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故事:妻子犯错却要分我财产还要儿子,我策划半月,让她人财两空

0
分享至

  

  本故事已由作者:遥安,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谈客”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人人都夸我有本事,在将近四十岁的年纪,没房没车的情况下,老牛吃嫩草,娶了个年轻漂亮的媳妇,学历高,脸蛋美,身材辣。

  他们说前半生没见过我正儿八经谈一场恋爱,原来是深藏不露啊,高,实在是高!

  我知道这些话里头,有一半是戏谑,有一半是嫉妒。

  谁叫我这样一个老实、木讷、连初中都没毕业的大叔,被狗屎运砸中,突然得了这么一个俏媳妇儿呢?

  而且还没付彩礼,只象征性地给了岳父母一万元钱。

  由于母亲刚过世,按照风俗,我这边三年内不能操办喜事,因此连婚礼都没有办,只在媳妇娘家请亲戚好友摆了两三桌。

  了解到这些后,有人就怀疑,是不是我媳妇儿小珊有什么隐疾?否则哪有理由让我捡这么大个便宜呢?

  不,我媳妇儿什么毛病都没有,她在我之前只有过一段恋爱,为期一年。我虽是个老实人,但我绝对不是个接盘侠。

  就如你们所看到的那样子,她就是聪明、漂亮、善良、好说话。

  若非要找点什么出来,可能就是非处女、以及不爱做饭吧。

  但这算得上什么毛病呢?

  当今社会,过了二十岁还是处女身,那才奇怪呢。

  现在的女孩,爱做饭的又有几个呢?跟我年龄相当的倒是会包揽所有家务,可她们不是离异带娃、就是眼高手低嫁不出去的剩女,相较之下,哪有我媳妇儿性价比高?

  因此,我对我媳妇儿那是异常珍视、有求必应的。

  就像路上突然掉了块黄金,被我无意间拾到了,无人认领,于是我把它揣进自己兜里。我心虚地朝四周看了看,祈祷着那失主永远不要出现。

  不爱做饭没事,我大姐会做。

  孕吐反应太严重,上不了班,没关系,我有能力养她。

  说实话,这正中我下怀,我还真就希望她好好待在家生儿育女,出去抛头露面的,让我很没有安全感。

  大丈夫赚钱养家天经地义,怎能要求媳妇儿出去受苦呢?那只能说明你没本事。

  我虽然没学历、没房、没车,但不代表我没有赚钱能力。

  我在自己家有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带着我大姐、大哥一起经营工艺品,通过互联网接全国的单,再找本地的厂家生产制作,吃中间的差价。

  每个月的收入,在这四线小城,算得上是中上等了。

  只不过我这个人节俭惯了,一向遵从钱要花在刀刃上,非必要不会出手。

  这不,儿子快三岁的时候,我把所有积蓄拿出来,全款拿下了一套复式楼,把媳妇儿的名字也加上去了。

  我之所以毫不犹豫地在房本上加上她的名字,是因为结婚前在她的强烈要求下,签了一个婚前协议,约定谁婚内出轨谁就净身出户。

  我敢指天发誓,我这辈子都不会出轨。

  我这个人没有太大的野心,只要生活过得去,没病没灾,老婆孩子热炕头,这辈子就算是完整地打发掉了。

  我超级满意自己的现状:有娇妻、有儿子、有房、有事业,正在备孕第二胎。

  大多数男人一生都追求不到的完满,我四十岁就得到了。

  我庆幸自己将近四十年来宁缺毋滥的操守,才换来这么一段好姻缘。

  2

  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当初一心害怕我会出轨的媳妇儿,自己却率先走上了出轨的道路,一去不复返。

  那天,邻居问我:看到小珊和一个中年男人走在一起,那男人是你们的朋友吗?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的心咯噔了一下,直觉小珊有情况。

  我这样怀疑不是没理由的。

  小珊属于远嫁,她是在别的城市辞职后跟我来到此地的,来了后就没有出门工作过。

  之后没几个月就怀孕生子。三年来一直在家带儿子,偶尔外出也是我带着他们娘俩,她几乎没有机会接触别人。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她交了男网友。

