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我家户口本上消失的三个姐姐

0
分享至



  我一度以为我只有两个姐姐,直到八岁那年,我的大姐告诉我其实我还有两个姐姐,而他们都在出生后没多久就被送出去了。

  ▌现实版“超生游击队”

  
这或许与我父母生活的那个年代有关,他们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从小在河南的农村长大,在那里,生男孩传宗接代的观念非常普遍。在姥爷家,母亲排行老五,叫“领弟”,“弟”字甚至连女字旁都没有。包括母亲在内,姥姥生下的前五个孩子都是女儿,在领弟出生之后,姥爷最终如愿得到了一个儿子——我的舅舅。

  
我的父亲则没有兄弟,延续家族香火的希望自然落到了他的头上。父母结婚后,从1989年到1998年,母亲在十年间一共怀孕过六次,其中前五胎都是女儿,甚至有一个在胎儿出生之前就引产掉了。母亲说:“没有儿子感觉就像绝户了一样,你们这个家门里就没人了,在邻居面前也抬不起头,和别人说话都感觉低人一等”。

  
我从没有见过我的爷爷,父母告诉我,爷爷临终前躺在床上还一直叹气,说他已经有那么多孙女了,要是能有个孙子就好了。爷爷没能等到我的出生,但他离世的时候,父亲和已经怀着我的母亲专门去找“半仙”算了算,给爷爷选了一块入土的地方。半年之后,我出生了,是个男孩。一些亲戚总是说,这是因为爷爷的坟地选得好,他如愿了。

  
问题不单单是想生个儿子这么简单。1982年,在我大姐出生的七年前,“计划生育”就被定为基本国策,并在同年12月写入宪法。当时,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而想再生育一个孩子的夫妻,必须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向当地有关部门申报,并要面临非常严格的审批。当时按照规定,在河南,夫妻双方必须均为农村居民,并且只生育一个女孩,经批准才可以再生育第二个子女。

  
为了继续生育,母亲必须整天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尤其是在90年代,计划生育政策正是被严格执行之时,母亲如此频繁的怀孕很难不被发现。那段时间,母亲在村子里整天提心吊胆,每每听到村头有汽车驶过的动静,都会慌张地挺着肚子躲进麦地里,即使在半夜里也是如此。母亲说,当时如果被发现是计划外怀孕,那么就不单单是罚款的问题,而且会被强制流产,并直接做结扎。

  
1997年,母亲在怀上我的时候,就随着父亲一起来到了100公里之外的另一个城市,并在当地派出所开了准迁证,把户口从老家迁出了。但是他们之后却并没有去登记新的户口。因为他们觉得,这样做自己就是“黑户”,即使被计生办抓到,只要死不承认,他们就查询不到身份信息,从而可以降低风险。

  
那一段日子,母亲整天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害怕被人发现。等到马上要生的时候,就赶紧送到医院。母亲在生完我的当天就回家了,没有住院,因为害怕住院需要各种身份查询和信息登记。随后母亲又在家里藏了不到一个月,因为邻居的举报,她被居委会带走了几天,最后家里因为超生被罚了1万块钱。

  “我才不是你们的女儿

  
我的这四个姐姐中,被留在家里的只有大姐和三姐。而二姐和四姐在出生后没多久就送给了别人。二姐送给了母亲村子里的亲戚家,而四姐则被抱养到了邻省。

  
二姐在懂事后没多久就被村人告知了身世,知道自己还有一对亲生父母。但是自打我记事起,每次我跟着父母去看她时,她总躲着不肯见我们,即使偶然被撞见了也不吭声,只会坐在床沿上发呆。

  
父母当然自知是亏欠二姐,每次过年时都要准备一份红包或新衣服,专门去到她养父母家里看望她,也借此机会讨好一下二姐。但二姐似乎从来不领情,每次接下东西就借口溜走了。后来家里还曾为她上高中出了一笔借读费,但这也并没有引起二姐对父母态度的明显转变。

  
在我印象当中,二姐和父母吵过很多次架。二姐高考失利那次,想要再复读一年,希望复读的费用由父母出,但是父母觉得花这么多钱在女孩儿身上毕竟不值得,最终就没同意。那天晚上,二姐生气地在电话中哭着喊道:“我才不是你们的女儿”。

  
二姐结婚时,父母特别希望她在回娘家时能够领着新郎来家里坐一坐,并备了一份彩礼。但最终愿望还是落了空,二姐至今仍未登过我们家的门。

  
后来二姐搬到了市里租房子住,她曾向父亲暗示,希望房间里能装一台洗衣机和空调。父亲没有拒绝,但是希望能借这个机会和二姐改善关系。在一个晚上,父亲约二姐出来吃饭,在饭间向二姐表示她年龄也不小,该懂事了,要学着改口喊声父母。

  
二姐当即拒绝,她表示自己无法接受这种直接用物质“收买”的方式,内心也并没有做好改口的准备。当晚,他们两个人吵得很厉害,二姐直接宣称要和父母断绝一切关系,并随之把家里所有人的微信都拉了黑。

  ▌“给了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了”

