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出名的县城是哪里?说是曹县,肯定没什么人反对。

一个位于鲁西南的小县城,爆红于网络。“上有天堂,下有曹县”“世界格局,一曹多强”,这里的“曹”,指的就是山东菏泽市的曹县。

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县城,到如今参与“世界格局”的讨论,这个被亿万网民追捧的县城,有太多神奇的地方。这场全网狂欢的背后,除了玩梗,曹县还有很多值得说道的地方。

爆火的曹县,凭造梗出圈

曹县的爆红起源于抖音。抖音博主“大硕的”在视频和直播间用一口夸张的鲁式方言喊着“山东菏泽曹县,牛 bi 666,我勒宝贝”,加上大金链子大皮草,土味却莫名让人上头。

这是曹县爆红的引子,在此之后,不少人的跟风模仿和玩梗让曹县的热度一路走高。尤其是在5月13日,抖音上关于曹县视频的点赞量达到245万,之后的十几天,抖音上曹县视频的点赞数都维持在一两百万左右,是之前的百倍。

从查无此县的小县城到火遍全网成为“宇宙中心”,玩梗是这场全民狂欢中的重要一环。“大硕的”在视频里喊的“牛 bi”只是一个引子,网友的脑洞发挥才是曹县出圈的关键。

我们提取了抖音中有关曹县相关话题的内容,将其关键词串联,形成了一张关于曹县走红的社会网络图谱。

1

“曹县”处在话题的中心位置,“上海”“666”“纽约”“牛肉”等词语围绕在中心圈层,围绕着曹县如何牛逼进行了一系列“论证”。

把其中的地点词摘出来,就能看到以曹县为中心,上海、深圳、北京、纽约、迪拜、华夏、世界在四周包围,曹县的格局越来越大,甚至突破地球走向宇宙。

单纯夸曹县“666”是最基础的操作,网友从各个角度围绕“曹县牛逼”这个命题进行创作,送曹县“C 位出道”。

在有关曹县的玩梗中,调侃曹县城市地位的段子热度最高。曹县和纽约、北京的差距就不用多说,“美曹冷战”也让人记忆犹新。如今,地球已经分为南半球和“曹半球”,曹县甚至冲入宇宙,“曹河系”和银河系并列,成为“宇宙中心”。

1

小县城都已经是宇宙中心了,消费也低不了。人在曹县,消费用的是比特币,一顿饭下来,“一辆宾利就没了”。虽然“拿两百万来曹县一天就花光了”,但好在收入不错,“要了一天饭,回深圳湾一号买了一套房”。

在这种情况下,拥有曹县户口和房产的人就成为了人生赢家,放弃北京和上海的房产,买曹县的地下室只为了一个曹县户口。

曹县已经这么牛了,没有“曹港澳通行证”进不了市区。而那些从外地来到外地打拼的年轻人,压力也很大,对比之后,还是发现“回上海压力小点”。

“曹县梗”中的曹县,入城得办通行证,挣的花的是比特币,比肩北上广,甩纽约几条街。曹县是不是中国最牛逼的县城不知道,但一定是中国最魔幻的县城。

北棺材南汉服,曹县逆袭了

比肩北上广当然是夸张的说法,但也正是因为这些夸张化的描述,“曹县梗”才会那么火。“曹县梗”刷屏的同时,大家也开始好奇:曹县最真实的样子是怎样的。

曹县是山东西南部的小县城,是山东人口第一大县,也是劳动力资源第一大县。虽然人多,但是过去经济实在不咋样,一直是人口外流的重灾区,曹县大集镇的孙庄村,曾经是著名的“三多村”:光棍多、老人多、留守儿童多。

不过,这个状况近年来好多了,2006到2020年,曹县 GDP 翻了5倍多,虽然和“人均收入3000比特币”还有不小的差距,但已经是菏泽最有钱的几个大县之一。

曹县脱贫,离不开几个关键词:汉服、表演服、棺材和木制品。

如果你是汉服爱好者,你身上穿的汉服,很有可能就是来自曹县。靠低价汉服,曹县正在抢占国内汉服市场。根据《2019汉服产业报道》,价位在100~300元间的汉服销量最高,41.78% 的汉服消费者主要选择这个价位的服饰。

