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重回红沙之国 | 走方红沙国

0
分享至

编辑 | 玲子

审核 | 小也

作者介绍

胡臻,教授、主任中医师、硕士生导师,国家首届优秀中医临床人才,浙江省名中医、温州市名中医。温州医科大学期刊社社长,历任温州医科大学国际教育学院首任院长、中国援助纳米比亚医疗队首任队长。泰国东方大学孔子学院首任中方院长。出版《Clinical Reasoning in Chinese Medicine》、《中医气化理论与实践》、《总统府里的中国医生》等八部专著。


走方红沙国

红沙,纯天然的红色,由于日的出和落在广袤而起伏的沙漠上留下了“红与黑”的色彩对比,这是西南非洲纳米比亚特有的色彩。

重回红沙之国

飞机拖着白白的划线,在“轰轰”的长鸣声中,把天空切成了两半,一边是东,一边是西。窗外是黑黝黝的,没有星光的黑夜分不清那边是东,那边是西,但我心中明白,我们在朝南,一路朝南地飞行。


踏着时光的足迹,卷起那段昔日甜美的幽香,我们奔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我们都是时光的迁涉者。

2017年12月14日,稀稀拉拉的小雨,夹杂着细小的雪花,在空中慢悠悠的飘荡着,让人感受到了冬日的寒意姗姗来迟。当我听到学校国际合作处副处长缪立懿在电话的另一头告诉我说,他接到了浙江省卫计委国际合作处发来的传真,邀请我随团访问纳米比亚的时候,我感到了一阵惊喜。对许多人来说应该把陈年旧事埋葬,然而我很难做到这一点,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情不自禁地在我的内心窥视这散发着往事幽香的远方,这就是让我一生都为之魂绕梦牵的地方——纳米比亚共和国。

我的手机收到了缪立懿转过来的浙江省卫计委发来的《关于商请胡臻教授参加我委组团赴纳米比亚的函》,

我知道我所打开的并非只是一封简单的邀请函,还有我过去未曾忘怀的悠悠往事。我憧憬着即将来临的相见,想起了过去曾经有过的日子,想起了1996年那个改变我一生,造就了我今天的那个春季,一张张久违的面孔在我眼前浮现。努乔马总统、第一夫人、戴威德院长、洪先生、马丁、罗萨莉娅护士,安永玉大使、贾福生博士,还有与我并肩工作,甘苦相知的首批中国援助纳米比亚医疗队队员,以及每个夜晚我抬头就能看到满天星河流光飞舞的天空和色如血染的沙漠。

星期三缪立懿通知我说学校党委会已经同意我参加省厅组团赴纳米比亚,并告知我这次出访的任务,概括起来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请我为摄制组提供线索,从我的角度,想一想哪一些事件和人物值得被记录,二是要为采访开国总统努乔马国父需要做一些前期的工作。

我的思绪在快速飞转,记忆的闸门在慢慢的开启,一张张久违的面孔在我眼前浮现。

纳米比亚这遥远的非洲热土,用她独有的方式向我发出了温暖的呼唤,给了我人生第二次机会去拥抱这独有的温馨。

清风吹绿黄,白云天际遥。

千万里长空红霞光独照。

分明是江南秋深,遍地见腊月春早。

大雁扶摇,苍穹追日直到天老。


2018年1月25日,正好是腊八节过后的第一天。北方漫天飞舞的雪花,把江南的大地打扮得清纯素洁。

“我们去纳米比亚的签证终于下来了。”

下午5点56分我的手机响起,我打开一看,原来是牛方正处长在纳米比亚工作群里留言:“各位好,我们的签证已经签出,我的同事明天一早乘飞机去北京取签证。”

终于让我一块石头落地,把心放了下来。

原来这次出访要采访的人物特殊,我们去纳米比亚的行程一直难以确定,最后从现任纳米比亚医疗队那里传来了消息,告知我们努乔马国父将会在2月31日上午,在位于奥塔维附近的EtundaTrust Farm 私人农场与我们见面。这样我们去纳米比亚的行程终于确定了下来。我们的行程是1月29日从杭州起飞过香港到南非的约翰内斯堡,于次日上午到达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然后直接到奥塔维并于1月31日上午拜会并采访努乔马总统。我从百度地图上搜索了一下从Otavi 离温得和克的直线距离是368公里。

