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当大城市的年轻人在996,小县城的年轻人在干什么?(下)

0
分享至



  大家好,我是掌柜。

  今天将继续更新

  《当大城市的年轻人在996,小县城的年轻人在干什么?》。

  没看过上半部的朋友们可以点击下方链接,

  回顾上期内容。

  ▽ ▽ ▽

  如果你也喜欢这篇作品,

  欢迎在评论区和掌柜留言互动!


  从低潮中再次崛起,他的生活仿佛注入了新的希望,一切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但正如他自己所预料的,“每次遇到曙光,紧接着必定会迎来风暴”,他似乎始终无法走上令人向往的平静安稳……

  人间故事铺

  storytelling

  3

  我照常在鱼塘守夜,那天是入冬后最冷的一天。在这个四季如夏的小城,本没有入冬的概念,但那天夜里气温竟然下探到了五度,我在凌晨两点感到阵阵寒意,就回到屋里捂上了被子,等六点钟我再出来时,满眼鱼肚白,不是“东方出现鱼肚白”的那个“鱼肚白”,就是字面意思,鱼全死了

  荒唐的是,第二天温度又被拉回了20度。金融行业有句话叫“一觉醒来,价格没变,仓位没了”,形容价格的剧烈变动导致爆仓。我们这是在短短两天之内,温度没变,鱼没了。我们调取了监控,没有发现任何异象,可以排除刑事案件,基本确定就是天灾,我们原本以为鱼塘的最大风险是发生传染性疾病或者被人投毒,从来没想过低温致死这种情况,所以也没做防范。

  但这话说得其实也有问题,即使意识到了低温风险,也没法防。

  到了第四天,鱼塘就彻底变成了一个臭水塘,二宝心灰意冷,决定就此放弃,我就是打工的,自然没有话语权,只能跟着二宝撤出鱼塘,回到县城再谋出路。

  二宝的女朋友攒了小十万块钱,两人一合计,就在我们买房子的那个小区门口租了间二十来平米的门脸房,准备开个便利店。我没有这么有钱的女朋友,准确地说,我没有女朋友了,春梅已经出走,就在鱼肚白的那天早上她给我发过一条信息,大意是感谢我这些年的陪伴,她要去追寻自己的理想,跟着两个姐妹去广西做服装生意。没有明确说分手,但其实就是这么回事。


  那天早上我忙得焦头烂额,联系二宝、报警、看监控、商量对策,一直到接近黄昏才发现春梅的信息,我已经身心俱疲,没有悲痛,也没有愤怒,只是苦笑。我心想,做服装生意不是应该去广东吗?去广西怕是去搞传销?

  二宝很仗义,他在筹备便利店期间,认识了可口可乐公司的市级城市经理,了解到红江县正缺一个县级城市经理,就把我引荐过去,我也就有了新工作,月薪三千二,工作简单,就是没个落脚之处,成了站在街上的人。

  比起鱼塘时期,收入缩水了一大块,每个月应付完将近两千的房贷,生活就捉襟见肘,这时候我想起了买房子时县里承诺的补贴,都交房半年多了,却迟迟没见兑现。在当年这两万元算是锦上添花,到现在可是雪中送炭了。

  我跑了好几家机关单位,一无所获,毫无头绪,没人知道这事儿究竟归哪个部门管。报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我给政府网站的领导信箱写了信:尊敬的领导,我于2016年7月在盛世经典小区购买住房一套,符合农村户口进城买房可获得补贴两万元的政策,2016年9月递交了申请资料并获得通过,请问何时兑现?谢谢。

