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与钟南山齐名的女人,究竟有多厉害? - 李兰娟丨人物

0
分享至

  以下文章来源于颜小乙 ,作者颜小乙

  3月31日,支援湖北的的李兰娟院士队离汉返程,临别之际,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院长王高华说:“李兰娟院士在我们这里,做了各个方面、全方面的贡献,查房、讲课、指导、会议,确实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在机场,同期撤离的浙江省援汉医疗队队员们在现场齐声向着李院士高喊“女神”。

  

  事实上,17年前,她曾是抗击非典的核心;17年后,她再次出现在抗击新冠肺炎的一线,奋战了惊心动魄的58天。有关李兰娟的报道其实并不太多,你也许不知道:她是第一个向高层提出武汉封城建议的人,她全面推进浙江的合作医疗,将乡村社区医疗报销50%,她让这个曾经“感染即死亡”的第一肝病大国,到如今,可预防,可治疗,可控制.......

  李兰娟,这个名字,每个中国人,都不该遗忘。

  

  

  第一次知道李兰娟,是在一则官方报道上。

  报道上说,十七年几经风雨,国难当头时,仍白发相见。

  说的就是李兰娟与钟南山。

  她被称作这17年里,唯一可以和钟南山齐名的人间“圣手”。

  

  (钟南山与李兰娟共同参与防疫会议,神情严峻)

  17年前,非典肆虐,是他们临危受命,率兵出征;

  如今2020年了,武汉疫情危在旦夕,再度出生领衔,还是他们。

  钟南山84了,开往武汉的动车上,他曾是“最美逆行者”;

  而在除夕夜迅疾赶路,迅速抵达北京防控一线的李兰娟院士,亦是我在这个严峻冬日见过最美的身影。

  老人家73岁了,含饴弄孙的年纪,还在为这片再遭劫难的神州大地殚精竭虑。

  

  时光从来不饶人,当钟南山再遇李兰娟,这两个老人,就是我今年最大的泪点。

  国有战,召必回,战必胜。

  我们不知道还有多少个17年,能留住这些白发暮年的人民英雄。

  但是有的人,真的光活着就是宝藏。

  

  李兰娟是绍兴人,1947年9月13日,她出生于浙江省绍兴县夏履镇的夏履桥村。

  鱼米之乡,战乱之地,出生在那个年代里的人,眼里都见过伤痕。

  她的家境十分微寒,父母都是面朝黄土的乡下人,在她幼年间,父亲更是早早得了眼疾,家庭重担,一早就压在李兰娟和母亲的肩膀上。

  我不知道你们可曾了解过极贫人的农村,也许从那个时候,父亲的病,就是她咬牙刻在心底的苦。

  还好穷乡僻壤不绝人,李兰娟从小就展现出了非凡的聪慧和坚韧。

  因为家境贫寒,她的初中,曾有一段时间是辍学在家读的,一边干活养家,一边自学,就是幼年李兰娟的真实现状。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她仍然展现出了惊人的努力与天赋,中考后,她被省重点中学——浙江省杭州市第一中学(现浙江省杭州高级中学)破格录取。

  家里只有5元钱的李兰娟,在这个时候受到了太多人的帮助.

  教过李兰娟的绍兴一中老师,专程从绍兴城赶到夏履桥山沟,力劝她继续读下去,杭州一中及乡村众人,更是一力扶持,支持她读完了高中。

  生活虽苦,但是这人间的善和难,却早早刻在李兰娟的血液里。

  

  高中毕业后,她放弃了高考,响应上山下乡号召,回归了生她养她的夏履桥村,

  那个时候她高中毕业,已经算是少有的知识分子,乡里安排的,是到夏履中学做代课老师,工作很轻松,还有工资,无疑是一个普通家庭里的女孩子,最适宜的出路。

  她却在教书之余,自学成了一名“赤脚医生”。

  这是李兰娟医学生涯的起点,在一个闭塞落后的乡村里,围绕着家家户户因常年贫苦落下一身病痛的,最底层的人们。

  李兰娟自学医术,将整本经络书背得滚瓜烂熟,步行千里联系浙江省中医院自学针灸,漏夜苦读,将一手针灸学的出神入化。

  没有设备,就学最简单的针灸;

  缺少药物,就亲自尝百草,半年多时间里,几十种药材烂熟于心,足迹踏破荒山野郊。

  在她做“赤脚医生”的日子里,全村400多户,无论哪家有人生病,李兰娟都会风雨无阻、披星戴月地上门诊治。

  在当时的村里,扎着辫子,背着药箱走村串巷的大姑娘李兰娟,就是乡村里,神仙一般的存在。

  村子里甚至流传这样的歌谣:

  李医生,活菩萨,好人有好报!

