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生活故事:老公意外身亡,我才发现我们的两套房子,户主都是婆婆

0
分享至

  毫无征兆的,才35岁的老公谢毅竟然意外身亡了。

  我接到电话,以为是骗子或者恶作剧,直到电话那头传来谢毅老板熟悉又歉疚的声音,我才知道是真的。

  确定之后,我的天塌了。

  谢毅走前还说,等他出差回来,带我去看新买的房子。这活蹦乱跳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我跌跌撞撞出门,打车到医院,老板的眼神充满同情和歉疚:“我们都不知道谢毅有心脏病,项目谈成之后,他也高兴,就多喝了几杯,没想到就出了这事。你节哀,有什么要求提出来,能办到的,我们尽量办。”

  老板一席话,把我内心仅存的侥幸彻底破灭,就像撤了架的秧子,一下子塌了。

  晕晕乎乎之间,我看到大姑姐裹挟着一股凌厉的风奔了过来,我打了个冷战。

  “好好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公司要不给交代,我就去告你们!”大姑姐一屁股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声嘶力竭,嚎天喊地。

  老板好言劝慰。

  见我呆呆地坐着,大姑姐一记眼刀甩过来,朝我开火:“要不是为了你这没出息的女人,我弟咋会那么辛苦?看你那怂样子,三棒槌打不出个响屁来,啥也指望不上。”

  我盯着大姑姐一张一合的嘴巴,怎么也不敢相信,平日和颜悦色的她,怎么会这样?谢毅才刚走,她就立马翻脸了?

  谢毅的事,让我整个人都是懵的。见我没理她,大姑姐越发嚣张,连我和老板一起骂,整层楼都能听见。门口多了几个黑脑袋,好奇地向里张望。

  等她消停了,才开始谈到后事和赔偿问题。

  大姑姐不让我说话,老板几次征询我的意见,都被她抢过去。也好,我本就不善处理这种事。


  天阴得厉害,暴雨将至,我木然地跟着大姑姐走出来,才想起沛沛还在幼儿园。

  分别前,她回转身警告我:“不准告诉我妈这事,她身体不好。”

  我看着她的嘴翕动着,机械地点头。

  路上人来人往,只有我们娘俩无依无靠,谢毅怎么舍得把我撂在半道上呢?沛沛才5岁,孤儿寡母的,往后日子怎么过?

  直到现在,我还是觉得就跟做梦一样。

  还记得我和谢毅的缘分,那还是八年前,我在中心医院当护士时,谢毅因病住院,他怕疼,在被一个新护士扎三针也没找到静脉血管时,换了我,一针就好。

  从那以后,他天天等着我打针。

  为这事,我被同事们打趣,谢毅只是偷着笑。他的心意大家都看得出来,只要我在,他会买很多好吃的,请全科室的客。

  一来二去,我也心动了。谢毅人不错,家境良好,有两个姐姐,大姐夫是包工头,二姐夫是留美博士,他最小,是家里的宝,自己做生意。

  一年后,我们的婚事被提上日程。

  大姑姐坚决反对,她嫌我工作不好,顾不了家;说大专文凭我文凭,配不上本科的谢毅;还说我个子太低,穿上高跟鞋才160,会影响他家的优秀基因等等。

  谢毅从小被大姑姐带大,一向对她言听计从,这次他却坚决要和我在一起。大姑姐说结婚可以,但之前她给谢毅的房子,要收回,让他自己想办法。

  这时我才知道,谢毅父亲去世早,两个姐姐很宠他,连婚房都是姐姐帮忙买的。

  我赌气不嫁了。

  最后婆婆发话,她说:我儿子喜欢的姑娘,就娶,没房子,我把自己的房子装修了给他们住。

  在婆婆的支持下,我们顺利结婚,住在大姑姐买的房子里。

  谢毅给大姑姐打了欠条:欠款30万,十年还清。

  结婚第3年,儿子出生,我们还清了欠款。大姑姐和谢毅去办了过户手续。

  打断骨头连着筋,谢毅慢慢和姐姐和好如初。

  经济刚缓过来,谢毅的哥们小徐,单位集资买房,小徐不要。谢毅就用他的名额定了一套,附近是实验小学,条件很好。

  单位集资房价格不高,房子总价80万,其中20万是我和闺蜜借的。我和谢毅计划着,我们搬到新房后,把现在住的旧房卖了,欠款基本还清,就没什么经济压力了。

  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谢毅才35岁,就这么走了,一句话都没给我留下。

  我不擅长人际交往,谢毅的赔偿事宜都是大姑姐出面谈的,办完后事,最后我拿到20万赔偿金。

  大姑姐把钱全给了我,说:“这钱,按说有妈的一份,但考虑到你的情况,都给你,你要记我家的好。”