  
被送出去的四姐命运却大不一样。生四姐的时候,母亲根本不敢去医院,只能估计着预产期,去农村个人开的黑诊所,在里面打了几针催产素,孩子就生下来了。

  
当得知是一个女孩后,由于害怕被人发现,母亲根本没有办法将她抱回家。只能拜托医生询问是否认识有想抱养孩子的家庭。医生在中间搭线,找到了一户没有子女的家庭,当时就直接抱走了。

  
四姐的养父母最初承诺父母,允许他们随时去看望女儿,但其实只在第一年被允许见了一次。因为医生和四姐养母是远亲,所以在之后每次通过医生表示想探视孩子的时候,她都只是表面答应着,说我去替你们把人喊过来。但每次却都是去给那边报信,让四姐养母家里的人都出去躲一下,然后回来却说没家里没人。

  
四姐三岁那年,父母直接去了四姐的家里。到了门口,正好看到她在院子里玩儿。由于当时被直接撞见了,四姐的养母什么也不顾,当着四姐的面连哭带喊:“以后你们千万别来了。给了我们的就是我们的了,别让孩子再跟你们亲了”。

  
之后父母去探望的次数就很少了,每次去也都是吃了闭门羹。等到再次见到,就是四姐14岁已经上初中的时候了。那时她养母只允许父母站在院门外,由她骑自行车带着四姐从他们眼前经过一下。

  
四姐从身边经过时,母亲激动地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四姐也扭头答应了一声。但是这就是见到她的最后一面了,后来我的父亲在每次回忆时,都不无兴奋地说“你姐和你妈长得真的是一模一样”。

  
从此,父母只能时不时托人打听一下四姐的消息,断断续续地了解着。后来得知,四姐的日子过得也不怎么幸福,现在她离了婚,在一家医院里当着护士,独自拉扯着自己的女儿。

  
父母对于是否要和四姐相认很犹豫。母亲说:“我是想认下她。但是怕给她生活上造成压力,猛地一说怕她心里不能接受。另外这么长时间没联系,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近。”

  

▌一场活在寻找身份认同里的挣扎

  
三姐出生于1995年。当时二姐已经被送走,父母不舍得再送走一个孩子,所以在三姐出生后,就把她寄养在了姥姥家里,一直到5岁。后来又在奶奶家里待了两年,直到三姐7岁那年,她才被接到了父母身边。

  
虽然三姐被养在身边,父母却也担心被发现超生而受处罚,所以就一直没给三姐落实户口,三姐则一直叫父母为姑父姑母。

  
其实早在1988年,原国家计生委、公安部就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出生登记工作的通知》,要求“任何地方都不得自立限制超计划生育的婴儿落户的法规,对未办理独生子女证、没施行节育手术、超计划生育婴儿的人,以及早婚、非婚生育婴儿的人,应当给予批评教育直至进行行政处罚和经济处罚,但对婴儿都应当给予落户”。

  
但通知中所明确要求“计生和户籍不挂钩”的规定,在各基层部门的执行过程中并非如此。许多地方均要求上户口必须出示计划生育相关证明。所以,很多超生父母还是因为各种担忧而未给孩子上户口。

  
这种状况就产生了“计生黑户”这一特殊人群的大量存在。
在第六次人口普查中,“黑户”在全国有1300万,其中因超生造成的“黑户”有780万,占到50.8%,是占比最大的一类。但是由于此类群体的特殊性,无法有效统计,所以真实的黑户人群数量可能远超这一数字。

  
由于这一群体没有户口,所以在上学、看病等方面都存在较大的困难。对三姐来说,这还是一场在寻找“自我身份认同”中的痛苦挣扎。来到家里生活后,身边的邻居总是调侃地问她:“你怎么和你姑姑长得这么像?”三姐每次都懂事地学着母亲教给她的答案,回复说:“不都说侄女长得像姑姑吗?”

  
没有户口的三姐也没有办法顺利入学,由于当时上学的学籍信息在不同城市并不共享,所以父亲就去老家问了一户亲戚,借了她女儿的名字和身份信息才上的学,三姐就这样假扮着另外一个人直到初三。

  
等三姐真正在户口本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时,已经2010年了,那年她15岁。当年全国进行第六次人口普查,有一天我和三姐一起放学回家,正好碰上居委会来家里登记人口信息。我们姐弟俩一进门,就被母亲赶到了房间中,母亲匆忙对居委会工作人员解释说,这是我带同学来家里玩。

  
后来听到消息,这次人口普查可以无条件地给政策外生育的人员落实户口。父亲于是赶紧准备材料,除了写一封证明信外,还提交了一份三姐的在校证明,以及两份三姐同学签字的同学关系证明。就这样,整个落户手续办下来了。根据当地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最终还是缴纳了两千元罚款。

  
三姐后来说:“改口叫爸妈挺自然的,没什么特别大的感受。之前喊姑姑的时候心里总觉得别扭,为什么自己的妈妈不能叫妈妈,非要叫姑姑?”

