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故事:我到异地见男友,去了三日他不闻不问,返程飞机上我提分手

0
分享至


  少女和狗仔

  本故事已由作者:三里巳,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丁舟是辛小冬从学生时代就喜欢的对象。

  后来快毕业时在辛小冬各种死缠烂打下丁舟屈服了,为此辛小冬曾多次在好友面前炫耀,丁舟仿佛就是她辛小冬活到这么大唯一中过的大奖。在辛小冬看来,丁舟的毛病只是偶尔会出现的大男子主义,给辛小冬定制了很多要求,不准抽烟喝酒之类的,不过也无伤大雅,辛小冬乐意接受他给的规矩,这让辛小冬觉得起码丁舟是在乎她的。在一起没多久,丁舟考上了福建的一所大学,而辛小冬成绩只够家乡的二本,两人开始了断送很多情侣的异地恋。

  微信聊天中丁舟时常会突然很沉默,辛小冬就会上微博搜刮来一堆的段子各种截图保存,时刻准备好上阵哄丁舟开心。直到有一天辛小冬发现,丁舟还会有偶尔思念前女友的情绪时,辛小冬终于爆发了。冷战数十天中,辛小冬实在是憋不住难受无处发泄,下班后跟着参加同学聚会出来涮火锅。辛小冬的人生信条里,吃辣可以解决一切难受。

  而偏巧了,那天在辛小冬喝下第一杯酒的时候,丁舟破天荒主动打来了电话。

  辛小冬急忙放下酒杯按下接听,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名男同学就开始催促起来:“小冬,别接电话了,今天放松开心些,来,喝酒喝酒。”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辛小冬伸手在半空中扬了扬示意那位男同学闭嘴,然后快速地开始了解释。丁舟最后淡淡的说出了一句“哦”,便挂断了电话,任由辛小冬怎么拨打,他都不接。

  辛小冬赶忙回家,又在微信上各种解释,丁舟过了很久才打出一句:“想解释,来我这当面解释。”

  望着这句话下面给的定位,辛小冬愣了三秒,随即便发出了一个字,好。就在那三秒里她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最后她决定,她要去,但是不是为了委屈求和好。她从未去过福建,这么多年来,两人工作都很忙,常是国庆过年丁舟回来才有得一见。丁舟既然不怕她丢了,那她还需要挽留吗?

  关上手机后辛小冬望着窗外阑珊的夜色,忍住了马上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她蓦地想起一句曾经在网络上看的话:在一段恋情中,更喜欢对方的那个人更卑微。可她辛小冬不是个卑微的人,但她第一次发现,原来在这段恋情中,她是卑微的。

  第二天辛小冬解决了工作请了四天的假,在第三天的时候买下了飞往厦门的机票。七月的厦门热得地面可以煎鸡蛋,站在室外就像在蒸桑拿,下机后的辛小冬在朋友圈发了一张机场的照片,并附上了定位。这可能是她能保持的最大的骄傲了,她不发信息给丁舟,而是希望丁舟能看到朋友圈主动来询问她。

  坐在去往民宿的出租车上,辛小冬神经紧绷,没有一丝心情去看窗外的风景,一双眼盯着朋友圈。朋友的问候与玩笑话一条一条地评论上来,可直到辛小冬在民宿收拾好,把热出汗的衣服洗了挂上,又洗了个澡,还是没有丁舟的半点消息。

  辛小冬叹了口气,在空调开到最舒适的民宿里沉沉睡去,梦中来回挣扎的,还是丁舟跑来找到她,将她拥入怀中。

  2

  等辛小冬睡醒时,发现外面已经天黑,而打开手机,依旧没有丁舟的任何消息。肚子抗议的叫了起来,辛小冬只得叹气从床上爬起来,赌气似的把丁舟设置为消息免打扰。

  曾厝垵的夜晚喧闹无比,旅人来来往往,手上不是拿着大串的鱿鱼,便是那冒烟的冰淇淋。怎么看,辛小冬觉得都没有什么食欲。

  虽然这是她第一次独自出远门,但也深谙一个景区食物又贵又难吃的道理。

  正当辛小冬还不知道该吃什么的时候,身旁一个穿白T恤牛仔裤的男孩子不小心撞到了她的肩膀。辛小冬还没来得及扭头看是谁时,一个略带沙哑又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

  “辛小冬?”

