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6名上海中年站街女性性工作者访谈记录

0
分享至


  时至今日,性工作者在中国已经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年轻的性工作者们,他们选择了在KTV、酒吧等地出没,随着网络的兴起,许多性工作者,更是足不出门便可招揽到许多的生意。然而,对于一些年纪较长的性工作者来说,KTV和酒吧等场所,并不能获得更多的客源,城市街头成为他们主要的寻找客人的场所。这些年长的性工作者人群中,有的早年在广东淘过金,后来转战上海;有的是在其他姐妹的带领下,来上海出道的。这些中年站街女性性工作者,主要服务于中老年的客人和外来流动的民工。

  几年前,上海疾控中心等相关机构对16名站街女性性工作者进行访谈,旨在了解上海站街女性性工作者的生存状态。调查对象是中国居民35-60岁的中老年女性。以户籍区别,上海本地调查6人,非上海户籍为10人。因为本次调查对象的特殊性与敏感性,调查人员使用的调查方法为:邀请被访女性到事先准备好的访谈室。每个访谈中只有2名调查员、与被访者共3人。

  一、婚姻与家庭

  下面是一名本地性工作者的婚姻情况:

  (G:本地性工作者,J:调查员)

  G: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同母异父,妈妈离婚带过来,小时候磨难很多,身体不大好,妈妈宠我。认识了现在我小孩的爸爸,当时二十几岁,我家里面不同意。

  J:怎么认识?在哪做什么?

  G:自己认识的,上班,后来(我们)不好(就)离婚了,后悔没听爸妈,结婚大概5、6年

  J:有小孩?

  G:女儿已经6、7岁。我们关系不好。后来我认识一个有家庭。后来觉得很痛苦。我原来是良家妇女,我处女给了我老公。

  J:小孩给你?

  G:我们协议离婚,小孩给我

  J:你的工作是换来换去?

  G:现在帮人家打工,以前超市也做过,在上海市里面,工作不稳定,感情也不稳定。我也不比人家难看,怎么这么倒霉,心里难受。

  J:开始怎么会?

  G:偶然的一次机会,有一次走路闷头走,遇见一个人我就跟人家一起去了。

  J:两段感情不顺利的时候,然后呢?

  G:喝完咖啡人家给我钱,2004年的时候,给了三百

  这是一名外地性工作者的婚姻情况:

  (E:外地性工作者,T:调查员)

  E:我是朋友介绍他(前夫)的。一去他家就知道上当了,去他家办了酒席,他哥哥也来了,但是没钱,后来我才知道,那个男的父母死得早,叔叔带的,叔叔又体弱多病,哥哥是妈妈改嫁带出去的,是他二叔,他小叔叔没结过婚。都想给他促成这件事情,他家办了酒席。

  T:你也接受了?

  E:恩,我如果不接受,也太……?阴差阳错的结了。

  T:你也没拒绝就稀里糊涂的结婚了。

  E:恩,后来他就说:“我家条件不好,你不要嫌弃我家穷”。从相处不到半

  年,我就觉得这个人实在不适合我,一直没过好。吵架没吵过,但是没开心过,没

  话讲。

  T:他比你大?

  E:大多了。

  T:就是你当时20岁,他将近三十岁娶你的?在当时来说挺老的?

  E:是的。

  T:就这么结婚了。

  E:就不像现在这些人照顾人呀什么的。我觉得他不好。

  T:那他现在在家干嘛?没有联系?

  E:不知道,没有联系。哎呀,我们自己的婚姻很不幸,自找的。我们又没结过婚又没领过证。他们一厢情愿,我就想走。

  T:说走也就走了。

  E:过去两三个月就怀孕了,怀孕你跑回去就挨打,就认命了。

  T:生了几个孩子?

  E:就一个,不愿意两个人过,本来第一个想流掉。

  T:到现在就一个?

  E:没有,还领养了一个女儿。

  T:是之后的事情?

