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4年非法采煤获利150亿元,青海隐形首富用假文件抢夺千亿矿权

0
分享至

文| AI财经社 乔迟

编| 张硕

祁连山非法盗采煤矿事件还在持续引发关注,由此在青海带来的系列影响也并未停止。

9月6日,青海省副省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文国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这是祁连山煤矿盗采事件曝光后,青海省落马的第4位官员,也是目前唯一一位省部级官员。

随着调查的深入进展,诸多谜团也开始浮出水面。

此前,在央视播出的《新闻1+1》节目及《经济参考报》报道中,一家名为兴青公司的私营企业,以环境修复治理为名,在西北重要生态安全屏障祁连山,无证非法采煤数千万吨,14年获益150亿元。其幕后老板,被称为青海“隐形首富”的马少伟,用假文件抢夺千亿矿权从而引发15年诉讼的丑闻也被扒出。

非法采矿14年获利超150亿

据《经济参考报》报道,祁连山南麓腹地的青海省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被私营企业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青公司”)进行大规模、破坏性的煤矿露天非法开采,非法开采给这片原生态的高寒草原湿地增加新的巨大创伤,黄河上游源头、青海湖和祁连山水源涵养地局部生态面临破坏。

三年前,青海木里煤田违法开采、过度开发破坏生态环境,就曾引起广泛关注。从2014年8月开始,按照青海省委、省政府部署,木里矿区的煤矿全面停产整顿,修复生态。

随后,中央对甘肃省开展了环境保护督察工作,通报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问题,形成了声势浩大的问责风暴,共对100名领导干部进行了问责处理。

然而就在中央环保督察和青海省叫停木里煤田矿区内一切开采行为、开展生态环境整治的双重高压下,兴青公司仍然顶风作案,一直在祁连山南麓腹地的青海省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打着“生态修复治理”的名义进行非法开采。

2014年至2020年,在多次煤矿生态整治时期中,兴青公司非法采矿并未被阻断,经常是白天迎接检查、夜间组织开采,或者上级领导、执法人员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恢复生产。

兴青公司于2005年介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2006年后半年开始煤炭开采,其非法开采活动已持续14年,累计从木里煤田非法采煤2500多万吨,获利150亿元左右。

截至目前,兴青公司并未获取聚乎更一井田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其开采行为属于非法盗采,更恶劣的是其性质属于掠夺式开采。

为了追求效益最大化,兴青公司仅开采特厚煤层这一层,薄煤层、地质构造比较复杂的煤层基本上弃之不采,回采率不足15%。此举导致优质煤炭资源在兴青公司挑肥拣瘦的开采过程中,被白白扔掉80%。

金土地公司法定代表人金宗博在接受澎湃视频采访时表示,施工规范相当于就是法,必须按照施工规范一道程序一道程序监理,而兴青公司是哪里有煤就挖,根本不存在施工规范,“说白了就是土包子在那里挖‘白菜心’”。

据金宗博介绍,物理作出的发热量极值是8100大卡,就是纯碳,发电用煤一般是4000大卡到4500之间,而一井田(5号井)的煤属于特低硫、特低灰的炼焦用煤,发热量平均都在6674大卡,“用这个煤发电就是糟蹋了”。

据青海省自然资源厅信息,兴青公司本应承担“环境恢复治理”的保护职责,能在长达14年时间内多次避开相关监管部门、中央环保督察组的到访检查,背后自然少不了官商勾结。目前兴青公司已因涉嫌违法违规,董事长马少伟等相关责任人被采取强制措施,青海多位官员也被调查。

一矿二卖引15年诉讼

天眼查App显示,兴青公司2002年成立,由马氏家族持股,其中马少伟大持股40%,为大股东和最终受益人,父亲马登科持股20%,担任董事长,弟弟马绍雄和马绍云分别持股20%并担任董事。

此外,马少伟还在8家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拥有12家公司,涉及领域包括美容整形医院、矿泉水、能源发展、矿业煤业开发、酒店、房地产等,还在青海柴达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持股0.75%,马绍雄和马绍云分别持股1.50%。

据界面新闻报道,木里煤矿一井田煤矿项目被负责运营投资的港资公司“一矿二卖”,马少伟靠着无效文件获法院采信,拿下了千亿矿权,并且引发了一场15年的矿权争夺诉讼。

青海105勘探队的详查结果显示,一井田11.3平方公里矿区储藏有优质焦煤3.76亿吨,估值至少1500亿元以上。

2003年9月,香港华利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华利公司)与青海海西州政府约定,该公司负责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炭资源的投资,进行风险勘探、半工业试验、建设年产20万吨焦煤油加工厂等,协议总投资15.6亿元。

