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女儿重病做手术,婆婆却赶我和丈夫走,一看检查报告我怒了

0
分享至

  

  1

  有一天给药班,配维c的时候用手去掰安瓿瓶子,没有掌握好力度,食指中段被划伤了,我去洗手池先冲洗了一会,准备找输液贴去粘一下。

  一边正在抽药的小蓓看见了,赶紧去拿纱布给我按着。血流的有点多,从纱布里浸出来,染上了小蓓的手背。

  我赶紧把手指从她手里拽回来,皱眉对她说:“你赶紧去洗手。”

  “没事。”她笑笑,不甚在意。

  “多洗几遍。”我又认真地对她说。

  第二天晚上老师带着小蓓和我上夜班,凌晨两点要去查房。

  外科的病人都休息的很早,走廊里也只剩下护士站上开着一个灯。

  长长的走廊里昏暗又安静,从南边的一房开始查,轻轻推门,拿手电筒照了照病床上人的胸口起伏,然后再出来。

  “你的手好一点了吗?”小蓓压低声音问我。

  “嗯。”我点点头,背后感到一股寒意。转头,看见了在走廊窗台一盆绿萝的掩盖下,一双淡黄色的三角眼睛盯着我们。

  我回视,攥紧了小蓓的胳膊。

  下一刻,那双眼睛朝我们直直冲来,我拉小蓓,她的身子侧了一下,躲过了那个东西的攻击。

  “怎么了?”她茫然道。

  我转过身,盯着它飞过去的方向。

  一声如婴儿撕裂般的啼哭传来,它又飞过来,这次我们没有躲,它在离我们二三米左右的地方被小蓓胸口的一道红光反弹出去。

  我正在口袋里翻封印的东西,胳膊突然被紧紧抱住,我听见小蓓的哭腔:“如梦,你不要吓我啊,你看啥呢?”

  老师也从护士站赶了过来:“查完了吗?”

  “还没有。”我回答,眼睛飘向墙角,看它竟然还有力气一跃而起,从窗户的缝隙里飞走了。

  被它逃了。

  或许有点明显,老师和小蓓也顺着我的视线看过去,墙角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有他们也看不到。

  “别一惊一乍的。”老师拍拍小蓓的肩膀,“赶紧查完房去睡一会。”

  真是恶心。

  每次一流血都会招来这些东西,它们不敢动我,沾了我的血的人数天内却能被它们看见。

  2

  上午的时候转来一个刚从手术室下来的病号,打了电话通知,我去接人。

  病人是一个四岁的小女孩,有三个家属。

  稍微年轻一点的女人大概三十多岁,小腹微微隆起,她看着病床上的女儿,眼圈有点红;一个男人也是三十左右的样子,一脸焦急;还有一个老婆婆,六七十岁,嗓门很大:“天天花钱,住啥院啊我们不住院,一个小事还非得弄到医院里花那么多钱……”

  他们穿的是比较过时的衣服,不算破破烂烂却也不干净,可以看出家庭条件不是太好,可是生病这种事,又有几个人能管得了?

  “那个病人家属,安静一点!”手术室的护士皱着眉朝这边喊:“这是医院,要吵出去吵。”

  “妈,你别说了。”男人低低说了一句。

  老人哼了一声也终于不吭了。

  我走过去,对那个男人说,:“你是刘招弟的家属是吧,我是外科的护士,过来接你们的,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拿个材料。”

  “哦哦,好的好的。”他点头,背有点弯,朴实又略带卑微。

  拿交接本找手术室的护士签字,看见那个护士盯着那个老人撇嘴,拿着笔在本子上签名,我听见她小声说:“什么东西!”

  安置妥当以后我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有个病人出院,把脏床单要放到污库房,在走廊的拐角的尽头。

  楼梯口传来争吵声,我的脚步顿了顿。

  “妈,我们再待两天吧……”那个男人的声音。

  “待啥待啊,赶紧回厂里挣钱去,我在这就行了,又不是啥大事,等两天就带着招弟出院了,在这净花钱。”

  声音顿了顿:“妈,你做的不太对,招弟这个样子……”

  “不对,我做的不对?!”声音忽地提高:“你自己看看你那媳妇不争气的肚子,她要是第一胎给我生个大胖孙子,我犯得着这样做吗?这都第三胎了,再生个女的你们养得起我可养不起!”

  “那你也不能把针……”男人的声音唯唯诺诺。

  “还不是为了你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肯定有用。我今天话撂着,你那媳妇要是这胎还是女娃,赶紧把她和她的娃都给我扔的远远的!老刘家不能绝了后,这脸,你们不要,我还得要!”

  “妈的!”老师把病历一摔,张嘴骂了一句。

  我和小蓓吓了一跳,跟了老师半个月,也大概知道她是什么脾气,做事干净利落,脾气温温和和,对学生也是尽职尽责。

  “怎么了?”我问。

  “你们知道这小女孩为什么做手术吗?她的肚子上有三根针!差一点都扎到肾脏了!”

