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王书金递交上诉状,坚持请法院查清事实

0
分享至

  【撰文/陶新】王书金案代理律师朱爱民今天证实,王书金当天已经在邯郸中院递交上诉状,向河北省高级法院提起上诉,要求查清事实,认定他本人为石家庄郊区康某某案的杀人凶手。

  

  王书金资料图

  王书金系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人,2005年被河南警方抓获之后,供述了6起强奸案和4起强奸杀人案。因其中一起供述案件中包含了石家庄郊区康某某被奸杀案,导致已经结案的聂树斌案浮出水面,启动了中国当代最重要的刑事案件纠错。聂此前被认为是杀害康某某案的凶手,并已被执行死刑。

  2007年3月,邯郸中院作出一审判决,王书金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除一例强奸案因为被害人不予承认以外,强奸案全部被认定;另外四起强奸杀人案,有两起在庭审中予以认定,而康某某和张某芬案当时因证据不足未予认定。

  王书金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河北省高级法院,要求查清康某某案系其所为。2013年9月,河北省高院二审裁定,维持了死刑判决,并对康某某奸杀案仍然不予认定。

  2016年,聂树斌案平反,康某某奸杀案面临一次新的凶手认定机会。2020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对王书金案死刑复核未予通过,并发回邯郸中院重审。上月24日,邯郸市中院不公开审理后,判处王书金死刑。不同的是,邯郸中院认定张某芬案系王书金所为,并判处王书金给受害人张某芬予以经济补偿。康某某被奸杀案仍未认定是王书金所为。

  据朱爱民透露,12月2日他在河北磁县看守所会见王书金时,王书金向他表示一定会坚持到底,王还认为,康某某案不予认定,可能是因为聂树斌案件的承办人故意阻挠,因为涉及到责任追究问题。

  相关新闻:王书金的生死疲劳,求生还是求死?

  

  (2013年9月27日,王书金签收刑事裁定。当日,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上诉案二审在河北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驳回上诉人王书金上诉,维持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图/新华)

  王书金的生死疲劳

  本刊记者/徐天

  发于2020.11.30总第974期《中国新闻周刊》

  毫无预兆,也无甚原因,两个月前,王书金突然吃不了猪肉了,凡吃必吐。

  这些年,在看守所中,他得过轻微脑梗塞,又一直血糖高,一日三餐总是控制在八分饱,最近则变成多数时候只食素。不过,这不是他当前最关心的东西。在最近一次与辩护律师朱爱民会见时,他仍然花了大量时间谈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案子,这是他与聂树斌“一案两凶”的案件,在中国舆论场已被探讨15年。

  在最高人民法院不核准对其死刑裁定、由邯郸中院重审王书金案后,2020年11月24日,法庭“再次”宣判王书金死刑,但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案子依然不被认定系他所为。

  王书金对此早已有预料,接下来将提起上诉,进入重审的二审程序。重回法庭的他,和过去这些年一样,只想说清楚一件事情:自己才是聂案真凶。

  七年与两小时

  11月20日,案件重审开庭,时隔七年,王书金再次站在被告席上。法庭上,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仍是“一案两凶”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与数年前一审、二审相似,这起案子依然未被检方列入起诉范围,而王书金则坚称自己是此案真凶。

  此次重审的机缘,来自另一起案件。据王书金供认,自己强奸并杀死四人,另有一人强奸后杀害未遂。在邯郸中院的一审判决和河北高院的二审裁定中,都只认定王书金强奸并杀害两人,以及强奸一人后杀害未遂,并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未被法院认定的两起案件,分别是康某某案和张某芬案。康某某即聂案王案“一案两凶”的受害人。此次最高法在裁定中所指出的张某乙案,是未被认定的另一起案件,即张某芬案。当时,法院认为该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认定。

  邯郸中院当时指出,检方虽然提供了王书金供述及辨认现场笔录、现场勘查资料、尸检报告、物证检验报告及证人王某某证言和辨认笔录等证据,但是当庭所举证据中,公安部物证检验未检测出所挖尸骨的DNA序列,缺乏认定尸骨身份的客观证据。另外,尸体检验报告亦未能确定所挖掘尸骨的身长、性别、死亡及掩埋时间,因此虽然在王书金的下挖出了尸骨,但现有证据不足以证实该尸骨身份就是张某芬。