随后,香港华利公司设立独资项目公司——青海省紫金矿业煤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公司),负责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矿区的勘探开发。

但由于没有充足的投资资金,香港华利公司负责人李似龙找到金土地公司负责人金宗博,双方合作开发煤矿。

2005年7月12日,金土地公司与华利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华利公司将其持有的紫金公司49%股权及相应的一井田煤矿项目开发经营权,以490万元的对价转让给金土地公司。其后,金土地公司再投资3010万元用于紫金公司后续经营。

双方协议签订后,马少伟却又从李似龙方面下手,夺取一井田煤矿项目的开发经营权。

2005年7月25日,华利公司又与兴青公司签订《股权收购合同》和《补充协议》,约定兴青公司以1500万元的对价,收购华利公司持有的紫金公司95%股权及相应的一井田煤矿项目开发经营权。

至此,一个煤矿在短短一个月内出现了两次买卖。

但协议签订后,兴青公司仅支付了120万元,而马少伟已经快速完成了对木里煤矿一井田煤矿项目的实际控制。

2006年11月27日,已任华利公司总经理的金宗博开始反击,华利公司不服一井田千亿煤矿被“和解、调解”给兴青公司,向青海高院申诉撤销上述调解书及和解协议。

但是马少伟通过伪造商务厅文件,夺取了木里聚乎更煤矿一井田千亿矿权。

2007年10月22日,马少伟出具红头文件——青海省商务厅文件青商资字[2005]296号《关于青海省紫金矿业煤化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的批复》(以下简称296号文件)后,青海省高院驳回华利公司申诉,兴青公司胜诉。

正是这份296号文件,让马少伟在后来与金土地公司的一系列诉讼中屡战屡胜。

在《陕西金土地实业有限公司与香港华利国际有限公司、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侵权责任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中,一审法院认为,青海省商务厅在本案审理期间说明青商资字(2005)第296号《关于紫金公司股权转让的批复》“情况属实”,金土地公司仍一再强调该批复是伪造的,并在其提交的《民事再审申请书补充》中提出该批复有不合常理之处。然而,其举示证据并不足以证明该批复不真实。

多年来,为了夺回矿权,金宗博一路把官司打到了最高人民法院,但法院依旧对296号文件的真实性予以采信,官司最终败诉。

但最新的青海省商务厅答复显示,青海省商务厅承认296号文件无效。

据界面新闻报道,一位不愿具名的青海省官员透露,马少伟与多位官员相从甚密。另一位参加过通报会的官员透露,目前已经查封了与马少伟相关的30多个银行账户,所有账户的余额加起来仅有1亿6000万,“追缴工作也已经启动了”。

相关新闻

青海"隐形首富"握千亿矿权:无效文件多次获官方认可

在青海省,一场煤矿盗采引发的官场地震仍在继续。

2020年9月6日,青海省副省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文国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这是青海木里煤矿盗采事件曝光后,青海省落马的第4位官员,也是目前唯一一位省部级官员。

这场地震的“震源”始自青海一个神秘富商马少伟。14年来,以马少伟主导的马氏家族靠盗采煤矿,敛财上百亿元。

8月4日,《经济参考报》报道《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刊发后,青海成立以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杰翔任组长,三名副省长任副组长,12个省直部门和相关地区主要负责人参加的“木里矿区非法开采情况专项调查组”。经调查组调查,青海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开采,破坏生态环境,公安机关依法已经对马少伟等相关责任人采取强制措施。一场矿区整治风暴就此掀起。

与巨额财富相悖的是,这位青海隐形首富低调到几乎不为人知,而他的政协同僚对他的评价则是冷傲胆大。

界面新闻记者在青海多地调查发现,实际上,在44岁之前,马少伟只是一个债务缠身房地产公司的老板。2006年,伪造商务厅文件,夺取木里聚乎更煤矿一井田千亿矿权之后,马少伟才真正完成蛇吞大象的财富蜕变。

一位不愿具名的青海省官员告诉界面新闻,马少伟与多位官员相从甚密。青海省委书记王建军指示,调查组需每天向他汇报进展,并坚决做到不漏一人,一查到底。另一位参加过通报会的官员透露,目前已经查封了与马少伟相关的30多个银行账户,所有账户的余额加起来仅有1亿6000万,“追缴工作也已经启动了”。

