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车上被围观性侵的花季少女,究竟做错了什么?

少女发视频称被性侵 嫌犯已被控制

0
分享至



  光明与黑暗相生相随。

  在聋哑人的世界中更是如此。

  阳光明媚的一天,一辆校车载着嬉笑成群的聋哑少年。


  窗外两旁是青山绿水,远处是戏班子在表演。


  一片和谐的景象中,张诚却无意间撞见肮脏的一幕:

  在校车的后部,几件校服悬挂。


  他很好奇,拨开衣服,是一个女孩正遭受性侵。


  周围数个男生,则负责按住女孩的四肢。

  一定神,被侵犯的女孩露出了脸,正是最近新交的朋友,贝贝。

  旁边的学长小光暗示他别出声。


  司机也只是扭转下头,就不再理会,显然见怪不怪。

  这样颠覆三观的场面,张诚哪见过?

  他呼吸急促,心绪混乱,顾不得解救贝贝,就落荒而逃。

  他想不通,为什么所有人都是帮凶。



  张诚刚来聋哑学校不久,就参加了一场校庆晚会。

  会上,灯光旖旎,如梦似幻,一派欢乐。


  他看见了一位长相甜美的女孩,几乎看呆了。


  恰好,女孩和他同班。

  上课时,正用手捏住鼻子练憋气。


  晚上,带他穿过学校围栏。

  那里有个池塘。


  从此,他记住了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孩。

  坐校车时,一看见贝贝不见了,慌忙四处张望。

  却发现贝贝在车上被公然性侵。

  让他困惑的是,作为受害者的贝贝,在回到学校后又与伤害她的人玩作一团。


  一天晚上,张诚被几个学生从床上拖走。


  校车上的学长小光,对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一起玩!”


  幸好,贝贝及时拉响了警铃,他才得以获救。

  但那个手势,成了他噩梦的开始。

  他问贝贝,“校车上是怎么回事?”

  贝贝一脸淡然,为他们开脱,“他们只是在玩。”


  “他们这样对你,你为什么还跟他们踢球?”

  “他们做那种事很讨厌,但他们平常人很好。”

  张诚看出了病态所在,他鼓励贝贝,一起去告诉老师。

  但贝贝却担心,如果说出去,就会被他们讨厌,被孤立。

  甚至还可能被迫回到正常人的学校。


  时时刻刻面临被嘲笑的境况。

  张诚很不理解。

  他以退为进问贝贝,“下次呢?如果那些人把我拖到校车后面?”

  贝贝的回答,再次令他感到毛骨悚然。

  “没关系,你跟他们一起欺负我就没事了。”


  似乎,贝贝已经完全接受自己的“角色”。

  不再有一丝一毫反抗的念头。



  事出反常必有妖。

  贝贝刚来聋哑学校时,周围同学都很“热情”。


  她也就放下戒备,希望融入他们。

  但玩着玩着,她的笑容逐渐僵硬下来。

  男同学借着“玩”的名义,对她动手动脚。


  她试图推开对方,不料事态更加严重。

  她被团团围住。

  想呼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讽刺的是,她向老师告状,却得到一句轻飘飘的反问:

  “你们不是在玩吗?”


  贝贝再度解释,“他们弄得我很痛,我不喜欢。”


  但老师依然没听进去。还保证说:

  “如果他们两个知道你不喜欢,一定不会这样子玩。”


  在正常人的世界里,表达不喜欢的方式很多。

  对贝贝这类听障者而言,则难如登天。

  喜不喜欢成了一门玄学。

  她拒绝过。

  哭泣过。

  手脚并用地反抗过。

  可几乎所有人都无视她的厌恶。

  就连老师也是。

  似乎只要发不出“讨厌”两个字,就默认“喜欢”。

  这简直是流氓行径。



  连讨厌都说不出来的恐惧,是聋哑人的“宿命”。

  真正关心学生的王大军老师,在进行调查时,发现了隐藏在欢声笑语之下,无声的哭泣。

  一个男孩用手语表示,“你们为什么这么晚才来。”

  原来,他第一次受欺负,是在读小四时。

  有一次,他正准备洗澡,很多学长涌进来把他裤子脱掉......


