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湖南高院法官周春梅遇害:有底线的法官与偏执的同学

0
分享至

  

  湖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肖洪泳常与陈文曲探讨法律学术问题,了解他们夫妻俩在底线问题上很有原则。“她就是一个湘西很朴素的女孩子,有底线,也不怕什么。老公也是很正直的。”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新京报记者曾金秋 摄

  文 | 新京报记者 曾金秋 编辑 | 胡杰

  校对 | 吴兴发

  ?本文约4061阅读5

  1月12日早上,湖南高院审监一庭副庭长周春梅被其昔日好友向某涉嫌行凶报复,不幸遇害。

  按警方通报,嫌疑人向某是周春梅的老同学。因一起劳动争议案件,向某试图让周春梅“打招呼”,但被拒绝。向某心生怨恨,在地下车库持刀对其进行报复。警方到场时,周春梅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案件发生后,向某的家人尽量避免谈论,他们既痛心于向某的行为,也痛心于周春梅的死,更怕给逝者家属带来二次伤害。

  一位湘潭大学校友评价,周春梅的离世,“对我们造成的冲击是空前的。”

  湖南高院的法官们在朋友圈回忆着周春梅,一位法官写道,“继续坚守的我们,更加不会妥协。”

  让人羡慕的家庭

  1月14日中午,周春梅的家门敞开着。客厅被布置成灵堂,桌上摆放遗像和祭品。

  照片里的周春梅穿着法院工作服,打着红领带,面带微笑。

  几位亲友在客厅负责接待。看到来宾,亲友便递来一枝菊花,再点上三根香,指引他们祭拜。

  周春梅的丈夫陈文曲穿着羽绒服,戴着眼镜,头发无暇打理。面对前来慰问的人,他语气温和,主动握手,并表示感谢。“实在是忙不赢了。”

  知情人说,周春梅和陈文曲结识于湘潭大学,毕业后,陈文曲到中南大学任教,周春梅则进入湖南高院工作。

  周春梅的家庭被人羡慕:夫妻俩一个从教,一个当法官,还养育了一双儿女。

  民二庭法官周洲在朋友圈回忆,周春梅怀上二胎时已是高龄产妇,但还是加班加点工作。生女儿前,她连夜参与一起调解工作,因身体劳累导致女儿早产。周春梅在去医院的途中发了朋友圈,说对不住孩子。

  “她遇害这件事对我们的冲击是空前的。”湖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蒋海松回忆,作为师兄师姐,无论是治学还是为人,周春梅夫妇一直是他们的榜样。

  在同学眼里,这是一个有书卷气的家庭。

  
周春梅(左二)在法院接收锦旗。图片来源:湖南高院

  早年,从湘潭大学法学院研究生毕业前,周春梅已经发表过10余篇论文。先后发表在《法律适用》、《西南政法大学学报》、《当代法学》、《行政与法》等国家核心法学期刊。

  “她得过校长奖,那时候,这个奖可以算是湘潭大学最高荣誉。”蒋海松说。

  有湖南高院法官在朋友圈中描述,15年前到周春梅家中做客,看到她家只有两间狭窄的房间,摆放着婴儿床、尿片、奶瓶和书。

  湖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肖洪泳对新京报记者评价,周春梅夫妇行事风格都很温和,日常生活中,“任何人与周春梅接触,都会感觉很舒服。”

  蒋海松曾与周春梅参加过一档名为“钟山说法”的节目。蒋海松说,这样的“分外事”,很多法官不愿意做,但周春梅“有强迫症,做了很多功课”。法院组织的一些普法书籍写作,周春梅也都亲自参与、认真完成。她写的裁判案例,入选了2018年最高法首届优秀裁判文书。

  有同学记得,陈文曲在任教之余也做律师,但为了避免与妻子业务产生交集,也主动放弃了很多案件。

  湖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肖洪泳常与陈文曲探讨法律学术问题,了解他们夫妻俩在底线问题上很有原则。“她就是一个湘西很朴素的女孩子,有底线,也不怕什么。老公也是很正直的。”

  律师伍贤华撰文称,陈文曲曾将侄子介绍到其律所实习,后来,侄子没能留下。侄子告诉伍贤华,周春梅多次教导他,“做律师要靠自己的本事,千万不要指望她去和别的法官打招呼。”

  疑犯曾持棒殴打同事被行政拘留

  “真的太可惜了。”周春梅走后的第三天,嫌疑人向某的妹妹如此感慨。她见过周春梅一次,感觉对方“特别优秀”。

  周春梅去世后,向家人避免谈论此事,她们感到“太痛心了”,更怕言辞怕给逝者家属带来二次伤害。

  在向某家人眼里,向某曾经也是优秀的,她“要强、聪明、认真”。

  但在湘邮公司同事的眼里,向某有些偏执。

  知情人介绍,向某性格“很怪”。有一次,她与一位同事聊天,突然说了句,“你不会跟这些同事都联合起来杀我吧?”这句话让同事感到诧异。

  向某生于1977年,比周春梅小一岁。她俩都来自湘西龙山县,并从这里考取了湘潭大学。向某读机械工程,周春梅读法律。

  毕业后,周春梅在吉首大学短暂工作,向某则在岳阳工作。一位同学记得,向某和周春梅初中就是同学。最后,她们都来到了省城长沙。

  2003年,在吉首大学任教并读完法学硕士研究生的周春梅,考入湖南高院工作。

  机械工程专业的向某,2000年8月入职湖南湘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某在湘邮科技先后从事综合员、研发工程师、售前技术员等工作。2012年12月10日,向某拿到了一份无固定期限合同。

