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富士康最底层的挣扎:每天流水线上站10小时 想加班得请领导吃饭

0
分享至


  一名第五次离开富士康的工人,没过多久,又重新回到了流水线。

  在富士康,来回进出几趟算不得稀奇,李方进厂不满两个月,最初同行的工友已走完离职、找工作、再次进厂的一套流程。他刚来时,遇上隔壁工站的“老资格”,说自己是第六次进厂,教他抓住合适时机就走。有工人声称,见过离职18次、第19次回来的“大神”。

  生产旺季的富士康不会拒绝回来的工人。它需要劳动力,这座巨大工厂拥有数十万名工人,仅郑州厂区便有超过25万人,是全球最大的iPhone代工基地。iPhone 12系列发布前后,富士康多个厂区的加班时间一涨再涨,11月的第一周,一名郑州厂区的工人每天工作11个小时,整周无休。

  富士康在官网中介绍,富士康“是专业从事计算机、通讯、消费性电子等3C产品研发制造的高新科技企业”,但有足够的工人才能撑起流水线。

  来回折腾大多是为了抢在返费或工价最高时进厂。李方很快明白了什么叫合适时机,奔着每小时23元工价,他第一次迈进富士康,两天后同一家中介公司开出的价格却高了3元,每月累计相差近1000元,而他的一顿晚饭通常不超过10元。

  富士康用返费(除工资外发放的奖金,需满足一定在职天数)和工价的高低牵动着工人的去留,高工价时,招募中心门口的人头黑压压挤成一片,中介们重复着每天新招8000或10000人的说法。

  11月15日,郑州富士康再度拔高返费,加码至10000元。约一个月前,他曾宣布,“万元奖金最后一天,错过再等一年!”随即将返费降至5800元。但人手不够,掏出更多的返费拉人是最有效的办法。

  但流水线很难留住人,不少万元奖金的美梦在第一个夜班就被击碎。从下午7点钟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7点,这期间只有一顿饭的休息时间,凌晨3时是最难熬的时候,困劲和饿意冲上脑门,李方有一瞬间想扔下一切逃出车间的冲动,但手里还得继续准确地打下螺丝。上完第一个夜班,重复动作做了800多次,他走出车间,手脚轻飘飘的,觉得自己老了10岁。一夜熬完,等不及返费,很多人就卷铺盖离开,离职的人也排着长队。

  放弃的理由还有很多,中介乱扣钱或者被产线上的干部责骂。一名年轻工人遭到产线干部训斥后,当天晚上就决定不再继续干了。“骂得很难听,我没法复述。”由于未完成产量,他被干部揪出,惩罚时拿着喇叭对全车间喊,“我叫XX,我是做得最慢的。”

  张利伟在富士康流水线上待了10年,见惯了人来人往。他也挨过骂,“就是一个字——熬”,学会不再计较责骂,也学会主动请干部吃吃饭、洗洗脚,混个好印象。离开的念头闪现过,但从没真的走过,人到中年,一个人养活一家人,他承受不了工资断档,“没学问也没技术,从这个厂出去,不过是去别的电子厂,起码富士康不拖欠工资。”

  不愿离开流水线的张利伟,没说出口的另一个理由或许是,他40岁的年龄已卡在进厂务工的边缘,走出富士康,再想进厂,怕是也不好进了。

  有人在富士康工人聚集的贴吧问,“愿意在这打工的都是什么人?”一名工人回复,“我们学历不高,能力有限,都是沧海一粟小角色,不指望搞出惊天动地的壮举,只想踏实安稳地度过平淡的一生,你可懂?你可知我们也挣扎过?”

