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发现老师死在办公室我刚要报警,他电脑上一视频却让我改了主意

0
分享至

  发现老师死在办公室我刚要报警,他电脑上一视频却让我改了主意


  刘猛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回身提醒白寂:“我听说你们已经审讯了两个学生了,都是男生。你们有没有想过,凶手也许是女孩呢?”

  1

  上午9点,生物系本三2班班长姜宇,准时出现在系辅导员陈自金的办公室门口。

  推门前,他深吸一口气,再次摸了摸怀揣的两条中华烟。

  入党的事,他已经多次跟辅导员沟通过,可陈自金却总是支吾着不表态。别班的班长大三上学期都入党了,只剩他一人拖到了现在。眼看明年就要毕业了,入不了党就会影响他报考公务员。

  最后,还是别班的班长好意提醒他,说陈自金喜欢收学生的礼。姜宇这才猛然醒悟,怪不得自己不讨陈自金喜欢,原来是自己不会做人。

  姜宇把请求的说辞又默念了一遍,才推门而入。

  陈自金背对他歪着脑袋坐在椅子上,他喊了声“陈老师!”

  陈自金纹丝不动。

  姜宇纳闷地走近,待他探头一看,不由发出一声惊嚎,“啊!”

  只见陈自金脖上被割了道深深的口子,红白的肉参差地外翻着,整个前胸和脚下全是风干了的污黑血迹。他嘴上还贴着黑色胶带,两只手臂被反捆在椅子背上,肩膀上披了一件黑西装外套,外套挂在椅子背外挡住了被捆绑的双臂,从后面望去,就好像靠在椅子背上睡着了。

  整个四层楼,只有四间办公室,除了陈自金的办公室,还有三间是任教老师的教研室,老师们除了偶尔开教研会平时很少动用教研室。

  因此,姜宇的嚎叫并未惊动任何人。

  他只得疯跑向3楼,挨着拍打教务主任、教学秘书和院长助理的办公室门,“死人啦!陈老师死啦!”

  很快,警笛呼啸而至,围观的学生把生物楼围得水泄不通。

  辅导员被杀了,死前被捆绑虐待,且是死在办公室中,恐怖的消息像瘟疫一般很快传遍了整个校园。

  生物系的女老师上班变得战战兢兢,下午一到下班的点就逃似的离开办公楼,不敢耽误片刻。

  那些不得不来办公楼处理事务的学生干部,再也不敢孤身一人前来,总是叫上几个同学作伴。

  事发当天,当地一家媒体很快就添油加醋地把案件公布到了网上,一时间舆论纷纷。

  鲁南大学是海城市唯一的一所二本院校,是海城市的文化招牌,若不迅速查办找出真凶,恐怕鲁南大学最近两年的报考率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海城市长直接把电话打进了公安部,督促迅速彻查此案。

  2

  审讯室中,刑警白寂正在审问姜宇。

  “那天早上,你去死者办公室干什么?”

  “那天警察已经问过我了!我说了,我找他是想问问我入党的事!”姜宇的情绪有些焦躁,空寂的审讯室传递给他一种恐慌感。

  白寂点点头,看得出这孩子是头一次来警局,紧张是正常反应。白寂换了种舒缓的语气,“你别紧张,叫你来,是想多了解一些情况。说说你对陈老师的了解吧,比如,他最近有没有和什么人产生过矛盾?”

  姜宇凝着眉思考了片刻说:“陈老师平时看起来很随和,和领导关系也不错,去年刚被提拔为团支书,就是对我们这些学生……”

  “对你们这些学生怎么样?”

  “我也说不好……”白寂注意到姜宇下意识地握紧了手,表情有些尴尬,“他对我们这些学生干部总是呼来喝去的。有人跟我说他爱收学生的礼……其实,其实我那天也是想去给他送礼的……”

  报案那天,有警员看到姜宇带了两条中华烟,白寂知道姜宇并没有说谎。

  姜宇走后,白寂走进刑侦一科办公室。

  “小赵,监控查得怎么样了?”

  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女子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白队,你来看!”她歪着身子招呼白寂,“画面显示,8点10分的时候,有个男生进了生物楼,8点17分,他又离开了。看他动作,出来的时候是有些慌张的。不过,生物楼只有门前和大厅里有监控,各层走廊中并没有监控,所以我们不能确定他是否进过死者的办公室。”

  “查查他是谁,下午带过来见我。”

  “是,白队!”小赵站起来,打了个敬礼。白寂不由地笑了,小赵来公安局工作已经快两年了,却还保留着在警校读书的一些习惯。

  监控中,男孩的面容看得很清楚,找到他并不是件难事。

  下午4点半,小赵把生物医学专业大三学生李刚带进了审讯室。

  “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白寂盯着李刚问。

  李刚的神色有些慌张,他先是摇头,后又点头。

  “8月23号早上,也就是昨天,你在死者陈自金办公室干了什么?”白寂追问。

  “没有,我没有进陈老师办公室!”李刚辩解道。

  “撒谎!你大概不知道吧,生物楼4楼上周新安装了摄像头,监控看得很清楚,你进了陈自金的办公室!”4楼上并没有安装摄像头,只是白寂看李刚神色慌张,他决定诈诈李刚。

  李刚瞪大眼睛望着白寂,嘴巴半张着,那意外的神色似乎在说“什么时候楼道也按上了监控?”