浮云正托着飞机在漫无边际的苍穹里飘行,时而如袅袅炊烟,向空中升腾;时而似捕食的秃鹫滑向万丈深谷。1996年4月,这是一个春满江南的季节。西子湖上的微风徐徐吹过,柳枝刚刚绽出新芽,在晨雾蒙蒙的曦光中,那满树的桃花,花瓣纷纷飘洒湖面,漾起了圈圈涟漪,闪动着翠绿的光,清澈的湖水映照着远处的青山。此刻,一队年轻的共和国医学专家组,受中国卫生部的委派,赴西南非洲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纳米比亚共和国政府关于中国派遣医务人员赴纳米比亚工作的协定书》中规定的医疗任务。这是一个没有星光的漆黑之夜。这是多么不平凡的夜晚啊,我们正坐在飞机上跨越印度洋,从地球的北半球向南半球挺进,直逼好望角。

幽幽的微光笼罩着静悄悄的机舱,我望着身旁的这些队友,他们分别是来自浙江中医药主治医师倪锋,长年学校优雅的生活把他的身躯打磨得白白胖胖的,他做事认真,动作缓慢,一开口总是说:“老衲我”,每天穿着一件黄颜色的西服,远远看去确有一点老衲的味道,让人觉得他是多么的老成持重,其实他刚刚三十岁出头。每当他看人时总是半眯着眼十分专注的样子,经常把别人看得不自在,他说这是中医的“望诊”,中医有一句谚语,叫望而知之者为之神,是中医诊断的最高境界,除了担任医生工作外,他在医疗队里还担任出纳和司机职务。

冯金娥护理学博士,韶逸夫医院的总护士长、年纪31岁,中等的个子,细长的眉毛下闪动着发亮的眼睛,流露出聪颖的光彩。由于长期从事护士长的工作,培养了她做事认真,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她平时上班时总是穿着从邵逸夫医院带来的白大衣,配上黑色的长裙,很能体现出职业女性的风范,她还是我们队里的会计。

季林香,这位来自临床第一线的护士,是我们这支医疗队里最年轻的一位队员,年纪28岁,乌黑的头发挂到了耳边,身材不高,体质也较为柔弱,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是一位小女子素面朝天”,工作富有责任心,是我们医疗队的药品保管员。平时她不爱发言,一旦发言时声音响亮,说个不停,大家让她先停一下都停不下来。

自1996年开始到现在已过了22年,浙江省卫计委已向纳米比亚派遣了11批医疗队。每期医疗队由两名医生和两名医生助理组成,纳米比亚院方派遣一名护士协助医疗队的工作,主要是负责病人的预约和咨询。医疗队多年来医疗队不仅为纳米比亚普通百姓解除病痛,提供良好的医疗服务,也为纳米比亚包括总统在内的上层官员提供了优质的医疗保健服务。医疗队的工作为增进两国的友谊和友好关系做出了贡献。

冯金娥在2015年再次参加了第十批医疗队来到纳米比亚,又呆上了2年,去年底刚刚结束回国。我想她对那里的情况应该比我熟悉。我在出发前特意向他向她打听纳米比亚老朋友的情况和联系方式,可遗憾的是,有许多人早已不在原来的工作岗位,离开了温得和克,不知去了什么地方,更为遗憾的是老朋友洪先生,梅市长的夫人都早已不在人世,令人唏嘘,感慨万分。最后只有贾先生的消息,听说他在纳米比亚开了几家中医诊所,而且求医的患者络绎不绝,这让我感到非常意外。我从冯金娥那里拿到了贾先生的联系方式,很快我们就联系上了。