  没想到这信还真有人看,而且在三天后就给我回了信,全文如下:网民朋友,您好!您在领导信箱的留言已收悉,红江县委主要领导高度重视,责成有关部门及时调查处理,现将有关情况答复如下:按照相关文件精神,红江县农村户籍且居住在农村并从事农业生产活动的农户,进城购买商品房定居每户可享受两万元补助,该项政策从2016年1月1日开始实施至2017年11月30日结束(以购房合同上时间为准)。针对您反映的问题,红江县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指挥部办公室正在积极核实相关信息,筹措补助资金,待补助资金到位,将及时启动兑付工作。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理解!我们将努力把好事办好,祝您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我对这回复是满意的,有理有据,态度诚恳,我相信不需要太久,资金就能筹措到位,届时我将请二宝两口子大吃一顿,以感谢他们对我的照顾。他们俩确实很照顾我,二宝女朋友做晚饭总是给我带一份,我也习惯了一到饭点就往二宝超市跑。

  二宝超市开在小区大门左侧第三个门脸,地理位置并不是最佳,但却有如神助,仅仅三个月后就成了那条街最成功的商铺,对我的业绩提升也大有裨益。

  我从第三个月起也找到了一些门道,这工作的关键就是混个脸熟,脸熟以后什么事都好说,各超市基本能把我司的冰柜放在最扎眼的位置,营销活动也十分配合。

  我当然也没闲着,比如帮金叶超市的金大姐接孩子放学,帮绮丽超市的刘老板买菜,帮小雄便利店的老板娘玲姐跟踪她老公……像是帮忙取个快递送个东西这种事更是家常便饭,我经常忙得脚打后脑勺,反正只要不违法,就没有我不能做的,一颗真心换一片真情嘛。

  工作上渐入佳境,但我的财务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信用卡已经开始只还最低还款额,这让我对那两万块钱的补贴更加渴望,在写第一封信后两个月,我又写了一封,措辞没改,就是复制粘贴,三天后收到了对方的复制粘贴。又过了两个月,还是没动静,我又写了一封信,这次稍微改了一下:尊敬的领导,资金筹措得怎么样了?到底什么时候能兑现?

  三天后我还是收到那套词,但事情好像起了变化,我被请到了派出所,第一次见到了丁康,他是那种看起来随时可能给你一拳的形象,剃着板寸,顶着一对黑眼圈,一张嘴一口又黑又黄的牙,凶神恶煞。我坐在他对面,手脚冰凉,他给我一杯白开水,开始问话。

  他说:“知道为啥请你来吗?”

  我说:“不知道。”

  他把电脑屏幕掰过来朝向我:“说,这是你写的不?”

  我说:“是。”

  他说:“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写一次就行了,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写,不合适。”

  我说:“就是钱一直不兑现我才写的。”

  他用手指关节重重地敲击着屏幕,说:“人家都给你解释清楚了,政策是有,但没钱,正在想办法筹,明白吗?”

  我说:“明白,就是希望快点。”

  他说:“耐心等着吧,政府还能欠你两万块钱?”

  我说:“那不能。”

  他说:“这东西市里要求要在网上公开,你这样不好,以后别写了,耐心等待,回去吧。”

  我从派出所出来,才发现有些腿软,一阵巨大的饥饿感袭来,我骑上电单车径直就去了春晖超市。


  最近一段时间,我已经很少在二宝那蹭饭,倒不是二宝烦我,纯粹就是因为春晖超市老板娘菲菲做的饭更好吃。

  菲菲是红江县本地人,上到高一觉得前途迷茫,就退了学跑到昆明打工,先在美甲店当学徒,后来跳槽到理发店做洗头妹,正经的那种,没多久就和一个每半个月理一次发的客人搞到了一起。据她自己说,明明戴了套,但就是怀孕了,两个人都一头雾水,就回老家结了婚,生孩子那年,菲菲十八岁都不到。那男的大菲菲八岁,是个挖掘机司机,按理说收入应该不错,但就是懒,一旦手里有个几千块钱就膨胀,有活也不爱干,给菲菲留千把块钱,就出去浪,什么时候把钱花完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也不提去了哪儿,问多了还容易急,一急就要动手,动完手就后悔,跪在地上扇自己耳光,一把鼻涕一把泪。