  一定是因为这段艰难的乡村游医史,所以才有后来那么多敢为天下先的壮举。

  出身于草堆里的女儿,心底早已溅满柔情。

  

  1970年,小有名气的“赤脚医生”李兰娟,终于被推荐到浙江医科大学(现浙江大学医学院)深造。

  那一年,她23岁,没读过一天正经医书,却已救死扶伤多年。

  一代名医,终于从中国最朴素,最艰难的底层世情里,一路野生野长,光芒四射,来到了堂堂正正的医学圣地。

  

  说起李兰娟,就不得不提肝炎。

  中国曾被称为世界第一乙肝大国,这个传染性极强的病毒性疾病,曾经让国内无数医者怯步。

  上世纪80年代,重型肝炎肆虐,病死率高达80%,而极强的传染性,更是让人谈“肝”色变,中国在肝炎治疗的领域上,几乎禁区。

  第一个为此发声的,正是李兰娟。

  她说,要在十几年后将我国彻底摘掉乙肝大国帽子!

  这一份声明背后,是夜以继日的挑战和成千上万与死神挣扎的乙肝患者。

  李兰娟曾回忆起这样一件旧事:

  “30年前,我还是一名普通的住院医生。当时,经常有肝衰竭的病人被送到医院,病人家属跪在我面前恳求救治患者,但是我没有办法。”

  她说,“有个20多岁的年轻人进院不到10天,黄胆迅速上升,消化道大出血,鲜血淋淋,人很快就没了。”“

  当时我们工作的314重病室似乎是被施了魔咒一样,进去的人很少能活着出来。”

  对于医者来说,没有什么比眼睁睁看着病人死去更为折磨。

  不甘心的李兰娟,义无反顾地投身到肝炎治疗这一难题中。置之死地而后生,是她给医学做出的,最伟大的答复。

  中华医学会2006年的《中国乙肝患者生存和治疗现状调查报告》曾指出:

  中国约有十分之一的人口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而全球总共只有4亿乙肝病毒携带者,中国就占了四分之一。

  而在1992年开始,李兰娟及她的团队已经开始对新生儿进行乙肝疫苗接种:

  “现在的调查数据显示,22岁以下的年轻人里面,乙肝病毒携带者不到1%,22岁以上的则超过7%,体检查出的携带者,都经过了有效治疗,有的完全康复,有的携带的病毒没有传播性了。”

  不止乙肝疫苗,1996年,李兰娟及其团队就创建出“李氏人工肝支持系统(Li-ALS)”,使急性、亚急性重型肝炎治愈好转率从11.9%上升到78.9%,开辟了重型肝炎肝衰竭治疗新途径。为肝移植前、后肝功能衰竭提供了最有效的治疗方法。

  从谈“肝”色变,感染即死亡的第一肝病大国,到如今,可预防,可治疗,可控制.......

  中国的肝医学史上,将永远记录一位以身涉险,以一己之力挽救成千上万中国人性命的女战士。

  

  李兰娟医生不止是乙肝病者的恩人,更涉足中国传染病多个领域。

  无论是禽流感,艾滋病,还是03年的非典病毒,亦或今日的武汉新形冠状病毒.......可以说,哪里最危险,哪里病毒最猖獗,哪里,就有中国传染学专家,李兰娟。

  早在钟南山奔赴武汉之前,李兰娟已经埋首实验室数日,正是她,以最快速度向国人呼吁:

  “病毒可通过口鼻飞沫传染,病毒可通过酒精与高温抑制”

  中国能够迅速采用酒精消毒和口罩防护,遏制病毒蔓延,这一份应对背后,正是这位与病毒赛跑,争分夺秒的老人。

  

  她被称作医学界的铁人,曾创下几日不眠不休辗转几地救治病人的“记录”;

  她亦是中国医学届的良心,以一己女儿身,挡在了无数病毒张牙舞爪的第一线。

  请记住她的名字,这个出身贫苦,从赤脚医生一路走到与传染病对抗一线的伟大院士。

  过去让很多国家都束手无策的艾滋病,传染病,如今在中国,都得到了良好的预防与控制,每救一个人,就是我最大的成就。

  ——李兰娟

  

  除夕之后,微博突然被这样一张图霸屏。

  最开始流传的,就是李兰娟院士的朋友圈,她俏皮的说道:今天我轻松了,可以不烧年夜饭了,由郑院士替代,手术刀改厨刀。

  

  当时她刚从北京防疫一线赶回杭州,马不停蹄。

  她说:“我刚刚从北京回来,已向国家提出来,带队去支援武汉。”

  这顿饭,是家人为她践行。图中的郑院士,就是她的丈夫,亦是我国著名的器官移植外科学专家——郑树森院士。

  他曾被称为中国外科最好用的一把刀,而在本该团圆的新春佳节,他围上围裙,拿起菜刀,为即将走上前线的爱人,做最后一顿家常便饭。

  

