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市委书记“打耳光”事件爆点频出,这4天里都发生了什么?

0
分享至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张燕 | 综合报道

  继山东省乳山市去年发生“打下属耳光”事件后,又有一地市委书记被实名举报掌掴市政府秘书长。举报信中描述的“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政府秘书长的脸上,却让阅读者心底发颤。

  在举报信发出三天后,济源市发生了什么?《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了近日来关于该事件的时间线索:

  1月16日,自称是济源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妻子的微博博主“济源市尚娟”发帖,称“又一市委书记掌掴下属”。该博主自称河南省济源市政府秘书长翟WD的妻子,公开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

  1月17日,多家媒体陆续联系到翟伟栋本人及济源市政府工作人员,证实“确实发生了过激行为。”

  1月18日,被传打人的市委书记张战伟再次被实名举报:涉嫌违规提拔违法犯罪人。同日,翟伟栋对媒体说:“(网帖)是我妻子发的,我不知道,都叫她全部删除了,删除干净。”

  1月19日,河南省相关部门表示,正在调查关于网上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有关问题。

  

  插画:《中国经济周刊》美编 孙竹

  被打者妻子发文举报: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

  上文中提到的实名举报信共有1500字。发帖人尚娟在信中详细描述了当时的情景。

  事情发生在2020年11月11日早晨,翟伟栋与其他市领导在机关单位餐厅角落吃早餐。据翟伟栋回忆,大约7点45分,市委书记张战伟在服务员带领下走进餐厅,自己“欠身”向张战伟“点头致意”。

  “如果那天,自己(翟伟栋)立即起身站立,对张战伟毕恭毕敬,可能就不会被打,也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翟伟栋在事后同尚娟回忆称。

  举报信中写道,张战伟在自己的座位坐下后,又突然站起身,指着远处的翟伟栋大声问,你是谁?谁让你来这儿吃饭的?翟伟栋起身解释说,自己一直在这里吃饭,而且大家都在这儿吃饭。

  张战伟再发问:你是副市长吗?你是不是把自己当成市领导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饭?随后,他让服务员将翟伟栋赶出餐厅。

  当时的翟伟栋小跑至书记身旁,试图继续向书记解释。但这一举动并没有平息张战伟的努力。“他举起右手,狠狠地打了他(翟伟栋)一记响亮的耳光”。

  据尚娟描述,事情发生后,翟伟栋本人心脏病复发,后因无法继续工作而向领导请假。而她自己曾为此前往辖区派出所报案。公安部门没有给出任何说法,相反,纪委的人经常找到翟伟栋,要求他“配合调查”。

  该实名举报帖发出后不久,原文被尚娟删除,微博账号所有信息被清空,唯一留存下来的信息是一条“济源市尚娟”的微博简介,写着“一名正直的党员”。

  济源市人民政府官网“领导信息”显示,翟伟栋为现任济源市人民政府党组成员、济源市人民政府秘书长、济源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翟伟栋,1989年参加工作,长期在济源任职。张战伟于2016年8月任中共济源市委书记(正市厅级),曾长期在河南省纪委工作。

  张战伟再遭实名举报:被指涉嫌违规提拔

  掌掴下属事件尚在调查之中。1月18日下午,一则名为《实名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违法提拔涉嫌犯罪人动用公权强行逼罪》的网贴出现在天涯社区的“百姓声音”版块,发帖者自称为河南省济源市检察院正式干警李安林。李安林举报的具体事由为:2019年11月30日,济源市承留镇镇长杜中联谎将研学实践基地济源市泊心山居上报成违建别墅,动用二百余人(含国土、城管、公安等多个部门)违法将济源泊心山居强拆,并在强拆过程中致被害人李平贵死亡。事情发生后,张战伟违规提拔了涉嫌违法犯罪人杜中联。

  新时报、安徽网等多家媒体的记者联系了李安林。据李安林描述,自己早在一周前就已经在天涯社区发出了相关举报帖,随后便接到了多位领导的电话。现在除了有媒体和网友联系他,还有很多当地的电话打进来,但一些领导的电话他选择不接听。