  “啊?”

  辛小冬不敢相信她会在一个从未来过的地方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她看着眼前这个脸上干干净净,长相清秀的男孩子,一时只觉得眼熟,名字却梗在喉间吐不出来。

  周围的路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僵住的两人似乎都觉得自己在拍电影慢镜头,反正辛小冬不敢动,这种时候,装傻就对了,不然叫错名字多尴尬。终于在气氛尴尬到爆前,万秋浩开了口:“忘了吗,以前高中的时候,住你家旁边,坐你的后面,你老是用手撑着桌子屁股后顶占我座位空间,每次你妈妈给我吃炸排骨你偷撒好多辣椒还要收我费。”

  “啊,万秋浩!当年,抱歉啊……”

  其实当年的辛小冬也不是故意要欺负万秋浩的,挤位置的原因有二。一是她的右手边座位后一个人是丁舟,她座位占得越宽就越接近丁舟。二是坐丁舟前面那个喜欢万秋浩的女生老这么欺负丁舟,她便要欺负万秋浩。两个女生心里戏能演一部电视剧,而两个目标男生却成了这场戏的“牺牲品”。

  排骨撒辣椒也仅仅只是因为,她辛小冬也特爱吃那排骨,害怕万秋浩吃了她会少吃很多。曾经万秋浩特别喜欢吃她妈妈做的排骨,因为隔得近,她妈妈每次做排骨也一定叫万秋浩,每当这种时候,辛小冬就恶狠狠的悄声跟万秋浩说:“一块钱一块排骨啊!”万秋浩每次都答应了,饭桌上辛小冬就盯着万秋浩到底啃多少块,万秋浩也真的给了她钱,有时候还多给了。

  万秋浩眼眉带笑的望着辛小冬,这让辛小冬心里更加虚得慌,最近真是好事不见一件,坏事可装一箩筐,这都能遇到。

  似乎看出了辛小冬的心理活动,万秋浩好笑的摇了摇头。

  “我正好在厦门出差,看朋友圈发现你到了厦门,就想着应该第一站会到曾厝垵,我就来逛逛,没想到还真能遇到你。”

  正在此时,辛小冬的肚子不适宜的叫了一声,本来是挺吵杂的环境,可也不知道为什么万秋浩这顺风耳就听到了。当即决定不管辛小冬愿不愿意,他非得尽一下地主之谊,请客吃饭。辛小冬坐在车上纳闷至极,庆幸自己当时不是放了个屁,那得多尴尬啊。

  万秋浩选了一家极具本地特色,又不是景区那种贵得离谱的地方,这让中午饭还没吃的辛小冬好好地大快朵颐了一顿。万秋浩全程都挂着淡淡的笑,辛小冬的脸红得不像样,心里盘算着等会假装上厕所去提前买单,不然这饭就吃得欠人情了。

  “来厦门旅游吗?”万秋浩一边很自然地给辛小冬夹菜,一边看似不经意的这么问了一句。

  “算是吧。”辛小冬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的事也没必要去费别人的时间来听,便匆匆带过了。

  “这排骨,没有阿姨做的好吃呢。”万秋浩笑着说道,辛小冬只得尴尬的说一句,还好吧。

  一提到排骨,辛小冬的脸更红了,完全不好意思抬头看万秋浩。

  3

  饭后征得辛小冬的同意后,万秋浩领着辛小冬来到曾厝垵对面的海边。七月的夜风还是燥热,辛小冬的额头流下大滴大滴的汗水,手臂手掌也黏黏糊糊的。

  辛小冬坐在沙滩上静静的看着身边这群旅客,不知为何一阵心酸涌上心间。她想起丁舟还未带她出去游玩过一次,而这一次让她独自出门便是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未来接她。

  她不应该这么卑微的,虽然出门之前她就想通了,这次来厦门,是做道别的。他不是要解释吗,那就让他要去吧,她既然到了,就是最好的解释了,他想听的,就让海风带去吧!但是总归有些不甘心的,毕竟在一起这么多年了。

  万秋浩起身看向远处,低头望着还在发呆失神的辛小冬。

  “小冬,去逛逛吧,别白来一趟。”