  E:恩,本来我想走的,把小孩带走。但是要自杀,他们家单传,我去四川什么的,都不让我带小孩走。他叔叔不放心,说我外省的把小孩带走不放心。去赶集他叔叔都不让我带走。他和他叔叔是对立的,在这样的条件下,很矛盾。一是他不怎么负责任。怀孕了还要做事情。他虽然在外面做事,但是没有什么计划,没有买什么东西让你先吃的。就是很不关心人,我对他很失望。从以上两组资料我们了解两位来自上海本地和外地两个女性性工作者对于自我婚姻的描述,在婚姻的路途上,并不是特别的顺利,而婚姻对于女性生活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婚姻的不稳定性也成为已婚女性从事性工作者原因之一。

  二、户籍所在地区经济状况

  在采访的16名站街女性性工作者人群中,许多性工作者来自中国经济欠发达的区域,特别是非上海户籍的女性性工作者,他们大多数来自于非发达省份的农村,在这些区域中,经济十分的落后,月平均工资极低。对于许多文化较低、年纪较大、没有更多的技术职能的农村女性来说,找一份工作简单,但是要能够保证每个月能够存下钱,留给自己的家庭使用,这便显得十分困难。

  (C:外地性工作者,T:调查员)

  C :从小说起,从小家庭条件很不好,我父亲很暴躁。我们家四个人,我是老大,一个比我小一岁,还有个比我小好几岁。有个弟弟,才20多岁。我自己三十五六。计划生育的时候生三妹妹没有人给我们做饭,我才七八岁。我爷爷家离我们家十几里地,一个礼拜给我们做一锅窝窝头,没有的吃,蚂蚁我们也吃的。

  T:父母呢?

  C:在外面躲着跑了呢。把我们丢在家里不管了,计划生育来抄家把什么都抄走了。我大爷对我们比较好,帮我们。我们鸡老去人家地里吃菜被要走了,我们人都没吃的鸡哪里会有吃的。计划生育时期饥一顿饿一顿。

  T:没读书?

  C:大一点,九岁十岁开始读书就玩嘛。我是读了小学,我妹妹是读了二三年级。小学毕业了没考上。那时候家里也没有钱,我爸脾气爆的很,和我妈吵架,我也没考上,也不读了。家庭暴力我爸就这样。

  T:念书的时候要做活吗?

  C:念书的时候要做活,我弟弟小,洗衣服洗尿布,冰里面洗呀,我是老大什么都咯在我身上,不上学的时候在外面找活在市里面,通过人介绍做保姆一个月五十块钱,五十块钱也去。

  T:什么时候呢?小学毕业就出来做工?

  C:具体时间不知道就出来做保姆,毕业两年就出来做。

  T:十七八岁?

  C:做了一两年,好像是。又去北京人家介绍的,在中介所,去北京中国的心脏,我们的首都,要不就跟着一块去广东。舞厅里面当服务员,弄点钱就给家里了。去北京做保姆。后来就在商场里面做导购卖鞋子。在学校里面做切菜的刷碗的,什么都干。那时候挣一千多觉得挺不错的。

  T:那是哪一年?

  C:记不清了,太久了。

  另一位被访人员的内容

  (E:外地性工作者,T:调查员)

  E:我很早出来,以前一年回去一趟,后来到这边两三年回去一趟,最长一次七年没回去。那时候被人骗去,不怎么开心就不回去了。准备明年回去。怎么说呢?这么多人贩子没被卖掉,被一个男人骗了。我性格活跃一点。我大姐姐夫开了煤矿,大姐不识字,我去帮忙收款。那时候县城市里面都去过,我们父母关系不好。我和我哥我爸住在一起。那时候十五六岁。做小生意,去城市里卖鸡蛋。做很多事情,山里砍柴卖。在家里很苦,我们那农村,青黄不接,5、6月份缺少吃的,玉米刚刚好,用手推成粉吃。那时候苦啊,就想嫁出去?

  T:就找人了?

  E:没有,嫁出去也是一个问题。

  T:为什么?

  E:那也担心,我们同年,比我们小一岁的有嫁出去的,我不急得嫁,还要赚钱。到四川到云南打工。

  T:所以你觉得想在老家有没有什么变化?

  E:我们老家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穷,比我们以前好多了。那时候出玉米吃玉米,出红薯吃红薯,现在玉米换大米,过去不行的。

  T:那边的基本都往外跑?

  E:对的,都往外跑。女孩子骗出来打工都骗到安徽,卖到河南,福建那边。

  T:你们村庄男的出来多还是女的?

  E:差不多,年轻的都出来。

  T:家里面都是老人?

  E:恩,比较落后。

  中国在过去几年的经济危机影响下,许多人因为经济困难,开始从事性工作者工作。在我们调查的站街女性性工作者人群中,我们发现,许多的女性性工作者,他们来到上海的时候,开始只是在一些餐馆里打工,或者是做一些家庭式的保姆,然而,随着涌入上海的外来中年女性越来越多,这些岗位的竞争也变得越来越强烈。许多女性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了解到性工作者的行业后,慢慢开始从事性工作者。

  三、工作收入

  许多站街女性性工作者,他们所在的场地可能是公园、绿地这些低档场所,甚至一些是在拆迁房。她们的收入状况又是怎么样的呢?