  他闭上嘴,咽了一口唾沫,似在思虑该如何回答。

  白寂一拍桌子,怒声吼道:“你还想撒谎!”

  李刚哆嗦了一下,他慌声说:“我是进陈老师办公室了,但人不是我杀的!”

  “不是你杀的,看见人死了为什么不报警?”

  “我,我有苦衷,我怕学校会查我……”李刚声音颤抖,眼里竟转起了泪花。

  李刚说,陈自金死前一天的下午曾给他发信息,让他第二天早上来办公室,填一张贫困生资助金领取表。填完那张表格,第二天,资助金就会打到他卡上。

  鲁南大学每年都会分配给各系院几个贫困生资助名额,每生每年补贴一万元,而贫困生的认定主要是由系辅导员说了算。

  大多数辅导员都是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由全系学生投票选举出贫困生,并且贫困生还要提供真实可靠的证明材料。

  可情况到了陈自金这里,却变了味道。

  陈自金经常借着评选贫困生、选学生干部、入党等事由向学生暗示收受礼金。那些不开窍的学生,总是被他以各种理由卡下,只有能给他带来切实好处的学生,才能获得竞选评优的资格。

  李刚之所以能顺利申请到助学金,是因为他亲口承诺,在领到助学金后会,将一半的金额打到陈自金的卡上。

  听到这里,白寂感到很吃惊,他没想到身为辅导员的陈自金竟如此大胆。但他依旧不动生色地倾听着,生怕表情的异动会打断李刚的叙述。

  李刚说,那天早上他去找陈自金,竟意外发现陈自金被人杀了。

  他非常惊恐。

  当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出去喊人并报警。可是,瞥见办公桌上的陈自金的手机,李刚突然想起,最近一段时间自己曾多次在短信和微信上,和陈自金聊过助学金的事。陈自金还在微信里指点他如何回家乡制造假的贫困证明,他也多次给陈自金发信息保证在拿到钱后,会分给他一半。

  假如自己贸然报警,那么警方在查看死者手机时,会不会看到他和陈自金的聊天记录?这些聊天记录如果被学校领导知道,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

  在焦躁和恐惧的双重夹击下,来不及细想,李刚颤抖着手把陈自金手机上,和自己聊过的有关助学金的信息都删除了,然后慌慌张张跑出了生物楼。

  “白叔叔,我当时太慌了,一时昏了头!我怕学校知道以后会把我开除!我是复读了一年,才考上的大学!”李刚竟捂着脸哭了起来。

  “既然知道考大学不容易,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做这种投机倒把的事?你以为这是小事吗?你们这是诈骗,是犯罪!”白寂提高了声音,语气里是恨铁不成钢的愤然。

  “白叔叔,我求求你千万不要告诉校领导和老师,我以后真的再也不敢了……”李刚说着竟起身离座绕到白寂面前,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白寂心里有几分隐忍,但他还是摇了摇头。李刚这样的孩子,如果不给他点教训,以后他还会犯下更严重的错误。

  “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你的法律责任,但我必须跟你们校领导如实汇报。我会帮你求情,我想他们不会把你开除的,但是必要的惩罚你要承担!”白寂蹲下,拽着李刚的一只胳膊把他拉了起,“快起来吧!别哭哭啼啼的,没点男人的样子!”

  李刚走后,白寂召集刑侦一科全体人员加班开了个会。

  “这个案子了解了一天了,说说你们的想法吧!”白寂抱肩站在会议桌前,凝视着众人。

  “白队,我觉得我们应该重点查查和陈自金有业务来往的师生。比如,那些申领助学金的学生,各班的学生干部,入党人员……”

  小赵说:“白队,我觉得我们不能老是把目光集中在学生身上,今天下午我们去学校找李刚时,了解到生物系还有一位叫刘猛的辅导员,他和陈自金素来不合,有一次两人还差点动了手!”

  “有这种事?那好,明天上午我会会这个刘猛。”白寂又转头对另一名警员说,“明天催催法医科的验尸报告,尽快确定具体死亡时间。”

  “大家还有什么想法?”