  我想起最近一年来,她都是独自带着儿子睡觉。我因为太忙,常常工作到凌晨三四点,怕打扰到他们休息,就在办公室将就了。

  一开始小珊有所抱怨。但没办法,随着单子越来越多,我们又不想聘请外人,担心教会了徒弟饿死师父,于是只能自己玩命干。

  后面小珊就没再吭声了。我原本以为那是她理解我的辛苦了,默默地忍受孤单。没成想,原来有别的男人代替我安抚她的漫漫长夜了。

  我忍不住一拳头敲在自己脑门上,不知该责怪小珊还是该自责。

  一抬头,才发现邻居正奇怪地看着我。

  我一愣,连忙打哈哈,告诉她是儿子幼儿园同学的家长,我也认识,算朋友了。

  冷静下来后,我还是怀着点侥幸心理,希望小珊和那个男人只是正常交友,不会到那龌龊的一步。

  是因为她太孤单了,我又没有时间陪她,她需要一个可以倾诉的朋友而已。

  我相信她不会真的出轨,那婚前协议可不仅仅是摆设,是签了大名、摁了手印的白纸黑字,她再想乱来也得考虑自己的利益吧?

  跟着我三年,去一趟鬼门关生下一个孩子,又亲自带大,没有工作,没有积蓄。

  她要是净身出户了,这一切不就付诸东流了吗?是个人都不可能为了那一时快活而前功尽弃吧!

  因此那天我跟踪她送儿子上幼儿园,并非想要捉奸,只是想证实我上述的想法没错。

  可当我跟着她七拐八弯地穿过一条小巷子,却看到她上了那个男人停在路边的车,一关上车门就迫不及待地拥吻起来。

  那一刻,我的脸挨了狠狠的抽打,一下,两下,三下……心也跟着碎了,血溅当场。

  我竟然没有勇气上去给那个男人一拳。我跌跌撞撞地折返回家,一边跑一边哭。

  说出来你们会骂我不像个男人。

  不,我从小到大都很坚强勇敢,受大孩子欺负从来不哭,会找准时机趁其不备狠狠地打回去。后来声名在外,再没人敢欺负我。

  就连父亲和母亲先后去世的时候,我都没有掉一滴眼泪。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轻易流泪呢?

  这会我才深切地体会到那句话: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是的,我太爱小珊了。那种感觉就如同老来得子,我这把年纪了,才娶上媳妇,还是个这么年轻漂亮的媳妇。

  我把她当成我的亲闺女,我的心头肉,是要爱护一辈子的。

  如今被人剜了心,我怎能不痛呢?

  但更痛的是失去小珊。

  因此我不敢点破,我怕这样一来她就会破罐子破摔,干脆就离我而去。

  我只能旁敲侧击地走近她的心,看怎么做才能挽回。

  3

  此后我不再熬夜到半夜三更了,我把大部分工作在白天做完,剩下的交接给大哥和大姐,当然我不能让他们看出端倪,以大哥那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性格,只会让事情加速变糟糕。

  可小珊已经不愿意我回卧室睡觉了,说她已经习惯分开睡了,突然多一个人,影响睡眠。

  我赖着不走,温言软语地哄她,给她揉肩捶背,床事也尽心尽力地伺候。

  等她折腾累了,进入了香甜的梦乡,我悄悄拿起她的手机。

  我本打算用她的指纹解锁的,没想到她的手机根本没有上锁,我一滑就开了。

  大概是她此前一直觉得我根本不关注她,不知道她的事,也不睡一张床,没必要上锁。而今晚我并没给她机会碰手机,让她设置密码。

  不管怎么样,我很庆幸自己没有轻举妄动、打草惊蛇,掌握了主动权,才能全面地掌握敌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我一点开微信,好家伙,第一个头像就是那个男人,所有聊天记录都没有删。

  我像挖开了皇帝的陵墓,突然找到了一屋子的宝藏,想一次性把宝藏都带走,却能力有限,只能一点一点地搬,焦急又无可奈何。

  聊天记录实在是太多了,我看完得费多少功夫呀?关键是这样太危险了,小珊随时可能醒来。

  我急中生智,一下子滑到顶,然后用我的手机一页一页地拍下来,以备找个时间仔仔细细地看。

  就是光拍照都花费了我半个小时,急得我满头大汗。可见他们有多亲密。这让我既心如刀割,又怒火中烧。

  我把她的手机放回原处,拿着自己的手机去了办公室,点开刚才拍的照片一张一张地细看起来。

  他们聊的内容真是不堪入目啊!不是卿卿我我、耳鬓厮磨的情话,就是在说我的坏话。

  她说她多么爱他,如何想念他,还为他作了很多诗。

  要知道她对我可从来都没说过一个爱字,只在我说我喜欢她的时候,她回答“我也是”。

  记忆中最美的情话大概就是两年前,当时我问她看上我什么了,她回答说我是一个宝藏,一般人看不到,只有慧眼识珠的她才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我一直自诩老实、专一、顾家、有能力赚钱养妻儿的好男人。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前半辈子就是因为太老实,木讷嘴笨,泡不到女孩子。

