矿”曝光后,自称“闯了天祸”的他,被公诉

0
分享至

  2月25日,据最高检官网消息,青海省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省长,中共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原书记、青海省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原书记文国栋涉嫌受贿一案,由国家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指定,由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近日,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已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文国栋享有的诉讼权利,并讯问了被告人文国栋,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检察机关起诉指控:被告人文国栋利用担任中共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常委、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人民政府副州长,中共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委副书记、书记,中共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青海省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公开简历,文国栋生于1968年8月,仕途一直在青海。早期在家乡湟中县工作,曾任湟中县委办公室秘书,1991年调至海东地委办公室,历任秘书、秘书科副科长、科长。1996年,文国栋调任海北州委办公室秘书,后任州委办公室督查员(副处级)、州委办公室主任,2000年任海北州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

  2001年,时年32岁的文国栋出任门源县委书记。据玉树新闻网报道,他是当时青海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2005年,文国栋调任海西州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成为副厅级领导时年36岁。2009年文国栋转任州政府常务副州长。

  2012年,文国栋晋升正厅级,2013年出任玉树州委书记。2015年,文国栋时隔5年后重返海西州任州委书记,同时担任青海省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

  2020年7月22日,文国栋任青海省副省长,继续兼任海西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

  2020年8月,媒体报道一家名叫兴青公司的企业,打着生态修复治理的名义在木里非法采煤,破坏触目惊心。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推出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一集《政治监督》介绍,时任海西州委书记文国栋和兴青公司控制人马少伟都是西宁湟中县人,在老家就相互认识,当时文国栋是县委书记的秘书,而马少伟已经在经商,他觉得文国栋仕途上有上升空间,于是主动拉拢关系。之后文国栋先后担任海西州委组织部长、玉树州委书记等职务,马少伟也一直用心经营着这段关系,不时到他的任职地安排吃饭聚会,过年过节也上门送上红包礼品,文国栋也就视这个老乡为心腹密友。到案发时文国栋已累计收受马少伟贿赂上千万元。

  据报道,层层监管失效的情况下,没有采矿许可证的兴青公司2007年以来非法采煤1195万吨。文国栋明知马少伟一直在非法开采,却从来没有过问他到底是怎么采的、对环境影响有多严重。直到2020年8月事发之后,文国栋才第一次真正到非法开采现场查看,第一次目睹自己的行为给生态环境造成的伤痕。

  

  文国栋忏悔说,“第一次,当时我一看到那个采坑真的是傻眼了。周边草原绿油油的,远处还是蓝天白云,底下突然黑黝黝的大坑,不用那些数据,用眼睛目测就能看到很严重,越看越严重,越看越后怕。第一反应就是感觉天塌下来了,我感觉是闯了天祸。”

  9月6日,文国栋主动投案,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今年1月,文国栋被“双开”。通报称,文国栋丧失党的理想信念宗旨,对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敷衍了事、另搞一套,甚至“靠煤吃煤”,与不法私营企业主搞利益交换,充当非法采煤的“保护伞”,致使祁连山南麓青海境内木里矿区非法采煤问题整而未治、禁而不绝;不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长期接受私营企业主安排的宴请并违规收受礼金;在组织进行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帮助特定关系人打招呼揽工程,搞权色交易;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非法采煤、工程项目承揽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此前报道:

  青海隐形首富14年盗采煤矿获利150亿:父子政商通天 没人敢管?

  

  14年大张旗鼓的盗采盗挖,没被发现,也没人敢管,这样的“西霸天”成为富甲一方的“隐形首富”,此中之隐,深不可测。

  能成为富甲一方的首富,是实力与荣耀的象征,而青海商贾马少伟坐上首富之位多年,却一直甘愿“隐形”,难道概因取自不义之财?