  众人摇了摇头。

  “好,散会。”

  3

  审讯室里,辅导员刘猛的情绪很激动。

  “白队长,你这是赤裸裸的偏见!学体育的怎么了?我们学体育的就都是没脑子的偏激狂?就因为我看不惯陈自金的行径,我就要杀了他?”

  “那你说说,你为什么看不惯他?”

  刘猛嘴角一歪,挂上一抹嘲讽的笑意,“陈自金是什么人,领导们可能不了解,我可是和他共事过三年!他那套坑蒙拐骗欺软怕硬的嘴脸,我见得太多了!别的不说,就说他喝水用的水杯,桌子上摆的蜂蜜,用的落地扇,哪一样不是从学生身上搜刮来的?”

  “照你这样说,陈自金得罪的人可不少啊。”

  “那是自然,不过他得罪的都是地位不如他的人,领导面前他还是很会表现的,要不然,怎么能提得那么快……”刘猛的语气里依然满是讥讽。

  白寂想起,审讯前小赵跟他提过,生物系去年竞选正科级,刘猛和陈自金同时竞选,结果在领导投票环节,陈自金以压倒性优势胜出。那次评选之后,刘猛主动向领导提出申请,将办公室从4楼迁到了2楼,从此,两人各自管理相关专业,井水不犯河水。

  望着刘猛健壮的体格,白寂凝神思索,这个男人会因为这些过节就对陈自金痛下杀手吗?

  待刘猛的情绪稍稍稳定,白寂问道:“刘老师,冒昧问一下,您爱人是从事什么职业,你们有孩子了吗?”

  “我爱人在检察院工作,正科级,比我干得好!我儿子都三岁了,正是可爱的时候。”刘猛答得很干脆。

  白寂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刘猛快人快语地说:“白警官,我家庭很幸福!绝不会为了点同事矛盾就去干杀人越货的事儿。”

  白寂笑了,这家伙脑子倒转得挺快。

  “行吧,今天就到这儿,有需要的话我们再联系您。”白寂站起来,做了个握手的姿势。

  临出门时,刘猛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回身提醒白寂:“白警官,我听说你们已经审讯了我们两个学生了,都是男生。你们有没有想过,凶手也许是女孩呢?又或者是女孩的家属?”

  “哦?怎么讲?”

  “据我了解,陈自金不光贪财,他还好色。几年前,他还跟我们一个女学生在校外同居过。你说,如果女孩的父母知道了,他们会放过这样的老师吗?”

  刘猛的话令白寂的眉头不由地凝了起来,他的话不失为有价值的破案思路。

  送走刘猛后,白寂的思绪又飘回惨烈的案发现场:陈自金被反手捆绑在椅子上,脖子动脉被利器割断,胸前满是血迹。

  这样残忍利落的杀人手段,有可能是女人所为吗?

  白寂拿着验尸报告又去了刑侦一科,他命令警员重点排查报案前一天的监控,不放过每一个可疑人员,同时,请证物科人员去陈自金家中排查可疑线索。

  白寂办公室,小赵前来汇报案情。

  “白队,监控显示案发那天,出入办公楼的一共有12人,其中老师7人,学生5人,三男两女,但是除了死者,所有人在下午7点之前都离开了办公楼。这些人的身份都已核实,与陈自金有业务关联的是一个叫许悠然的女孩。她也是这次助学金的申请人之一,不过她没有通过最终的审核。”

  “哦?”白寂眉头一挑,“走,带我去看看监控!”

  小赵把监控又回放了一遍,下午4点零5分,陈自金悠然步入办公楼,大约半个小时后,一个女孩的身影晃到了镜头下。

  “这就是许悠然。”小赵指着屏幕说。

  视频中,女孩背着双肩包,看样子像是在找教室上自习。进生物楼前,她手里拎着一只空塑料水杯,10分钟后,她从生物楼走出来,一边走下台阶一面举着杯子喝水。

  “看样子,好像是去大厅饮水机那里接水了。”

  白寂把目光从屏幕上移开,用问询的目光望着小赵,“你怎么看?”

  小赵摇了摇头,“我感觉不像是她。第一,她没有作案时间,第二,她是残疾人,她走路都一拐一拐的,怎么可能把一个大男人悄无声息地杀了?”

  白寂皱着眉不说话,他把视频又倒了回去,可以很清晰地看到,视频中的女孩走路有轻微的跛足。

  “小赵,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人最难看透的是心。”白寂这句话既像是对小赵说的,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她有没有作案时间还需要进一步调查,但目前看来,她是最有作案动机的人。”

  小赵咂摸着白寂的话,沉思了片刻,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她急急地说:“白队,我现在就去把她带过来,您亲自问她。”

  说着她转身就要走,白寂摆手喊住她,“叫大刘带几个人和你一起去,让大刘再把生物楼仔细勘察一遍。重点看看那些监控覆盖不到的地方,比如女厕、一楼走廊的窗户,凶手完全可以趁夜间从窗口爬进去行凶!”