  可本性难移,让我油嘴滑舌、花言巧语,我根本做不出来,我只会埋头赚钱,一心想着让妻儿跟着我不受苦。

  所以当她说出那些话的时候,我一点也没有怀疑,只有庆幸,感恩上天给我送来了这个天使。

  当时的她或许也是真心的,只不过慢慢就变了。时间是一把万能刀,能把一切都刻得面目全非。

  那天我看到那个男人在路边迎接她,给她开车门,我对他的长相很是不齿:又矮又胖,五官没有我标志,身材没有我好,年纪还跟我差不多。

  她到底看上他什么了?我真的想不通。

  她在微信上对那男人说,她其实一开始就对我没感觉,只不过和她同龄的前男友伤她太深了,她想找个年纪大的疼她宠她。反正她已经对全世界的男人绝望了,嫁谁不是嫁。没想到却找了一个长不大的巨婴、愚孝的妈宝男,让她吃尽苦头。

  有一次大哥嫌她的衣服不干净,说她不知道怎么做女人。那会她每天带个孩子本来已经够累了,还被这样责怪,很不高兴,就忍不住顶了一句嘴。

  没想到大哥瞬间火山爆发,拍桌子摔板凳地和她对骂起来,他的声音大如牛,震天动地的,把她吓得瑟瑟发抖,再也不敢出声,只能委屈地掉眼泪。

  而我作为她的老公,在一旁只是默默地观战,不帮她说一句话。

  事后她埋怨我,我还对她说,双亲都过世了,长兄如父,你跟他顶嘴就是你不对。

  就是从那件事开始,她对我的一点点好感也彻底消失了。

  她还说我们一家人都在防着她,大事小情我都不和她商量,家里无论任何事,她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而且还是从别人的聊天中无意间知道的。

  她想加入我的工作室,我们都不让,只让她把孩子带好就行。孩子上幼儿园了,也不让她出门工作,说马上要生二胎,哪有时间?

  可我又不主动给她生活费,每次她都要低声下气地跟我要,要么就从我换下来的脏衣服兜里翻找。

  最让她受不了的是,我是个老古董,死脑筋,不懂浪漫,没有情趣。

  我还是个吝啬鬼,买个菜都要讲价半天,就为了讲下来一毛钱,全然不顾农民伯伯比我辛苦百倍,她真的很不齿我这样的行为。

  我还从来不带她和孩子出门旅游,不让她和孩子在外边吃一顿饭,说外边的东西不干净,其实就是舍不得花钱。

  她说当年跟我来到这,我们一家子对她轮番轰炸,在她面前各种哭穷,希望她说服父母别要彩礼,因为以后就是两口子过日子,总得为我们接下来的日子留点底。为了叫父母别要彩礼,她还跟娘家人闹翻过。哎,真是蠢透了。

  她认识那个男人后,男人在线上各种逗她开心,说着温柔情话。线下开车带她四处游玩,给她买好衣服,去高档餐厅吃饭,住豪华酒店,玩五A级景区。她才知道,原来日子可以这样精彩。

  我看完后,心里真是五味杂陈。痛苦、生气、愤怒,以及很多难以言说的感觉,在我心脏循环着轮过去,一遍又一遍地蹂躏着我,让我痛苦不堪。

  长兄如父,叫她不要和长辈顶嘴,我错了吗?

  我努力赚钱、省吃俭用,把钱留下来花在刀刃上,错了吗?

  我们也不是防着她,只不过觉得没必要跟她说,因为跟她商量也没用,她又没有参与。不让她参与是因为她要带孩子,怕她太辛苦,想让她好好享福。这样错了吗?

  我更不是有意不给她生活费的,只是我衣服兜里经常会留钱,让她尽管拿去用。我要是不想给她用,我肯定会收干净的呀。已经留钱给她了,再专门给她转账,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我每天忙得要死,那些关于仪式感的东西,我真的没空去做,她怎么就不能理解我的辛苦呢?