  海拔4200米的祁连山木里矿区,得天地之灵气,紧邻祁连山自然保护区,远处是常年白雪点缀的连绵山峰,周围是碧草如茵的自然湿地,掩映其间的一处名为“聚乎更”的煤矿区,为青海唯一的焦煤资源富集地。

  马少伟的发家路正是源起于此。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持续两年多的跟踪调查发现,马少伟执掌的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兴青集团),在聚乎更煤矿涉嫌无证非法采煤14年,获利超百亿元。其破坏性开采行为,将当地天然珍贵的生态环境推向无法挽救的深渊。

  更神奇的是,在中央通报、媒体曝光、政府追查问责的“围堵”之下,兴青集团疯狂的开采行为竟从未受到过一丝撼动。

  作为青海首屈一指的“隐形首富”,马少伟的“通天神力”可见一斑,也因此被网友称为青海“西霸天”。

  “开膛破肚”式疯狂挖采

  2019年4月、2019年7月、2020年7月,《经济参考报》记者先后3次暗访聚乎更煤矿区,揭开了兴青集团非法开采的真相。

  记者用“开膛破肚”来形容现场被盗采之后的狼藉景象。

  在绿色的高原草甸之中,一条宽约1公里、深达300米的采矿巨坑,自西向东蜿蜒5公里。开挖剥离出的地下冻土、岩石、煤矸石,在矿坑附近堆起四五十米高的煤堆、渣山,婉如高原被撕裂出的一道道伤口,扎眼到令人不忍直视。

  

  优美的自然景观与满目疮痍的采矿坑形成鲜明对比。 图源《经济参考报》

  目前,兴青集团仍有4个采煤队、120台机械、近300人,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昼夜不停,疯狂进行开采作业。

  自马少伟2005年进驻聚乎更煤矿区,次年开始正式掠采,至今已达14年之久。

  而记者从青海省自然资源厅一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截至目前,兴青集团仍未取得聚乎更煤矿区的采矿许可证,其开采行为属于非法盗采。

  看准这一处“聚宝盆”,不是马少伟眼光独到,而是木里煤田的优质焦煤远近闻名,当地人形容这里的煤炭品质好到“用一张纸都能点燃”。

  可就是这样一片遍地是宝的土地,到了马少伟手中,还是要被“挑肥拣瘦”一番。

  采矿者仅采特厚煤层这一层,薄煤层、地质构造比较复杂的煤层基本上弃之不采,被白白扔掉80%。业内人士痛惜地称之为“采一吨扔五吨”的强盗式采矿方式。

  根据兴青集团2011年和2012年连续两年的缴税记录,及记者获得的矿区去年11月和今年5月的《挖机挖煤结算表》,专业人士测算,14年来,兴青集团非法开采优质焦煤近达2600万吨,收入超过150亿元。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生态保护的弦在马少伟脑中早已掉线。

  他将自己的财富奠基于生态极其敏感和脆弱的高原区域,可能导致冻土层被剥离,水源涵养功能减弱或消失殆尽,最终可能使地表大面积发生不可逆转的干旱。

  最要命的是,聚乎更煤矿区既是黄河一级支流大通河的源头所在地,同时也是青海湖入湖径流河重要的发源地,其生态环境一旦遭到破坏,可能殃及整个黄河沿线。

  

  与矿区相邻的祁连山自然保护区景观。

  "首富"栽了!省委书记代省长纪委书记齐赴矿区踏勘

  青海“木里矿区非法开采问题”再有新进展。

  政知君注意到,8月10日,青海省委书记王建军和代省长信长星,去了木里矿区,现场踏勘、督导非法开采专项调查工作,并召开了现场会。

  而就在前一天(8月9日),青海方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包括梁彦国、李永平两名厅官在内的多人被查。

  但这件事儿,还没完。

  在昨天的会议上,青海要求,要严查,既查涉事企业非法开采、破坏生态环境的问题,也查监管部门、监管人员失职失责的问题。

  

  又是祁连山!