  辛小冬一愣,是啊,她怎么光顾着脑补丁舟之后怎么哄她,而忘了既然已经决定不去见丁舟,那为何要枉费这一来一回的机票和民宿住宿费呢?她快速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粘上的少许沙子,跟在万秋浩的身后朝前走去。

  “你在这边工作吗?”辛小冬总算是问出了今晚对万秋浩的第一个问题,姗姗来迟的礼貌让她再次脸红。

  “是啊,毕业后就留在这了。”

  万秋浩似乎并未放在心上,从辛小冬的角度看去,月光打在了万秋浩好看的侧脸上,镀上了一圈银白色的光,燕颔虎颈却又让人感觉温和可亲。

  正当辛小冬在想怎么回话比较得体一些时,身旁一个男人猛地撞了一下她,毫无准备的辛小冬立马倒在了地上。万秋浩眼疾手快地迅速将她扶起来,男人道歉后匆匆离开。

  “快看看手机钱包还在吗?”万秋浩死死盯着男人离去的背影,辛小冬这才反应过来,一摸,果然口袋空空。她的脑子还没组织好语言,只是机械的摇了摇头,万秋浩便快速朝男人的方向跑去。

  十多分钟后,万秋浩拿着手机钱包跑了回来,衣领明显被人揪过,质量不是那么好的T恤,可以轻松地看出布料被人揉在一起过的痕迹。

  望着跑回来的万秋浩,辛小冬蓦地想起曾经那个只顾学习,性格有些唯唯诺诺的万秋浩。有一次班里的一个男生因为生活费不小心丢了,硬是诬赖万秋浩偷拿的,万秋浩百口莫辩,辛小冬的女侠气概一下冒了出来,替他出了头,并且还从另一个男生的包里找出了那人丢的钱。自那之后,万秋浩似乎更加谦让辛小冬,这让辛小冬都有点不太好意思欺负他了。

  想到此处辛小冬有些汗颜,如果当时坐她右边的那个女生在场,肯定还轮不到她来救,毕竟这件事让那个女生记恨了她很久。

  除此之外,辛小冬有些惊讶这几年没见,万秋浩竟不再似那般文文弱弱,身上多了很多男子气概,都敢去追小偷了。

  4

  经历了刚才那件事后,万秋浩不动声色的走得离辛小冬更近了一些,辛小冬也没有特别排斥他,只是脑海中总是浮现出曾经欺负过他的一些影像,这让她实在不好意思看着他说话。

  “还记得那个吗?你以前可喜欢玩了,但是就没见你套中过。”

  辛小冬顺着万秋浩的手指,看向一个套圈圈的摊位,沙滩上的套圈游戏她倒是第一次见。

  “人是会变的,会进步的,试试去?我请你。”辛小冬嘻嘻笑着,快步跑去交了钱。

  也不知是这老板不会做生意,给套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些,还是这旅客都没这方面天赋,这么近都套不着老板才不忍心地调近了位置。辛小冬递给万秋浩十个圈,自己拿了十个圈,竟套中了九个小玩具。万秋浩只套中一个都给了辛小冬,辛小冬嘟起嘴吐槽起来,又跑去买了二十个,站在万秋浩身边看似很懂得说了一堆怎么套的话。

  万秋浩虽然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她,但终归认真听了,竟伸手一丢套中了一朵会发光的玫瑰。

  老板一脸痛心的模样取出玫瑰递给万秋浩,摇摇头道:“小伙子,你女朋友也太厉害了。”

  辛小冬急急解释,老板的脸色更奇怪了,仿佛鼓励似的望着不说话的万秋浩,更是大方地又给了十个圈给万秋浩。这人也不客气,拿着就说了谢谢,开始乱套起来,又套得一朵玫瑰后收手。

  万秋浩拿着玫瑰望了望辛小冬,避免尴尬,还是自己拿在手中了。

  两人并肩在沙滩上走着,辛小冬因为套中的小玩意太多,老板给了个红色的塑料袋让她提着走了。湿咸的海风扑面而来,身边孩子的笑闹声,情侣的打闹声此起彼伏。即使环境如此吵闹,但塑料袋中玩具碰撞的声音还是在两人间格外清晰,辛小冬全程低着头,她绷紧了神经,只期待万秋浩能说句话,掩去那玩具碰撞声让人想起的玫瑰花的尴尬。

  “是来找丁舟的吧?”万秋浩可算开了口,辛小冬松了口气,虽然这个问题她并不想回答。

  “是。”

  万秋浩轻笑起来:“他公司离我公司不远,要不明天我带你去见他?”

