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谁的悲哀?江苏外卖员自焚:“我要我的血汗钱”!

外卖员浇汽油自焚讨要血汗钱

外卖骑手跳槽被扣5千工资自焚

0
分享至

  打工人的死伤,在这个寒冬里,还在继续。

  1月11日,江苏泰州,一名外卖员疑似将汽油浇到自己身上并点火自焚。附近居民看到后,迅速用灭火器将其身上的火焰扑灭。

  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外卖员爬起来后说的话更让我们揪心:不去(医院)!我连命都不要了!我要我的血汗钱!目前,事件的具体详情正在调查处理中。

  

  随后,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了外卖员女儿发布的水滴筹求助信息:父亲紧急被送往泰州市人民医院抢救,确诊被烧成三度烧伤,呼吸道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到百分之八十,整个人已经奄奄一息!

  又一起劳动者的悲剧!

  这究竟是谁的悲哀?

  12月4日,国美电器福州分公司一名27岁员工在年终誓师动员大会期间猝死,家属称,法医鉴定为过劳死。

  12月21日,43岁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在送单途中猝死。饿了么平台拒绝承认和死者存在雇佣关系,出于人道主义,赔偿死者2000元!被曝光后,饿了么平台向死者家属表示道歉,并将赔偿提高到60万元。

  12月23日,49岁的马国营在中铁建工集团的工地上猝死,他有时一天工作长达20个小时,很可能是被活活累死了。

  12月29日,一名出生在1998年的拼多多女员工在下班路上猝死,如此灿烂年轻的生命,却在拼多多派驻的新疆街头嘎然而止。

  1月6日,上海小伙爆料自己是应届毕业生,因为拒绝996被告知试用期不合格被辞退。仲裁委裁定申通快递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行为,判决其依法支付赔偿金。

  1月7日,拼多多程序员王太虚(网名)因在脉脉社区匿名发布“看到同事被抬上救护车”的帖子,被公司强制解除劳动合同。

  1月8日,拼多多员工谭某林向主管请假,回到长沙家中后,9日中午从长沙家中27楼跳楼当场离世,法医到场勘验后确认自杀。

  1月12日,新闻称,广东汕尾一员工今日在宿舍猝死,公司被判承担40%责任,赔偿46万余元。法院认为,死者猝死前一日加班超出法律规定的1小时,公司严重忽视对其身体健康的保护,存在侵权行为,且主观上存在过错。

  ……

  

  老马的记工本显示,12月18日一天他共干活20个小时。(工作一天为9小时,加班一小时再计1分,11分等于是11个小时,即9+11=20小时。12月16日工作了19小时。)

  看到这两个月以来不完全统计的悲剧,你们想到了什么?

  我想到了十年前,在制造业领域,富士康的十三连跳。

  十年后,在互联网企业、外卖小哥等打工人身上重演。

  这不是个别人的悲哀,每一个底层劳动者都是这个资本秩序的受害者。“内卷”已经从文化水平不高的低学历“农民工”,蔓延到了人均本科毕业的高学历“打工人”身上。

  

  为什么劳动者拿回属于自己的钱就这么难?

  为什么劳动者那么勤劳,拼命加班,却还是最穷的人?

  为什么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一再被侵害而我们却没有一点办法?

  有人说,你可以选择不996的公司。但在资本的逻辑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学会了996,尤其是在整个市场经济不好的条件下就更加明显:明明一个人免费加班就能搞定的事情,为什么要雇两个人?

  少数寡头公司对众多待业的劳动力大军,这样不平等的局面让劳动者只能“心甘情愿”的加班加到老板满意为止。而且,这时候的雇主选择的永远是能够满足工作需要的劳动者中,工资最低的一位。

  低到什么程度呢?勉强能够维持一个劳动力的生存罢了。

  这时候,面对家人的期待,面对房子、车子、孩子的生活重压,面对连轴转到麻木的过度疲劳,有人绝望,有人迷茫,有人不知所措……

  殊不知,在这个资本秩序里,游戏的玩法早就被制定好了。

  也许,个别劳动者在这种情况下,依旧可以通过“奋斗”暂时提高一点收入,但作为整体的劳动者,光拼命工作,提高的只是老板的收入。

  在纸面上,我们用法律的形式规定了最低工资标准,规定了法定工时,规定了加班工资,但与此同时,我们却发现,劳动法管不了996。

  就算是真的有哪个地方想要去贯彻落实《劳动法》,把“996”搞成“955”,大概这些大老板们马上就要走人,很有可能还要丢下一句:这地方经商环境不行。

  但是,正如因发布“看到同事被抬上救护车”的帖子被拼多多解雇的程序员王太虚,在视频里的自述:“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

  

  “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

  现在,我们说起自杀的流水线工人,说起猝死的996打工人,说起拿起汽油自焚的中年外卖员……我们不是在看笑话,我们想要试图破解这个悲惨时代的原因,甚至想要改变这个社会发展成果被少数人攫取的不公平事实!