“谢谢您,胡医生,我们一直在这里,一切都好。一晃近20年了,也听冯老师说你在温州医科大学工作,我们每年要去中国进货,总想去你那里看看你,但都没有成行。我们后来放下在纳米比亚的生意不做了,从事我们的本行的医学已有十五,六年了。目前,一直发展得不错。听冯老师说你有可能要随浙江卫生厅访问纳米比亚,我们很高兴。我有些想法和合作意向。不知能否考虑。1.在办中医方面你们都是专家,我们很想能和你们建立一些合作。2,不知我们是否可以合作成立中医药海外中心:立足纳米比亚,发展周围非洲市场。我看见国内报道国家支持中医开拓海外市场。好像说:坚持政府支持、民间运作,坚持服务当地、互利共赢,以提供健康服务为主体,探索建设新模式、运行新机制。这只是有些想法,仅供你参考。欢迎你到纳米比亚,如果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请不要客气。我们会尽我的努力!我们及时联系。祝福你的事业蓬勃发展。祝全家幸福健康!”

看来如今的贾医生真的与过去判若两人,这位留德博士早已不是当年那位做做小生意的小老板了。

当天晚上当我准备上床的时候,看到牛处长在手机上的留言留言:“一觉醒来白茫茫,雪中杭城美哭了。萧山机场136个航班取消。高铁停运。”

后天就要出发了,虽然我们的签证已经出来,可是我们的护照还滞留在北京拿不过来。这可不知怎么办好,不知我们能否如期成行。


我们乘坐的航班是南非航空公司SA287。飞行的距离有11981公里,大约需要14个小时的飞行时间,飞机要跨越大半个地球。机舱内乘客不是太多,中间一排5个座位,一般只坐了2人,大家可以躺着休息。我见我这排座位的另一头坐着一位胖乎乎高大黑的妇女。

我前面正好是牛老师的位置。记忆中的牛老师还是小牛,那是在22年前,她是一位文静而小巧的姑娘,国际交流处的领导都叫她小牛,听起来好像在叫她小妞,所以我也跟着大家一起叫她为小妞。那一年的那一天我参加赴纳米比亚医疗队的面试,当面试结束后遇到了小牛,她关切地问我考得怎么样,我简单地向她介绍了面试的情况,觉得心里还有许多不踏实的地方。她便鼓励我说:“你比其他的人的条件要好很多,又有巴西教学的海外工作经历,我们领导是把你做为重点推荐给卫生部的人选。”小牛的话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和安慰,也让我看到了小牛虽然年纪不大,确很能善解人意,在说话的神情中透露着真情,让人感到了一种温暖。

牛老师坐在我的右后侧,她喜欢读书,她经常戴着老花眼镜,逐字逐句地读着,生怕拉掉一个字。牛老师就是这样认认真真做事,诚诚恳恳待人。从谈话中我还得知,牛老师曾经做过援外医疗队的队员,有援外工作的经历。回国后一直负责浙江省卫生厅援外医疗队的管理工作,怪不得我总觉得她的骨子里也有一股援外医疗队员特有的情怀。

我感慨地说:“20年前国家派我们做了2年的援外医疗队队员,却培养了我们一生不变的中国医疗队情怀。”援外医疗培养了援外医疗队员的爱国情怀,感悟到了祖国是一个那么可爱温暖的词语,时刻温暖援外医疗队员的心。

记得我们第一次来到纳米比亚是在当地时间上午8点种,飞机在天空中飞翔。这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棉絮般的白云在我们的下方渐渐退去。我俯瞰着西南非洲广袤无垠的土地,到处是一片黄土荒野。偶然可见一、二枝枯树东倒西歪地竖立在这贫瘠的土地上,使人感到生命的顽强。我注视着浮在云层上面的太阳,感到全身的燥热,这是西南非洲四月的深秋季节。机身在不断地下沉,我的心不由得紧紧地收缩着,全身像似被抛到了空中。我面对着北方的家乡,长时间地默默注视着。我仰望苍天,面对着闪烁的群星彻夜未眠,在这样一个静悄悄的晚上,我感到了一阵的孤独感涌了上来,我们远离祖国,告别家人,要在这样一个医疗条件和资源贫乏的非洲小国,执行人道主义救死扶伤的国家任务,我的内心充满着压力和不安。愿我们这传统的祖国医学,能在这西南非洲的土地上生根、发芽、结出累累硕果。我心里想着:虽然春天离我远去,但迎接我的秋天,不正是收获的季节吗?