  辛小冬立刻将头摇成拨浪鼓,有点慌张地停下脚步面向万秋浩:“千万别告诉他我来了,他若关注我,他早就知道了!”

  辛小冬其实咽下了后半句:就连你都知道了,他还能不知道吗?

  万秋浩有些吃惊她的慌张,不明白这个曾经追丁舟让全校都知道的女生,这次怎么不希望丁舟知道她为了他不远万里来到福建。为了惊喜吗?万秋浩苦笑了一声,似安慰辛小冬这炸毛的表现一般点了点头。

  5

  回到民宿的辛小冬坐在床上望着那个红色塑料袋出神,鬼使神差地拿出了那朵玫瑰花在手中左右转着看,想起临别前万秋浩说接下来几天给她当向导的事。

  也罢,既然本来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解释和好,为了对得起花的钱,好好玩玩有什么不好?

  可惜第二天辛小冬睡过了头,没能赶上最早一班去鼓浪屿的轮渡,一个最吸引旅客的旅游胜地就这么白白错过了。等辛小冬下楼时,发现万秋浩从早上五点半就在楼下等她到九点,一种羞愧使得她这一天又是以不好意思的状态面对万秋浩。

  “中午太热了,下午回不来,那今天就带你环岛绕一圈吧,明天去鼓浪屿也可以。”

  将辛小冬带到早餐店后的万秋浩还安慰着辛小冬,以为她是懊恼自己起晚了错过了轮渡。而辛小冬却摇了摇头,按照她的计划,第三天就去漳州,离丁舟很近的时候给他发个定位,然后很酷地告诉他,我来了,但是拜拜吧!

  “明天,我去漳州一下。”

  万秋浩瞬间理解了辛小冬的意思,他犹豫了一会,还是说了:“我带你去吧,我公司离他公司不远,也在漳州。”

  辛小冬没有拒绝,点了点头,掐断了这关于丁舟的话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曾经那么喜欢的丁舟,在她来到这厦门的两天时间里,已经慢慢淡去。一开始可能只是因为赌气,如今看来,她若不非这么做的话,也太卑微到对不起自己了。

  饭后两人扫了两辆共享单车,万秋浩骑在前带着辛小冬围着这个岛转,厦门的风还是那么热,辛小冬额头上的汗抹了又流。开始只是觉得在厦门室外是在蒸桑拿,如今骑着单车感觉在蒸一个高速行走的桑拿。

  辛小冬从背后望着前面的万秋浩,风将他的T恤吹鼓起来,像是塞了一堆棉花一般,短发梢上挂着几滴汗水,在阳光下闪着微小的光芒。她突然想起,读书时也是这样,不过位置变换了。以前是辛小冬骑着车在前,万秋浩在后哼哧哼哧地追。

  有一次辛小冬看到丁舟的影子,为了摆脱万秋浩这个灯泡,用了全身的劲踩踏板,导致链条突然坏了,急得她立刻刹车还差点撞着人。万秋浩也急急停车跑来,想看她受伤没有,而辛小冬却只顾着丁舟的影子快消失了,抢过他的车也不管他怎么上学,怎么处理她那破自行车就一溜烟跑了。

  后来辛小冬回家挨了一顿骂,要不是万秋浩和他的父母都在帮她拦着,估计一顿打也是肯定要挨的。而且还让万秋浩被他父母凶了一顿,怪他没有劝好我骑车要注意安全。

  平时他们两家离得很近,两家父母一点都不避讳他俩的性别不同,什么事都想让他俩一起做。出门买菜、上下学同路、做作业……甚至万秋浩的妈妈经常当着他俩的面说:“浩浩,如果学校里有人欺负小冬,你一定要帮小冬,不能让小冬受欺负。”每当这时,还不等辛小冬说话,万秋浩的头就像被关在逼仄空间里的高速弹力球一般乱点起来。

  若是两家父母不在旁边,辛小冬就立马欺负万秋浩,将他推倒在地,愤愤地说:“明明在学校都是我在帮你,谁敢欺负我啊?”