  效率,效率:

  流水线上站10小时,训练自己只去2次厕所

  要计算好每一分钟,从车间到餐厅,走路不能超过10分钟,否则便可能迟到,迟到就会扣钱。得控制好每一秒钟,在张利伟的工站上,一部手机的操作时间必须小于36秒,手里动作稍微一慢,下一部手机就堆了上来,完不成产量,挨骂算是轻的。

  流水线不等人,从工人到干部,心里都得悬着个钟表。一切为了保证产量,这是车间里的最高指标。张利伟从下午7点半进入车间,晚上11点到12点的就餐时间是唯一的休息时段。

  迈出车间,换下静电衣和鞋,走到餐厅,来回大概需要20分钟,排队买饭和吃饭最多用20分钟,他通常随便吃点,回去还能坐几分钟,注意不能吃太烫的汤水,等饭凉也费时间。有时,干部要额外开个会,时间便卡得更紧。

  上了流水线,工人们的时间计量单位就换成了秒。iPhone 12被精确分解为各个生产工序,他负责把分开的两部分机器扣合。每一部手机需要他完成3个步骤,把机器放进扣合制具,扣合,再取下来。每班,10个小时,加工1000多部手机,留给每部机器的操作时间不超过36秒,手持工具2.5公斤,他得拿着操作1000多下。

  有初进富士康的工人发愁,“打螺丝太慢,总是倒数”。工友支招,锁螺丝时夹击几下很关键,夹一下速度快,但是容易锁不到位,夹两三下,速度会下降很多。他提醒,不要小看这一两秒,一部iPhone需要四个螺丝,拧紧4个螺丝要10秒钟,500个机器就是5000秒,一个多小时就是数百台机器。

  影响效率的事情一概被禁止,不能带手机,不能说话,不能吃东西,厕所可以上,但是流水线不会停。想暂时离开产线的工人,需要找干部代岗,“谁找的多了,干部肯定对他印象不好。”张利伟控制自己,10个小时只去2次厕所。

  压力一层层传给这个庞大生产系统的最末梢,直到流水线上的工人。张利伟曾听说过,“上头”要求工人2个小时休息10分钟,但并没感受过。流水线在转,人就停不下来,干部拿着喇叭在工人背后喊,“赶快干,别偷懒”。干得慢了、出错了,免不了一顿责骂,他也习惯了,“完不成产量,他的领导也骂他。”

  在产线10年,他已习惯了白班和夜班。进了富士康,白班和夜班通常一月一倒,没人躲得过。第一次进厂的人,上夜班像要“脱层皮”。李方发现,车间灯光一开,四下无窗,有时会分不清白天黑夜,但是身体却能分辨出来。凌晨3点后,困劲涌上,手脚都有点抬不起来,再过会儿,恶心的感觉泛上来了。“有点想崩溃”,起初他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想明天就走,又心疼路费,熬了几宿,再上夜班时脑子里什么想法也没了。李方形容,像一朵盛开的花瞬间枯萎。

  效率最大化还有另一种实现方式,高价返费是许多工人撑下去的理由。官方奖励政策上写明,拿到返费需累计在职及有效出勤满足一定天数,累计出勤通常是90天或120天,中介招人时常说,“3个月到手万元返费不是梦”,但想要拿到返费,或需要更久。

  王琪从进厂那天就开始倒数,一天天算离开的时间。她的奖励要求是在职90天,算起来是3个月,但富士康规定,每月10日及25日出合格名单,再推后7个工作日发放,发放前员工需在职,提前离职则不予发放。为了这笔钱,她只能多干上半个月。

  相比这些,单调、重复只是流水线上最小的困难,像随口的抱怨。“没有人来到电子厂,是为了实现梦想。”一名工人强调,“是为了挣钱,挣钱知道吗?”工人诗人许立志在富士康工作时写道,“为此我必须磨去棱角,磨去语言……流水线旁我站立如铁,双手如飞/多少白天,多少黑夜/我就那样站着入睡。”

  为什么来?返费过万,“识字就行”

  没人一开始就是为了放弃来的。

  每逢量产期,富士康需要足够多的工人,工人们也看重它给出的高额返费和工价。从8月开始,iPhone新机让市场狂热,也为富士康带来订单,返费随之水涨船高,淡季时低至五六百元的奖金,飙升至10000元以上。

  11月15日,公众号“郑州FOXCONN招募中心”宣布,奖金加码到10000元,较10月底提高1500元左右。中介们在小视频里算账,“合算下来,每个月可挣7000元”。这已颇有吸引力,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农民工人均月收入3962元。