低调富豪的显赫父亲 8月30日,西宁国贸大厦内,兴青公司已多日无人。王飞翔摄

直到被查的消息传出后,很多青海人才第一次知道这位隐形首富的名字。但提起他的父亲马登科,几乎没人不知道。

“他父亲是青海最早一批创业而且大获成功的(企业家)。”西宁生意人李文博(化名)说。

1979年,马登科率先带着100多位同乡组建工程队,开始“一把瓦刀闯天下”的生涯。

同期从事房地产生意的李文博,也是这个时候与马登科结识。在他眼里,马登科做事踏实,为人务实,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企业家。

“建筑业是他们家族的第一桶金,老爷子承包了很多铁路上的基建工程,这些让我们很意外。那时候青海很穷,我们连小工程都找不到,他们都是一个小区一个小区的承包。”李文博说。

在马登科承揽的工程中,既有铁路职工家属院这样整体开发的项目,也包括一些修路运输的“边角料”。“不挑活”“靠得住”,这是很多同行对马登科的印象。

李文博回忆,逢年过节,马登科会带着自己种的蔬菜、鸡蛋拜访铁路系统的相关领导,“可能是靠诚意打动了对方”。

1992年,马登科在西宁成立青海省兴青工贸开发工程公司,也即后来兴青工贸集团的前身。自此,马登科从老家湟中县一路把生意做到了省城西宁。

不久,马登科被农业部授予中国乡镇企业家称号,并参与了1993年官方组织的中国乡镇企业家赴美考察团活动。

第一次走出国门,让马登科打开眼界。1995年,马登科投资1000万元与美国大湖工业公司联合成立青海大湖碳化硅有限公司。当时,这家青海少有的中美合资企业被很多人看好。但事后来看,这次投资收益并不乐观。2013年财报显示,当年该公司亏损42万元,资产负债总额578万元。目前,该公司处于歇业状态。

在整个创业生涯中,马登科最值得骄傲的事情之一是西宁第一高楼。1990年代,兴青工贸开发工程公司建起了19层的高楼国贸大厦,成为西宁当时的地标性建筑。

该大厦除两层用于公司办公外,大部分租赁给了政府部门,包括青海省商务厅、西宁市民政局等。

2001年,39岁的马少伟出任兴青工贸集团总经理。同年,马少伟当选为西宁市政协委员。4年后,他正式从父亲马登科手中接过帅印成为集团董事长。

天眼查信息显示, 兴青工贸集团于2002年成立,由马氏家族持股,其中马少伟持股40%,父亲马登科、弟弟马绍雄和马绍云分别持股20%。

插足煤矿开启百亿财富 青海105勘探队的详查结果显示,一井田11.3平方公里矿区储藏有优质焦煤3.76亿吨,估值至少1500亿元以上。王飞翔摄

2001年,马少伟获评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并在同年3月当选西宁市第十一届政协委员。尽管如此,此时的他距离百亿财富依然很遥远。

当地一位知情人士介绍,那时马少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经济实力,经常夹着个皮包往法院跑,都是一些案值几万元的工程款纠纷案。直到他遇到了来自陕西的金宗博。

2005年初,陕西金土地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土地公司)负责人金宗博想要在西宁租一处地方办公,因此找到了国贸大厦的业主马少伟。

当听说金宗博的木里煤矿开发项目时,马少伟话锋一转谈起了合作。“当时他说,为了建国贸大厦背了近一个亿的债务,所以想参与我手上的这个项目。”金宗博告诉界面新闻。

这由此引发了一场持续14年的千亿矿权争夺战。

距离西宁400多公里的木里矿区位于祁连山深处,海拔高达4200米,周围诸多山峰终年积雪,这里是黄河上游支流大通河的发源地、同时也是青海湖入湖径流河的重要发源地。

木里矿区埋藏着青海省唯一的焦煤矿产资源。焦煤也称冶金煤,是生产钢铁的一大质料,在国内资源非常缺乏,国内优质焦煤资源长期以来进口。

但当时木里煤矿的焦煤储量多少,煤质如何,尚待进一步探查。

2003年9月,木里煤矿所属的青海海西州政府与香港华利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华利公司)签订《风险勘探开发天峻县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炭资源等项目协议书》。双方约定,香港华利公司负责投资进行风险勘探、半工业试验、建设年产20万吨焦煤油加工厂等,协议总投资15.6亿元。海西州政府负责协助其办理采矿权手续、生产许可手续、土地使用手续等。

不久,香港华利公司设立独资项目公司——青海省紫金矿业煤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金公司),负责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矿区的勘探开发。