  李安林表示,虽然他是河南省济源市检察院的正式工作人员,但因维权给他带来的心理压力过大以及身体上的原因,他在2020年4月向所在单位请了病假,他本人与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并无任何直接交际,发帖维权是想讨回一个公道。李安林表示,他举报张战伟主要是指对方涉嫌违规提拔干部杜中联,杜中联在时任镇长期间组织的这次强拆并致人死亡,市委书记不但没有对相关当事人进行任何处理,杜中联反而由镇长升为承留镇书记。

  据大河网消息,关于网上举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有关问题,河南省有关部门正在深入调查。据济源日报1月19日报道,1月18日下午,出席河南省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的济源代表团召开全体会议,认真审议省政府工作报告,审查河南“十四五”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及计划、预算报告,示范区党工委书记、市委书记张战伟主持会议,并在会议上发言。

  央媒发声点评“一记耳光”:有权不可任性,妄为不得善果,为政者当警之!

  1月18日晚,新华社官方微博@新华视点发布微评《刷屏的“一记耳光”折射了什么?》表示:事件真相如何,亟待有关方面进行调查,给社会一个交代。人们高度关注这“一记耳光”,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对干部耍官威、搞特权现象的深恶痛绝。在一些地方,个别领导干部官气十足、以权压人,“一把手”俨然成了“一霸手”,扭曲了一方政治生态。有权不可任性,妄为不得善果,为政者当警之!

  1月19日,《新华每日视点》刊发评论《这一记“耳光”是反面“警醒”》,表示不管调查结果如何,身居重要岗位的领导干部,在公共场所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太“辣眼睛”,有辱斯文,与人们期待的领导干部形象相去甚远,影响可谓恶劣。

  1月19日,央视新闻客户端发布《央视网评丨掌掴下属的市委书记想当“山大王”?》指出:对弱者施暴、泄愤,这种权力的快感,谈不上什么领导能力和水平,更何况这还是在机关单位,看上去只是伤害了下属的身心健康、把他送进了医院,实际上,这大大拉低了领导的素质底线,严重损害了公职人员的形象,社会影响极坏。如果对这种错误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恐怕会产生崇拜权力、恃强凌弱的示范效应。

  “掌掴下属”这件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2020年9月,一段视频曾在社交平台上广为流传。视频中,一名领导因为报送文件的公务而暴怒谩骂下属,随后打了下属两个巴掌。视频传出后,涉事地山东乳山市随即成立联合调查组,查明打人者是该市党史办的徐主任。据当地政府通报,徐某某已被撤职、降级,并被调离原岗位,公安机关因其多次殴打同一下属,对其行政拘留15日。

  推荐阅读:

  两位书记的耳光,“打”出的为官境界天上地下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掌掴事件后,40余年前山东菏泽“要脸”的书记自打耳光的旧闻刷屏。同样是耳光响亮,“打”出的为官境界天上地下。谁是公仆情怀,谁是耍权弄威,人民群众洞察秋毫。自打耳光的书记,烛照出共产党人不忘人民的初心和担当;打人耳光者,抑制不住的是“官老爷”的狂霸,凛凛“官威”背后是扭曲的权力观。

  来源:1月20日《新华每日电讯》新华观点

  作者:新华每日电讯评论员周楠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让公众大跌眼镜。目前,当地有关部门已介入调查,公众期待一个有信服力的调查结果。与此同时,不少网友都在热传多年前另一个“书记扇耳光”的故事。两个书记,两个耳光,打出截然不同的回响,天上地下之差令人深思。

  2018年7月3日,《菏泽日报》刊发当地媒体记者讲述的一段往事:改革开放初期,时任山东菏泽地委书记周振兴到村里看望一位重病在身、革命战争年代牺牲了丈夫和三个孩子的老奶奶。询问这位做过杨得志将军的房东、曾一天为将士做过9顿饭、不惜变卖嫁妆也要让将士吃饱吃好的老人有什么要求时,老人的回答是“想吃半碗肥中带瘦的猪肉”。

  掏钱帮老人满足愿望后,回到县委开会,说起这位为中国革命做过重要贡献的老人,生重病了竟吃不上半碗猪肉,周振兴突然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我们这些大大小小书记的脸还叫脸吗?”