  有知情人介绍,向某在湘邮公司拥有一级造价工程师资质,但她逐渐被边缘化,后来被调到了负责专利的部门。

  湘邮科技董秘告诉新京报记者,向某不擅长与人合作,所以部门调整时,各部门都想把她淘汰。公司对员工有绩效考核,如果不达标,就会面临岗位调整或末位淘汰。

  2019年,在湘邮公司工作了18年10个月后,向某被单位解聘了。

  向某妹妹表示,2019年,因不满公司把她降格为最底层的物业员工,向某在自己的工作间,用一根擀面杖打了分管财务的副总祝建英。“那根擀面杖是她放在办公室放松按摩用的。”

  向某与湘邮公司劳动争议二审判决书显示,2019年3月11日9时许,向某因对公司岗位调整不满,在公司办公楼 6 楼办公室内手持木棍(长约 40cm、直径 3cm)对公司副总祝建英实施殴打,将其头部等处殴打致伤。同日,向某在湘邮科技的钉钉员工群、羽毛球群、瑜伽交流群发表了其对公司领导的负面评价。

  这件事成了矛盾爆发的导火索。事后,向某被警方行政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

  向某的妹妹说,向某被行政拘留之后又被公司强制辞退,刺激了她。

  向某妹妹称,向某情绪不稳定是众所周知的,公司还曾经与家人交流过此事。

  湘邮科技在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中陈述,向某“毫无缘由的单方面殴打公司员工”、“散布不实言论恶意造谣中伤相关领导,情节严重,性质及影响恶劣”等。

  向某提起劳动仲裁,请求恢复工作,未获支持。之后她在长沙市、区两级法院起诉,也未能挽回。随后,向某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了再审申请。

  
周春梅生前是湖南省高院审监一庭副庭长。图片来源:湖南高院

  一直到下判周春梅才告诉主审法官当事人是她老同学

  向某家属认为,湘邮科技的国企光环让向某着迷,即便被降职、停职、调离工岗,她也不愿离开。

  湘邮科技则表示,在解除劳动合同前,公司已与其进行充分的沟通,并将有关事项告知工会,并征得了工会的同意。

  一审时,岳麓区法院判决,湘邮科技支付向某工资 43541.84 元;湘邮科技支付向某未休年休假工资9425.28元;驳回向某其他诉讼请求。

  向某和湘邮科技均不满此判决,向长沙市中院提出上诉。

  向某与湘邮科技的劳动争议二审判决书显示,向某上诉期间,希望法院判令湘邮科技向她支付2017年1月至2019年5月期间克扣或拖欠的工资6万多元,其中一审已经支持4万多元,湘邮科技还应支付2万多元。她还希望判令湘邮科技单方解除与自己的劳动合同违法,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同时由湘邮科技支付她2019年5月后的正常工资以及餐费、餐补、年假工资等。

  向某妹妹认为,向某不愿放弃的是国企身份。“她就是想不开了。我给她开工资,一个月好几万,她不要,都退给我。”

  向某在劳动官司庭审的视频中,她几次给领导致歉,泣不成声。法官打断过她,她表现出尊重和服从。

  最终,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针对解聘一事,法院认为,向某作为劳动合同的当事人,并且已签收了员工手册,理应知晓并遵守公司的相关规章制度。向某对公司领导实施殴打,被处以行政拘留十日,同时还在公司相关微信群发表不当言论,造成了比较恶劣的影响。湘邮科技据此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关系并无不当。

  了解此事的知情人介绍,湘邮科技曾私下与向某达成协议,湘邮科技同意多给一点补偿,但是后来这笔补偿没有落实。

  知情人表示,一直到下判,周春梅才告诉主审法官,这个案子的当事人是她老同学。

  一位湘潭大学校友撰文称,在一次饭局上,周春梅提到了向某请求说情的事。她说,向某是她的同学,但“法律摆在这里,法官的纪律也摆在这里,虽然两人曾是同学,她也帮不了向某。”周春梅还说,“向某缠着她了,用尽各种手段,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她感到很无助。她说向某跟她说的案件,在法律与道德上,是完全不占理的。”

  向某劳动争议案的再审审判长蒋琳对媒体表示,为了这起劳动争议案,法院还举行过听证。向某曾要求二审法院调查取证,但她申请的调查内容不明确,所以法院驳回了她的再审申请。