  “谁干的啊!得去告她!”小蓓愤愤。

  “她奶奶!想要孙子…”女儿重病做手术,婆婆却赶我和丈夫走,一看检查报告我怒了。

  “女孩怎么了?她自己不是个女的吗?不行,气死我了,要是我肯定得去告她!”小蓓气得满脸通红。

  “自己的妈怎么去告啊,”老师的声音低了下来,“要是我自己的孩子弄成这样……”

  她的眼睛湿润了,她说不下去了。

  我忽然想起来老师也有个女儿,四岁。

  

  3

  女孩的父母第二天早上就走了,女人的眼圈一直红着,却没再说什么。

  小孩面色发黄,衣服有点脏,查的血还有轻微的营养不良。

  每天早上要去输液,老师绑止血带的时候要捋起袖子,往上一点的胳膊竟然看见很多青紫的伤痕,我听见老师的呼吸声突然加重。

  她气的。

  小孩子太听话了,一点都不像四岁。很少听见她说话,自从我们来了以后就一直呆呆的望着窗户外面,输液就伸胳膊,甚至扎针的时候连缩都不缩一下,似乎对疼痛已经免疫了。

  一旁的那个老人仍然絮絮叨叨:“这得花多少钱啊这,都说不住院了没啥事,你们还非得让呆在这,这都没啥事了,你们医院咋那么坑人呢……”

  没人理她。

  手里的糖都快被我捏化了。

  趁着孩子奶奶去买饭的空,我偷偷来到那个病房,把糖果塞给那个孩子。

  她先是一愣,茫然的看着我,下一刻却突然把我送的东西一把丢开,然后退到床的另一边,用被子把自己蒙起来,瑟瑟发抖。

  旁边病床是一对四十左右的夫妻,男人也是刚做了手术,女人在照顾他。

  “护士。”那个女人过来,帮我把糖捡起来,叹了口气:“这孩子不敢吃,我昨天看娃可怜,拿了一个苹果给她,谁知道那娃奶奶对着孩子就是一通骂,说什么吃人家嘴软,到时候还得给我们买东西什么的,把娃吓得……”

  她把东西递给我,又叹了口气:“什么家长啊这是……”

  4

  那天下午是被病房里的骂声引过去的。

  我走过去,看见那个老人正在举着手准备扇女孩的脸,嘴里骂骂咧咧:“看看你都花多少钱了,又让交钱还不让出院,你把我的棺材本都给赔进去了……”

  我赶紧跑过去,一把把她推开,紧紧抱住孩子,摸她的头,轻声安慰:“没事哈,没事……”

  小女孩也是被吓到了,满脸泪痕的抱着我的胳膊,我拿出纸巾给她擦眼泪,才发现她的右半边脸已经肿的老高,嘴角甚至还渗出了血。

  我抱紧了孩子,她低低抽噎着,连哭也不敢大声。

  “我的腰呦!我的腿呦!我疼得站不起来了!”她捂着她的腰,对着门外越来越多看热闹的人干嚎着。

  老师推开人群进来了,她皱眉看了看地上的老人,走过来低声问我:“怎么了?”

  “没事。”我摇摇头,我自己的力度当然我自己知道,女孩子本来力气就不大,只是当时有点急,可能又带了气,力度有一点点重,她也只是没防备才突然被我推开的,又不是易碎的瓷瓶,没有那么娇气。

  

  “您腰疼是吧?”我淡淡道:“那一会我陪您去楼下拍个片子检查一下,您要是有事了咱就住院,您的费用我来报销。”我顿了顿,话锋一转:“您要是没事……”

  她不说话了,也不动了,半晌,哼了一声,对我翻了个白眼,自己站起来了。

  我点点头,看见老师拍拍我的肩膀笑起来:“按理说我该把她扶起来的,但是看见就生气!”然后她的笑容加大:“口才可以呀妞,怼的真爽!”

  5

  再进那个病房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两人对我的不同,那个老人是一直想没事找事,一会这一会那,我没有理过她。小孩似乎对我也是有印象,我去给她换液体的时候眼睛会从窗外电视或墙壁移过来,看我一会。

  那天去给她换药,她突然对着我来了一句:“不要给我打针了。”

  这是她第一次跟我说话。

  “怎么了?”我轻声问:“是不是扎针疼了?下次轻一点好不好?”

  她摇摇头,眼睛还是盯着放着广告的电视:“姐姐被她送走了,妈妈又有小宝宝了。”

  我愣了愣,不太理解,又听见她说:“我花了她那么多钱,回去会被她打死的。妈妈生个弟弟她会说没钱养男娃,把我丢掉正好;妈妈生个妹妹,我们三个都会被她赶走的。”

  她的声音很平淡,嘴角的伤还没有好,电视上播着电视剧,她拿起遥控器换了一个播着广告的台,盯着电视继续发呆。

  我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又过了两天,老师对我说,医生同意她们明天出院了。

  “那女孩的伤还没有养好。”我说。

  “大家都知道小孩还没有好,孩子奶奶闹了几遍了不愿意在这,强留好几天已经要和我们打起来了,没有办法。”