  菲菲一开始还抱有希望,后来这种戏码一次次上演,好像进入了一个没有出口的迷宫,终于在某天又被打得鼻青脸肿后,菲菲下了狠心逃离那个男人,抱着五岁的孩子回了红江县,用不多的积蓄开起了这家春晖超市。那男人也不甘心,来过几次,两人在超市又吵又闹,菲菲坚决离婚,那男人坚决不离,说让菲菲等着,挣了钱把她接回去。

  就这么来回折腾,超市开了两个月也还没进入正轨,铁架上稀稀拉拉搁着些货品,品类只是二宝超市的十分之一,超市就这样,你东西少,客人就不爱来,客人少,你东西就越来越少,我们城市经理也是势利眼,就爱往生意好的超市跑,货品卖得快,我们也有动力做好服务,像春晖超市这样的,照常理,冰柜都懒得给她配。也是我心软,看她们孤儿寡母不容易,不仅把我司产品给她配齐,还帮着联系了诸如统一、康师傅这样的经销商,又请二宝来了一次现场教学,教菲菲如何陈列货物。经过这么一番努力,总算把她这店弄得有点样子,培养了一些固定客户,但离能赚钱还有一定距离,主要是地理位置不行,菲菲当时只顾便宜,租了这间人嫌狗不理的门脸。后来还是我给出了主意,在周围的几个小区发了传单,大力发展外送服务,不管金额大小都送货上门,我有空就帮他送,我没空她就插上门自己去送,反正也没人来,不耽误生意。

  就这么搞了两个月,不仅达到了收支平衡,还实现了盈利。菲菲自然对我千恩万谢,非要给我做饭,不吃还不行,后来我一天两顿基本都在那吃。

  二宝问我:“你是不是对菲菲有意思啊?”我说:“别瞎说,我就看她母子俩可怜,人心都是肉长的,顺手帮忙的事。”他说:“我看都过成两口子了还嘴硬。”我有些扭捏地说:“她可是有儿子。”二宝说:“有儿子怎么了,还省得你出力了呢。”我说:“去你的吧,我就爱出力,你管得着吗。”

  我对菲菲不是没想法,坦诚地讲,这种想法始于两性的吸引,菲菲二十四岁,虽然过早地在身上镀上了母性的温婉,但那种从内而外散发的青春性感却是掩盖不住的,她身高不高,但匀称而丰满,特别是那对至少D罩杯的胸令我着迷。春梅出走后,我慢慢地恢复了看着冲田杏梨打飞机的习惯,但自从认识了菲菲,冲田老师就被我长时间困在了硬盘里,我不再需要她。我一直期待着和菲菲真枪实弹干一场,我知道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那两万块钱依然没有一点要兑现的迹象,我只能持续地写信,每个单数月的第二个周一,我都往领导信箱写信,有时是复制粘贴,有时根据心情做些调整,对方也照样给我回信,就像两个老友打招呼,你好吗?我很好。我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对方能否决定这件事,我没有其他办法,我只有写信。

  我想起了《肖申克的救赎》里的主人公安迪,他为了建监狱图书馆,每周都写信申请资金,好像写了很多年,我不记得他写了多少年,我知道我写了快一年,我准备一直写下去,我需要那两万块钱,而且这是你们的承诺,我知道你们有钱,不然怎么花六千万修上山的栈道呢?我相信你们无所不能,总能搞到钱,我只想要回我的两万块钱。

  就为这点儿事,我每隔一个月就要和丁康见一次,第六次时,他让我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说我只喝茶不喝酒,他让我滚。第七次见面不是因为写信的事,而是因为嫖娼,那天我带着好奇心走进房间,把三百块钱递给那个女人,刚刚脱完上衣,丁康就带着一众人马踹门而入,将我死死按在地上,那声势,就像我是一个携带危险武器的杀人犯。

  后来,二宝用五千块钱换回了我的自由,二宝说:“我去了这么多次都没事,你可真够倒霉的。”我说:“二宝,你相信巧合吗?”他说:“相信啊。”我说:“我不相信,这事绝对和丁康有关,我们走着瞧。”二宝说:“你别冲动啊,我们斗不过他。”我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4