  那个男人有老婆有儿女,出轨成性,还跟她讲自己此前的种种出轨经历,有几个呀,都是什么性格呀,每一个好了多久呀,还被老婆抓包过呀……事无巨细全都跟她讨论。

  她居然也乐呵呵地配合,一点也没有抗拒的样子。

  我想不明白这都是什么神操作,只想爆句粗口。

  罢了罢了,我不能跟她争论,因为我不能失去她。我只能打磨自己,遂她的意。谁叫我是更爱的那一方呢?关心则乱。

  可当我试图按照小珊的需求去满足她的时候,她已经不需要我了。无论我做再多,她的态度始终是冷冰冰的,一点也没有回暖的迹象。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虽然她不会离婚,可绿帽子压在头顶上,让我寝食难安。我又没想好怎么跟她摊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4

  这天夜里,当我查看她手机时,居然发现了新的男人,还不止一个,我一数,居然有八个!

  她同时交往这么多人?!

  等等,等等,这全乱套了!

  我顾不上更多,当场就仔仔细细地看起来。

  看了几行,我就知道了,原来她在跟他们做交易!

  那露骨的对话,那明码标价的直接,她还叫他们介绍更多的人……

  我的心脏剧烈地抽搐起来,仿佛一条刚从水里捞出来的毛巾,被两只手使劲地拧来拧去,想把最后一滴血也拧干。

  这就是我的媳妇儿,我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媳妇儿,居然让那么多男人糟践,就为了几个钱?

  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阵一阵的海浪争先恐后要来冲破我的喉咙。我使劲儿地憋着,却还是忍不住呕了起来。

  大哥曾经说过她不是个安分的女人,总想折腾点什么出来,不会安安心心做个家庭妇女。我当时还不以为意,笑他多心了。没想到一语成谶。

  这一切变成了一串一串的鞭炮,在我脑袋里噼里啪啦地炸响开来,炸得我脑壳都要裂开。

  我啊地大吼一声,从床上一蹦三尺高,手机被狠狠地砸到了地板上,熄灭。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狂,从小到大我就是个乖乖仔,老实、木讷、寡言、大智若愚,我以为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打破我与生俱来的佛系。

  孩子被惊醒,哭了起来;小珊也坐了起来,在黑暗中惊恐地看着我。

  我疯狂地连声质问她,几乎没空喘息。

  她被惊得呆愣了一会儿后,终于魂归原位,开始大声跟我对质,细数我和我家人的种种不是。

  我们的唇枪舌剑和哭闹声很快引来了全家人。

  听完我简单的描述后,大哥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巴掌,骂她身在福中不知福,非要出去给那些肮脏的东西当牛做马换取那点钱。

  大姐带着一副活该的表情,鄙视地斜睨着小珊。小珊被大哥推了一把,朝她趔趄了一下,她赶紧躲开,生怕脏了自己。

  大嫂有点同情小珊,但长期匍匐在大哥的淫威之下,这会儿更不敢替她说半句话。

  只有姐夫在一旁不痛不痒地劝说几句: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但大哥哪听得进去,他上去又是一脚,小珊惨叫一声,直接倒地。

  此时她在我眼里已经是一块脏了的破布,再也不是那个我玩儿命爱着的媳妇,我不想去拉架,更不想扶她一把,我嫌她会脏了我的手。

  我对大哭着扑向妈妈的儿子大吼一声,一把将他拽离了她的身边。她不配做孩子的妈妈,我不会让孩子沾染她身上的脏污。

  蜷缩在墙角的小珊被大哥不停地踢着打着,紧抿着唇,除了几声闷哼,没有认错,没有求饶,没有眼泪,倔得跟头牛似的。

  姐夫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去使劲拽大哥。但他个子矮小,高高大大的大哥丝毫不受影响,继续施暴。

  姐夫冲大姐吼一声:还不过来帮忙!

  大姐才不情不愿地过去假模假样地拉了拉大哥的衣服。

  一向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大嫂也受到姐夫的鼓舞,上去抱住了大哥的一条胳臂。

  大哥四面受敌,动弹不得,这才骂骂咧咧地作罢。

  5

  没有人送小珊去医院,她自己也不想去,成天躺在床上,闭着双目,不问世事。

  我上药店买了些治疗跌打创伤的药回来,连同饭菜一起送到她卧室。

  她听见开门声,迅速地睁眼看了一眼,见不是儿子,瞬间的失望过后,又毫不留恋地闭上了眼。

  我叫她吃饭吃药,她不理我。

  我知道她已经心如死灰,唯一能让她活过来的就是儿子。

  但我不会如她所愿。不会让儿子再接近她,她不配。

  她也别想再从我这儿得到任何关怀,那个深爱她的男人已经被她就地处死,埋葬,融入泥土,再发芽出土时,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人。

  我给她送药送饭,只是不想她死在这儿,晦气。

  我实在想不通,她既然不爱了,为何不干脆离婚,为何要做这些事,把自己置于如此境地?