  采访一位外地站街女性性工作者的收入的情况:

  (C:性工作者,T:调查员)

  T:一般冬天客人多?还是夏天客人多呢?

  C:夏天客人多。

  T:一般夏天客人多的话多少人?

  C:一天两三百,好的时候四五百。

  T:几个人?

  C:五十块钱的,四十块钱的,

  T:五六个人。严打有影响吗?

  C:影响很大的,不严打那还了得。刚来的时候不赚钱,一天三百四百,现在三百四百最好了,现在一天一百五十两百。

  T:现在新客人还是老客人多?

  C:没有新客人,都是老客人。不敢出去,怕,安安稳稳的。

  另一位性工作者的收入情况:

  (D:性工作者,T:调查员)

  T:从以前到现在,一天客人多的话多少个?

  D:一天最多五六个

  T:最少打白板?

  D:今年打白板的都少,每天一个两个,我这几年,和去年比,我今年蛮好的。用的全部除掉还有七万多存款。我今年也好一点,存了七万八千块钱。

  T:用的很好?吃得很好是吧?

  D:我用的好,我女儿一个月不知用我三百块钱,一个月最多花过两三千。一般不低于两千块钱,生活费电话费什么的。我们翻看了历年年上海市民收入情况,从二位女性工作者收来看,他们的收入均高于上海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不过,在这些收入的同时,性工作者也面临着许多的风险性问题。

  四、健康问题

  生殖健康和性传播性感染也是站街性工作者面临的问题。

  几年前,相关机构为93名站街女性性工作者提供性病诊疗服务。发现感染梅毒22人滴虫病2人,淋病1人,细菌性阴道炎12人。

  (O,N:性工作者,J:调查员)

  J:在上海有没有查过性病?

  O:查过?

  J:梅毒有过吗?

  O:抽血看看,和他们(医生)联系每三个月查一下。

  J:你听说过艾滋病,怕吗?

  O:怕的,年前检查过。

  J:如果半年查一次你愿意吗?

  O:一个月查也愿意来。

  N:我肾不好,尿蛋白高

  J:更年期有没有症状?

  N:没有,我这人身体还好,我用家里人的医保卡去看病,一年一到两次。

  J:有意外怀孕吗?

  N:没有,吃避孕药

  J:带过环吗?

  N:没有,吃药,长效的,吃了三四年,就不能怀孕了

  五、生活与工作网络

  上海站街性工作者分布十分广泛,在接受采访的16名站街性工作者中,有来自上海虹口区和卢湾区,主要活动在街上和公园。在我们交流中发现,本地性工作者与外地性工作者,他们形成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圈子,交流并不是特别多,下面节选了几位性工作者讨论工作和生活的情况

  (F:性工作者,T:调查员)

  T:你觉得你在圈子里几个玩得好的(姐妹)?

  F:没有特别好的,好象没有一个特别(好)的。和每个人都打招呼。

  T:那交心的那种?那像阿珍姐姐这样的?

  F:没有交心的。我和阿珍姐是老乡,以前和阿珍姐不怎么讲,现在到她们家,比较要好

  T:像阿珍姐这样的有几个?

  F:没有。

  T:我们圈里认识多少?在上海认识的一共有多少?

  F:有认识没交往,之前那些不在上海了。

  T:你来上海除了这个圈子认识的人应该很多?

  F:我们接触的圈子认识的人还是少,整天在家里。认识外面的人多还是上班的。我是为了赚钱还钱

  T:不做我们圈子(姐妹)的朋友?

  F:不跟她们接触,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每个人手段不一样。

  (C:外地性工作者,T:调查员)

  T:玩的好的人多吗?大概几个?

  C:男的,女的?

  T:可以交心的

  C:小刘,小不点,还有在这里认识的,互相帮忙的。

  T:两三个。在上海你认识同行的多少人?

  C:认识不多

  T:二十,三十?

  C:就认识三个人,除了阿兰。她们帮我介绍(生意),我帮她们介绍。

  T:在上海认识人多吗?男女加起来。

  C:不多。

  T:二三十?

  C:没有那么多,大概十几个吧。

  T:看一下社会圈子有多大,你很少跟人打交道?

