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中国南海岛礁“无人机危机”隐现:美军新海空作战思路浅析

美军MQ4C无人机又被曝现身南海

0
分享至

  作者:李雷

  导读

  据媒体报道,近日美军无人机某部队在西海岸参与的一场多军种联合的演习行动,士兵佩戴的臂章上出现了红色的中国地图背景。这极具挑衅意味的动作背后,一方面可能是美国刻意制造的十月大选噱头,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美军对于新时期海空作战的一些思路转变。


  上图拍摄于美国加州穆古角海军航空站(2020年9月15日),一群美军士兵正在进行代号为“敏捷死神”的演习(Exercise AGILE REAPER)。高级飞行员乔治·加西亚(同时也是第九飞机维修分队助理专职队长)在准备发射MQ-9时与机组人员通信。臂章的红色地图上印有AGILE REAPER 2020的字样

  一、从MQ-9转型说起——全域战,目标直指东方

  MQ-9“死神”是美军在中东和非洲战场20多年反恐斗争主力无人机,但是它已经越来越接近退役的那一天。美国军方官员担心MQ-9太脆弱,缺乏飞机生存所需的隐身、反电子对抗和速度。美国空军越来越怀疑它能否抵御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的先进防空手段,这些国家可能会击落非隐身飞机或干扰其信号传输(不是可能,是一定)。美国空军希望结束该型飞机的生产,并开始寻找其替代品。

  MQ-9目前确实缺乏在拒止环境中用以自保的升级包。但是MQ-9中队正在调整其战术和训练内容,以证明该机在看起来与其典型环境大相径庭的战区仍然有用。2020年9月21日,美军第29攻击中队指挥官布赖恩·戴维斯中校在接受美媒采访时表示,MQ-9位于新墨西哥州霍洛曼空军基地的培训中心最近重新编写了教学大纲,帮助“死神”无人机飞行员和传感器操作员为更复杂的战斗做准备。结合美军近期提出的全域战思路,这位中校所说的复杂战斗应该就是指向亚太地区,指向我国南海区域。

  戴维斯称,这一次MQ-9更多地整合了主要应急行动能力,也就是海上拦截能力和空中拦截能力,重振了打击协调和侦察能力,也提高了作战搜索和救援能力。代号为“敏捷死神”的演习行动开始之前,美国空军就批准了新课程,这次也是首次在太平洋战区集中实践并讨论这些战术的训练活动。为了与美军远离中东重返亚太的核心思想保持一致,队员的臂章上绘上了红色中国地图背景下的MQ-9。


  穆古角海军航空站的演习于2020年9月3日开始,9月29日结束。期间,三架MQ-9与海军第三舰队合作,向东太平洋部署航母战斗群、潜艇和其他海上船只和飞机,共同参与的还有空军C-130、特种作战人员和海军陆战队人员。戴维斯称,这证明了美军有能力将MQ-9快速移动到世界上任何地方,移动到那些不熟悉的地方,然后起飞作业,并向联合作战的盟友提供海域感知能力,这充分展示了MQ-9的作战覆盖能力。


  MQ-9出色的外挂能力使其能够挂载较重的监视系统,如“戈尔冈凝视”监视吊舱、声呐浮标信号处理特种吊舱等。“地狱火”导弹和“宝石路”制导炸弹是其常规挂载武器。

  MQ-9为通用作战态势感知图提供信息,并帮助海军决定在何处进行打击。同时MQ-9负责接受该区域海军打击侦察和协调、并确保其他飞机可以自由飞行并向目标射击。随着防空威胁在全球范围内的增长以及五角大楼的优先事项开始改变,MQ-9部队的指挥人员早就开始打算涉足海军作战,对这类作战任务至少已经讨论过三年以上。事实上,早在2017年10月,美国海军就在一次海上演习中验证了MQ-9无人机发现潜艇并对其进行持续跟踪的能力。同时MQ-9还兼职负责应对快攻艇,负责海上的近距空中支援。

  MQ-9的航时非常可观,它可以侦察到美国空军库存中的许多其他飞机无法到达的超远距离,可以识别船只,而且不需要使用油轮或其他后勤要求。此次MQ-9飞行了大约2000英里(3200千米)到达演习地点,显示了它可以在一直不歇气儿(或者说考虑驾驶舱中人类飞行员需求)的情况下能飞行多远。此次MQ-9在加利福尼亚海岸附近的圣克莱门特岛上进行的两栖模拟攻击中执行空袭时,顺便还飞向100多英里以外的地方看了看海军应该在海上打击哪些船只。