  难道是她舍不得和儿子分开,又不甘心一直“屈居人下”,抱着侥幸之心企图悄悄做出一番事业,就靠卖?

  愚蠢!不自量力!

  我忍不住冷笑一声。

  问她也问不出个所以然,大概她自己也没想过为什么要走这条路,这样走下去会遇到什么,只是本能地往前,走着走着就成这样了。

  可悲,可叹!没脑子的婊子,把自己毁了不说,还拖着我和儿子一块下地狱。

  原本一家人那么美好的生活,被她一手毁了!

  这样的女人留不得了!要是被街坊邻居知道我媳妇竟然做出这等事,我和儿子、我们一家人还有什么脸面在这待下去!

  想到这儿,我心里忽然一阵恐慌,仿佛那些人已经把耳朵贴在窗户上偷听我们家的笑话了。

  我脱口而出:你快点吃药,身体好了跟我去办离婚证!

  她没反应。

  我说:你要是想赖着不走,没门,我们抬也要把你抬出去。

  她缓缓睁开眼,轻蔑的眼神射过来,语气也充满了不屑:你们不就是怕我给你们丢脸吗?好,把财产分一下,把儿子给我,我立马从你们眼前消失。

  一向脾气温和的我气得暴跳如雷,猛地拍了下床沿,对她吼道:你做梦!你为这个家贡献了什么,就有脸争财产?那都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儿子也不配有你这样的妈!别妄想把儿子带走!

  她双眼射出一道寒光,声音低沉又狠厉:那你就别想让我离婚,我宁愿死!

  说完就闭上了眼睛,又进入忘我境地了,不再理睬外界的繁华与喧嚣。

  我本以为有了那个婚前协议,事情不会难办。

  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了人性,她居然明目张胆地反悔。她可真够厚颜无耻!

  我说:你不怕我把你的事情曝光吗?我有你和那些男人的聊天记录,还有你的照片!我会把它们寄到你娘家去,还会贴满大街小巷,让所有人欣赏!

  她出离愤怒地瞪着我,紧紧地抿着唇。

  正当我以为戳到了她的痛处,已经接近目标时,她却突然嗤笑了一声,说:你不会的,你不敢。

  我的气势一下子衰败下去。是的,我不敢。相对于让她丢脸,我更怕自己和家人丢脸。

  我不敢公开这些事,不敢闹到她娘家去,不敢以她出轨为由起诉离婚,都是因为这个原因。

  大哥骂我死要面子活受罪,她自己都不怕丢脸,你怕什么,又不是你的错?

  可我就是拉不下那个脸。一想到曾经纷纷羡慕我、夸赞我的那些人背后会怎么看我笑话,怎么对我们家指指点点,我心里就过不去这个坎。

  大哥又说:要不然我就每天打她,折磨她,看她能忍多久,忍不了自己就走了。

  我忙阻止:不行,那样她的伤永远好不了,怎么去离婚?万一她报警,警察在咱们家进进出出,就算不把你抓走,脸也丢尽了。

  大哥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我一会儿,无语地走开了。

  姐和姐夫都劝我:

  现在的人有几个不出轨的,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罢了,你也别太当回事。

  你要是离了婚,以你的性格,再找个新媳妇不容易,你又不舍得花钱。

  小珊吧,其实除了这事,也算是蛮好的,年轻、漂亮、不贪财、性格温顺,孩子也带的挺好。

  你说往后还上哪儿找这么个媳妇?

  她就是自小生活在重男轻女的家庭,连大学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挣的,独立惯了,一旦自己没有收入就恐慌,人一恐慌就会慌不择路,做出些荒唐事。

  她也不想寄人篱下,不想只做个家庭妇女,想要自己干点事业,现在的女孩子不都这样吗?你往后顺着她点,多支持她,不就好了?