  但是万秋浩也不恼,嘿嘿地陪着笑,嘴里总念叨一句:“总有一天,会是我保护你的。”

  6

  其实万秋浩长得挺好看的,只是因为他成绩太好总是被辛小冬父母当别人家孩子念叨,还一定要她和万秋浩关系好点,期待万秋浩什么时候能传点学霸功法给辛小冬,这让处在叛逆期的辛小冬觉得很讨厌。

  记得有一次万秋浩生病了,辛小冬的妈妈买了一大袋苹果让她去医院探望,辛小冬磨磨蹭蹭嘟着嘴老不情愿地到了医院。那天本来是丁舟的生日,班里很多同学还有辛小冬的情敌们都去了丁舟家,辛小冬本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准备去了,却要去探望一下这个早不病晚不病的万秋浩。

  等她到了医院,发现她右座暗恋万秋浩的那个女生早就到了,她特别高兴,将苹果当着万秋浩的面塞给了那个女生,从未那么好脸色的冲她说:“你就好好陪他聊聊天解解闷,我先走了。”

  那个女生见她的到来本就挺生气,听她这么一说更加生气了,将她的苹果直接丢在了一旁的桌上,三人清楚地听见了那苹果被砸坏的声音。女生起身大声吼着辛小冬:“你不乐意来就别来,别心里想着丁舟还要来装模作样看他!”

  辛小冬还未反应过来,但是脑子一听到丁舟就立马想往外走,再不去,她的情敌拿下了丁舟怎么办?

  “你先去吧小冬,今天丁舟生日,帮我带个问候。”万秋浩病恹恹的声音传来,辛小冬点头直接出门走了,却在踏出门后就反应了过来,不服气的想回去将那个女生劈头盖脸的骂一顿。

  可当她正准备再进去时,里面却传来了万秋浩暴跳如雷的声音,吓得她定在原地冷汗爬上了背。那是她第一次听见文文弱弱的万秋浩吼人,声音就差掀起房顶响彻整条走廊。

  “你有什么资格吼小冬!滚!”

  这是辛小冬唯一听进去的一句话,随后她听到里面传来了女生的哭声和脚步声,急忙跑出了医院。那时候辛小冬便感受到了,万秋浩对她,可能就像她对丁舟。好在这种尴尬没有持续多久,毕业很快来临,她追到了丁舟,整个班级也被这个世界拆得七零八落,大家都各奔一方,少有交集。那个女生再也没了联系,万秋浩和丁舟都到了福建上大学,而她那个成绩,也就够在老家的二本混着。

  几年过去,因为见面交流都少了,辛小冬差点都忘了万秋浩这个当年的跟屁虫了,提及福建,想到的也只是丁舟。长大了之后再回想起这些事,辛小冬对万秋浩的愧疚就更深了,不仅总欺负人家,还把人家都忘了。

  “想什么呢?看,那里有人在拍婚纱照。”

  万秋浩的声音被风送到辛小冬的耳边,辛小冬的耳根一下子滚烫起来。

  7

  顺着万秋浩的手指,辛小冬发现这个海滩边上竟那么多对新人在拍婚纱照,每隔百步就有一对。海风将那些姑娘的头纱吹得飞扬,想必被照相机留下的模样好看极了。

  还记得她上次和丁舟谈到婚纱照去哪拍时,丁舟说海边不错,如此看来,海边确实不错。可惜了,这往后肯定是不会跟他在这儿拍了,这几年的青春,读书时代的无畏,如今都没了。

  环岛一圈后第二天,辛小冬的腿肚子走起路来都抽抽,万秋浩笑着打趣她不如读书时那么猛了,踩着单车像开飞机一般一天没停都没见有什么毛病。辛小冬尴尬的笑着,回道:“这不是上年纪了吗。”

  坐在开往漳州的高铁上,两人一路无言,万秋浩打开笔记本电脑,手指翻飞在键盘上努力的工作,而辛小冬却被窗外的风景迷了眼。她倒是没有想哭的冲动,很奇怪,离丁舟越来越近了,她却越来越放松。