  我现在性格还算温和,但小时候可不是这样,偷鸡摸狗、扒男同学裤子、摸女同学屁股、打架斗殴,没有不干的。我妈有天做梦,说有仙人指路,指出是我的名字出了问题,当时我叫严鸢,音同渊,大概是1989年夏天,我爹跟着村委会外出考察,顺便旅游,在一座孔庙里看见四个大字:鸢飞鱼跃,据导游讲鸢是一种非常凶猛的飞禽,我爹就记下了,等我出生后,这鸢字就成了我的名字。我妈按照仙人的指示,帮我改成了“源”,可谓立竿见影,之后我奋发图强,专心学习,考上了二本。

  丁康的出现把我十多年前的性格给逼了出来,斗志昂扬,准备死磕。县城爆炸那天是六月,双数月,我并没有写信,莫名其妙就被叫到了派出所,我猜测丁康的逻辑是这样的:我没完没了地写信,他为了教训我,就抓我嫖娼,然后我为了教训他,就制造了爆炸。

  他太看得起我了,给我十个胆我也干不出这事。

  十多家超市的信息不断在我这汇集,我逐渐摸清楚了爆炸事件的脉络:炸药的主人是红江县知名老板马志光,有矿洞,也承接工程建设,事发地就是他负责的在建项目,是一幢两层楼高的市场,县里的规划是把零散的商贩都集中到这里。

  马老板由于种种原因,把一堆自制炸药放在这幢楼的一个角落,并派专人看守,那天可能温度太高,突然就爆炸了,成了死亡两人、受伤二十余人的重大刑事案件。除此之外,我还得到了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马志光被抓后,他媳妇开始四处活动,她找到丁康,让其帮忙打听案件的进展,有可能的话先把人捞出来,还给丁康留下五万块活动经费。

  2019年7月1日,我26岁零4天,爆炸发生的第四天,也是没有见到丁康的第四天,我有些想他,我等不到计划好的第二个周一,我今天就写信:尊敬的领导,钱到底筹到没有,挺急的。对方效率越来越高,当晚就回复了我,不出所料,还是复制粘贴,当然二号下午我如愿应邀去见了丁康。我到了他的办公室,喊了一声丁队长,他没理我,窝在沙发里抽烟,无精打采,显得病恹恹的。我走到他面前,又喊了一声丁队长,他指指旁边的椅子,示意我坐下。

  “又写信了?”

  “昨天写的,晚上回我了。”

  “就这事翻来覆去说过多少次了,你这样搞特别没意思你知道吗?”

  “我写信不是为了有意思,我是为了要钱,三年了你明白吗?三年前就说要给,到现在一分钱没见到,这不是诈骗嘛。”

  “哎,你被乱说话啊,小心告你诽谤。”

  “我房贷逾期了你知道吗?房租也快交不起了,烟也抽不起了。”我拿起桌上的大重九,自己点了一支。“五块钱一支,嗯,真不错”。

  丁康没想到我这么不客气,顿了几秒。

  “你就是人渣你知道吗?钱也挣不着,就知道胡搅蛮缠,你这么爱写你去写小说啊,对了,还嫖娼,人渣。”

  “我操你妈。”

  时间好像停滞了,我在想我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他也在想我是怎么敢对他说这句话的。

  丁康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住,然后给我来了一记耳光,我感到全世界安静下来,我盯着他,他正在张牙舞爪地对我吼叫,我听不见,也感觉不到疼痛,我甚至微笑了,对,我微笑起来,他的表情逐渐凝固,往后退了一步,他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种微笑是危险的。我没做什么,只是微笑着转身离开。