  C:平常很少。

  (L:性工作者,T:调查员)

  T:平常休息和谁在一起?

  L:和熟人打电话,和姐妹吃吃饭聊聊天。

  T:喝酒吗?抽烟吗?

  L:喝啤酒,葡萄酒。不抽烟。

  T:那在上海知道你做这一行有几个人?

  L:我同事都不知道,我老乡介绍的,知道我,就几个。

  T:平常还和谁交往?

  L:除了老乡就是客人。

  T:没有其它的?

  L:没有,那些人我也不住在一起不认识,不交往。和她们两个住在一起,天天见面。

  调查发现,本地性工作者与外地性工作者,活动的区域和人群还是以自己朋友和老乡为主,本地和外地的互动性并不是特别强。性工作者们都建立自己的一个社会网络,与周边的当地人群并不形成互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维权成功!“海胆事件”当事人再发文:“三亚市领导带店家上门道歉,还带了两箱芒果,很甜……”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4-21 18:26:05

“劲舞天后”萧亚轩的激荡情史

我是娱有理
2021-04-21 19:08:38

安徽一11岁女孩被天降砖头砸进ICU,女孩家属:同单元装修户曾承认抛砖 警方介入调查

山东商报
2021-04-21 00:12:14

江西一男子长期强奸继女 为防怀孕让其吃避孕药 被亲女儿撞见事发

中国国际教育电视台
2021-04-21 15:06:58

乍得总统代比之死,背后有这些事

新民晚报
2021-04-21 14:09:16

22岁女大学生深入足控圈卖原味袜子,俩月赚出一年学费

全景故事
2021-04-21 18:08:50

香港富二代美女,30岁身家500亿,却为何嫁给湖南穷小子?

五彩斑斓的世界
2021-04-21 00:38:21

敢对中国搞双标的外企,你们会得到“福报”的

酷玩实验室
2021-04-21 10:29:04

一夜叫卖40万,郭美美又被抓了,比干爹更重磅的内幕被捅破

春从二楼落下
2021-04-20 18:19:41

日本14岁女生被同学性侵、逼拍裸照,失踪38天后被发现冻死在雪中....

INSIGHT视界
2021-04-21 14:08:29

强迫妇女口淫并吞咽精液的,构成强奸罪?

佣兵敢死队
2021-04-21 11:00:52

60后夫妻结婚30年无儿无女,独居深山没有工作却火上央视,网友:这才是神仙爱情!

VIKAN薇
2021-04-20 19:18:33

刚刚,4名公安局原副局长被查!

法制播报
2021-04-21 16:13:40

谭德塞称世卫溯源报告评估不充分,拟派专家赴华,外交部回应!

中国国情
2021-04-21 17:13:24

猪身上"最脏"的3个部位,能不吃就别吃了

科普中国
2021-04-21 13:25:13

马上评|“错换人生”尘埃落定,阴谋论该退场了

澎湃新闻
2021-04-21 11:30:21

孕妇因抗麻体质生剖双胞胎,哭喊声撕心裂肺,丈夫掩面痛哭

生活宏图
2021-04-21 16:25:43

凭栏:终于,通胀要开始吃人了

凭栏欲言
2021-04-21 16:42:10

解放军跨海航渡演练!猛士三和新型坦克登陆舰首次合体

演兵场
2021-04-21 18:08:35

当女主人裙子被德牧脱下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的狗了!

宠物萌宠日常
2021-04-20 10:00:02
2021-04-21 20:37:08
所有的往事
所有的往事
用真诚的文字感受人文历史
5401文章数 1991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三亚"海胆事件"当事人:维权成功 市领导带店家道歉

头条要闻

三亚"海胆事件"当事人:维权成功 市领导带店家道歉

体育要闻

打西部前5胜率10%!利拉德没机会看表

娱乐要闻

毛晓彤穿鹅黄短裙 对镜甜笑wink杀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特斯拉维权当事人:我们只问为什么刹车失灵

汽车要闻

美式复古敞篷跑车将国产 挂比亚迪的LOGO

态度原创

健康
家居
手机
亲子
房产

超龄了,还有必要打HPV疫苗吗

家居要闻

港男月入过万只能带妻儿住7平蜗居 在洗衣机上做饭

手机要闻

苹果发布会都是硬货:顶配新iPad Pro逼近2万

亲子要闻

《小舍得》热播,全民“鸡娃”无人胜出

房产要闻

重磅!广州限购再次收紧!人才购房变1年社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