  小赵笑着拍了一下手掌,“白队,还是你考虑得周全!”

  小赵刚走,白寂就接到法医科的电话。

  “白队,最新一次尸检显示,死者死前服用过致昏迷的药剂。我们检测了死者生前用的水杯,虽然水杯刻意被人刷洗过,但是仍然能检测到微量的药剂残余……”

  白寂握着电话又陷入了沉思:先迷昏然后捆绑杀戮……嗯,这就说得通了……

  凭借多年的办案经验和直觉,白寂迅速构思着案发始末……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北京:公共自行车4月15日24时起停止运营

记录之路
2021-04-15 01:26:25

北京第一代“鸡娃”自述:20年后,我还是归于平凡

生活对你下手了
2021-04-13 00:12:57

菲利普亲王和曾孙们的罕见合影,夏洛特公主女主感强,女王很宠爱

译言
2021-04-15 05:34:06

热搜第一!陈赫连夜道歉:果然,我们都被骗了

八圈传播者
2021-04-14 08:08:42

当初河北35岁女子产下国内首例5胞胎,20年过去,他们一家咋样了

愈时娱乐
2021-04-14 23:58:00

这所大学,可能是全中国最恨地铁的高校

生物学霸
2021-04-14 19:27:14

涉事护士郭希志现身,发现姚策真正死亡时间,杜新枝离婚露马脚

资讯快递小哥
2021-04-14 15:00:19

末代皇帝溥仪的身体,是被胆大的宫女掏空的?他的童年经历了什么

无人的江湖
2021-04-14 14:44:03

26名亿万富豪被困新加坡,背后是“亚洲富人之家”的秘密

新加坡万事通
2021-04-14 23:52:57

45岁影帝演巨婴,43岁郝蕾扮少女,《大宅门》导演新剧扑了?

青石电影
2021-04-14 18:47:55

日本福岛核电站排放核污水!俄专家建议:干脆扔个氢弹炸掉算了!

无定河
2021-04-14 16:35:25

40国联合施压,要求俄罗斯立刻撤军,就算有中国相助也难挽败局

娱乐名单
2021-04-13 13:19:14

以色列人太聪明了,挖了一条地道钻进伊朗核基地:炸弹在桌子里面

无定河
2021-04-14 16:25:37

因言论不当被封杀,沦落到酒吧演话剧捞金的赵立新,为何不回瑞典?

扒圈主持人
2021-04-14 22:14:21

大明王朝:嘉靖审讯杨金水,看着都是废话,其实什么都问明白了

见证历史瞬间
2021-04-14 20:57:53

当年那个花了16万,断骨增高7.2厘米的男生李亚诺,后来怎么样了

厉羽萱
2021-04-13 09:53:06

晚间消息!A股走势已非常明确,明日市场或将上演惊天“大变盘”

科技先锋榜
2021-04-15 01:36:58

642座城市将实现零门槛落户,意味着啥?

大猫财经
2021-04-14 11:36:30

小伙每次饭局都打包,给门卫老人送去,老人的话却使他难堪

小聂生活
2021-04-14 18:33:32

患有这13种疾病,不建议接种新冠疫苗,加重病情还降低疫苗效力

健康养生plus
2021-04-13 15:20:50
2021-04-15 08:25:08
旧梦初醒已千年
旧梦初醒已千年
只讲你喜欢的那些故事
2509文章数 748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教育要闻

学霸女神宿舍集体升学:2人浙大、1人川大、1人江大

头条要闻

知道要被查他上演"最后疯狂" "贴心"司机为其牵线搭桥

头条要闻

知道要被查他上演"最后疯狂" "贴心"司机为其牵线搭桥

体育要闻

淘汰红军晋级 皇马残阵闯过魔鬼赛程

娱乐要闻

张韶涵穿露背高开叉裙身姿曼妙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作业帮猿辅导抢上市争千亿美元市值,行业内卷惨烈

汽车要闻

能真打特斯拉 Mustang Mach-E售26.5万起

态度原创

房产
家居
本地
时尚
公开课

房产要闻

[上海]试点33盘认筹已近尾声,哪些热门盘还有机会!

家居要闻

没有一套红木家具能逃出中年男人的家

本地新闻

30岁不结婚,丢脸吗?

张雨绮疑似新恋情被拍 男友是小8岁的帅哥提琴手

公开课

记者卧底精神病院,震惊发现正常人不在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