  指领

  去年11月,张某芬的亲属委托了代理律师,要求对尸骨重新鉴定。当时的代理律师郑天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今年5月,公安机关口头通知张某芬的亲属,已有鉴定结果,可以证实该尸骨身份就是张某芬,鉴定结果由公安机关经相关程序提交给了法院。被害人一方及关注此案的人士也曾上书最高法,要求暂停王书金的死刑复核,重新审理此案。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刑事诉讼法研究会常务理事陈永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某芬案的新进展是王书金案能重审的主要原因。一方面,为了还张某芬家属一个明白,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契机。

  聂案平反后,许多人关注王书金的命运,大家纷纷猜测,对王书金究竟核不核准死刑?陈永生指出,此前邯郸中院、河北高院认定的王书金所犯案件,足以使最高法对其核准死刑。但毕竟王书金坚决主张聂案是他所为,某种程度上说,有值得肯定的地方。聂案平反后,如果对王书金直接核准并执行死刑,可能会有一些负面的社会影响。

  另一位长期关注此案的学者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据他所知,对王书金,最高法处在两难的境地,当张某芬案出现新进展的时候,最高法就以此为契机重审,但最终仍然是走一遍流程以核准死刑。

  也正因为此,该学者认为,此次重审,检方不会再谈聂案。11月20日邯郸中院重审开庭也确实如此,检方依然没有将聂案纳入起诉范围。于是,2013年该案二审时的荒诞一幕再次上演:王书金在法庭上费尽心力地要求追究他未被追究的犯罪,检察官却千方百计证明那不是被告人所为。

  重审开庭仅持续了两个小时,就走完了一审的所有开庭流程。朱爱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恐怕开庭前,邯郸中院对案件认定已有共识。

  求生还是求死?

  王书金曾向朱爱民感慨,自己是在邯郸市磁县看守所被羁押时间最久的人。与他同监舍的,有的在判决下来后去了监狱服刑,有的被核准死刑已经执行了。

  2005年,王书金落网后,朱爱民第一次见他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木木的人。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更不会主动找话题聊天,往外蹦的最多的字眼是“嗯”“是”。朱爱民问他对自己最终结果的预判,他倒是脱口而出三个字:“死定了。”然而,案件之后的走向,又让朱爱民感慨,也只有这样木木的人,才能熬过后面这些年。

  从2005年至今,王书金的生命又延续了15年。2007年一审判决,因聂案未被认定,王书金上诉。本应在三个月内审结的二审,拖延了六年。那些年里,作为辩护律师,朱爱民不知王书金被羁押在何处,更不知他被刑讯逼供过,对方要求王书金改变口供,不准再供认聂案系他所为。

  2013年,二审再次开庭前几天,朱爱民终于在磁县看守所见到了久别的王书金。可能因为不再逃亡,又一股脑交代了自己的所有罪行,进了看守所的王书金变白了,也胖了,还学会了说普通话。

  虽然早已对死刑有预期,但当河北高院二审裁定其死刑,王书金在判决书上签字时,朱爱民发现,王书金的手抖得很厉害。之后就是等待死刑复核了。自2007年1月1日起,死刑案件的核准权统一收归最高法行使。王书金的生死,掌握在了最高法。朱爱民说,这时候的王书金,脑袋上悬了一把利刃,不知什么时候会落下。“这种日子不是正常人能过的,惶惶不可终日。”

  等待中的王书金,情绪起伏确实很大。据媒体报道,有时候,大家在看守所里看电视,王书金会突然起身,啪地一声关掉电视:我要死了,我心情不好,你们别看了。朱爱民以及当时的另一位代理律师彭思源,都曾接到过看守所所长电话,让他们去看看王书金,做他的思想工作。

  2015年春节前,王书金跟朱爱民说,这恐怕是自己过的最后一个春节了。那时,每次去看守所会见王书金,朱爱民都会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最高法的死刑复核裁定书不向律师送达,因此,他最怕在看守所门口登记时被拒绝,这意味着王书金已经裁定执行了死刑,会见不再必要。