  李方冲着上涨的小时工价格进了厂。中介承诺他的薪酬是每小时23元,隔了两天,新进室友的工价就涨到了26元。

  相较与富士康签订劳务合同的正式工,拿返费的派遣工、小时工由各中介公司输送,形式灵活,工期从1个月到4个月不等,价格也不断变化,根据富士康的需求,工人们来得快也散得快。

  张利伟记得,富士康从2017年开始实行返费模式,2018年又新增了小时工,招人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厂区门口,十多个店面挂着“富士康直招”的牌子,赶上旺季,招募中心门前的马路上都塞满了人,有人专门在路边摆摊,卖招聘时要用的A4纸和签字笔。

  有意来富士康的,年龄、有无文身、有无案底都比学历和技术重要,中介们也没人在意,“能干活”就是全部要求。报名后几道流程,笔试、面试和体检,王琪捏着单子跟着前面的人走,照着念26个英文字母,回答“Thank You”的中文意思,完成手臂伸直、双手抓握及下蹲等动作,很快就结束了。“上过小学都能进来,识字就行。”简单的标准降低了富士康的招工难度。

  何况,富士康还是个“500强”企业。虽然王琪并不清楚,它究竟是国内500强还是世界500强,但她觉得“是个大厂”。有向富士康输送工人的中介发出别家的招聘启事,前三条是“长白班,车间可以带手机,免费包吃包住”,每一条都指向富士康工作条件的“缺点”,王琪也没动心。

  但这些名头并不总是奏效。当高额返费的引力不够满足流水线时,富士康开始使用更“急迫”的办法。一开始是奖励,每个在职员工拉到新人便可获得300元或500元奖金,后来改为施加压力,张利伟在产线上是名小干部,他被告知必须招到3名新员工,否则便会被取消每月1000元的技术津贴,普通员工的指标是1名新员工。领导对他说,“招不到人,你就不用加班了。”

  为了招到新员工、完成指标,他花了1000元买了2个名额。有人在工人聚集的贴吧里晒出厂牌、荣誉证书、爱口袋(富士康内部员工APP)截图招人,承诺“8年老员工,包进品管(产线周边部门)”,回复说“先垫给我体检费,就让你推荐”。有人直接发帖征人,“300元,只需要在厂里待一天半,拿到厂牌就转钱”,回帖“竞标”,“我出400元”。

  富士康还在探索其他形式用以补充人力。富士康郑州科技园公众号显示,2014年,富士康与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开始尝试共享员工,双方一直保持合作。截至2020年10月,河南能源累计向富士康输送共享员工1万余人,双方商定,下一步合作中,共享员工的数量要进一步补充,现有的共享员工考虑延长工作时限。

  “规矩”:

  要想加班,最好请线长吃吃饭、洗洗脚

  在流水线上,有的规矩得自己慢慢琢磨。

  一名在产线上打拼近10年的员工觉得自己“什么事都见惯了”,他从普通工人向上升了半步,成了全技员。“大小算个干部,还是得干活。”他自嘲,流水线上职级划分清晰,全技员、线长、组长再到科长,“线长是个分界线,从这往上,就是指挥别人干活的。”

  职级不同,薪酬和工作内容也不一样。但对工人来说,最明显的区别是工衣和喇叭。普通工人大多穿着白色或粉红色工衣,干部们的颜色是蓝色,有人在贴吧提起,发泄地说,“披着‘蓝皮’的。”喇叭提在线长手里,车间里响着催促声。

  他一开始也吃过苦头。线长管着一条产线,谁加班、谁不能加班,要靠线长上报。进了富士康,人人都想多挣些钱,加班就成了优待。订单数量不多时,如果想加班,得和线长混上关系。初到产线的工人需要有些眼色,主动去加联系方式,闲时请线长吃吃饭、洗洗脚,就进了加班名单,不愿去做这些事的人,没了加班,挨骂时线长的语气也难和缓一分。

  出了问题时,线长拿着大喇叭对着他骂,他不愿复述内容,“挺难听的”,关键是2个小时的加班也被取消。他忍不下这口气,争辩几句,线长看着他,“你以后一个月都不用加班了。”这意味着,每月工资少了近1/3,他只能低下头,学会忍耐。