  也正是这个男孩,曾被数只手抓牢,不能动弹。


  而张诚被丢在一旁,被小光威胁去猥亵他。

  在另一个欺凌场景中。

  一个女孩本来在一旁看,后来被大力拉进去,受尽嘲笑。

  她“大叫”,却没有人听到。


  没有人愿意相信,他们确实受欺负,甚至受强暴了。


  随着调查的深入,受害者的数字不断飙升。


  他们有一个共同点:申诉无门。

  不负责任的老师们,不愿意相信学校里存在肮脏角落。

  他们只相信,被告状的学生很“乖”,只是有点“贪玩”。

  来告状的学生则“不识好歹”,连一点玩笑都开不起。

  校长在了解前因后果时,说了这么一段话:

  

“这个年纪的孩子就是......就是对性充满了好奇,有时候难免,不小心试过了头,但他们都是好孩子。”


  这种界定伤害的方式,未免太过宽松。

  而这种宽松,无疑是对恶的纵容。



  贝贝虽然受尽折磨,但却不想离开学校。

  一方面,她知道爷爷奶奶保护她的方式很“丧”。

  他们以为,把孙女锁在家里,就可以高枕无忧。


  其实是治标不治本。

  监狱般的生活,不是贝贝想要的。

  另一方面,她担心一离开学校,就会变成没用的人。


  处处受到嘲弄。

  这方面,贝贝有过切身体会。

  有一次,他俩正在电影院观看电影。

  期间,有一对情侣跑来说,这是他们的位置。

  张诚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就拿出自己的电影票。

  情侣嘀咕说,“画错位,画到一样的。”


  他们赖在一旁不走,惹得周围观众很不高兴,要求他们出去。

  贝贝感到如坐针毡,拉着张诚的衣角说不想看了,跑出了电影院。

  事后,贝贝心中压了块石头。

  她觉得,周围人一定在骂她蠢。

  在王大军老师看来,他们本可以选择逃离。

  逃离那地狱般的熔炉。

  可是,贝贝们在受尽委屈后,又拖着颤抖的身体往回走。

  如壮士断腕。

  即使等待他们的不是温情。

  比起被欺凌,被侮辱,他们更害怕被孤立,被“抛弃”。


  被“正常人”觉得判定为傻、蠢。

  起码,“混”入人群中,就获得组织性的藕断丝连的牵绊。

  姑且有了一丝一毫的慰藉。

  哪怕这牵绊的绳索,把他们硬生生勒出道道血痕。



  我始终相信,人性初始时,非善非恶。

  而是一张白纸。

  找出白纸“变脏”的原因,才是“净化”恶的最佳方式。

  小光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在聋哑学校是混混头目般的存在,无恶不作。

  但他也有挣扎的时刻。

  甚至在欺负别人时失声痛哭。


  在无人的时候自残。


  这种近乎“精神分裂”的状况,来自于他的过去。

  读小四时,他常常被翁姓老师拖进“小黑屋”。


  随着时间流逝,他渐渐长大。

  最后一次从屋子里出来时,他的脸上挂着意味难明的笑。


  从那时起,他的身份就转变了。

  从受害者,变成了施害者。

  从猎物,变成了猎人。

  他把病症植入更弱者的身体。

  给自己一种“强大”的幻觉。

  但内心深处的伤口,依然时不时开裂,把他弄得生疼。

  “丢脸”,也成了他最大的病症。


  恨意在心中扎根、蔓延。


  至于怎么疗愈这种羞耻感,无人教他。

  他于是独自“摸索”。

  变强势,变恶霸,把别人踩在脚下,玩弄在股掌之间。

  “代罪羔羊”们呢?

  选择继续当靶子。

  或者被同化,拉更多人下水。

  问题是,只要小光们的耻辱感还在,恶行就会再次扩大。



  校长口口声声说,她如果不关心学生,待在学校干嘛?白白放弃了升迁的机会。


  可是,她却从来不打手语。

  拒绝进入聋哑学生的内心世界。

  不和他们进行深层次的交流。

  她所谓的关心学生,就是多装些监视器,赶走涉事老师。

  然后呢?

  任“病症”继续在学生们身上蔓延。

  而走了一位翁老师,还会有另一个翁老师。

  “我们只是在玩。”

  “他们只是在玩。”

  “玩”,成为学校里心照不宣的遮羞布。

  在小光住院期间,王大军老师和他有过一段意味深长的对话。

  王大军老师问:

  “所以毕业典礼那天,

  你是因为看到翁老师很生气,

  才对贝贝做那种事吗?”


  小光的回答令他吃惊:

  “可毕业典礼那天,

  我看到老师,

  我有点开心。”


  这种不该存在的“开心”,快要把他逼疯。

  他很困惑,自己是不是真的变态。


  这种挣扎,也是小光内心的善与恶的挣扎。

  本质上,他作为施害者,与贝贝、张诚无比相似,都在追问同一个问题:

  “老师,像我这种人,

  值得活在世上吗?”


  比起“正常人”的世界,聋哑人更容易受到委屈、误解。

  当他们消解不了自己的委屈时,恨就滋生了。

  当他们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人”时,对恶的缄默就开始了。

  他们想撕掉不属于自己的标签,却是难上加难。



  很多人处理“垃圾”的方式,是挖个洞埋了,这样就不会“碍事”。

  类比到聋哑人,至于正常人呢?

  做法别无二致。

  张诚的母亲和事不关己的校长、老师们也一样。

  擅长“挖洞”,把装糊涂的技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明明张诚在学校受了那么多委屈,还煞有介事地说:

  “学校老师说他适应很好,他自己也很喜欢那里呀!”