  谁都没有想到,王书金在死刑复核程序中等待了七年。法律对死刑复核期限未作规定,但通常来说,都在几个月内。

  一切都是因为聂树斌案。在王书金等待死刑复核的那些年里,2014年12月12日,最高法指令山东高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开中国异地复查的先河。2016年6月8日,山东高院宣布复查结果,认定聂树斌犯故意杀人罪、强奸妇女罪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建议最高法重审聂案。六个月后的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再审宣判,改判聂树斌无罪。

  有人说,王书金始终供述聂案系自己所为,是为了多活几年。毕竟,聂案一日不平反,王书金就一日不能死。朱爱民也拿这个问题问过王书金,多活一天是多赚一天吗?王书金依然没有什么表情,“这不是啥好事,多一天也是遭罪”。他不止一次说,赶紧结束吧。

  无法终结的口供争议

  有不少声音认为,法院始终不认定王书金是康某某案真凶,是法治进步的体现,因为不能仅靠被告人供述来定案。但一些法学专家的观点显示,回避康某某案,与其说是法治的进步,不如说是法律的无奈。

  王书金案曾经的代理律师彭思源指出,王书金所供勒死受害人的作案手段,与尸检报告中被害人窒息死亡的结论一致;其所供受害人体貌、被害时衣服鞋子颜色款式、现场钥匙与埋藏衣物地点、受害人自行车等细节,与现场勘查笔录和证人证言一致。

  不过,当年河北高院在二审中不认可系他所为提出了四个原因:一、被害人尸体颈部缠绕了一件花衬衣,王书金自始至终未供述出这一关键、隐蔽性细节;二、王书金供述的杀人手段中包括双脚踩跺被害人胸部,并听到“咯嘣咯嘣”、被害人肋骨骨折的声音,这与被害人尸检报告记载情节不符;三、王书金供述在案发当日中午一两点实施犯罪,而被害人两名同事表示下午5点下班后还曾见过被害人;四、王书金表述被害人身高与自己差不多,而王书金身高1.72米,被害人尸长1.52米,存在明显差异。此次邯郸中院重审王书金案,不认定聂案系他所为,再次沿用了这几个原因。

  事实上,在聂案被山东高院异地复查以及最高院二巡提审的过程中,这四个原因中,已有一些问题不再立得住脚。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刑事诉讼法研究会常务理事陈永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对于大众最为关心的花衬衣及被害人身高问题,也都可以做出合理性解释。

  陈永生认为,这起案子不是王书金第一次作案,前前后后共有四起强奸杀人案,而且相关供述在案件发生十多年之后,王书金不可能记得住每一个细节,遗忘花衬衣这一细节很正常。另外,根据王书金的供述,案发时,他把骑在自行车上的受害人连人带车推到壕沟里,掐晕受害人,再把她抱到玉米地里,在上述犯罪过程中,王书金对受害人身高的记忆确实有可能不准确。

  王书金案曾经的代理律师彭思源也指出,被邯郸中院、河北高院予以认定的王书金的另外两起强奸杀人案,也存在口供与现场勘查笔录存在细节差异的问题。

  其中一起案件中,王书金供述把受害人埋在水垄沟,而根据现场勘查笔录和证人证言所述,受害人尸体在一块麦地里。另外一起案件中,王书金供述被害人当时的上衣是黑色秋衣,下穿黑蹬腿裤,内裤是花布做的裤头。而根据现场勘查笔录,在捞出尸体后,又捞出黑色脚蹬裤、红色粉色上衣各一件、秋衣及碎花上衣。

  一位有着几十年侦查经验的公安人员曾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一个人对10年前发生的事情,记忆的准确度能达到80%已属不易,达到100%是不可能的,除非是照葫芦画瓢。

  陈永生指出,河北高院提出的这四点理由,都不足以成为不认定王书金的理由。相反,他认为,王书金供述出了一个比花衬衣更具有隐蔽性的证据,加上口供,可以认定聂案的真凶就是王书金。

  王书金曾多次供述,他在被害人身上发现了一串钥匙,他觉得没有用,就没有拿,把钥匙放在被害人西边、自行车东边的地上,拿草盖住了。而现场确实在王书金所说的位置发现了一串钥匙,这个细节,聂树斌从未供述过。

  聂案的代理律师李树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曾找过多名最先发现尸体的被害人同事核实情况,“他们到过现场,离尸体很近,连牙齿、蛆虫、绿豆蝇这些细节都说了,但谁都没提钥匙。如果不是真凶,根本不会知道。”正是因为这个细节,让李树亭坚信王书金是真凶。