  忍耐的限度一点点磨宽。又一次被取消加班后,他冲去了员工关爱中心投诉。2010年,富士康多位员工跳楼后,员工关爱中心成立,用于“对员工提供24小时不间断的精神关怀”。他却没得到关怀,投诉后,线长把他叫出来,“你要么撤销投诉,要么就别干了。”被取消的加班没能挽回,他撤销了投诉,从此没再给员工关爱中心打过电话,“就任他说吧,就是忍啊。”

  新进厂的一位年轻工人也听说了流水线上不能言明的规矩。她起初困惑,“为什么同一条产线,自己却不能加班?”有人透露,要和线长“打好关系”,她觉得气愤,“靠力气打工挣钱,还要靠关系,甚至没有地方去讲理。”

  也有人无法忍受。与她同期进厂的工友被线长斥责后,尽管拿不到返费,第二天还是卷上行李离开了。在工人们聚集的贴吧里,有人发问,“在车间和干部打了一架,我们都会被开除吗?”他已不在乎是否能留下,关心的是“工资还会正常发吗?”

  流水线外也有门道,关系着工人们能否拿到应得的钱。承诺“富士康直招”的中介不少,也有人想从工人身上再揩层油。有工人发帖求助,来时中介讲好工价是31.5元,合同签的是28.5元,中介说会补差价,如今联系不上怎么办?也有工人诉苦,发工资时中介要扣保险费、管理费,要找谁投诉?难道只能吃哑巴亏?

  回帖里并没什么提供帮助的办法。有人嘲讽他们,“自己不看清楚合同”,也有人劝慰,踩中了“黑中介”的坑,就当自己长个记性吧。

  挣扎:

  “你说进厂没出息,我们也是为了活着在努力”

  富士康最不缺的就是“提桶跑路”的故事。李方有天下班回到宿舍,8人间的床铺空了一半,一张床位一个多月换了5个人住,他不再去记室友的名字。大多数人把这里当作一站,工友间流传着一套表情包,“提最红的桶,跑最远的路”。

  张利伟是个例外。他没打算过离开富士康,作为正式工,他有底薪、交社保,每月到手近5000元——返费涨得高过10000元时,有临时工嘲笑说,“打死不做正式工”。但他没想过转成临时工,追逐高返费和工价,“我已经40岁了,要养活一家老小,只求稳定”。

  父母年纪大了,孩子正上初中,吃饭穿衣,上学生病,亲戚家办事随礼,都是花钱的地方。张利伟绷着弦,10小时一班的流水线让年轻人叫苦,他却没什么抱怨,不敢缺勤,不敢请假,争取天天加班,养家糊口的压力担着,他不敢像周围的工友一样,选择离开。

  偶尔休息,他也想寻个日结工,厂区周边散落着快递点、小饭馆,送快递、搬运,他都做过。实在找不着活,就骑着电车在地铁口等着拉人,运气好时挣个几十块钱。

  冲着高返费进厂的一位单亲妈妈也没想过放弃,她常在短视频里打卡,记录上了多少天班,鼓励自己要坚持。周末回家看孩子时,她在一条短视频里写,“好多人都说进厂没出息,可是没学历、没技术,总不能喝西北风吧,我们也是为了活着在努力。”

  进了厂门,留下还是离开,人人都有相似又不同的理由。有人在富士康工作5年,回家相亲时不愿主动说起工作的地方,怕对方印象不好。有人发帖问,怎么能出门在外显得不那么“富士康”,表示“想洋气点”。

  王琪在下班间隙,拍下泛黄的鞋柜,问“鞋柜里装的仅仅是衣服、鞋子和手机吗?”鞋柜泛着黄,小小的方格,有人回复,“装着被锁住的自由和青春”,也有人说,“装了自己的梦想和一家人的幸福”。

  几十万人聚集的富士康厂区,像一座小城,有人出卖力气换钱,挣扎在流水线上讨生活,也有人被不停歇的流水线消耗再甩开。

  在富士康郑州厂区周边,最多的店面除了饭馆就是网吧,每隔三四十米就有一家。街边小店贴着广告,提供花呗、信用卡业务,包括帮贷、套现、抵押,最不济,拿上电动车、手机都能换出现金。网吧之间也夹杂着培训班,教IT技术、美容美发,总有人去学。