实际上,公司没有充足的投资资金——这一点,香港华利公司负责人李似龙当然心里清楚。青海省公安厅青公信字(2006)第068号公函显示:紫金公司注册资本980万港元,出资均靠借高利贷筹集,在公司成立后不久即全部抽逃。

2005年初,李似龙认识了正在青海考察项目的金土地公司负责人金宗博。金宗博做路桥起家,手上积累了近1亿元资金。一个需要项目,一个需要资金,双方一拍即合。

2005年7月12日,金土地公司与华利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华利公司将其持有的紫金公司49%股权及相应的一井田煤矿项目开发经营权,以490万元的对价转让给金土地公司。其后,金土地公司再投资3010万元用于紫金公司后续经营。

“当时靠我自己也拿不下这个15.6亿的项目。但是我还联系了河南煤业,只要完成勘探,后续开发不成问题。”金宗博说。

木里煤矿一井田煤矿项目的详查结果也印证了他的判断。青海105勘探队的详查结果显示,一井田11.3平方公里矿区储藏有优质焦煤3.76亿吨。以当时焦煤400元每吨的坑口价估算,这片矿区估值至少1500亿元以上。

2005年7月4日,紫金公司董事长李似龙任命金宗博为公司总经理,负责公司在矿区的勘探运营。

靠无效文件拿下千亿矿权

马少伟提出合作后,金宗博选择了拒绝。但让金宗博没有想到的是,马少伟并未就此放弃,反而从李似龙手中打开了缺口。

两周后,2005年7月25日,华利公司又与兴青公司签订《股权收购合同》和《补充协议》,约定兴青公司以1500万元的对价,收购华利公司持有的紫金公司95%股权及相应的一井田煤矿项目开发经营权。

但协议签订后,兴青公司仅支付了120万元。

“当时,签署这两份协议时,我根本不知情。马少伟甚至还借走了公司公章。”金宗博说。2006年1月6日,紫金公司退还马少伟120万元,并送达通知,宣布合同无效。

但此时,马少伟已经快速完成了对木里煤矿一井田煤矿项目的实际控制。青海天峻县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裁定书显示,马少伟因侵害紫金公司管理权,被法院要求撤出天峻县木里煤矿。

2006年5月10日,李似龙被青海省公安厅以涉嫌抽逃资金罪、非法采矿罪和合同诈骗罪控制。但青海省人民检察院随后以事实不清为由,未批准逮捕。

2006年8月7日,马少伟与李似龙签署《和解协议书》,再次确认兴青工贸公司对木里煤矿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的控制权。

“这份和解协议就是在李似龙已经被控制的情况下签的,公章是后来盖上去的,当时我第一次见识了马少伟在当地深厚的政商关系,后来我找到他说,一起合作也可以,你做大股东拿大头,我拿小头,但是人家要全部吃掉。”金宗博说。据他回忆,在这次会谈中,马少伟有一句话让他印象很深,“煤矿上的事,不是你们这些知识分子能玩的转的”。

2006年11月27日,华利公司不服一井田千亿煤矿被“和解、调解”给兴青公司,向青海高院申诉撤销上述调解书及和解协议。根据相关规定,涉及外资企业的股权、财产转让需经商务部门审批。

2007年10月22日,马少伟出具红头文件——青海省商务厅文件青商资字[2005]296号《关于青海省紫金矿业煤化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的批复》(以下简称296号文件)后,青海省高院驳回华利公司申诉,兴青公司胜诉。

这份在青海省商务厅官网并未公布的文件显示,同意华利公司将其在紫金公司所持95%的股权折合人民币1042.91万元,转让给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后,由受让方承继转让方的债权债务,法定代表人由李似龙变更为马少伟。

正是这份296号文件,让兴青公司在后来与金土地公司的一系列诉讼中屡战屡胜。

然而省商务厅外资处处长王熙惠在一份法庭调查笔录中答复,对于紫金公司,商务厅一直未作过关于其任何变更的申请和批复。

就该文件真伪,2014年,西宁中院向青海省商务厅发出调查函,蹊跷的是,省商务厅两次答复称,文件属实,确系商务厅文件,但存在文号重复问题,因相关人员大部分已退休或调离岗位,大都回忆不清,希望法院“谅解支持”。