  他们说了那么多,但我只抓到一个重点:要是离了婚,我指定娶不上媳妇了。别说再娶,恐怕我连女色都不敢近了。

  前半辈子没近过女色,这一近就直接到了巅峰,结果给我摔得这个惨。这一块心理阴影,这辈子我没有信心走出去。

  可是凭什么我要顺着她、支持她?她给我和我家人带来这么大的伤害,给我们家蒙羞,我还要比从前对她更好?我做不到。

  我甚至都不想靠近她了。那些露骨的对话、肮脏的画面,时刻在我脑中盘旋,搅得我像晕车一般难受。

  有一天我实在受不了了,半夜里把小珊拖起来扔到门外,随即锁了门。

  此时是初冬,她穿着单衣。我就要让她冻一冻,见识见识我的厉害:你要是继续赖着不走,我会一直折磨你。

  可不过一会儿,我就惊慌失措地打开门把她拉了进来:她太了解我了,她大声叫喊、使劲拍门,吵得邻居都出来了。我丢不起这个脸。

  我换了一种方式:把她锁在卧室里不让出来,定时给她送饭,不至于饿死就行。

  可第二天,这一方法也宣告失败:她不吃不喝,想把自己饿死在这儿。这可不是我要的。

  后来我只好发动全家人轮番给她洗脑,威逼利诱,软硬兼施,试图把她劝走。

  但她始终油盐不进、无动于衷,就一句话:分财产,儿子给我,离婚。

  我怒扇了她一耳光,咆哮着:没门!别想从我这儿带走一分钱!更别想靠近我儿子!

  此时我真是后悔极了,当初为什么没把房子买在婚前?自己只一心想着要过一辈子,就没想过对方愿不愿意?

  可这后悔马上就被惊恐替代了,小珊说:要是不给,我就把这一切都写出来,发到网上,贴满全市,让所有人看看这个家里都发生了什么!

  她觑着眼睛,嘴角微勾,势在必得的样子。我真想一拳打碎她那无耻又无赖的嘴脸。

  她见我高高地扬起了手,不但不躲避,还把脸凑过来:来呀,使劲打,把你大哥也叫来一块打。你们不就是人多力量大嘛,打女人小菜一碟。

  我的手抖了又抖,最终没有落下去。我得控制住,把她打伤了又得养着,我现在一分钱都不想花在她身上了。

  我使劲把她推倒在地,对她咆哮:你就不为你儿子想一想吗?你做出这等事,还赖在这儿不走,你让他以后怎么出门见人!你太自私了!

  一说到儿子,她沉默了,不再是一头好斗的狮子,收敛起“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气势,低头啜泣起来。

  你个蠢女人!我厌恶地丢下这一句,转身离开。

  6

  两天后,我把小珊的手机还给她,告诉她她自由了。

  她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起来洗漱,吃饭,然后穿衣打扮准备出门。

  我冷冷地问她:还要去见他们?

  她转回头看着我,嗤笑道:不然呢?我得挣钱呀。

  我一拳头砸在了墙上,咚的一声,鲜血都喷到了我脸上。

  大姐紧张地跑过来看了看,什么也没说,叹了一口气,走开了。

  小珊冷冷地看了一眼我的手,径自朝大门口走去。

  我强压着怒火冷眼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遂拿起桌上的手机和摩托车钥匙,跟了上去。

  我本想悄悄地跟着她,看她是出去散散心,还是真的去见男人。我不信,都到这一步了,她还是不知道悬崖勒马。

  但走到一个红绿灯路口,就被她发现了。

  不,她的表情告诉我,她知道我会跟着,她也没想躲着我。她似乎已经豁出去一切,自虐、虐人,哪怕因此丢了性命,也不在乎。

  果然,她一边轻笑着看着我,一边拿出手机开始拨号码。

  虽然听不清她说什么,但从她的表情和姿态,可以看出是在和那种关系的男人讲电话。

  此时我的心已经死透了,毫无波澜。

  我知道她的心态可能处于崩溃的边缘,她可能已经厌世,对一切已不在乎,因此故意往死路上走,把自己拖入深深、深深的地狱。但我已经不关心了。

  我冷冷地看着她,跟着她。

  不一会儿,她果然上了一辆奥迪车。

  我加足马力也跟了上去。

  他们在市里最繁华的街道下了车,开始一家店一家店地闲逛。

  我在马路对面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们。看着小珊挑衣服、试衣服,看着男人付款,看着他们说说笑笑,牵手拥抱,深情对视,眼神释放着性的默契,俨然一对陷入热恋的情侣。