  他们都老了。

  风雨同舟几十载,忙着救死扶伤,临到暮年,也没时间坐下来,好好看一眼芳华不再的彼此。

  他们是大学同学,相识于中国医科大学,亦相恋于战场般的医院。

  他沉迷于她的坚韧,她亦倾心他的专注,他们的爱情,充斥着忙碌与愧疚,却从来是大爱无声。

  

  两人工作都很忙,这么多年来,虽在同一家医院工作,一天中唯一的交流时间,却仅仅是起床后到上午8点到医院前这一点时间。

  早餐,是两人一天中唯一在一起吃的一顿饭,谈话的画风却宛如尖端会议:

  郑树森:“有个病人病情危重,我今天要给他做器官移植!”

  李兰娟:“下午有个学术报告要发言,我中午飞机去北京!”

  他与她的爱,是理解,是支持,也是无奈。

  她常常吐槽他做家务不行,炒青菜不放油只放水,下锅的时候还不等水开……

  他就打趣她,什么家务也不做,算不上贤妻良母,一年只在大年三十做一顿饭,所有心思都扑在了工作上。

  但是今年,连大年30这一顿也没了。

  她奔赴在抗击疫情的路上,而他,就像以前无论多晚也等她下班那样,什么也不说,只是颤颤巍巍开始为她践行。

  他老了,做饭开始不利索;

  她也老了,熬不起夜,不再像年轻当赤脚医生那会麻利,但是疫情山崩海啸,他们没有一个人退却。

  他和她都是各自领域的大神,比起医术,却更有着金子般的大爱。

  什么叫医德?

  大概就是盛世太平,他们甘愿用一生韶华,一生牺牲来负重维系。

  

  在抗击病毒之余,李兰娟还在丈夫的支持下,做了这样几件壮举。

  他们从名字中各取一字,成立了树兰医疗集团,并创立了树兰医学奖。

  夫妻俩每年捐出大量工资,鼓励培育在医学领域取得突破性创新成果的中国杰出医学科学家。

  

  李兰娟73了,不剩多少个17年。

  但是她的“树兰医学奖”,却将永远培育着一批一批医德传人,随时准备着为人民的健康,为人类医学事业,召必回,战必胜!

  

  在李兰娟担任在浙江省卫生厅厅长时,她还做过这样几件壮举:

  一,每两年为农民进行一次免费健康体检。

  二,全面推进浙江的合作医疗。将乡村社区医疗报销50%。

  三,实施农村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村民每人每年支出15元,就可以享受责任医生免费上门服务4次。包括三大方面12项公共卫生服务。

  这三条,有多少为仕者能真正做到,堪称国士之良心!

  我从中看到了一个真真正正出身农村,感受到社会底层艰难的人,在用她一点一点的大爱,燃烧成无数人的希望。

  

  那个石破天惊的封城建议

  回顾今天,没有人会否认“武汉封城”是避免疫情扩散至全国的关键决定。1000多万人口的中部重镇武汉,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就未曾有过封城之说。这一石破天惊的举措,是看上去柔柔弱弱、带着一口软糯吴语口音的女院士李兰娟最早提出的。她向《环球人物》记者讲述这个过程时,语气波澜不惊,一切只是从传染病医生的角度出发。而在记者听来,每一步都惊心动魄。

  早在去年12月底、今年1月初媒体报道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时,李兰娟就多了一份关注。到1月17日时,她已经陆续从私人渠道搜集到一些信息,认为武汉可能有医务人员感染。作为一名感染病学家,同时也是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感到事态有可能是严重的。当天,她向国家卫健委提出,想去武汉调查。第二天,钟南山、李兰娟等6位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接到通知,马上前往武汉调研。

  于是,钟南山在广州走出会场直接去了高铁站,用一张无座车票到了武汉;

  李兰娟则从杭州出发,同样用一张无座车票,深夜抵达武汉。

  当晚,他们听取了武汉方面介绍的情况。1月19日上午,专家组在武汉金银潭医院、武汉疾控中心、华南海鲜市场周边调研,证实存在人传人的情况。下午,高级别专家组召开闭门会议,钟南山主持,李兰娟第一个发言。

  “第一点是肯定人传人,已经有医护人员被感染了。第二点,要隔离,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李兰娟的观点很直接。甲类传染病要对应最高级别的公共卫生应急举措,17年前的非典属于乙类传染病,但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之所以提出这一建议,李兰娟也是基于17年前在浙江省抗击非典的经验。“非典的时候,浙江一开始有4例输入性的病人,我就隔离了1000多人。当初有人问我,说你这个是不是违反人权,我说不是。按照传染病防治法,甲类传染病管理意味着各地、各部门和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可以依法采取发热病人筛查、确诊和疑似病例隔离治疗、密切接触者隔离医学观察等措施。我在会上也举了这个例子。”