  50多年前,韩国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人”全泰壹拿着《劳动基准法》自焚,并高呼:“遵守《劳工基准法》”!“我们不是机器”!“周末我们需要休息”!

  

  生前,因为看到无数和他自己一样命运悲惨的劳动者,全泰壹尝试作为老板和工人之间的管理人员帮助年轻的工厂女工、通过办一个“把工人当成人来对待”的模范工厂、向有关部门反映问题等多种方式改变劳动者的命运无果后,他选择了拿着《劳动基准法》自焚!

  也许,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后一个办法,他想通过自己的死亡来唤醒更多的人!

  事实上,全泰壹的抗争与牺牲的确唤醒了很多麻木的韩国工人和学生,之后的几十年里,众多劳动者的共同抗争在争取劳动者权益的道路上前进了一大步。

  

  现在,我们又看到一个接一个的鲜活生命消失在这个漫漫寒冬里,难道我们还不应该有所思考和行动吗?

  我们应该开始思考了:人生在世间,难道都是注定要过痛苦生活的吗?资本的秩序难道注定要一直统治着上亿劳动者吗?多数勤奋而努力的打工人却是最穷的,这种不合理的现象难道应该永远存在吗?

  自焚之前,全泰壹留下了一封信作为遗言(节选):

  

我曾经用尽全力,推动着那块巨石,
现在,我将剩下的任务交给了你们。
我要离去,休息一会儿。
我要到另一个世界里去。
我希望,在那里没有人会受到有钱人的权势的威胁,
或者,没有人会受到强权力量的蹂躏。
请将那块巨石推到终点吧,因为我并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完成这一任务。
只要可能,我将不断推动这块巨石,直到终点。
哪怕是这意味着自己被放逐到另一个世界。

  没错,剩下的任务交给了我们。

  正如毛教员在年轻时所说的那样:“总有一天,世界会起变化,一切痛苦的人都会变成快乐的人、幸福的人。我因此想到:我们青年的责任真重大,我们应该做的事情真多。从这时候起,我决心要为中国痛苦的人、世界痛苦的人服务。”

  相关推荐

  饿了么43岁外卖员送餐时猝死 平台:不存在劳动关系 人道主义赔偿2000元

  半个月前,43岁的饿了么骑手韩某伟在配送了33单外卖后,倒在了第34单外卖配送途中。经警方调查,韩某伟系猝死。其家属在追究其工伤保险责任由谁承担时,被饿了么告知,韩某伟与平台并无任何关系,平台出于人道主义,愿给家属提供2000元,其他则以保险公司理赔为主。

  通过资料梳理,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在有关骑手的相关纠纷事件中,法院在判决时并没有统一的标准,赔付主体也并不明晰。北京市众明律师事务所赵建立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若骑手在配送途中发生意外事故,应先判断骑手与平台是否存在劳动关系,再以此来要求对方承担相应的工伤保险责任。

  骑手送餐途中死亡

  死前已配送33单外卖订单

  2020年12月21日上午9时,外卖骑手韩某伟如往常一般骑着标有“饿了么”商标尾箱的电动车上,打开手机“蜂鸟众包”APP开始接单配送。在此之前,他还为自己在太平洋保险投保了一份1.06元的旅行人身意外伤害险。

  当日9时13分,韩某伟接到第一个配送订单,不久便迎来午餐时的配送高峰期。据其家属提供的平台配送记录显示,12月21日当天,韩某伟累计接到33单,仅11时至12时内就有12个订单。“他是下午2时到3时之间吃饭休息。”韩某伟的弟弟韩某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韩某伟当日在吃完午饭后(即21日下午2时57分)就开始接单配送,却在下午5点多送餐途中出了意外。

  

  ↑北京朝阳公安分局出具的关于韩某伟死亡的调查结论

  据韩某某介绍,韩某伟在当日17时23分接到配送订单,于17时40分赶到北京香江北路28号某餐饮店取餐,随后在送餐途中倒地死亡。另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出具的死亡证明书和关于韩某伟死亡的调查结论显示,警方在接到报案后赶至现场,经过现场勘察和尸体检验,发现韩某伟死亡,并得出其死亡不属于刑事案件,系猝死的结论。