  我缓慢地走着,每走一百米,我的听觉就恢复一点,就像世界在慢慢醒来,我回到了我的出租屋,这屋子离边境大桥不远,我计算过好几次,正常步行需要十五分钟,跑起来的话仅需六分钟,骑电单车的话两分钟就到。但我不可能骑电单车去,因为会留下线索,我是去跑路的,要尽量无声无息。我又没犯什么事,也没有被追杀,为什么要跑路呢?我不知道,但我想保留这种可能,当这边不再容得下我,我就跑路去对岸,那边可能是彼岸,哲学意义上的彼岸。

  我胸中压抑,就出门去找菲菲,走到春晖超市时,菲菲已经做好了饭,有酸菜鱼,还有从市场买的猪耳朵,她注意到我红肿的半边脸,问我怎么回事。我说被丁康打的。她说还是因为嫖娼的事?我说不是。她说因为爆炸的事?我说不是。她说难道是写信的事?我说:“今天我骂了他。”她说:“你可真行,别管他了行吗?你要愿意的话我们一起经营这家店,生活没问题。”

  我说:“今晚我不走了可以吗?”她说:“随便你。”

  菲菲在货架之间摊开一张简易床,把孩子哄睡着,然后拉着我去了超市后面的小房间,这里是一个仓库,在杂乱的货物中间有一张床,我们牵着手躺下,只留了一盏昏黄的小台灯,我们没说话,静静地享受此刻,甚至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和心跳。两个无依无靠的人,被生活击溃的人,在这个逼仄的空间里,在各种方便面、火腿肠、土豆片的包围中,酣畅淋漓地完成了属于我们的第一次。

  我醒来时,菲菲已经准备好了早饭,我搬一把椅子坐在超市门口,太阳完全从山后跳出来,我仰起头,好让阳光铺满我的脸。我拿出一本书,《经济学的思维方式》,这是《通俗经济学》的最新版本,我打算再看一遍。鲁迅说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那我起码是这个县城里从事户外工作而又看书的唯一的人,三年过去了,我依然没能拥有一个落地窗前的座位,甚至那套房子也会因为断贷而随时有失去的可能。对于我来说,看书的象征意义似乎大于实际意义,是我对生活最后的倔强。

  我的情报系统给我带来了最新的消息:丁康收了马老板媳妇的五万块钱后,马上找刑侦的同事打听,但同事说:“我们对此案一无所知,也没有接到继续侦查的指令。”丁康估计这个同事级别太低,就去找相熟的副局长,没找到,又去找局长,也没找到,丁康突然意识到,所有领导都消失了,他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最后还是一位退居二线的老领导好心提醒他:“这起案件已经由省厅派出了调查组,这是什么性质你自己想吧。”丁康如梦方醒,他很少会有害怕或者恐惧的感觉,但此刻,他夹烟的手甚至有些颤抖,他感到一种风雨欲来的恐惧。那五万块钱成了烫手的山芋,他决定把钱退掉,他不想和爆炸案有任何关系,但他发现,马老板的媳妇也消失了。

  绮丽超市的刘老板绘声绘色地讲述着这个故事,听者无不啧啧称奇。


  我凭经验判断,这个故事的细节很可能是经过了多次加工,不然怎么会有人看见丁康颤抖的手呢,但核心信息应该不假,就是丁康收了钱打算去捞人,结果发现这事深不可测,于是打算退钱,但找不到送钱的人。

  这信息让我汹涌澎湃起来,我特别想见丁康,想看看他抓心挠肝的状态,想指着他的脸放声大笑,想再对他说一句,我操你妈。我打开电脑开始写信:尊敬的领导,我举报,628爆炸案嫌疑人马志光的老婆向县治安大队副队长丁康行贿五万元,望明查。

  我没有等待太久,不到二十四小时,消息传来,丁康被抓,但不知道我的信是否起了作用,因为据说马老板的媳妇为了立功,把丁康供了出来。不管怎样,我感到少有的畅快,丁康伏法对我的生活并不会有什么改观,但这是一种精神上的胜利,是蚍蜉对大树的胜利,是蝼蚁对大象的胜利。我的生活太缺少胜利,每次遇到曙光,紧接着必定会迎来风暴,我就像在玩打田鼠的游戏,只不过我就是田鼠。