  这两天下来,辛小冬故意拍了很多照片发在朋友圈,生怕丁舟不知道还都加了定位,可是丁舟一点动静都没有。她觉得自己也该彻底死心了,傻了几年,该放过自己了。

  她很清楚丁舟知道她来了福建,也很清楚丁舟在像往常一样等她的主动,但是她这次,不愿意了。

  到了漳州,万秋浩一脸抱歉的看着她,公司那边有紧急情况需要他回去处理,只能等下班后再来请她吃夜宵了。正好辛小冬需要自己在漳州冷静一番,整理组织脑子中的语言发给丁舟。

  万秋浩走后辛小冬到酒店将行李放下,下楼开始漫无目地的闲逛,也不知道走到了哪儿,辛小冬回神后才发现自己面前好像有一座小型的教堂。圆形的拱门,十字架在木门的中间,上面却没有那彩色花窗玻璃。时隔多年后辛小冬还是想不起来那儿到底是漳州的哪儿,也记不清自己有没有记错那教堂的外貌,只记得当时突然脑子开光了一般,掏出了手机嘴里飞快巴拉了很多话发给了丁舟,还有在她开口说话之后那教堂里发出的钟声。

  辛小冬很想将这个巧合当做什么预示,起码那分钟她感觉自己灵魂脱壳到了半空,看着自己正在卸掉已经画了很多年的小丑妆。也许是那一刻就释怀了,总之给了自己一个交代。

  信息发出后她掏出蓝牙耳机戴上,耳机里传来jam慵懒的声音唱着《七月上》。

  奔去七月刑场,时间烧灼滚烫。

  ……

  与其误会一场,也要不负勇往。

  过了很久,丁舟回复了消息,字里行间牵强解释自己不知她早就来了,这让辛小冬越发失望。她思量了一番,回复了一句:“不管怎么样,你让我一个人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来,没有考虑过我的安全问题的那一刻,我就知道咱俩没以后了。”

  我到异地见男友,去了三日他不闻不问,返程飞机上我提分手

  这次丁舟回复得很快,似乎有点开始着急失去她。丁舟让她等他两天,只需要两天,解决了工作就来找她。辛小冬理解他的工作,确实是经常忙得压根没空出公司的,但是她还是按下了删除键,从此她的列表里,再也没有丁舟。

  8

  当晚万秋浩匆匆赶来,衣衫已经湿了一大片,好在温度降了一些,不然辛小冬都担心他会不会中暑。

  “想吃什么?”万秋浩缓好了气望着辛小冬,发现她给人的感觉竟放松了许多。

  辛小冬想了想,蹦出一句:“曾厝垵。”

  万秋浩瞪大眼睛发出了一声惊奇的“啊?”,辛小冬乐得咯咯直笑。而万秋浩立马掏出手机苦着一张脸,叨叨着没票了啊,辛小冬笑得更欢,往旁边一个大排档跑去。

  “吃什么都可以啦,还这么认真。”

  万秋浩登时才反应过来,也急忙跟着跑去。虽然不明白辛小冬怎么了,但是不知为何,和多年前一样,只要辛小冬一开心,他万秋浩的心情就会莫名地跟着好起来。

  第二天辛小冬告别了万秋浩,阻止了他想送她去高崎机场的决定,与来时一般,一个人来,一个人走。

  坐在候机厅里辛小冬把玩着手机,无聊地斗着地主,除了偶尔万秋浩工作时间抽空发来的问候外,别无其他消息。

  丁舟似乎并不在意被她删了,没有来电,没有短信,也没有好友申请。不过现在的辛小冬不是那么在意了,曾经那么喜欢的丁舟,在这几天中慢慢变得风轻云淡,就像她并不遗憾此行没有去成鼓浪屿一般,她也不遗憾没有与丁舟和好如初。

  飞机延迟到了凌晨,当辛小冬下机到家乡,她的脚踏在故土之上时她就知道,丁舟这时候差不多刚好忙完可以出去了。她太了解他,最后竟也是因为了解他而弄出这么一个好笑的巧合。她打开手机,万秋浩的信息轰炸式的发来。

  辛小冬突然笑出声来,手指在手机上翻飞起来:只是飞机延误,忘了告诉你了。

  对方很快回复了一个放心了的表情包,辛小冬坐在回家的车上,故乡的风凉飕飕的,不似福建的蒸笼气候。在福建晒出的满额头的汗,也在回程路上被一点点晾干,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一觉,洗去那福建给她留下的汗渍,这一篇,也就算翻了。

  睡前辛小冬思索半晌还是给万秋浩发了个信息。

  “什么时候回来,我妈说她给你做排骨吃。”

  万秋浩似乎就蹲着消息,几乎秒回。

  “真的吗?那我过几天就回去,替我谢谢阿姨!”