  陈永生也认为,案发现场并不紧邻路边,且有玉米地遮挡,钥匙很小,又在草丛中,如果不是犯罪人自身经历,不可能知道有这串钥匙的存在。他指出,这串钥匙,符合最高法关于隐秘性证据的相关规定。

  2010年3月,最高法、最高检等司法机关联合发布《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其中第三十四条指出,根据被告人的供述、指认提取到了隐蔽性很强的物证、书证,且与其他证明犯罪事实发生的证据互相印证,并排除串供、逼供、诱供等可能性的,可以认定有罪。在陈永生看来,依据钥匙这一隐秘性证据,以及王书金的口供、现场勘验以及指认,可以从法律层面认定此案系王书金所为。

  不过,陈永生也指出,这一问题见仁见智,相对主观。该证据是否判断为隐秘性证据,此案是否认定为王书金所为,从证据法上说,处在法官自由心证的权限范围之内。

  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副教授褚福民就曾指出,本案中既存在能够印证王书金供述真实性的证据,也存在能够有力质疑该供述真实性的证据,由于证据之间的矛盾不能被合理排除,因此被告人口供处于真伪不明的状态。

  现实的考量

  王书金从未问过朱爱民,这一轮法律程序下来,自己还有多少日子可以活。朱爱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次重审的全部流程走完,大约需要一到两年。

  不过,几名受访者对于康某某案最终是否能认定为王书金所为,都不太抱期待。一位长期关注、研究此案的学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王书金案接下来的走向,可能更多是来自现实的考量:聂案平反是疑罪从无,如果该案被认定为王书金所为,当初聂案应作为冤案平反,且将面临当年办案人员的追责问题。

  陈永生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冤案改判涉及追责问题。但现实情况是,如果追责过于严厉,最高法会面临巨大压力,还会加剧未来纠正错案的难度。在他看来,中国的多数平反案件都需要在改判无罪和不追责之间找寻一个平衡点,因而用疑罪从无来处理。当年,山东高院异地复查、最高法二巡提审聂案,必然已经穷尽了所有的手段。在经过充分的考虑之后,聂案按照疑罪从无来处理,除非在证据方面出现重大变化,否则不会改变这一判决,该案最终认定系王书金所为的概率很小。

  在长达15年的法律纷争中,一案两凶的受害人康某某反而被遗忘了。

  康某某的父亲虽然知道天上掉下个王书金,但他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认定,“只要法院不翻案,这事就是聂树斌做的。”如今,聂案平反、王案重审,如果该案如同朱爱民所言,从“一案两凶”变成“一案无凶”,康家恐怕再也得不到应得的正义。

  陈永生说,刑事案件破案率低,是全世界都面临的问题。据他所知,全球多数国家的刑事案件破案率不超过50%,被害人的权利确实得不到保障。而且,因大量刑事案件被告人没有赔偿能力或赔偿能力不足,或有的刑事案件发生后难以查获犯罪嫌疑人,或因证据原因无法认定责任者,导致被害人及其亲属难以得到有效的赔偿,甚至生活十分困难。

  王书金在最近一次律师会见中告诉朱爱民,听说张某芬家属提出了民事赔偿的要求,自己愿意赔偿他们,但自己的名下并无财产。

  当前,中国正在推进刑事案件被害人救助制度。2009年,中央政法委、最高法、最高检联合相关部门下发《关于开展刑事被害人救助工作的若干意见》,确立了要为刑事案件被害人提供国家救助。不过,时至今日,这一制度在各地落实情况仍千差万别。

  康某某的父亲在聂案一审时,就曾对案情产生质疑,此后的多年,都反复申诉、上访。他用“坎坷”二字来描述自家的生活。康家多年来都住在一个老小区的七层,上下楼要爬楼梯,对于上了年纪的康父、康母来说,并不容易。

  后来,多家媒体报道聂案时,透露了女儿康某某的真实姓名,聂案的某位代理律师也将印有康某某信息的聂案判决书发布到网络上。康父将多家媒体以及那位律师、聂母张焕枝都诉至法庭,与聂家闹翻。在对真凶存疑却毫无办法的时候,这些侵权诉讼是康父能够抓住的唯一稻草。早些年,他会定期给李树亭去个电话,问问女儿案子的进展。闹翻后,他与李树亭的联系全部中断。

