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石家庄到底有多没存在感,当人们细数最没存在感的省会城市时甚至都想不起来他的名字——“石什么庄?”

人们对于河北的印象,可能是衡水中学,是京津冀大三角,也可能是雄安新区。经济不如唐山、历史不如保定的石家庄,好像只剩下自己的“省会之名”。

石家庄是一座新中国成立后才搞起来的城市,没有底蕴,没景点,也没有什么大学,连省会也是因缘巧合下侥幸获得。虽然距离北京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石家庄至今 GDP 未破万亿。

它曾经是中国的交通枢纽,也曾是最大的制药基地,而当航路与高铁替代了老旧的铁路,药厂不断迁往外地,石家庄也和绿皮火车一起,湮没在时代的记忆里。

这座城市奉献了太多——因为长期制药,在很多石家庄人的记忆里,和平路和体育大街总是笼罩着浓浓的药味,因为资源要第一时间支援其他地区,停水停电也曾是家常便饭。

但石家庄并未停滞不前,而庄里的生活,也一直如同这座城市一样包容亲切。

在民心河塑胶跑道上散散步,在北国商城逛逛街,在36524便利店拿一筐啤酒,在街边小摊来碗安徽板面,总之——“没有什么能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参考文献:

[1] 福建省统计局. (2022). Retrieved 12 July 2022 from https://tjj.fujian.gov.cn.

[2] 合肥市统计局. (2021). 合肥市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Retrieved 12 July 2022 from http://tjj.ah.gov.cn/ssah/qwfbjd/tjgb/sjtjgbao/145732751.html.

[3] 第一财经. (2022). 2022新一线城市名单官宣:沈阳跌出,合肥重归新一线!(附最新1-5线城市完整名单). Retrieved 12 July 2022 from https://www.yicai.com/news/101430366.html.

[4] 第一财经. (2017). 雄安横空出世,保定重回明朝“南大门”地位. Retrieved 12 July 2022 from https://www.yicai.com/news/5261527.html.

[5] 中国国家地理. (2015). 四处流浪的河北省会 从1913至1968,驻地竟然更换了11次!. Retrieved 12 July 2022 from http://www.dili360.com/cng/article/p54c0a823ecd4a42.htm.

[6] 石家庄市人民政府. (2019). 第十六章 调整中前进. Retrieved 12 July 2022 from https://www.sjz.gov.cn/col/1597977850320/2017/04/26/1597978879246.html.

[7] 山西日报. (2012). 山西窄轨实际与阎锡山无关:系法国人坚持要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