  湘邮公司代理律师李萍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本案以生效文书为准,不再另行说明。

  疑犯案发前5日应聘遇害法官小区保洁员

  知情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决定报复同乡周春梅后,向某做了充分准备。

  向某在案发前5天应聘了周春梅小区的保洁员。该小区所属物业公司总经理林松表示,招聘细节不便透露,但“给向某的月薪肯定比长沙(保洁员)平均水平高一点。”

  周春梅家附近有一家粉面馆。面馆老板回忆,案发前三天,向某每天早上都会来吃一碗牛肉粉。

  他记得,这名保洁员“40多岁,很少说话,穿保洁制服,戴太阳帽。”1月10日早上,向某第一次到粉面店,点的是12元的“红烧牛肉粉”。1月11日早上,向某又点了一份木耳肉丝粉,但没吃完。

  1月12日早上,她仍然点了木耳肉丝粉,但“看起来心事重重,没有吃完。”

  知情人介绍,在小区地下车库防盗门附近,向某持刀捅伤了周春梅的脖子。后者最后倒在距防盗门十几米远的两根柱子旁边。

  蒋海松建议,法院应该禁止律师私自或单独会见当事人,也应做好隐私信息保护;对于矛盾过度激化、当事人有暴力倾向的案件,法官要及时汇报。此外,法官还应该接受必要的防卫常识训练,重点掌握心理疏导方法。

  洋葱话题

  

  你认为法院该如何更好保护法官安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俄罗斯总统前顾问格拉济耶夫: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将为世界提供新典范

国际在线
2021-03-08 16:56:08

拉文:16年与戈登的扣篮对决结束后 我就曾说我俩应分享这座奖杯

直播吧
2021-03-08 16:15:03

德国超市开卖中国产新冠自测包 短短几分钟售罄

看看新闻Knews
2021-03-08 17:45:03

33岁李代沫穿紧身短裤,大腿粗壮像牛蛙,虎背熊腰自称是猩猩

会火
2021-03-08 09:31:22

痛心!浙江12岁孩子查出肿瘤晚期,已失去手术机会!有这个症状千万要小心...

健康料理大食谱
2021-03-08 15:42:50

一天狂点3.7万个赞!男子因“点赞过多”被处罚,法庭上吵翻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2021-03-07 22:23:15

延迟退休方案开始制定,对三类人影响最明显

五彩斑斓的世界
2021-03-09 01:47:52

周昌义:拒绝刊发《平凡的世界》,是因为故事庸俗,根本读不下去

大海快乐生活
2021-03-08 16:32:00

惨烈!基金挤兑引爆新能源车爆跌

格隆汇
2021-03-08 15:45:29

吴宣仪穿丁字体操服秀奶油腿,不愧是“人间尤物”

八圈传播者
2021-03-08 13:46:27

她在韩国因长得丑被抛弃,回国捞金被何炅宠上天,今逆袭惊艳众人

娱八扒愚
2021-03-08 15:32:45

“最不能”娶回家的3生肖女,“水性杨花”,有你老婆吗

社会de记忆
2021-03-08 21:07:19

7旬大爷与年轻女网友去宾馆约会,结果因过于激动死在房间里

社会报料
2021-03-08 18:39:31

上海六院看病实录

凡间事
2021-03-09 01:28:29

4换2,勇士开拓者地震交易,利拉德联手追梦,库里迎最强二当家!

旧事酒寒
2021-03-09 04:55:33

男子开玩笑把邻居“笑”死,赔偿对方6万元

澎湃新闻
2021-03-07 16:16:01

文章女儿获全国舞蹈赛冠军,对家庭发出无奈感叹,马伊琍心疼流泪

走,去看海
2021-03-08 18:12:59

台湾终于收到疫苗,8.3万剂却凭空“消失”,蔡英文举动岛内炸锅

海纳新闻
2021-03-07 22:59:17

武汉、郑州、长沙、南昌房价全线下跌,3月最新中部城市房价出炉

彭叔说楼市
2021-03-08 22:45:16

倪妮暗示田雨搂腰,红毯合影中刻意露出热恋戒指,疑似暗示新恋情

特爱网
2021-03-07 01:19:37
2021-03-09 07:37:06
剥洋葱people
剥洋葱people
记录真实可感的生命。
1455文章数 5144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太猖狂!88年阿里旗下员工 四年贩卖66亿机票行程单

头条要闻

太猖狂!88年阿里旗下员工 四年贩卖66亿机票行程单

体育要闻

8个三分!8个扣篮!辽宁怪兽一战进化

娱乐要闻

宋茜穿露背上衣配黑短裤 秀好身材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在哺乳期被裁员后,我一年多赚了好几十万

汽车要闻

车长超5米/配Meridian音响 起亚推K8车型

态度原创

家居
房产
游戏
数码
军事航空

家居要闻

美国豪宅卖1.1亿 1.6公里私人慢跑道外加卡丁车道

房产要闻

百亿配套 1.48万/㎡ 海口西海岸竟有如此洼地?

《怪物猎人 崛起》公布游戏预购特典护石效果

数码要闻

Intel 11代酷睿评测偷跑:性能猛增20% 温度爆炸

军事要闻

伊朗推出新型自动步枪,美国味儿太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