  小珊还时不时向我这边瞥一眼,眼神是无所谓的,挑衅的。

  她知道我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他们怎么样,甚至连跟她说句话都不敢,她把我七寸捏得死死的。

  我的怒火又燃起来了,在胸口轰隆隆作响,振得我控制不住地发抖。我咬紧牙关、拽紧了拳头,又深呼吸了几次,才把快要蹦开的阀门压住,没有冲上去打他们。

  终于,小珊手里拎着一个新买的名牌包包,男人手臂上也挂满了大包小包,一起走向了车子。

  我把摩托车打上火,准备跟上去。

  男人却只是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放进去,然后牵起她的手,悠然步行着往前走去。

  我顺着他们前进的方向一看,一眼就看到了那家豪华酒店。

  我轰一声加大油门,斜穿过马路,停在了酒店门口,等着他们过来。

  男人并不认识我,而小珊一路都淡定自如。上台阶时她故意落后两步,转回头看着我轻蔑地笑了笑。

  怒火在我胸中如野兽般吼叫着,它们早已积攒了宇宙的力量,只待一朝爆发,摧毁一切。此时,我终于下定决心将它们化为行动。

  等他们登记完进去后,我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开始拨打110,举报有人在这个酒店做非法买卖活动,并把小珊的手机号和身份证号报了上去。

  十几分钟民警就到了,直接去前台问到了房间号,接着迅速上楼去了。

  我踅到我的摩托车旁,蹲在灌木丛后,冷冷地看着酒店门口,想象着一会儿那个贱女人和她的姘头在民警的钳制下如何狼狈地走出来。

  哼,你不就以为捏住了我的七寸,我不敢造次吗?你不就欺负我老实懦弱吗?给我戴绿帽还不避着我点,如此明目张胆,如此肆无忌惮!

  可你忘了我是个男人!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绿帽子!你踩着我的底线使劲地践踏,就别怪我用最绝情的方式送你下地狱!

  我已经不在乎什么面子里子了。

  面子能当饭吃吗?能当钱花吗?能减轻我心中的痛苦吗?不能!面子就是个毫无用处的东西,我已经把它扔到九霄云外去了。

  这一天,是我策划了半个月的结果。妻子犯错却要分我财产还要儿子,我策划半月,让她人财两空

  从知道那个贱女人不想净身出户开始,我就找了个律师咨询。

  律师告诉我,我们签订的婚前协议不符合规定,是无效的。不过过错方可以少分或不分财产,还需给无过错方赔偿一定的精神损失费。

  但私自搜集的证据会侵犯他人的隐私,往往是无效的。那么如何取得合理合法的证据呢?律师就给我出了这个主意。

  警察出警后,无论俩人的罪名成不成立,他们在酒店苟且的事都会被拍摄下来记录在档,到时候就可以调出来用作证据。

  这段时间之所以能够“卧薪尝胆”,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我都计划好了,等那个贱女人被治安拘留出来后,我就开始起诉离婚。

  我不担心儿子会被判给她,一个没有收入只能靠卖的女人,怎么可能获得抚养权?笑话!

  而使我头疼的财产分割问题,也将迎刃而解。

  尽管可能还会被她分走那么一点,但一想到我已经得到了一个儿子,又睡了那个女人好几年,在此期间几乎没花什么钱,我就忍俊不禁。

  她加在我身上的那些伤害,可以一笔勾销了。

  终于,我如愿看到了那个画面——一男一女,男的我不认识,女的是我曾经爱得死去活来、如今即将要弃如敝履的媳妇,他们被警察押着,一前一后地走下了酒店的台阶,走向了停在路边的警车。

  四周很快聚集了很多看热闹的人,远的,近的,纷纷拿出手机拍照,笑着,窃窃私语着,或电话或语音地跟亲朋好友分享着这一刻。

  我点开朋友圈,竟然出现了刷屏。

  幸好那几个刷屏的网友,只是纯粹的网友而已,我们互相没见过,哪怕在这里面对面,依然不知道谁是谁。

  这世界真奇妙。

  那对狗男女一直低着头,女人的脸上已经完全失去了生气,只有一潭死水般的冷漠和绝望。

  她手上的镣铐却发出生动悦人的寒光,如冬日湖面上的粼粼波光。

  我回忆着她今天挑战我的底线时的自鸣得意和种种丰富而生动的表情,心里就莫名地解气!