  辛小冬蒙在被子里傻笑起来,又装起读书时的口气:“想吃啊,一块排骨一块钱啊!”

  “好,多放点辣椒。”(原标题:《七月的海风咸甜》)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几小时四五次的婚外性,还是不满意?

KINGS资讯
2021-02-28 05:24:19

新城控股王振华:上海滩大亨,28年前的一次泡澡,改变人生规矩

猴子侃历史
2021-02-28 06:09:44

洪金宝不再回避,终于回应往日绯闻,揭开范丞丞的身世谜底

娱乐解压小森林
2021-02-28 15:31:35

“越南新娘,20万,包处。”

裸泳
2021-02-27 19:41:33

谢娜二胎又是双胞胎?其实你也可以

扒圈主持人
2021-02-28 15:59:19

儿子失踪19年,父母以为他在外打工,其实一直“躺”在自家后院

狄飞惊
2021-02-27 17:56:54

装都懒得装!杜淳节目上渣男行为令人窒息,和他爸杜志国是一路人

八姐论八卦
2021-02-28 07:50:36

千亿资产的唯一女继承人,开的车却十分低调,年近40仍孑然一身

云雨倒影
2021-02-28 12:26:42

全面涨价

时尚大赏
2021-02-28 00:37:06

深圳一独居中年男子跳楼身亡,目击者:等了几个小时没有家属来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1-02-28 17:31:08

全球疫情断崖式下跌!专家:4月可能重回正常生活!新冠免疫护照下月正式上线

加拿大移民家园
2021-02-26 22:33:50

正式编制!市公安局招418人!3月1日报名!

美术设计教育联盟
2021-02-27 19:00:37

当年15亿都不肯卖给中国,如今按废铁处理,价格不如北京一套房

天天军情
2021-02-26 16:49:17

赵忠祥:10亿遗产,儿子未得一分,全给了他的小心肝

三十六旅行
2021-02-25 17:51:47

“油腻大叔”的新标准已被公开,一个不占的人,说明你保养得不错

生活大火锅
2021-02-27 20:11:12

山东95后女孩,179大长腿D杯八字胸型,身材颜值双爆表,你心动没

肚皮健身
2021-02-28 18:03:49

刘夫生遗体送别仪式举行

新京报政事儿
2021-02-28 12:09:02

正月十六中午,丈夫狠心将漂亮妻子毒死

眸中秋水
2021-02-28 12:22:19

拉面哥出摊了,不知谁提供了崭新厨师服,变得帅气多了

国内社会速递
2021-02-28 15:10:39

气愤!中国老师在英国遭群殴 受害者:可怕,想回国

世界你好
2021-02-27 22:51:34
2021-02-28 19:09:06
小微世界
小微世界
显微知著
62文章数 8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健康要闻

钙与维生素D 为什么被称为最强CP?

头条要闻

茅台学院首届学生将毕业 老师:很抢手 有很多酒厂来招

头条要闻

茅台学院首届学生将毕业 老师:很抢手 有很多酒厂来招

体育要闻

哈登独木难支 篮网8连胜终结

娱乐要闻

赵丽颖为李冰冰庆生 同框卖萌感情好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苹果官网买手机却收到苹果酸奶 嫌犯被锁定

汽车要闻

首款直营直销的车型 长安UNI-K今日开启预售

态度原创

教育
艺术
游戏
时尚
家居

教育要闻

男孩游玩时发现十几块古生物化石? 专家鉴定:真的

艺术要闻

春节返工第一周 艺术圈就发生了这些大事

《怪物猎人 崛起》公布游戏预购特典护石效果

出道4年2位顶流男友 这女人怎么那么厉害?

家居要闻

日本大叔月薪3万却住二手房车 用6块钱的炉子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