  “他的身体一直很好,平时也没有吃药。”韩某伟的妻子王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与韩某伟系山西洪洞人,2020年2月来到北京谋生。因家中有务农的双亲和2个正在上学的孩子需要养活,他们不得不选择耗体力的高工资职业,“我们没做过全面的体检,但去年3月选择做外卖员时,他有专门去办理过健康证,都是符合标准的。”

  

  ↑韩某伟的健康证,受访者供图

  在韩某伟的健康证上,红星新闻记者看到,该证的核发机构为北京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有效期限为2020年3月26日至2021年3月25日,从业类别则为食品卫生。另据王某回忆,当时办理健康证时,韩某伟做过胸透、内科查体、便检、采血等多个项目,均无任何问题。

  “他在工作时间干活的时候发生的意外,应该是工伤。”韩某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曾试图联系饿了么平台,希望得到平台方的理赔,但对方则告诉他们,韩某伟与平台并非雇佣关系,只能给2000元的人道主义费用,其他的以保险公司的理赔为主,“保险那边我们也申请了,猝死只获赔3万元。”

  因与平台不存在劳动关系

  骑手维权多是败诉

  1月4日,红星新闻记者以韩某伟家属身份联系上饿了么平台一工作人员。对方明确表示,韩某伟与平台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愿给予家属2000元的人道主义费用,“任何一个自然人都可以注册使用‘蜂鸟众包’APP,在注册时,平台都有相关的提示,如果不能接受,可以选择不再注册,如果一旦接受,则表示认可平台的相关约定。”此外,该工作人员还表示,骑手在选择从事这一职业时,应对自身的情况做一个风险评估,反之则视为接受这一风险。

  

  ↑《蜂鸟众包用户协议》

  据了解,饿了么网上订餐平台隶属于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其所运营的业务板块,“蜂鸟配送”则是该公司旗下的送餐平台。通过下载注册“蜂鸟众包”APP,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在注册成为该平台骑手前,用户须阅读3个相关的协议和承诺书。其中,在《蜂鸟众包用户协议》书里,有一项特别提示,明确表示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用户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

  韩某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就上述协议约定,他们专门咨询过律师,并被告知此类案件以前也有多起,骑手方多为败诉。“我们夫妻俩学历不高,在法律条款方面意识不足,以为注册了平台,穿了工服就是平台一员。”王某说,目前她也不知该如何维权,只希望可以获得多一些的赔偿,维持家中生计。

  通过查询相关报道,红星新闻记者发现,类似韩某伟这样的骑手送餐途中猝死的事件还有多起,且多数因与平台无劳动关系而未获得赔偿。如,2019年1月,西安曾发生一起美团骑手送餐途中猝死事件。法院裁定,送餐平台只是信息发布服务平台,而与骑手签订“众包平台服务协议”的第三方科技公司也只是作为众包平台各项电子服务的所有权人和运作权人,为已在众包平台上注册的商家、消费者、众包员提供网络信息服务,不参与实际商业行为和交易行为,并非劳务用工的主体,亦非劳务报酬的支付方。在平台上注册并进行交易的商家和消费者才是实际的劳务用工方及劳务报酬支付方。

  因此,法院认定骑手与上述公司并不存在劳动关系,驳回了骑手父母要求美团众包平台以及第三方科技公司共同支付一次性工亡补助金、丧葬费、供养亲属抚恤金的诉讼请求。

  配送中发生意外事故谁来负责?

  律师:应先判断双方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骑手在配送途中发生意外事故,是否会被认定为工伤,其工伤保险责任应由谁承担?对此,北京市众明律师事务所赵建立律师表示,针对此类事件,应先判断骑手与平台是否存在劳动关系。

  赵建立律师说,目前的外卖行业中,骑手主要分为两类,即隶属于配送平台的全职骑手和通过平台自行注册的兼职骑手,“如果骑手直接受雇于平台或供餐者,在发生工伤事故时,外卖平台或供餐者有义务承担骑手的工伤保险赔偿责任。”

  

  但在目前的外卖行业中,骑手多为自行注册的兼职类骑手,“这种情况多为外卖平台提供居间服务,骑手接单后履行与商户达成的运输服务合同,而不是基于与平台公司的劳动关系完成工作任务。”赵建立律师表示,该模式类似于目前盛行的网约车、网约厨师等自主接单模式,具有较大的自主性,“因此,法院在判定相关纠纷时,一般不会认定平台与骑手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对于韩某伟一事,赵建立律师认为,韩某伟与平台方之间是存在劳动关系的,“平台方表面上是信息提供者,提供信息给用餐者、供餐者和骑手,但实质上是利用平台优势,把自己定位为信息撮合方,规避了劳动合同法规定用工主体的用工义务。”