当我与牛老师结束谈话,回到自己的座位时,发现原来坐在另一头那位胖乎乎的大黑女早已把整个身体都躺在了其余3个座位上,头部正对着我的这边。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感到全身的不自在,因为在我的屁股旁边挨着的是一个黑黑的大圆脸,从两个朝天的大鼻孔中不时发出呼呼的响声,有时如雷鸣灌耳,有时如秋风扫叶,有时却如窃窃私语。

啊,好一个浪漫的空中长夜。此刻我们的飞机正在海拔36319英尺的高度,从印度洋的上空,由北向南跨越赤道,向着南部非洲飞去。

我们最后的行程是从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到温得和克,经过近2小时的飞行,我们终于飞临纳米比亚的首都温得和克。我走出机舱,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这是阳光明媚的中午,湛蓝色的天空飘着白云。

我回来了,久违的纳米比亚,久违的纳米比亚天空中的白云。

望着机场大楼的上空飘扬着蓝色、绿色、白色和红色四色和放射光芒的金色太阳组成的国旗。我想起了纳米比亚的国歌:“纳米比亚,勇气之地,我们在争取自由的斗争中赢得胜利,光荣归于那些为自由浴血奋战的勇士。我们奉献爱心与忠诚,团结在一起,建设美丽的纳米比亚,我们的国家纳米比亚。可爱的大平原上高举起自由的旌旗。我们的国家纳米比亚,祖国纳米比亚,我们热爱你。”

我走出海关大厅的时候,看见有五六位中国人正向我挥手打招呼,他们是来接机的中国援助纳米比亚医疗队队员,分别是张水英,金志旦,吴高飞,陈巧玲,他们是第十一批中国援助纳米比亚医疗队的全体队员。


天空中逐渐堆积着乌云,阳光把乌云割裂成一排一排形如中国山区的梯田,由高向低整齐地排列着,远处山影叠翠,广袤的大地犹如一望无际的绿洲,一群白牛在前面慢悠悠的吃着青草,见汽车过来,优雅地迈开四步向丛林中退去。这是一片孕育生命的绿洲。

汽车从机场出来后,我发现比起20年前,路上的车辆增加了不少,到处有一些建筑,错落有致地点缀在道路的两边。此刻纳米比亚还处于雨季,可是树木由于缺水大部分的草地已开始变得枯黄,只有一些小灌木的细枝条长着绿色的细小树叶,我发现前面的野地里有一片开着淡紫色花朵的树丛,显得非常耀眼。护士陈巧玲说:“这是金合欢树,开花特别漂亮。”

北边的空中乌云堆积得越来越厚,突然在一阵“噼里啪啦”声中,大雨暴注,车前的视野一片模糊,金医生急忙打开刮雨器,前方的视野变得时隐时显。

“终于在纳米比亚看到下雨了”金医生一边开着车一边对我说:“在纳米比亚一年多的日子里,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大雨。

非洲的暴雨来得快去的也快,还在说话间,雨点竟在霎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远方天空突然也变得清明了许多,在湿润的云海里,显现出一片翠绿,犹如一潭清澈的深池,在这翠绿的上方一条色彩斑斓的彩虹正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重回纳米比亚,让我的心情变得非常激动,一群佛佛从前面的大树的树杈上悠闲地坐着,注视着来往穿梭的忙碌人群和车辆。

这是1996年4月19日,中国医疗队抵达纳米比亚的第一个夜晚。静谧的夜晚,虽然只有八点多钟,可路上早已见不到行人,偶尔有一辆汽车在前方弛过,不一会儿就没入了墨色的黑夜之中。我们用过晚餐后不久就接到了使馆打来的电话,说使馆的会计病了,想请我们过去看一下。