  通用原子公司为MQ-9提供了一个升级包,包括一副可以把翼展增加到26.8米的机翼延长段和翼尖小翼,一副V尾延长段,每侧机翼下的外挂副油箱,加强主起落架以应对更高的起飞重量,这样操作后续航时间可从27小时增加到42小时,这样的机型称为Predator B ER。

  一些线索显示MQ-9正在以新的方式连接到天基平台,以进行指挥、控制、瞄准和导航。演习中拍摄的照片显示,一名飞行员在穆古角安装了卫星通信天线。同时,美军在“敏捷死神”演习中试用了可部署的控制系统,该系统可使操控手不必像传统那样从典型的存储容器或砖石建筑物处放飞MQ-9。关于这些控制的执行方式无法获取更多的细节,但这证明了新型MQ-9的业务并不需要多么庞大完善的后勤来执行任务。

  美国空军已经开始认真对待解放军对美国海外空军基地的打击能力,MQ-9的改变只是一个缩影。美国空军各单位正在练习快速整装并部署到缺乏常规空军基地或基础设施的艰苦地区,为基地和基础设施在未来的战争中受到威胁或袭击做好准备。

  此前,美国陆军部长瑞安在彭博社的采访中被问及陆军首批的两支多域战特遣部队(MDO)将首先设在哪里,他给出的答案是“可能部署在台湾附近地区和菲律宾以东的岛屿”。

  而美国海军则一直寻求能够破解反介入/区域拒止的方案,包括分布式作战、舰载无人加油机和远程反舰导弹等作战思路和装备发展项目,都表明美海军对在我国沿海地区作战的兴趣值达到前所未有的顶格状态。

  二、美军在南海地区实施介入的实现途径

  美军少校克里斯托弗·麦卡锡的报告曾谈到,“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技战术重新定义了现代战争的面貌(McCarthy,2010)。该技战术通过限制美军在关切区域的行动自由,破坏了当前的美国军力投送,并且已经清晰地揭示了美军在同中国解放军在台海或者南海地区发生冲突时将遇到的问题。

  传统的军力部署和调动方式会给美军带来不可接受的风险,例如,美军无法保证在台海发生冲突的情境下从冲绳嘉手纳基地和关岛基地出发的作战部队不受干扰,因为这些岛屿上的基础设施在解放军的导弹攻击面前极度脆弱。同样,美国海军的水面部队再也无法保证安全地进入西太平洋地区,因为反介入/区域拒止的火力威胁完全能够压制或摧毁这些高价值平台目标。另外,在强大的对手面前,美国远征部队以往所必须的持续制空、制天、制海权也将根本达不到2003年的伊拉克自由行动和2011年利比亚持久自由行动中的那种水平。例如,美国再多的作战经验也无法改变S-300防空导弹可以在台湾海峡上空拒止大部分美军飞机这个事实。

  麦卡锡提出,一方面,应用甄选的战争准则和理论,同时统筹规划作战行动中的诸多因素,是有可能达到突破A2/AD防线的目标的。例如,在某一特定时间和空间,派遣经过甄选的大量美军部队将创造奇袭、饱和、击溃防空力量效果的可能性(例如俄罗斯学者米哈伊洛夫提出的撕裂式一体化密集空袭作战:高超声速导弹突击梯队→巡航导弹/中导/战役战术导弹突击梯队→各类无人机突击梯队→载人航空兵突击梯队)。这种兵力的适时集中将创造暂时的窗口优势,实现对天空和海洋的局部控制,有可能实现特定目标(可理解为“集己之强攻彼之弱”)。


  一体化密集空袭作战体系构成(米哈伊洛夫,2019)

  另一方面,美军的作战规划者们必须具备灵活使用美国全部武装力量的能力,“更好地整合作战核心竞争力,挖掘他们的最大潜能”来确定如何最大化美军在面对A2/AD系统的生存能力。此外,和过去的战争不同,美国必须同时为进攻性/防御性的反卫星、网络战争(除陆海空的其他几个作战域,如太空、电磁、网络等)做好准备,并且必须能够在不使用这些系统的情况下有效作战(可理解为“全域组合操练,适应逆境作战”)。