  
其实三姐在家里也特别辛苦,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承担家务活,做饭刷锅都是她来负责。尤其到冬天,每次她下楼倒垃圾时,都要搬上来一整桶煤球。父母使唤不动已经快成年的大姐,又对我这个儿子爱护有加,于是三姐做的那些都被视作是理所当然,稍微偷一下懒就会被说是好吃懒做。

  
三姐学习不好,初中毕业后,因为没有考上县城的高中,就一直在家里帮着父母打下手,工资自然是没有的,只能时不时地向母亲要一点钱花。后来她自己一个人出去打工,不再向家里要钱了,但生活得一直也不宽裕。

  
在我印象当中,姐姐们也曾抱怨过,但当然是没结果的。可能他们也觉得无力改变这一现状,又或者是“重男轻女”这一观念真的内化成了自己的生活信念。所以,姐姐们通常都是对此保持默认,甚至有时候会认为多照顾弟弟是应该的。

  
当然我有时候也会恃宠而骄。曾经有次和大姐起争执,吵到激动处竟朝着她大吼:“这是我家,你不想待你就走。”

  
可有时候,看到这显而易见的偏心,我的心里也非常矛盾。一方面,我是一个“既得利益者”,享受着整个家庭带给我的宠爱;但另一方面,却也觉得父母这样做对姐姐们有些不公平。但是我也很少就此说过什么,我觉得自己在家中年龄最小说不上话,并且也总会有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锦心似玉》刚开播一天,豆瓣口碑就崩了,全是一星差评

电影侦探社
2021-02-27 16:23:00

小 沈 阳 坠 落 之 谜

北戴河桃罐头厂电影修士会
2021-02-25 14:13:48

长城坦克新logo已申报,先P到车上看看效果,气场明显提升

热血汽车资讯
2021-02-27 18:45:07

爆红的歌手沦落到街头卖唱,限量版专辑贱卖,37岁单身未婚

星途列车
2021-02-25 17:40:47

福原爱丈夫公开否认离婚,但承认二人已分居!3月是夫妻感情走势的关键节点,“瓷娃娃”和江宏杰谁先放手?

你要的我都有
2021-02-26 23:08:50

14岁顶流偶像被40岁人妻侵犯,如今私生女都长大了?

有格
2021-02-27 09:33:42

促使女性产生性欲后发生关系,能否构成强奸罪吗?

远见评论
2021-01-22 17:02:44

击落中国卫星,就是宣战,英国要用战斗机击落中国卫星,如何反制

夜雨冻风中
2021-02-25 13:59:25

台湾离不开大陆!蔡英文遭重拳一击:重要政策宣告失败,大陆表态

辣椒新闻
2021-02-27 10:28:19

台媒:台湾凤梨“登陆”受阻,“芒果农”、“芭乐农”开始担忧

海峡导报社
2021-02-27 08:26:03

拜登呼吁西方应对中国遇冷,俄媒指出症结:美国失去领导力

火星方阵
2021-02-23 16:27:54

一夜间冒出7艘准航母?离中国仅有700公里,向全球释放危险信号

装置分析
2021-02-27 10:59:26

声纳无铜,捞走无用?中国渔民的一个副业,让外军间谍船头疼欲裂

科罗廖夫
2021-02-27 09:28:38

不愧是2月最强惊悚剧!我通宵刷完六集,结局直接封神

Sir电影
2021-02-26 18:36:48

女孩开朋友保时捷撞到树,为抵赔偿想以身相许,车主:别占我便宜

擦车工聊车
2021-02-27 21:48:11

CPAC麦康奈尔未获邀,各州高度关注川普

七彩微大生活
2021-02-27 12:45:51

故事:一个女大学生被包养的全过程,结局太凄惨

后殇忘川
2021-02-24 12:09:28

美军午夜不宣而战,大批亲伊朗武装死亡,专家:果然比特朗普强硬

小兴的大爱家
2021-02-26 21:51:25

释小龙隐藏20年的身份,王宝强见了要行礼,向华强都不敢得罪

八卦给你听
2021-02-27 10:09:41

3月1日起,禁止使用门式钢管脚手架!这里发文!

每日安全生产官方
2021-02-26 13:33:49
2021-02-28 01:01:06
南都观察
南都观察
挖掘中国社会的十万个为什么
655文章数 2046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美发言人称在钓鱼岛问题上支持日本 3天后改口道歉

头条要闻

美发言人称在钓鱼岛问题上支持日本 3天后改口道歉

体育要闻

诺伊尔出击被断,对手面对空门击中立柱

娱乐要闻

吴孟达去世 昔日照片都是开心大笑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造出16万元特斯拉?马斯克押注"无钴高镍"

汽车要闻

目前最快的硬派越野车 路虎卫士发布V8车型

态度原创

教育
家居
数码
房产
公开课

教育要闻

这所高校开“烧饭课”考试方式亮了 网友:不愧是你

家居要闻

日本大叔月薪3万却住二手房车 用6块钱的炉子做饭

数码要闻

苹果更新「平台安全指南」:持续强化个人信息安全

房产要闻

又一城"集中供地"落地!专家:小房企有捡漏机会了

公开课

透支的中国年轻人:几千工资过着上万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