  看到分文必争的大姑姐,出手这么大方,我也表示了感谢,同时暗暗惭愧,也许是我误解她了。

  还了闺蜜的钱,已经没有积蓄,可我和儿子还得活下去,我只能更加拼命地工作,不敢懈怠。

  医院每年涌入大批应届毕业生,工资低效率高,还听话。我不能出一点错,没有工作,我和沛沛生存都是问题。

  可就这样,还是出了差错。

  那天儿子发高烧,折腾一夜,等到早上母亲从娘家过来,我才急匆匆赶去上班。

  一整天都晕乎乎的,小心着小心着,还是把三床的溶栓剂(尿激酶)和五床的药物弄混了。好在家属细心,没出事,但我的季度奖金没了。

  主任把我狠批了一顿,说再有下次,请我走人。

  这时,小徐打电话,说房子批下来了,趁着房产证还没办好,让我和他去售楼处,把房屋购买合同的名字进行变更。

  我不敢请假,只能约到下周一。

  到了周一,我找到小徐时,他面有难色,说:“嫂子,那天你没来,谢毅妈妈和大姐过来了,房子已经更名给了他妈。”

  我一口气憋在嗓子眼。真是欺人太甚了!更名之后,等到办房产证时,户主就是婆婆了。

  我买的房子,凭什么户主是婆婆?

  我没空去想大姑姐和婆婆还有小徐之间,是不是达成了某些协议。毕竟,小徐和谢毅是光屁股玩大的伙伴,婆婆对小徐也很好,我终究是外人。

  只是,房子是我和谢毅的婚后财产,谢毅如今不在了,房产握在婆婆手里,我跟儿子怎么办?

  这是要明抢吗?


  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我必须为自己讨个公道。

  我咨询了很多专业人士,说我们这种是通过签署合同的形式变更业主。

  房子是以小徐的名字申购的,房产更名也是小徐和我们的私事,房子更名给婆婆,无可厚非。

  也就是说,我没有证据,能证明这房子的钱是我出的,除非婆婆愿意放弃。

  婆婆年岁已高,向来不管事,我只能找大姑姐当面对质。

  大姑姐厚颜无耻地说:“那房子本就是谢毅买来孝敬妈的,我们供他读了大学,花了多少钱?你是出了20万,可谢毅的赔偿都给你了呀!何况,你还年轻,肯定要改嫁。我妈以后不在了,房子肯定会给沛沛,你难道要跟自己儿子争吗?”

  我看着面前这个女人,小眼睛,塌鼻子,厚嘴唇,肥胖的身子套在宽松的大T恤里,她就像肉铺案板上的一块隔夜五花肉,油腻腻地摊在椅子上,每个毛孔都散发着腐坏和狡诈的味道。

  当天降灾难时,这个自诩为亲人的人,给我致命一击,让我看清现实,没有谁能帮我走出困境,只有我自己。

  我感到深深的悲哀和无助,这就是人性。

  伪善的面具摘下,亲人和仇人之间隔着的不过是利益。

  不知道谢毅在九泉之下,看见老婆儿子被自己姐姐欺负,会不会跳出来?

  我只能怏怏而回,另想办法。

  思来想去,我只能把现在住的房子卖了,换个学区房,沛沛还有2年就要读小学了,这是个大问题。

  打开房产证的时候,我再次傻眼了。

  户主竟然不是谢毅?我以为看错了,揉揉眼睛,户主一栏清清楚楚写着“黄秋华”三个字,那是婆婆的名字。

  我抬手把房产证扔了老远,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这是要逼死我吗?

  当初我们还了大姑姐的钱,办完了过户手续,我以为这房子就是婚后财产。没想到,房子竟然过户给了婆婆。

  真的要这样防着我吗?都说嫁鸡随鸡,鸡狗随狗,可我嫁的是狐狸家族吗?

  一个人存心算计你的时候,真是没天理。

  我带着儿子来到婆婆家,她正在房门口摘菜,抖抖索索的手,老眼昏花的眼,抬头看到我和孩子,满是皱褶的脸笑得像灿烂盛开的菊花,全是真诚。

  我心软了,准备好的枪药悄悄收回去了。

  婆婆整整我儿子的衣服,摸摸小脸儿,眼神里溢满了慈爱和欢喜,动情地说:“毅儿都当爸爸了,还那么争强好胜。这不,出了事,他倒躲得远远的,苦了你,一个人照顾孩子。”

  我一头雾水,大姑姐抛个眼神勾勾手指,招我进厨房,告诉我,她骗婆婆说谢毅喝了酒和人打架,人家伤得很严重,他为了避祸,投奔二姐夫,去了美国。

  我摇摇头,这么离奇的故事,亏她也能编出来。我这种傻女人,还不被她玩弄得滴溜溜转?