  同时,麦卡锡称,A2/AD能力虽然能阻止美军攻击到许多重心区域,但是由于中国的疆域辽阔而区域拒止武器往往昂贵而且数量有限,因此解放军也无法同时在如此广阔的地理区域内捍卫多个决定性要点。采用间接方法对美国的军事成功至关重要。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必须考虑采取适当的方法来利用未受中国A2/AD保护的关键性弱点区域,以此撬动其防御重心区域,例如采取《联合作战条令JP 3-0》所建议的那样,攻击这些区域的指挥控制设施以及切断通信线路(LOC)。一种间接方法的例子是攻击穿越马六甲海峡的中国商船的运输和资源。由于中国80%的进口石油都经过这些水域,因此马六甲海峡两岸很可能成为中美两国在西太平洋冲突中的决定性地点(Salameh,2010)。事实上,美国在全球反恐战略时期就已经注意到了马六甲海峡对于中国和南海周边国家的敏感性(Murray,2006),曾试图以驻军等方式参与其中,但遭到了马来西亚和印尼的拒绝。

  三、无人系统成为美军全域作战的开路先锋

  上述几方面提议在后续的美军作战和装备发展思路中得到了深刻印证。美军近年来发展了众多能够配合高价值作战平台的无人系统,以扮演联合远征作战部队的先锋角色。

  机载小型空射无人机集群代表了未来美国空军作战应用的一种发展方向,即低成本、可损耗、多功能、网络化,既可保证主战平台有效生存,又可实现对敌压制(侦查、诱饵、电子战、自杀式打击)等目的目的。

  图表:美军小型空射无人机项目发展情况


  注:CCDC AvMC:美国陆军作战能力发展司令部航空与导弹中心;GE-ER:Gray Eagle ER “灰鹰”增程型无人机。

  此外,美军还发展了其他低成本一次性无人系统,都可以作为密集一体化攻击的前期无人系统梯队和导弹梯队进行使用。

  图表:美军其他低成本一次性无人系统发展情况


  注:Tempest:“暴风雨”无人机;LM、NG:洛马公司、诺格公司。


  “雀鹰”无人机挂载在MQ-9无人机翼下

  四、评价

  尽管多域多批次饱和攻击或者间接攻击可能是美军参与台湾或南海作战并破解A2/AD的有效行动手段,但美军仍然需要考虑这样做的风险。麦卡锡建议“太平洋司令部必须始终意识到对中国重要资源的封锁以及对中国大陆内部目标的打击所带来的风险。这些行动可能会因无意中增加冲突升级的可能性而给美国带来不良的战略后果。”其他研究人员也有类似观点,认为关键资源或基础设施的丧失可能迫使中国考虑采用其他方式不会拥有的军事选择,例如那些承诺“不首先使用”的核武器(Cliff,2007)。因此,美军必须认真考虑如何利用间接攻击方法并最大限度地减少意外后果风险来实现避开A2/AD这一目标。

  目前最可能也是美军最常采取的方式就是侦察、骚扰、试探。目前,美军情报研究人员已经通过以天基侦察手段为主、文献资料分析比对为辅的方法分析确认了我国在南海多个岛礁上建设的基础设施。但是在这些所谓的全域战和马赛克战法尚未训练成熟之前,使用无人机攻打南海岛礁是不现实的。

  参考资料

  [1] With an Eye on China, Reaper Drones Train for Maritime War.Airforce Magazine. 2020-09-24.

  [2] Chinese Anti-Access/Area Denial:The Evolution of Warfare in the Western Pacific .Christopher J. McCarthy, USAF, 2010.

  [3] China’s Global Oil Diplomacy: Benign or Hostile .Mamdouh G. Salameh. 2010.

  [4] “Military Objectives and the Levels of War,”Joint Operational Warfare.Milan Vego. 2009.

  [5] Entering the Dragon’s Lair: Chinese Antiaccess Strategies and Their Implications for the United States. Roger Cliff, et al. 2007

  [6] Strategic Challenges For Counterinsurgency And The Global War On Terrorism .Williamson Murray .2006

  其他:未来战争 |大国博弈 | 贸易战 | 国际新秩序 | 习近平 | 马化腾 | 马斯克 | DARPA | 兰德研究报告 | 潘建伟 | 梅宏 | 吴曼青 | 李德毅 | 施一公 | 金一南 | 顾建一 | 卢秉恒 | 邬江兴 | 王凤岭 | 邬贺铨 | 沈昌祥 | 名家言论 | 国防建设 | 外军动态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科技创新资讯平台
科技创新资讯平台
军事和安全为主的新型高端智库
8196文章数 1959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