  

  在济源“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事件后,40余年前“要脸”的书记自打耳光的“旧闻”引发刷屏,即便不看网友跟帖,“有声”的耳光已经有了无声的答案。

  周振兴书记的耳光,打出的是共产党员的良知,他觉得百姓没能吃饱吃好,是因为自己工作没做好,心里满是自责和愧疚,觉得共产党的书记如果不能为人民谋幸福,愧对人民愧对党;而济源这位书记的耳光,打出的是专横跋扈,无论起因,都与党员领导干部的身份格格不入,折射出权力任性下的作风粗暴、颐指气使。

  同样是耳光响亮,“打”出的为官境界天上地下,谁是公仆情怀,谁是耍权弄威,人民群众洞察秋毫。自打耳光的书记,烛照出共产党人不忘人民的初心和担当;打人耳光者,抑制不住的是“官老爷”的狂霸,凛凛“官威”背后是扭曲的权力观。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正是许许多多像周振兴书记那样人民至上、情系苍生、初心永驻的公仆,我们党才能不断赢得人民群众的拥护。而少数领导干部耍官威、做“老爷”,背离初心使命,正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决推进作风建设、开展初心教育要解决的问题。

  人们翻出旧文,钩沉往事,积极转发,既是希望通过对比,表达对“掌掴闹剧”背后变味权力观的深恶痛绝,更是希望以周振兴老书记自扇耳光的故事为初心教材,启示领导干部如何为官,如何牢记初心使命,让我们党永远不负人民。

  相关阅读

  书记的耳光

  来源:2018年7月3日《菏泽日报》

  作者:天阔

  这是一件令我记忆了几十年的事件,每每想起,都令人心潮激荡。

  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个仲春时节,我作为电台的记者,有幸随时任中共菏泽地委书记周振兴同志到曹县革命老区曹县韩集乡红三村看一位杨得志将军当年的老房东、老共产党员伊巧云老人。随同的有时任曹县县委书记、武装部部长等6人。

  到韩集后,周振兴书记没在乡镇和村委停留一步,直奔伊巧云老人家中。此时老人已重病在身,当周振兴握住老人枯瘦的手问老人还有什么要求时,伊巧云老人犹豫了一下,说“就是想吃半碗肥中带瘦的猪肉。”说完,老人又后悔了,用另一只手拍打着周振兴的手背:“也就是这么一想,周书记别当事。”

  历来以雷厉风行、低调工作作风著称的周振兴,一下子泪流满面。他双手握住老人的双手:“怪我,怪我们啊,老人家,对不起您。”他抹了一把脸,回身掏出自己衣袋中的一沓钱,递到赶来的乡镇书记手中,县、乡领导纷纷掏自己的衣袋,被周书记一把按住了。无用言说,老人当天就吃上了肥中带瘦的肉。

  随后,周书记回到县城参加了县委的一个汇报会。会上他眼含热泪地讲了一段话,“伊巧云老人今年83岁,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她牺牲了丈夫和三个孩子。抗战时期,在抗战堡垒红山村,在做杨得志将军房东时,为接待来往的将士,她曾一天做过9顿饭,为让将士吃饱吃好,她变卖了家中所有值钱物件和娘家陪送的嫁妆。现在,在我们领导下,生重病了,竟吃不上半碗肥中带瘦的肉。同志们,我们还有脸当他们的书记吗?”说着,周书记突然抬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说,我们这些大大小小书记的脸还叫脸吗?

  这一记耳光打得是那样清脆,话说得那样沉重。坐在他身旁的县委书记一下俯在桌上,低声哭出声来。

  “周书记,该打的是我,是我,请地委处理我。”一时间,所有与会人员都低下了头。收起了原先准备好的各自工作成绩的汇报稿。

  时间已过去38年,可周书记那一记耳光至今回荡在我的耳畔。现如今,这些老领导早已退出领导岗位,但他们那种为小事的自责,为党、为国、为民的担当,树起了一代共产党干部的风范。

  愿那一记清脆的耳光,能扇去层层不实的政绩观和种种官本位的自尊盲从。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
人民日报社主办 权威政经周刊
19485文章数 130813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