  5

  这胜利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我想我应该勇敢地跨出一步,我喜欢菲菲,她也喜欢我,我们一起撑起了超市,在床上也琴瑟和鸣,那孩子不是障碍,任何事都不是障碍,只要我们彼此相爱,就能抵挡风雨。假以时日,我们定能创造出那种理想的生活,我们将把房子装修好,我可以坐在落地窗前看《经济学的思维方式》,也许还能看别的,我打算买一个书柜,顶天立地的那种。

  我买了半斤猪头肉和一只卤鸡,准备就在今天和菲菲表明心迹,从市场到春晖超市也就五六百米,我尽量放慢脚步,琢磨着应该给菲菲描绘一幅怎样的蓝图。正值下午六点,天光依然大亮,街道两旁的住宅楼里已经飘出了各种饭菜的香味,路上的行人怀着各自的心情正在往家赶,不出意外的话,过了今天,我也会有一个家,我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做一个继父,我甚至想到如果我和菲菲生了自己的孩子,也绝不会厚此薄彼。


  离春晖超市只有二十米了,我看见一个男人向我跑过来,看着有些面熟,只见他腾空飞起,一脚踹在我的胸口,我摔了个四脚朝天,后脑勺重重地磕在地上,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没等我做过多反应,五六个人骂骂咧咧地围了过来,我凭本能抱住头,让身体其他部位接受雨点般的捶打。前五六秒是极其疼痛的,再之后就适应了,或者是麻木了,痛感就越来越弱,我知道总会有停下来的时候,我想起来那个面熟的人是谁了,是菲菲的丈夫,据我所知,他们还没办手续,所以不能称前夫。大概过了三十秒,或者一分钟,也或者是两分钟,他们终于停下来,一个男人说:“你叫严源是吧?你狗日的净干些偷鸡摸狗的事,破坏别人家庭,不要脸,我媳妇和我儿子我都带走了,你就自生自灭吧,不要让我看见你。”

  我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这个过程异常漫长,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我发现我看到的一切变成了红色,不知道是哪儿的血流进了眼眶。我艰难地往前挪了几步,春晖超市店门大开,店里一片狼藉,空无一人,我转身出去捡回了猪头肉和卤鸡,收拾出一块空地,就埋头吃起来,不知不觉一瓶白酒就已经见底。

  大概晚上十一点,我吃饱喝足,走出春晖超市,突然胃里翻江倒海,嗷的一声全吐在门口的绿化带内。吐完之后,我晃晃悠悠往前走,道路两边的楼房就像面目可憎的怪兽,张牙舞爪地企图捉住我,而从一间间房子里透出的灯光像这些怪兽的鲜血,令人胆颤心惊,这是一种罕见的景象,在过往的人生中最多碰到过三四次,而且都是在梦境里,现在,我确信我身处现实中。

  我加快了脚步,小跑起来,我试着再跑快一点,再快一点,我路过金叶超市,路过绮丽超市,在小雄便利店拐了个弯,就听见了水流声,那声音让我不适,又吐了一次。

  河边漆黑,我闻见稻田的清香,这些香味铺成了一条路,在黑夜里延伸,我开始奔跑,用尽全力,曾经的那些梦已经丢在我背后,我奋力跨过栏杆,踩在松软的草地上,我知道,再往前就是红江,我没有犹豫,向前一跃,扎入水中,河道很窄,顺利的话两分钟后我就能上岸,我突然改变了主意,我调转方向,奋力划行,逆流而上

  ··· 完 ···

  题图 | 图片来自《一句顶一万句》

  配图 | 文中配图均来源网络

  (本文系“人间故事铺”独家首发,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互 动 话 题

  生活中充满苦难,而“我”一直积极面对,可生活中还是太缺少胜利,每次遇到曙光,紧接着必定会迎来风暴,让人防不胜防。

  今日话题:你有经历过最接近成功的时候忽然失败吗?