  她绝对想不到,我这个一向老实懦弱、视面子如天、两个月前还在苦苦求她回归的男人,竟然能对她下如此狠手。

  我觑着眼、翘着嘴角,心里狠狠地为自己的改变和果决点了几个赞。

  然后戴起头盔,跨上摩托,绝尘而去。

  身后,那镣铐的寒光在我的脑海里狠命地翻搅一番后,终于消停了,安静地淡去,如同正渐渐散去的人群。(原标题:《一个老实男人的自白》)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4个月内2次挑事!立陶宛又来试探中国底线,汪文斌直接把话挑明

辣椒新闻
2021-03-07 10:52:40

河北女子坚持3年“过午不食”,她的后果,给女性敲醒“闹钟”

你的健身房
2021-03-06 10:53:18

一位农民发现巨型陨石,美方化验后大惊失色,砸18万美金果断买下

溦溦看天空
2021-03-05 21:56:40

四大名著实际是六大名著,建国后删了两本,被删的两本内容很精彩

思文有史说
2021-03-05 06:50:02

德云社再陷退社风波,继曹云金后又一弟子自立门户,与老郭闹掰?

小Y漫谈
2021-03-07 12:07:36

《唐探3》女演员黑历史被扒,被吉祥物欺负,与父亲合谋陷害恩人

八圈传播者
2021-03-04 19:54:14

中国足球再遭打击!又一支前亚冠球队即将解散,没欠薪但不想玩了

搜达足球
2021-03-07 12:15:35

2020年我国澳门地区经济下降56.3%,人均GDP下滑至3.57万美元

南生说财经
2021-03-06 18:17:42

哈佛大学校长:常带孩子去陌生的地方,娃未来的层次和格局大不同

贝贝豆育儿课堂
2021-03-04 16:21:34

咱妈张小斐为了庆祝《你好,李焕英》票房,发出新彩蛋,外套好绝

奶爸育儿日常
2021-03-07 15:48:07

公园草地上遇到的妹子,她一直对着我笑!是不是喜欢我?

兰花的香气
2021-03-07 06:52:07

48岁脱衣舞娘,专业脱衣30年获13亿身家!连她的豪宅都让人看得脸红心跳

设计最前沿
2021-03-07 08:27:01

嫂子,求你不要怀孕了,我的婚事又黄了。

笔尖岛二
2021-03-06 21:59:47

“老婆说地上的印记是做瑜伽留下的,我总觉得哪不对,我该相信她吗”哈哈哈哈哈哈

热血汽车资讯
2021-03-03 14:15:23

废墟中待了10年,广西南宁这户人家有点“贪心”,最终无奈拆除

凡间事
2021-03-07 16:52:26

张玉环去儿子家串门,儿媳亲手为其包饺子,居住的房子成亮点

幼雪说旅游
2021-03-07 09:46:31

还记得7年前的“丹麦天使”吗?网友:当年追成狗,如今想逃走

易居的奥秘
2021-03-06 23:51:37

8成不合格!昆山官方刚通报

小虎观娱乐
2021-03-07 13:33:41

知乎赴美上市:去年营收13.5亿,近8成用户不到30岁

市界
2021-03-06 12:31:27

嫁给软饭男的胡杏儿,一人养三家,41岁挺9个月孕肚站台捞金?

胖达鲅娱圈
2021-03-05 21:57:09
2021-03-07 17:52:53
鲸鱼惊语
鲸鱼惊语
鲸鱼会说话
121文章数 179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高官收受"隐形首富"上千万:我们已超越朋友 像连体人

头条要闻

高官收受"隐形首富"上千万:我们已超越朋友 像连体人

体育要闻

科比大女儿成职业模特 拍摄时尚大片

娱乐要闻

刘亦菲瘦回来了!穿紫纱裙白到耀眼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荒诞!小米居然因为这被美国"拉黑"

汽车要闻

奥迪全新纯电动SUV来了 把Model Y拉下神坛?

态度原创

教育
艺术
游戏
亲子
军事航空

教育要闻

西部人才流失之殇:如何看待牛憨笨院士率团队加盟深圳大学

艺术要闻

清凉寺出土的御用汝窑,一眼万年!

《怪物猎人 崛起》公布游戏预购特典护石效果

亲子要闻

杭州中产家庭"翻车":教育对孩子真正重要的是…

军事要闻

军费预算公布后 CNN:中国已建成世界最大规模海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