  李树亭再次听到康父的消息,是在2016年。最高法二巡庭长胡云腾告诉他,康父在当年4月去世了。直到去世,康父也没能确定地知道,到底是谁杀害了自己的女儿。

  这也是让王书金耿耿于怀的问题。此次重审开庭前的律师会见,他再次对朱爱民表达了这一想法,“去了那边,冤死的人也会找我打架的,真心希望把这个案子搞清楚。”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男子房贷还了7年多,117万本金竟一分没还!银行:我是一脸懵

中国网资讯
2021-01-17 10:37:38

一周反腐看点:中纪委建议“倒查20年”,已退休15年的书记被查

上观新闻
2021-01-17 06:14:57

拜登没料到,先等来的不是特朗普下台,而是“勤王大军”兵临城下

海拔新观察
2021-01-16 10:56:31

赵本山传奇2:如何与范伟反目,收徒如养蛊,创建商业帝国

更美扒扒扒
2021-01-17 11:48:21

欧美全面停供中国汽车芯片

半导体圈
2021-01-17 11:21:45

警察借查房之名强奸有前科的卖淫女,邪恶私欲让守护神变恶魔吗

青苗法鸣在线
2021-01-17 13:54:28

吴谢宇弑母案再曝惊人细节,现场搜出大量性爱工具:他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生活新青年
2021-01-16 23:18:09

拜登计划上任首日发布一系列行政令,与特朗普时代划清界限

澎湃新闻
2021-01-17 10:47:24

美国检察官脑洞大开,特朗普可能潜逃海外,最大嫌疑这两个国家..

鲁晓芙看欧洲
2021-01-17 02:44:54

中国情侣命丧柬埔寨上热搜!死者生前为前腾讯高管疑似知情太多被谋杀~

新加坡万事通
2021-01-16 19:40:27

新加坡军官总觉得“财神爷”不对劲,敲破肚子一看惊了:全是干货

华观海
2021-01-17 11:10:12

该特朗普认输了?佩洛西共和党或联手施压白宫,俄罗斯态度也变了

环球调查局
2021-01-16 19:11:30

(新华全媒头条·图文互动)东方风来春色新——习近平总书记关心推动党的对外工作开创新局面纪实

新华社
2021-01-16 17:43:44

揭竿而起?特朗普的大军正在集结

世界你好
2021-01-16 09:30:22

合肥一民警酒后办案时多次强奸涉案女子,辩称“是她引诱我”,法院:判刑4年半!

潇湘晨报
2021-01-16 16:36:29

恋童,让妓女强奸儿子,加拿大富豪亲儿子彻底与他决裂:他是恶魔!

英国那些事儿
2021-01-16 23:27:51

张文宏:注射疫苗越快、覆盖越广,就有可能在短期内把新冠病毒压制住

环球网资讯
2021-01-17 09:18:12

罗斯柴尔德集团董事会主席去世,终年58岁

澎湃新闻
2021-01-17 10:39:27

1958年一女医生申请入党,不料却暴露了身份,被捕后执行死刑

高彬爱娱乐
2021-01-17 06:47:56

广西网红村正式开张营业!几条臭鱼腥了一锅好汤

金牌娱乐
2021-01-17 10:28:28
2021-01-17 15:37:02
大白新闻
大白新闻
秉持新闻理想,忠实记录历史。
3490文章数 12710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23岁姑娘全麻做整形 术后2天恶心反胃一查:怀孕了!

头条要闻

23岁姑娘全麻做整形 术后2天恶心反胃一查:怀孕了!

体育要闻

时隔9年杜登再度联手 合体威力太恐怖

娱乐要闻

黄圣依穿粉色皮草热舞美腿撩人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1000公里续航是骗子?广汽:别理解偏了

汽车要闻

法国豪车设计令人赞叹 海外售价也很亲民

态度原创

健康
教育
数码
旅游
军事航空

为什么阴道炎总是反反复复?

教育要闻

日本中文导报:在日华人细说感染新冠后的隔离生活

数码要闻

测试发现i9 11900K某些游戏弱于10900K

旅游要闻

尼泊尔10名登山者成功登顶乔戈里峰

军事要闻

火箭军这个部队厉害了!常年保持“弹在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