  “木里矿区非法开采问题”进入公众视野,始于一个报道。

  8月4日,《经济参考报》报道了一篇名为《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的文章。

  文中开篇就提到:

  “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问题三年前被中央通报,声势和力度空前的问责风暴,开启了祁连山史上最大规模的生态保卫战。《经济参考报》记者持续两年多的跟踪调查发现,通报追责高压之下,祁连山生态保护总体取得成效,但南麓腹地的青海省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非法开采并未根绝。

  没错,又在祁连山。

  祁连山位于青海、甘肃两省交界地区,是中国西部重要生态安全屏障。在前些年,这里的违规开发活动触目惊心。

  在电视专题片《巡视利剑》中曾提到,到2017年2月,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有144宗探采矿项目,建有42座水电站,其中不少存在违规审批、未批先建,导致局部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习近平总书记2014年到2016年多次对此作出重要批示。

  上述专题片还提到,甘肃省委原书记王三运消极应付中央指示,不作为不落实,对祁连山的生态环境破坏负有重大责任。

  政知君注意到,2017年7月,中办、国办曾就“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发出通报。

  

  通报中提到,2017年2月12日至3月3日,由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部门组成中央督查组就此开展专项督查。督查之后,甘肃多人被问责。

  如今,仅仅过了3年,青海又发现了问题。

  长达14年

  在《经济参考报》的那篇文章中提到,兴青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号称青海“隐形首富”,14年来盘踞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矿,涉嫌无证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获利超百亿元。

  划重点,14年。

  还有个细节是,在历经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和青海省叫停木里煤田矿区内一切开采行为、开展生态环境整治的背景下,兴青公司非法开采也未受到撼动。

  据兴青公司内部人士透露,通常情况下公司24小时作业,但每次有领导和执法人员前来矿区,公司都能事先得知消息,将矿体和挖出的煤炭或用土掩盖,或用绿色盖土网予以覆盖,看似绿色草坪;检查人员一离开,立即恢复作业。

  被媒体曝光后,青海和相关部委连续派出了调查组:

  其一,8月5日,有媒体报道,青海省成立了调查组赶赴该矿区现场调查,组长是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杰翔。

  

  其二,8月4日,青海省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带队随省委专项调查组,赴木里煤田开展调查工作。

  其三,青海方面称,生态环境部派出调查组深入矿区开展工作。

  8月9日,青海方面披露,已经启动了追责问责程序,已经有两名厅官(梁彦国、李永平)被免职,接受组织调查。另外,“隐形首富”马少伟等相关责任人也被采取了强制措施。

  

  省委书记、代省长赴现场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

  据《青海日报》报道,8月10日,青海省委书记王建军、代省长信长星深入木里矿区,现场踏勘、督导非法开采专项调查工作,听取调查组、专家和海西州工作汇报。

  一同赴现场的还有:

  青海省委常委、纪委书记滕佳材

  青海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杰翔

  青海省委常委、秘书长于丛乐

  青海省副省长刘涛

  青海省副省长、海西州委书记文国栋

  青海方面的决心从相关报道中也可见一斑。据当地媒体报道,在当天的现场会上提到了六个坚决:

  坚决遵循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

  坚决树牢“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

  坚决贯彻“扎扎实实推进生态环境保护”重大要求

  坚决落实党中央关于生态环境保护决策部署

  坚决扛起青海生态环境保护政治责任

  坚决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向生态环保领域一切违规违纪违法行为作坚决斗争,给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和全省各族人民交上一份合格答卷。

  会议要求,要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整治乱象,在汲取教训中清醒警醒,以零容忍的态度向破坏生态的行为开战,让生态成为一条不可逾越的底线红线。

  “要严查,既查涉事企业非法开采、破坏生态环境的问题,也查监管部门、监管人员失职失责的问题。”

  那场会议还决定,成立由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任双组长的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履行组织领导、统筹协调和科学治理、整体推进的职责,守住青海生态环境只能变好不能变坏的底线。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新京报政事儿
新京报政事儿
小细节解码大时政。
8078文章数 18751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数博2021全球传播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