  她提的第三点建议就是实质上的“武汉封城”。“当时大量的感染病例还在武汉,但是春节要到了,全国人口流动马上到高峰。他们很可能流到各省,把病毒扩散到全国。所以我说武汉应该马上做一件事,外面的人不要到武汉来,武汉的人也不要到外面去,不进不出,把疫情控制在武汉,避免全国大暴发。”她没有透露在场人员的反应,但会议结束、人员尚未散去时,一同在武汉调研的国家卫健委同志就直接向北京作了电话汇报,并接到“专家组马上回北京”的指示。下午5点多散会,6点多飞北京,一行人忙得脚不沾地。

  到北京住处时已是凌晨,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赶过来第一时间了解情况,并告诉专家组,“早上8点半向孙春兰副总理汇报”。1月20日早上,专家组向孙春兰汇报了关于“不明原因肺炎”的调研情况。

  事态紧急,这天上午正在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临时增加了一个议题,听取钟南山和李兰娟的专家建议。“我们认为有人传人,提出了要按甲类传染病管理,要把疫情控制在武汉,要加大科研,要加大收治力度等等这些意见,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又讲了一遍。”那次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传达了z主席的重要指示:各级党委和政府有关部门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制定周密方案,组织各方力量开展防控,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这一议题结束后,李克强特意暂停会议议程,将钟南山、李兰娟送出会场,握手致意。

  下午,孙春兰主持全国电视电话会议,部署防控工作,李兰娟继续参加会议。之后,她和钟南山以及专家组其他成员一起向新闻媒体通报情况。也是这一天,钟南山在央视的连线节目里直言“肯定人传人”,引起大众的防控警觉。李兰娟则向媒体提出:“请多关心我们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他们面临感染风险,在那里救治病人,需要更多的关心和爱护。”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在北京与媒体见面,钟南山(右二)、李兰娟(右一)、曾光(左一)等参加。

  这仅仅是开始。1月21日一早,李兰娟带着10位专家赶到联防联控指挥部。她带去的大数据专家团队已经分析出了一些有关华南海鲜市场的数据研究结果。在指挥部办公室,李兰娟调出分析结果,提出:“(2019年)12月1日到31日,有9600多个人去过(华南)海鲜市场,他们都有可能是被感染者。现在有不到2/3的人在武汉,1/3以上的人去了全国各地。所以我们认为疫情正在向全国蔓延,要通过大数据的手段,把他们找到,快速发现和控制传染源。”这一天,她还参加了科技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等不同部门召集的会议,讨论应对新发现的疫情。

  深夜走出会议室后,李兰娟坐高铁回到杭州。因为第二天早上是她的门诊时间,还有不少病人等着她。

  “我那时候最担心的是能不能把传染源真正控下来,隔离起来。”2月初的武汉,这是最严峻的问题,“如果传染源还在外面的话,它还在传染人,武汉1000多万人啊,那还得了!对吧?所以我反复建议要检测所有病人,争取不搞假阴性,要重视检测难的问题。”2月14日,应勇调任湖北省委书记,他组建了一个专家群,李兰娟院士在群里反复说这个问题。

  我们从未像这一刻这样,感恩着他们的存在,也依赖着他们金子般的付出。

  

  
2020年2月20日,李兰娟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ICU病房里

  盛世太平时,没有几个人会记得战士的付出,无论是钟南山、李兰娟还是张文宏,他们不过是一抹随着岁月逐渐褪色的身影。

  但是国难当头时,他们就是最避无可避,首当其冲的逆行人。

  《肖申克的救赎》有这么一句经典台词:

  不要忘了,这个世界穿透一切高墙的东西,它就在我们的内心深处,他们无法到达,也接触不到,那就是希望。

  正是有这样的国士在前,我们才始终看的见光明的方向。

  “我们不可能全都做英雄,总得有人坐在路边,心怀希望,当英雄经过时为他们叫好。”

  四月清明,春回大地,大自然将迎来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

  我们带着对逝者的思念,对一线医护英雄的感恩,迎候生命的顽强不息。

  共克时艰,我们能赢!

  真心地,致敬所有钟南山、李兰娟、张文宏这样的时代男神女神!

  

  2020年2月20日,李兰娟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ICU病房查房之后,摘下口罩,被记者拍到了脸上留下的压痕。

  作者:颜小乙,90后女硕士,曾旅居青藏高原3年。用犀利的视角看世界,用温暖的心态看人生。文章来源于颜小乙(ID:niduDJ)——和100万新女性做闺蜜。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同时感谢环球时报。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冰镇苏打
冰镇苏打
90后,搞笑领域创作者
349文章数 48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