  跟大姑姐不需要铺垫,我直截了当拿出房产证,大姑姐打着哈哈,说这是谢毅的主意。

  可我知道,如果没人怂恿,谢毅不会这么做。

  两套房子,在老公死后,全部和我没关系。我再傻,也知道在这家人眼里,我一直是外人,他们不会感念我的好,只会吃柿子找软的捏。

  我威胁大姑姐,三个月内,如果不把房产证上的名字换过来,我就把真相告诉婆婆。

  大姑姐慌了:“我好不容易才哄好老太太,你怎么能如此冷血?”

  “我冷血?在你们眼里,我是外人,可沛沛身体里流着你弟弟的血。你弟没了,你就这么苛待他的妻子和孩子,你真的毫不在乎吗?”

  想到这段时间生不如死的折磨,我恨不得抓烂这个女人的脸。我紧紧地握着拳头,指甲抠进了肉里,也不觉得疼。

  大姑姐调谑地看着我,“说到沛沛,要不这样,你把沛沛送回来吧,我照顾他。”

  我气笑了。

  房子可以给你,但我的孩子,绝不可能!

  我脸色发白走进客厅,拽过和婆婆一起玩的儿子,默默给他穿上外套,系上围巾。婆婆一个劲地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喉头发硬,委屈无助和心酸,一齐涌上心头,仰起头,我拉着孩子走出家门。

  我看着婆婆虚伪的脸,两套房子都在她名下,我和孩子随时被扫地出门,她却还要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一出门,我就没出息地哭了。


  我知道,房子没办法要回来了,跟大姑姐打交道,我从来没赢过。

  我辞了工作,带着孩子搬了家,换了手机号,想要重新开始。

  通过熟人帮忙,进了市里有名的女子医院,因为我有十几年的工作经验,在新单位得心应手,工资奖金高出原来一倍。

  我租了一套小单元,离单位很近,儿子就在附近上幼儿园。

  从此,我再也不见婆家的人。

  大姑姐以为,谢毅不在了,以我的性格,只能被他们搓扁揉圆。岂不知,人要是被逼到绝路上,真的可以激发潜力。

  原同事说,大姑姐去单位找过我好几次,可没人知道我去了哪里,她只能悻悻而归。

  这个城市如此之大,想要藏起来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晃眼,谢毅走了4年,儿子9岁了。沛沛的眉眼很像他,喜欢演讲,颇有几分谢毅的口才。

  他代表学校参加区里的演讲比赛,记者把演讲视频发到网上,被大姑姐看到了。她在学校门口蹲点,终于逮到了接孩子放学的我。

  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心里做好了准备,傲然地看着她。儿子没叫她,几年不见,她更胖更老。

  “你能不能带沛沛回家一趟?他奶奶病重,就想见他。”

  现在想到孩子了,真是可笑。

  “回家?我们哪有家?房子都被你们抢了。”我冷漠疏离。

  “房子都好说,姐求你了,带孩子回家一趟。”大姑姐第一次这样求我。

  好吧,看在她如此低三下四的份上,我带着儿子上了她的车。

  进了门,我环视这套房,谢毅的眼光很好,布局合理,南北朝向,一间婆婆住,一间大姑姐儿子住,还有间客房。

  婆婆杵着拐杖从卧室出来,脸色蜡黄如纸,佝偻着背,看到沛沛,浑浊的眼睛顿时亮了。她伸手要抱,孩子害怕地躲开了。婆婆的手,就那么空落落地垂下。

  我假装看不见她的悲伤,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谢毅是婆婆的命根子,可沛沛也是我的命根子,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们作为亲人,不仅袖手旁观,还踩了一脚。

  如今,装什么大尾巴狼?

  在我的劝说下,沛沛叫了声“奶奶”,婆婆苦瓜皮一样的脸上有了笑意。

  她拉着我的手,眼含热泪,“谢毅要是知道你们娘俩受苦,还不知咋埋怨我这个做娘的呢。这房子,本应写你的名字,都是娘糊涂,怕你变心,想要帮儿子守住家。没想到,反而把你们推得更远,孙子都不和我亲了。”

  大姑姐说,婆婆已经怀疑谢毅不在了。她说,儿子再远,也会打电话回来,4年没有电话,一定是出大事了。

  婆婆的身体状况非常糟,但坚持不去医院,说怕儿子孙子回家看不到她。

  我不知道该同情,还是该继续仇恨?