  短暂的上厕所时间里,王琪注意到,厕所门上,有人用红色的笔写下“想过以后吗?”“我们都是世界上的蝼蚁”,也有人写,“我不完美,但我是独一无二的”。在流水线上干了不到2个月,李方决定坚持到11月底就离开,他也不知道自己还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太饥渴?加拿大女记者现场直播,遭路过男子直接性骚扰!警方介入

斗城表里如一
2021-01-22 09:25:35

5-0!1-1!米兰遭3.7亿黑马暴揍,50万新援预计首发,C罗坐等大礼

叁炮体育
2021-01-23 12:23:08

皇马耻辱性报价:8000万+阿扎尔=姆巴佩!波切蒂诺只有2个选择

叁炮体育
2021-01-23 10:13:30

非洲街头的发廊里,到底藏了多少“中国女孩”?

付珍女士的时代
2021-01-22 22:04:58

“妖股”巨额减持,网友:下周一核按钮!大基金持股个股名单来袭

数据宝
2021-01-23 13:42:19

微信官方警告!转账时出现这行字,千万别付钱,这些链接也别点!

我们都是科技宅
2021-01-22 10:21:30

小雪+北风+降温,北京下周天气“一键三连”!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2021-01-23 17:07:19

耶伦:美国新政府将对特朗普对华贸易政策进行全面审查!

国际金融报
2021-01-22 20:14:13

《浪姐2》有多心机?30位姐姐自我介绍,唯独给她加了滤镜美颜

白夜追娱
2021-01-23 10:42:26

中卫一小伙儿乘车后因手机没电无法付款,让司机加其微信,谁知......

中卫大城小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2021-01-22 18:31:14

上海就是上海!集中隔离也要带上毛孩子们一起!

脊梁in上海
2021-01-23 17:28:59

花花、张碧晨发文认子,W姓男星却异常焦急

社会报料
2021-01-22 21:48:16

废除15年的“农业税”又开征了?农民们愁眉不展,究竟怎么回事?

财料
2021-01-21 18:06:36

美政府自食其果,回应中方制裁再无嚣张之气,只剩胡搅蛮缠

战情开讲了
2021-01-23 09:55:19

我说,“浪姐”第二季,你们这群女明星,也太丢脸了吧

巴塞电影
2021-01-22 23:30:21

全球首款!TCL华星电竞屏获TüV莱茵眼舒适认证

中关村在线
2021-01-23 15:49:04

首艘国产航母山东舰研制总指挥被逮捕!网友:最担心因为泄密问题

天天军情
2021-01-22 14:30:03

特朗普在最后时刻赦免的人,除了亲家公还有谁?

局势君
2021-01-23 09:17:48

郑爽在自创APP里暴露的真我:别做公益,把钱都攒着给我

萦苒娱乐
2021-01-23 07:38:15

《爸爸去哪儿》中的萌娃已到青春期,面目全非,亲子关系一言难尽!

成长说
2021-01-23 09:11:35
2021-01-23 19:16:52
路难行
路难行
我是来自贵州大山里小周
54文章数 19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财经要闻

头条要闻

坐着火车上下班 能缓解北京“睡城”的通勤压力吗?

头条要闻

坐着火车上下班 能缓解北京“睡城”的通勤压力吗?

体育要闻

打的就是精锐!KD观战 篮网被双杀

娱乐要闻

杨幂妩媚卷发搭复古长裙风情万种

科技要闻

马斯克又要颠覆一个行业了?

汽车要闻

和奥迪A1同平台 全新斯柯达晶锐配置不比Polo差

态度原创

旅游
手机
亲子
家居
公开课

旅游要闻

特技团队成员爬上360米高烟囱顶表演

手机要闻

荣耀V40体验:承上启下力作 不愁卖的新旗舰

亲子要闻

老人、儿童病例多发 疫情之下如何守护一老一小?

家居要闻

新疆美女晒纯实木雕花豪宅 客厅两面墙摆满古董

公开课

最新全国十大“铁饭碗”职业:烟草只排第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