多年来,为了夺回矿权,金宗博一路把官司打到了最高人民法院,但法院依旧对296号文件的真实性予以采信,官司最终败诉。

在多次申请行政复议后,2018年商务部介入,责令青海省商务厅重新答复。记者获得的这份新答复显示,青海省商务厅承认,296号文件无效。

青海省商务厅称,“2005年,该文件签发后,经与主要领导沟通,觉得外资企业股权转让是一项政策性强的工作,在没有与相关部门沟通之前下文有些欠妥,为慎重起见,决定对签发的文件予以撤销废止,因只是口头安排,当时未制作撤销废止的通知或决定。”

双重身份引质疑

自2006年取得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一井田实际控制权以来,焦煤价格一路走高,甚至达到每吨1200元。从2010年到2012年,兴青公司累计缴税8亿多元,连续三年获评青海省税收上缴先进企业,2011年成为青海省财政税收支出企业。

据金宗博出具的一份一井田煤矿总产量测算,从2007年到2014年,兴青公司在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一井田总利润达到125亿元。

2020年8月29日,界面新闻从青海省自然资源厅获悉,兴青公司没有采矿许可证,其开采行为属于非法开采。

木里煤田紧邻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由于大面积露天采煤,当地绿色的高山草甸变成了大片黑色和灰白色的深坑。从2014年8月开始,按照青海省委、省政府部署,木里矿区的煤矿全面停产整顿,采取露天采坑边坡治理、渣土复绿等措施修复生态。然而直到2020年,兴青公司仍在打着修复生态的名头盗采煤矿。

与此同时,马少伟也陆续获得中国扶贫帮困十大楷模、青海十大创业英才、中国民营企业新一代20大领军人物、中国诚信企业家等多项称号,并在2008年当选为青海工商联执委。

在他的老家湟中县多巴镇二村,马少伟家的宅子是全村最豪华的。2020年8月29日,记者在多巴镇二村看到,马宅大门紧锁,院内的亭阁回廊隐约可见。据村民介绍,早在20年前,马登科就举家搬往西宁,每年偶尔回来几次。就在今年8月初,马登科还因为参加朋友葬礼回来过一次。

多位村民向记者证实,马少伟是本村少有的汉族,但记者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马少伟持有两个身份证,一个为汉族,另一个是藏族,两张身份证号一致。2020年6月23日(2020)湘0105执2475号限制消费令显示,马少伟任法定代表人的青海昶吉能源发展有限公司因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被限制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但知情人士介绍,因有双重身份,马少伟并未受此影响。

马少伟任职的西宁政协同僚对他的评价是高傲、难打交道,“每年开会碰面,一般都会互相递名片,认识一下,但他很少主动跟别人打招呼,也从来不参与这种交流”。

8月4日,《经济参考报》报道《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刊发后,青海省委常委牵头成立调查组。

8月9日下午,青海省召开媒体报道木里矿区非法开采调查情况通报,经初步调查核实,时任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常委、常务副州长、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副主任,现任海西州委常委、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常务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梁彦国(正厅级),海西州人民政府党组成员、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专职副主任兼木里煤田管理局局长李永平(副厅级),对兴青公司非法开采问题,在监管上失职失责,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经省委研究决定,免去梁彦国、李永平两位同志所任职务,接受组织调查。

9月6日,青海省副省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文国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简历显示,2005年9月,文国栋任海西州委常委、组织部部长,4年后任海西州委常委、副州长。

知情人士介绍,文国栋与马少伟同为湟中老乡,而木里矿区又属海西州管辖,因此与马家来往密切。马登科在湟中县有一栋酒楼,曾多次宴请政府官员。

目前,公安机关依法已经对马少伟等相关责任人采取强制措施。记者从一位接近官场的人士处获悉,马少伟的两个弟弟以及儿子也已经被公安机关控制。一位参加过通报会的官员透露,目前已经查封了与马少伟相关的30多个银行账户,所有账户的余额加起来仅有1亿6000万,“追缴工作也已经启动了”。

2020年8月31日,青海召开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三年行动现场启动会,省委副书记、省长信长星表示,将统筹抓好采坑回填、渣土复绿、边坡治理等工作,确保两年见绿出形象、三年见效成公园。有知情人士介绍,整个治理工程将耗费近百亿。

上述官员介绍,“持续十几年盗采,涉及多个监管部门,盖子才刚刚揭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62岁大爷专业哭灵,一年要接近300场丧事,年收入却令人十分羡慕

62岁大爷专业哭灵,一年要接近300场丧事,年收入却令人十分羡慕

你思故你在社会
2021-11-27 18:50:11
新冠疫苗:谁为副作用和长期后果买单?

新冠疫苗:谁为副作用和长期后果买单?