  婆婆的目光滑过我和沛沛的脸,说:“看见你们,就像谢毅在我身边,不知道他在那边过得好不好,我想他,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

  她看着窗外,眼神透露出向往。

  中秋前夕,婆婆走了。

  婆婆留下遗嘱:那套新买的房子,她还付清了所有尾款,留给沛沛;原来的旧房子,过户给了我。

  我该感激还是抱怨?

  作为母亲,我理解她的所作所为。可她的行为,我不苟同。

  明知道真相,却容忍女儿来欺负我,如果她真心爱我和沛沛,不会在4年里不闻不问,直到临终,才释放善意。

  至于大姑姐,我们本就不是同一类人,以后也没必要来往。

  画龙画虎难画骨,人性似纸张张薄。我们曾是亲人,但在遭遇变故和房子面前,她们让我寒心。

  房子回来了,但人没了。

  这世上有很多比房子和钱财更重要的东西,这点,一定要让儿子懂得。

  而我也明白,不管什么时候,女人都要有保护自己的能力,能保护自己,才能给孩子一个健康的生活环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什么情况?拜登四大高官今天集中表态“战胜中国”!

环球时报评论
2021-01-20 17:38:57

对华贸易额达1220亿!刚刚,“永久中立国”正式将华为5G排除在外

金十数据
2021-01-20 10:33:20

接吻可以调动146块肌肉,75%女性有被吻私处的经历

单行线书店
2021-01-20 18:32:22

她打的码,比正片都带劲

摩登天空杂志
2021-01-20 13:29:33

要反转?疑似张恒前女友发文,暗示郑爽被张恒下套:还好跑得够早

阳光八卦君。
2021-01-20 17:54:01

特朗普任期最后一天,人气爆棚?拜登今天却哭惨了

冰汝看美国
2021-01-20 17:41:42

刘慈欣上班偷偷写三体,被国资委点名,回复:我好像占了单位便宜

狄飞惊
2021-01-20 00:10:45

特朗普离开白宫时怠慢拜登,拜登哭后带全家赴华盛顿就职

推她
2021-01-20 13:39:24

“返乡核酸证明”八十一问

与归随笔
2021-01-20 18:12:10

川普总统卸任告别演说中文版

微观美利坚
2021-01-20 11:16:54

重磅!春节返乡需持7日内核酸阴性证明,我国新冠疫苗接种数量已超过1500万人次

每日经济新闻
2021-01-20 16:09:23

华鼎奖宣布取消郑爽“最佳女演员”等荣誉 收回并注销其证书和奖杯

新京报
2021-01-20 16:42:35

郑爽的堕落史

小司谈热点
2021-01-20 09:21:48

市委书记这记耳光,事出反常必有妖

南风窗
2021-01-20 13:06:26

上海一女子停车后不熄火,一夜耗光十几升油,只为给它们取暖

小祥的生活
2021-01-19 15:00:33

郑爽最新回应,张恒又爆猛料!央视痛批:你的罪,远不止这些!!

深後
2021-01-20 10:51:54

重庆谈判,为何放毛泽东归山?蒋介石:他难成大事,一切尽在掌握

诗停停
2021-01-19 12:04:47

广电发通知正式封杀郑爽,要求下线全节目,二次回应哭穷卖惨遭骂

吃瓜者侃娱乐
2021-01-19 21:52:03

广州一男子被一群黑人街头围殴,围观黑人反而拍手叫好?

林浩娱乐社
2021-01-20 09:56:50

29岁郑爽成“毒妇”,和她父母脱不了关系

会火
2021-01-19 21:22:33
2021-01-20 19:41:02
一粥叙
一粥叙
天天说故事
142文章数 42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什么情况?拜登四大高官今天集中表态“战胜中国”

头条要闻

特朗普任期最后一天人气爆棚?拜登今天却哭惨了

体育要闻

德约隔离没闲着 阳台网球赛消磨时间

娱乐要闻

周慧敏晒旧照为古巨基妻子庆生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联发科回应:不排除与新荣耀有合作机会

汽车要闻

会有哪些惊喜 全新梅赛德斯-奔驰EQA今晚首发

态度原创

艺术
教育
数码
公开课
军事航空

艺术要闻

每16万人拥有一座博物馆

教育要闻

2021年逾千名澳门学生保送内地名校

数码要闻

苹果汽车芯片曝光 7nm工艺基于A12集成69亿晶体管

公开课

柯立芝效应:为什么网络色情对人危害更大?

军事要闻

6.5万士兵护拜登就职典礼!比热点地区还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