公路两旁的路灯,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向远方延伸着,远远望去恰似水晶铸成的巨龙。好一个诱人的温得和克之夜啊。陶先生驾着小车很快把我们送到了中国驻纳米比亚大使馆坻。这是一座典雅的花园洋房。正门进来,两侧种了许多花,左边是大使的居室,往前走是一个一百多平方米的游泳池,池的背后是一个大型的活动室。平时大使宴请都在这里举行,活动室的后面有一条小路,通向后花园,在后花园周围住着四户大使馆工作人员及家属。

陶先生把我们引进了他的家,从屋里迎出了一位年约二十六岁左右的年青女性,由于病痛在身,她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活象一只唐老鸭。她就是陶太太,名叫赵雯。

原来她患有带状疱疹,疱疹从前面的小腹皮肤开始,一直发到了后腰的对侧,而且小腹部发疹的周围有化脓的情况。由于初来乍到,除了针灸针以外,所有的药物都没有,面对着这么严重的病毒感染,我们该如何治疗呢?这时我想起了小时侯在家时曾听邻居退休的老中医说过,用放血疗法治疗带状疱疹有特殊的疗效。我踌躇了半天,终于向陶先生要了二锅头酒。我用这酒浸泡过的药棉代替酒精棉球在病变部位的四周进行消毒,然后取出随身带来的银针,给病人扎针,留针约半小时后,我向陶先生要了一只酒杯。我就用这酒杯给病人做了拔火罐治疗。由于我们刚到纳米比亚,所需的医疗设备都没运到,只得因陋就简地采取了治疗。

当我们结束治疗,准备与陶先生夫妇告别回去时,发现赵雯已经酣然入睡。原来发病的三天来,疼痛之苦折磨得她几乎未曾入眠。此刻,疼痛一旦解除,她顿觉困意袭来,竟安然入睡了。这是我们在纳米比亚所遇到的第一位患者,也许在此之前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二锅头酒和一只酒杯完成了一项中医传统的拔火罐疗法,为纳米比亚共和国的医学填补了一项空白。

“我们已经到了卡图图拉地区。”金医生说。

“卡图图拉,这不是我们医院所在的地方吗?”我急忙问。

“正是我们医院的所在地。”金医生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着左侧的前方对我说:“看那边的这座建筑群就是卡图图拉医院。”

一帘幽幕凝翠,

白云如棉,霞光似锦。

浓雾骤聚,电闪雷鸣,风飘雨沁。

远山依稀披纱罗,

雨过日出水色新。

天色清馨,山色清馨,水色清馨。


我顺着金医生手指的方向望去,西去的阳光把天空中的乌云拉开了一个缺口,一缕金色的光线把远处的山丘照成了金灿灿的波涛,在这波涛的前边高高地矗立着一座棕黄色的建筑群,还是与20年前的一样,由于周围都没有高大的建筑物,所以显得特别的突出。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卡图图拉医院,过去我一直把它当做这个城市的路标,每当我穿行在温得和克,不管迷失在荒野或是小巷,只要抬头都能看到它高高地耸立在那里,我们首批中国医疗队就是在这个医院里工作了2年。想不到20年过去了,这医院大楼还是这样高高地耸立在那里,依然还是这区域最高的建筑。

卡图图拉医院,时隔20年我终于还是再次见到了你,这里为祖国医药学打开了一扇通往西南非洲大地的一个窗口,这里的一草一木见证了中国医疗队20年来在荒芜的大地上艰辛开垦的历程和为国际人道主义所奉献的人间真爱。

“卡图图拉”在纳米比亚的赫雷罗族语中的原意是指“我本不属于这里”。原来,在纳米比亚被南非种族隔离政权占领之前,大部分温得和克的黑人居住在城市中部地区。1959年,新来的南非白人殖民者欲霸占这片沃土,将黑人居民强行赶到当时贫瘠破败的都温得和克的北部郊区,人们给他取了卡图图拉的地名,提醒着人们对殖民者抗争。直到今天卡图图拉还是黑人居住的社区,卡图图拉国立医院服务的主要对象还是当地的黑人。