  这种得出“结论”的方式非常荒谬。

  似乎,只要她不去看儿子的伤口,儿子便不会受伤。

  多么自欺欺人!

  相互类比,这也是聋哑学校恶意泛滥的原因:

  校方喜欢美化学生之间、师生之间的矛盾。

  看不见他们走在了悬崖边缘。

  这无疑使矛盾一次次激化。

  有个成语叫“同病相怜”。

  用在聋哑人身上未免太狭隘。

  假如“不同病”也能“相怜”,才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具体说来便是。

  聋哑学校的老师,聋哑学校之外的常人,不要用有色眼镜看待聋哑人。

  即使不会用手语,也可以用文字交流。

  走进他们内心世界的方式不止一种。

  不至于让他们被“异化”,走投无路。甘愿受欺负,也不敢出来呼吸新鲜空气。

  什么时候,他们能信任“常人”,信任世界。

  有困难时,能得到应有的、有效的回应。

  “小光”们才会越来越少,“贝贝”们也能走进人群,创造更多样化的链接。

  作者:羽逸尘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NBA最新得分榜!蔡恩第8,东契奇第5,库里还差1分抢得分王!

开球咯
2021-04-13 09:07:26

《天下第一》八大高手一览表,成是非垫底,铁胆神侯第二

事故之我见
2021-04-10 23:55:17

华为参与研发的新车来了,轴距超2米9,最大功率320kw,内饰科幻

车你聊天下
2021-04-12 21:03:26

Kobe中国行,勒布朗中国行,萌神中国行,没有比较就没有尴尬!

八圈传播者
2021-04-12 21:39:50

新冠疫苗缺货,暂停第二针接种计划?你怎么看

疫苗圈
2021-04-09 23:04:39

网红吃播有多假?龙虾是塑料,火锅底料是面包,看完你还相信吗?

欣欣吃货爱美食
2021-04-12 12:14:31

汪小菲就醉酒连麦女主播一事道歉 汪小菲醉酒失态登上热搜

福建日报
2021-04-12 15:31:18

一分钟都不想等的拜登这下尴尬了,下令控枪当天,得州枪声响起

前沿时刻
2021-04-12 19:25:10

摸大腿、脱内衣、袭胸...它正成为性骚扰的乐园

手机总部
2021-04-13 00:06:29

姚明强硬回击无效果!易建联又做心寒举动,杜锋心都凉了

山东体育资讯
2021-04-13 10:34:47

为什么有钱人都从别墅搬回“高层”?建筑学家给出答案,建议了解

探房杜咔咔
2021-04-11 14:56:34

李红:揭露我的“流氓前夫”余秋雨,没有谁比我更了解这个伪君子

民生论坛通达天下
2021-04-10 14:41:46

48岁杭州大姐,常年吃无碘盐消结节,最后发生了什么?值得借鉴

羽凡情感大咖
2021-04-12 19:58:43

新生儿没有肛门,出生3天后才发现,16天后死亡,医生有无责任?

小红姐产房故事
2021-04-13 10:10:16

药企财务违规金额过亿,罚款仅三五万,财政部官员回应执法困境

八点健闻
2021-04-13 10:06:10

女人哺乳全过程,男人根本不敢看

窈窕妈妈
2021-04-12 19:52:41

郑爽案迎“大结局”!最终真相被法官道出,难怪郑爽会陷入疯魔

八圈传播者
2021-04-13 06:36:39

重温经典之作《大宅门》,有两处剧情却让我觉得非常尴尬

时光漫漫车马远
2021-04-11 07:30:06

闺蜜生子7个月,婴儿用品全是刘涛买,14年闺蜜情毁于一个脸色?

娱书雁帛
2021-04-12 15:39:40

苏州“织女”星空刺绣火了!人民日报:瑰宝,只能留在中国!

无根树花正孤
2021-04-12 23:54:17
2021-04-13 13:49:08
周冲的影像声色
周冲的影像声色
一个文艺又理性的公号
2797文章数 14454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决定了!日本要把核废水排进海里 全球海域将无一幸免

头条要闻

决定了!日本要把核废水排进海里 全球海域将无一幸免

体育要闻

湖人15分惨败尼克斯 庄神仅得3分

娱乐要闻

这腿绝了!阮经天旧爱许玮甯秀美腿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拜登拿硅片:中国想主导半导体,美国不能干等

汽车要闻

车名注册了20年 东风雪铁龙全新车叫"凡尔赛"

态度原创

本地
游戏
房产
旅游
公开课

本地新闻

30岁不结婚,丢脸吗?

《仙剑奇侠传》上架Steam 15日正式发售

房产要闻

106个,657亿!海南自贸港又一批重点项目签约

旅游要闻

云南一市“长见识了”,建于山脊之上

公开课

入耳式、头戴式...哪种耳机对听力伤害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