  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往 期 推 荐

  最近微信又改版了,有读者反映收不到掌柜的推送。若大家喜欢人故的文章,欢迎留言转发,点击文末的“在看”,多多互动。别忘了把人间故事铺设为“星标”,不错过掌柜的每一条推送!



  若故事触动你心,记得 分享、点赞、在看 走一波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高甜照曝光!baby站老公座位旁,黄晓明望着妻子爱意藏不住

娱记娱乐
2021-03-02 11:26:40

1天烧1亿,这家拼命花钱的印尼公司搅乱中国快递,巨头颤抖!

华商韬略
2021-02-26 17:36:44

网络直播乱象丛生,全国人大代表李君建议关闭平台打赏功能

南方都市报
2021-03-02 16:38:02

强生疫苗获得FDA支持 :疫苗从短缺到过剩,是否意味着新冠疫情能尽早结束?

DeepTech深科技
2021-03-01 17:12:28

梁振英:你们遭死亡恐吓闹辞职是吧,那报警啊

听雨楼主
2021-03-02 11:17:25

李子柒去线下活动,上台领奖却显露真颜值,无滤镜长相美到观众

少女观娱
2021-03-02 11:12:07

福建山区发现施琅将军墓,豪华程度堪比皇陵,是非功过仍存争议

周游计划
2021-03-02 11:55:58

拿人钱财却落井下石,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最终因卡扎菲而锒铛入狱

星途列车
2021-03-02 10:02:27

男性“耗阳”行为有哪些?提醒:能不做就别做,忍住才健康!

健康与生活常识
2021-02-25 10:00:36

北京新一轮“疏解”行动:高校医院“大外迁”,城中村“大整治”

大山说房
2021-03-02 17:46:50

2020人均存款出炉!央行:家庭存款达到“这个数”,才算没拖后腿

金戈鐵馬
2021-03-02 23:53:57

联合国称印度特种兵抓阿联酋公主用来交换英籍军火商,印方否认

环球时报国际
2021-03-01 16:01:47

事关台湾海峡,美舰闯大祸了,24日解放军采取行动,不再口头警告

前沿时刻
2021-02-28 12:55:25

“陪我一晚,阿姨给你买AJ!”哈哈哈哈哈!阿姨这次也怂了...

八圈传播者
2021-03-02 12:54:45

汽车品牌鄙视链图集——咱先说好不生气再点进来看

笑看一生风采
2021-03-01 07:05:30

每天近百个骚扰电话打来!黄渤拍的这部电影,背景广告牌泄露真实手机号,机主怒了!法院这么判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3-02 19:29:07

我国学者从中药雷公藤中发现男性避孕药,非激素,停药即可恢复

生物世界
2021-03-02 13:51:27

8投1中!北京3000万中锋“吐饼”,雅尼斯无奈强忍怒火很失望

体坛野秀才
2021-03-02 22:19:58

42岁终成影后!恭喜这位留着“波波头”的精致女大佬

VOGUE中国
2021-03-02 17:28:53

台湾果农:如果释迦也被禁,那就是喝西北风的开始

环球时报新闻
2021-03-01 14:14:17
2021-03-03 05:13:06
人间故事铺
人间故事铺
优质故事类自媒体
89文章数 1027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建议有条件允许合法代孕

头条要闻

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建议有条件允许合法代孕

体育要闻

Haynes:史蒂芬-库里有望参加全明星三分大赛

娱乐要闻

张小斐爆红 机场遭粉丝“围堵”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外卖佣金抽成太高!全国工商联提案了

汽车要闻

奥迪RS e-tron GT亮相 续航472km/年内入华

态度原创

家居
艺术
亲子
健康
教育

家居要闻

香港富婆晒372㎡半山豪宅 厨房有"聚财"风水宝位

艺术要闻

苏州博物馆西馆10月开放

亲子要闻

全球未成年人疫苗接种为何“滞后”?

为什么阴道炎总是反反复复?

教育要闻

专家解读2021年北京高考命题新变化 "刷题"有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