根据两国政府的协议,我们被安排到了纳米比亚卫生部直属国立温得和克中心总院。虽然医院的规模很大,但是几乎所有在这里工作的医生都来自其他国家。其中主要是来自南非、英国、德国、古巴等国家。中国医生还是第一次在这里出现。

在大楼的入口处前面竖着一个指示牌,上面用英文写着“门诊部”的蓝色正体字。门边有一个警卫岗台,在警台的旁边站着两位身佩武装带的黑人女保安员。我们刚一走近,就见她们蠕动着两片厚厚的嘴唇连声说:“早上好,早上好”热情地跟我们打着招呼。

这时一位中年男人过来向我们握手,他说:“很高兴认识中国医生,我叫马丁。”他说自己是在医院后勤部工作,是过来帮我们工作的。

马丁是个中年男人,父亲是一位法国白人,母亲是当地的黑人,皮肤棕色,当地的人把混血儿称为“杂皮”,灰色的头发暴露了他实际的年龄已过40多岁,身材修长,反应灵敏,总是穿着一件灰色的西服,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脸上经常挂着轻笑,一对稍微下垂的眼睛下面挂着两撇淡淡的小胡子,不但没有显老,反而体现出他的精明和对人生的豁达。

我们走进了大厅,等候在就诊大厅中那众多的带有痛苦、不安、焦虑、或是希望的眼睛,一下子都聚集到了我们的身上。那一瞬间让我感觉到的不仅仅是我们已进入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一个与我们日常生活相隔遥远空间,而且更为现实的是我们今后的工作和生活,必定会与他们会结下不解之缘。在黑人的那种略带烟草味的、浓郁的体臭的刺激下,我们不由得精神饱满地向前走区,四周的人群一边注视着我们,一边纷纷给我们让路。我们坚定地向前迈进,身上的白大衣在两手的摆动下发出了“咝咝”的响声,我们要在这西南非洲的土地上走出一条自己的路、走出一条中国医生的医学人生之路。我相信要迈好这条路并非一帆风顺,要用百倍的努力去争取美好的前景。

不知哪位哲人说过: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我们这些年轻的中国医生,就这样在远离祖国的纳米比亚,这一片西南非洲的热土上开启了中医医疗的实践之路。


夏天没力气?来杯酸梅汤,提神又解乏~咱微店为大家找到一款方便又好喝的酸梅汤,轻松一泡,美味即享!现在购买,还送单晶冰糖一袋哦~点击 即可购买体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貌似年近四十的蒋欣早已成家,另一半正是大家不喜欢的他,真相又是什么呢?

貌似年近四十的蒋欣早已成家,另一半正是大家不喜欢的他,真相又是什么呢?

甦正正
2021-11-27 11:08:20
魔兽怀旧服:霜语75%不分团!第1名太能毛,毕业术士都分不到金!

魔兽怀旧服:霜语75%不分团!第1名太能毛,毕业术士都分不到金!