德国热线
2021-11-25 01:58:47
我国的出生率跌破1%,90后还要不要交社保?

我国的出生率跌破1%,90后还要不要交社保?

社保小达人
2021-11-26 12:03:39
原来不爱的样子,全国都统一

原来不爱的样子,全国都统一

懂你心绪
2021-11-27 11:41:09
北京一场岳母试探准女婿诱发的伦理悲剧

北京一场岳母试探准女婿诱发的伦理悲剧

情感私话
2021-11-24 22:42:37
李铁下课无悬念,国足新帅浮出水面,曝总局领导钟意李霄鹏

李铁下课无悬念,国足新帅浮出水面,曝总局领导钟意李霄鹏

代古龙侃球
2021-11-27 14:57:46
华尔街眼中的阿里巴巴:至暗时刻!

华尔街眼中的阿里巴巴:至暗时刻!

青丝茧子
2021-11-27 16:03:35
欧洲的红灯区都快开不下去了!妓院倒闭,不是没客人,而是…

欧洲的红灯区都快开不下去了!妓院倒闭,不是没客人,而是…

好果好萌
2021-11-25 13:41:53
变异毒株已侵袭中国,接种加强针能抗住吗?专家最新权威解答

变异毒株已侵袭中国,接种加强针能抗住吗?专家最新权威解答

医学生谈医疗
2021-11-26 19:19:19
输球后,日本球迷送了周琦8个字,听听杜锋 郭艾伦 苏群怎么说

输球后,日本球迷送了周琦8个字,听听杜锋 郭艾伦 苏群怎么说

体坛叨逼叨
2021-11-27 16:38:20
司马南为什么对民营经济如此狠毒?

司马南为什么对民营经济如此狠毒?

知鸦
2021-11-26 10:26:14
“模仿”李子柒的“村妇”沈丹:土得掉渣,却成了千万人心中的“人间烟火”

“模仿”李子柒的“村妇”沈丹:土得掉渣,却成了千万人心中的“人间烟火”

八卦详闻
2021-11-27 13:06:37
两岸通吃、几十年捞金数千亿!曾被各地“疯抢”的台商坐不住了

两岸通吃、几十年捞金数千亿!曾被各地“疯抢”的台商坐不住了

大猫财经
2021-11-26 17:12:30
3名中国男子偷渡到越南被捕

3名中国男子偷渡到越南被捕

越南如意和大飞
2021-11-26 20:04:11
北京天安门上毛主席像会挂多久?其实在1980年,邓小平就一语道破

北京天安门上毛主席像会挂多久?其实在1980年,邓小平就一语道破

青衫徐来
2021-11-26 11:17:11
男篮综述:2人表现最差,1人太轻松,4人碌碌无为,3人不可或缺

男篮综述:2人表现最差,1人太轻松,4人碌碌无为,3人不可或缺

今天打篮球了吗
2021-11-27 17:58:40
某国产剧,还要脸吗?

某国产剧,还要脸吗?

电影派Mr
2021-11-25 22:59:37
立陶宛外长仍在幻想:中方只是一时气,关系会好起来

立陶宛外长仍在幻想:中方只是一时气,关系会好起来

环球时报新闻
2021-11-27 14:14:58
阿里再次被罚,马云还扛得住吗?

阿里再次被罚,马云还扛得住吗?

新科技新鲜事
2021-11-26 16:41:56
请中方放心!谁也没想到,中美可能误判时,是参联会主席来打招呼

请中方放心!谁也没想到,中美可能误判时,是参联会主席来打招呼

青草香氕
2021-11-27 10:06:14
2021-11-28 01:16:49
AI财经社
AI财经社
专业财经资讯,深度商业报道
12514文章数 23881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新变异毒株或引发更大传播风险 钟南山发声

头条要闻

新变异毒株或引发更大传播风险 钟南山发声

体育要闻

短道世界杯武大靖500米夺赛季首金 男队一日两冠

娱乐要闻

这些女星真能忍!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小米手机核心销售岗大调整

汽车要闻

认为丰田的产品中庸?那是因为你还没见过凌放

态度原创

家居
房产
艺术
健康
教育

家居要闻

《甄嬛传》演员因私宅PK上热搜 品味相差太多了

房产要闻

华东第三次集中供地:门槛一再调低,市场持续降温

艺术要闻

面孔“连连看”:飞天、美猴王形象里的古今中外

上海新增3例本土确诊,3小区列为中风险

教育要闻

用好校外培训项目分类鉴别指南 持续巩固"双减"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