  赵建立律师说,韩某伟与平台具有人身和经济的从属性,两者是劳动关系认定中“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首先,韩某伟的人身从属于平台,按照平台的指令、管理来提供服务,即根据‘饿了么’的相关规定给用餐者提供服务。其次,韩某伟在经济方面也是从属于平台的,他的收入多少并非从用餐者中直接获得,也并非其与用餐者商定,而是根据平台规定进行分配。”

  “虽然韩某伟与平台并非完全对应《劳动合同法》中所规定的劳动关系的形式,但并不能以此否定他和平台之间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 赵建立律师表示,在目前情况下,需有关部门在司法上明确骑手类网约工与用工平台之间的劳动关系定位,将骑手的保障问题纳入立法计划。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刚刚,宁德时代的工厂又爆炸了

深蓝财经
2021-01-22 16:11:09

她29岁出演18禁,30岁跳性感热舞爆红,这34D身材实在太诱人

FUNFASHION
2021-01-22 22:14:08

皇马耻辱性报价:8000万+阿扎尔=姆巴佩!波切蒂诺只有2个选择

叁炮体育
2021-01-23 10:13:30

深圳23层高楼上的“空中皇宫”:上万平米违建、豪华会所……

小杨同志
2021-01-21 22:07:28

《肉蒲团》蓝燕:穿着保守却遮不住好身材,现实和电影中判若两人

最新娱乐烩
2021-01-22 13:44:39

消失3个月 马云终于现身线上视频 阿里市值瞬间暴增579亿

东京在线
2021-01-22 13:21:48

蓬佩奥疯了,候任国务卿被传染?但拜登承认只有一个中国

火星方阵
2021-01-21 10:48:41

速看!启东这几家疑似异常!

老囧奇谈
2021-01-23 08:52:59

看网友们骂郑爽不带脏字,承包了我一整天的笑料…

果酱音乐
2021-01-20 17:56:37

零下20℃冰窟洗礼,68岁的普京为什么只坚持了12秒?

老粥科普
2021-01-21 00:58:09

大赞特赞《跨过鸭绿江》纠正了这一历史细节的误解

雪中风车
2021-01-23 00:42:53

51岁大妈包养90后情人:渣女,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周冲的影像声色
2021-01-18 16:47:39

新冠肺炎病毒的传播很有可能是特朗普这家伙领导美国军方干的事

爱靓
2021-01-23 06:36:37

KD缺阵欧文38分哈登19分11助攻,篮网遭骑士双杀

OnFire
2021-01-23 10:54:06

有教养的人,一辈子,三不说

有书
2021-01-20 17:06:08

她的裙子垂下了,尸体需要尊严吗?

庭院小酌
2021-01-19 21:24:04

华晨宇的瓜让我吃到房塌…但摆脱老气张碧晨真有一套

瑞丽网
2021-01-22 20:12:08

郑爽后续,比央媒集体重锤更致命的“报应”来了

娱乐故事
2021-01-20 12:45:02

意大利一男子假扮“导演”,强奸多名来试镜的年轻女子,已被逮捕

时报天下
2021-01-22 16:55:22

后爸打工养我,我结婚他却躲在老家,接到后爸电话,老婆取消婚礼

晴天谈情感
2021-01-22 04:58:44
2021-01-23 13:01:02
無星记
無星记
独立·不知名·撰稿媒体人
439文章数 36436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拜登任命台裔赵克露接管美国外宣机构 台媒又嗨了

头条要闻

拜登任命台裔赵克露接管美国外宣机构 台媒又嗨了

体育要闻

王珮瑜:盼京剧出现更多现象级流量演员

娱乐要闻

THE9-孔雪儿:为何说我女,又叫我老公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王珮瑜:希望京剧出现更多现象级流量演员

汽车要闻

和奥迪A1同平台 全新斯柯达晶锐配置不比Polo差

态度原创

艺术
旅游
本地
房产
公开课

艺术要闻

《丁丁历险记》画稿刷新漫画拍卖纪录

旅游要闻

特技团队成员爬上360米高烟囱顶表演

本地新闻

猛 男 在 线 炫 肌 .avi

房产要闻

22宗违法占用耕地建设“大棚房”问题被通报

公开课

最新全国十大“铁饭碗”职业:烟草只排第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