疯言锋语派
2021-11-28 16:50:51
无法重拍的瞬间:抽烟的郭靖,吸烟的宁采臣,穿军大衣的曹操,看电视的林冲

无法重拍的瞬间:抽烟的郭靖,吸烟的宁采臣,穿军大衣的曹操,看电视的林冲

剧有意思
2021-11-22 11:20:09
台湾已满足不了大陆?澳防长曝北京下一步棋,称不会采取绥靖政策

台湾已满足不了大陆?澳防长曝北京下一步棋,称不会采取绥靖政策

吴非
2021-11-28 18:28:20
中国半场狂胜24分!5上5下,杜锋大获成功,日本主帅反应太真实了

中国半场狂胜24分!5上5下,杜锋大获成功,日本主帅反应太真实了

狼叔评论
2021-11-28 18:38:14
女人和不爱的人过“性生活”,是种怎样的感受?3个女人的大实话

女人和不爱的人过“性生活”,是种怎样的感受?3个女人的大实话

私房物语
2021-11-22 19:13:22
世乒赛场,有人对中国运动员喊出了这个词

世乒赛场,有人对中国运动员喊出了这个词

环球时报评论
2021-11-28 00:48:44
30张罕见的照片刷新你的三观

30张罕见的照片刷新你的三观

法制播报
2021-11-28 11:54:25
金晨在沙滩上拍大片,侧身幅度太大引起热议

金晨在沙滩上拍大片,侧身幅度太大引起热议

娱圈888
2021-11-27 11:46:49
埃弗拉宣!?红魔名宿埃弗拉:恭喜梅西再次赢得金球奖

埃弗拉宣!?红魔名宿埃弗拉:恭喜梅西再次赢得金球奖

直播吧
2021-11-28 18:55:22
懒散的美国大兵算啥?当年纳粹德国也曾想不通:这些货能打胜仗?结果在比利时,他们打了一仗

懒散的美国大兵算啥?当年纳粹德国也曾想不通:这些货能打胜仗?结果在比利时,他们打了一仗

旅游资讯新鲜速递
2021-11-28 11:18:25
惠若琪产后首次现身:身材发福但容颜仍精致,穿飘逸长裙惊艳全场

惠若琪产后首次现身:身材发福但容颜仍精致,穿飘逸长裙惊艳全场

大咖唠体育
2021-11-25 12:52:12
印度,日本,美国有多怕中国,对比一下你就知道了!

印度,日本,美国有多怕中国,对比一下你就知道了!

空降雄兵
2021-11-26 17:08:46
2-1!瓜迪奥拉复仇,英超10.3亿巨舰狂飙,4连胜+反超利物浦

2-1!瓜迪奥拉复仇,英超10.3亿巨舰狂飙,4连胜+反超利物浦

我的护球最独特
2021-11-29 00:15:34
蒋勤勤否认《当家主母》猫中毒身亡!亲晒视频澄清,态度诚恳获赞

蒋勤勤否认《当家主母》猫中毒身亡!亲晒视频澄清,态度诚恳获赞

猫眼娱乐官方号
2021-11-27 14:41:16
热议男篮106-73日本:赵布鲁克斯太牛!张本天杰连废周琦赵睿2人

热议男篮106-73日本:赵布鲁克斯太牛!张本天杰连废周琦赵睿2人

贝塔说体育
2021-11-28 20:06:45
大姑丁克一生,60岁时提出想让我养老,却被我拒绝了!

大姑丁克一生,60岁时提出想让我养老,却被我拒绝了!

一丛深色花
2021-11-27 20:25:50
为什么突然间有这么多西方国家找中国麻烦

为什么突然间有这么多西方国家找中国麻烦

资讯沸点
2021-11-25 11:10:38
谭咏麟风波后首现身,参加聚会美女陪伴,四处敬酒好潇洒

谭咏麟风波后首现身,参加聚会美女陪伴,四处敬酒好潇洒

谈资
2021-11-28 19:43:32
同是江浙沪地区,为什么人们更喜欢去浙江,而不是经济更强的江苏

同是江浙沪地区,为什么人们更喜欢去浙江,而不是经济更强的江苏

唐戈
2021-11-27 07:44:48
2021-11-29 01:44:49
邈哥重现江湖
邈哥重现江湖
中国中药杂志御用科普账号
3716文章数 1639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头条要闻

媒体:美太平洋盟国或投奔中国 美国议员"急红了眼"

头条要闻

媒体:美太平洋盟国或投奔中国 美国议员"急红了眼"

体育要闻

西甲-埃雷拉破门武磊替补失单刀 西班牙人1-0皇家社会

娱乐要闻

私生饭直闯明星住处 拿走私人物品

财经要闻

科技要闻

钟南山张文宏吴尊友对"奥密克戎"最新发声

汽车要闻

真香预警?日系豪车开启插电混动的大门

态度原创

房产
教育
手机
旅游
军事航空

房产要闻

华东第三次集中供地:门槛一再调低,市场持续降温

教育要闻

2022国考今开考:报考首破200万人 平均68人竞争1岗

手机要闻

MIUI改进有望!小米推出Bug反馈激励:送新款千元机

旅游要闻

这个柿子红了600年的古村 再也藏不住了

军事要闻

张思南:澳防长言论是对中国人民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