  我低着头,无力感让我很累。

  老师看了看我,说:“走吧,还有一个小针要给那孩子打,到时间了。”

  我去准备室里拿了东西去了那个病房,已经大半个月了,以前也在医院门诊的注射室呆过,老师对我很放心,就让我去给小孩打了,她站在我的另一侧时不时和隔壁床的女人说着话。

  我刚刚消毒定位完,要扎的时候突然有人撞了我一下,针头扎进了我的左手食指。

  我把针放下,捂住伤口,老师也很快来到我旁边:“去洗洗,粘一下,再拿个针头过来。”

  我点点头,转身看见了老人站在旁边看电视,不经意回头看我的眼里有得意的笑。

  她故意的。

  针扎得很深,还好我捂得比较快,只是伤口有少量血,并没有粘到小孩身上。

  病房和墙中间的过道很挤,我往外走的时候,捂着伤口的手缓缓松开,有血很快地流出来,又有血不小心地滴到她脚上。

  凌晨两点又去查房,我推开门,看见老人还是打着呼噜霸占着整个床位,小孩缩成一团的身子蜷在床边,差一点就掉下来了。

  卫生间的门没有关严,一双淡黄色的三角眼睛在那里亮起来了,它缓缓的张开一个深红色的嘴巴,无声的在笑。

  我只轻轻关上了门。(作品名:《血祭》,作者:白格子)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北美观察丨美国众议院强推纾困计划 外界担忧经济出现副作用

环球网资讯
2021-02-27 14:10:20

红衣少妇的穿搭

凡尘往事
2021-02-27 13:33:05

“蓝委”:没有解决根本的“九二共识”问题,两岸无法对话,台湾农民进入销售寒冬

海峡导报社
2021-02-27 16:18:02

吴孟达丧礼细节首曝光,周星驰发声后悲痛关机,两人关系再遭热议

星界
2021-02-27 21:15:26

叶檀:A股大跌 港股大跌 全球巨震!真正的利空终于来了!最好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叶檀财经
2021-02-24 23:23:53

34岁还单身未婚,晚婚的代价其实很沉重

智慧同同
2021-02-23 19:09:34

刚出生3天的婴儿为求纯母乳,被活活饿死,科学育儿该听谁的?

科学育婴手册
2021-02-27 10:16:50

山东一家人住日军炮楼50年,墙壁厚达72厘米,光装暖气就花了10年

发带月亮
2021-02-17 22:27:13

“女朋友身上有这样的纹身,你介意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安侃侃
2021-02-26 10:18:19

春节后多人偷渡去越南被抓,均为在边境地区深夜走山路非法进入

越南语学习平台
2021-02-26 13:54:30

震惊中纪委办案人员!银行女行长,买一套房专藏奢侈品,只敢在屋里穿着对镜欣赏,丈夫案发后才知道…

读史
2021-02-27 14:14:51

怕关系破裂?美官员爆料:由于外交成本过高,拜登不会直接制裁沙特王储

环球网资讯
2021-02-27 12:12:41

结婚率下降是因为婚姻制度已经不适合当代社会

民生热点
2021-02-27 03:14:47

博主2080Ti挖矿三天,纯收益为158元,假如100台挖矿是怎样体验?

数码科技评论员
2021-02-27 12:32:58

14岁顶流偶像被40岁人妻侵犯,如今私生女都长大了?

有格
2021-02-27 09:33:42

300万!庄羽的反剽窃基金,把郭敬明死死钉在了耻辱柱上

娱乐八卦掌柜
2021-02-27 10:19:07

湖人签约20+8内线,篮网连签3人哈登创纪录,火箭悍将全联盟哄抢

康泳哥看体育
2021-02-27 19:23:05

第五波?香港疫情又燃了!餐厅或现超级传播!

发现香港
2021-02-27 19:41:20

当女人身上有这几处特征时,就说明她经历了许多男人

乐心生活
2021-02-27 14:41:46

巴菲特点破中国股市:如果散户长期捂股不斩仓,庄家会怎么办呢?

影视读社
2021-02-24 11:15:02
2021-02-28 03:37:06
每天读点故事
每天读点故事
好故事刷不停 超好看超感人
2190文章数 32330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钙与维生素D 为什么被称为最强CP?

头条要闻

人民日报:爱国者达叔 永远都是主角

头条要闻

人民日报:爱国者达叔 永远都是主角

体育要闻

诺伊尔出击被断,对手面对空门击中立柱

娱乐要闻

吴孟达去世 昔日照片都是开心大笑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造出16万元特斯拉?马斯克押注"无钴高镍"

汽车要闻

目前最快的硬派越野车 路虎卫士发布V8车型

态度原创

本地
艺术
时尚
家居
公开课

本地新闻

拒绝当舔狗的年轻人,为啥都去舔猫了?

艺术要闻

金钱的艺术:美第奇的艺术野心!

出道4年2位顶流男友 这女人怎么那么厉害?

家居要闻

日本大叔月薪3万却住二手房车 用6块钱的炉子做饭

公开课

透支的中国年轻人:几千工资过着上万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