1

曹县汉服高周转、高产能、批量采购的工业化模式,直接拉低了汉服的整体价位 [1] 。拼多多汉服销量前2000的店铺中,有1200家来自曹县,当地生产的原创汉服销售额占全国同类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 [2]。

比汉服市场份额更高的,是曹县的表演服饰,占据了全国市场60% 的份额 [3],网络销售额占淘宝和天猫平台上表演服饰销售额的70% 以上 [2]。

除了演出服饰,曹县还有一门反差很大的赚钱生意——卖棺材。

2017年日本电视台报道称,全日本90% 的棺材产自曹县 [4],棺材产业主要集中在曹县的庄寨镇,这里盛产泡桐木,是“中国泡桐加工之乡”,泡桐木质地松软,适合木雕,正适合用来做棺材。

不仅是泡桐,曹县还盛产杨木、杞条,天眼查数据显示,曹县木制品加工相关企业有7611家。而根据曹县政府公开数据,曹县木质工艺品在淘宝和天猫的市场销售份额达到40%,在京东的销售份额则占到了二分之一。

1

其中,曹县的家具还远销国外,曹县实际进行过进出口业务的企业有181家,其中有152家都是木制品及家具企业,创造了2020年全县68% 的出口创汇额 [5]。2019年,曹县融媒体中心甚至还宣称,“美国木质国旗的80% 来自曹县。” [4]

和汉服产业集中在曹县东南区域的大集镇不同,曹县的木制品主要集中在北部。北边卖棺材,南边做汉服,当网友发现曹县不仅有梗,也有一定的底气和实力,而产业又是如此“特色”时,曹县想不走红都难。

背靠电商,但这还不够

曹县的逆袭,和以服装和木制品等制造业有大关系。但怎么把生产出来的东西卖出去,曹县更有门道。

根据天眼查,曹县的产业机构中,制造业占比23.61%,而批发和零售业占比40.98%。借助电商把货卖出去,才是曹县真正的财富密码。

2009年,曹县诞生了第一家淘宝店,2020年曹县淘宝村数量已经增加到了151个,全山东省的淘宝村有四分之一都在曹县。如今,曹县位列中国淘宝村百强县第二位。

直播卖货,让曹县人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多。曹县政府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9年间,曹县电商销售额从9亿元增加到198亿元,翻了22倍。

1

中国最懂互联网思维的县城,曹县算一个。以曹县特色的表演服饰为例,在1998年刚起步时,为影楼制作表演服饰只是一部分村民农闲贴补家用的营生。

直到2008年,曹县大集镇有几户村民尝试通过“淘宝网”开设网店,逐渐打开了销量,从此手工小作坊摇身一变成为产业集群 [6] 。

这几户村民,正是来自传闻中人均收入10万元,大幅超越北上广深的丁楼村。虽然收入水平无从查证,但根据山东本地媒体的报道,2018年丁楼村电商销售额达到4个亿 [7] 。

在曹县的这些淘宝村,结婚的陪嫁彩礼已经不是传统的金银首饰、房子、汽车,取而代之的是淘宝和天猫店 [8] 。

曹县的爆火,让我们看到了在主流城市之外的县域经济集群。

事实上,类似曹县这样的小县城还有很多,而曹县并不是发展最好的那一个。根据赛迪顾问发布的《2019-2010年中国县域百强发展质量评价年度报告》,2020年,全国有38个千亿县,GDP 总量达5.7万亿元。

这些千亿县以不到全国0.47% 的陆地国土面积,贡献了全国5.66% 的GDP [9]。

1

比如制造企业扎堆、有“小台北”之称的江苏昆山,2020年 GDP 达到4250亿元,是中国最有钱的县级市。主要经营生活用品的浙江义乌,网络销售额超过1200亿元,在全国县域百强中排名第十 [10] 。

相比这些千亿县和县域网络零售大县,曹县464亿元的 GDP 和156亿元的电商销售额还有不小的提升空间 [2],但已经比很多西部地区的地级市要高了。

从宇宙的尽头铁岭,到宇宙的中心曹县,互联网从来不缺网红,对网友来说,曹县是“宇宙中心”,但对曹县人来说,开心都是外地人的。

脱去“曹县梗”的滤镜,曹县依然是中国2800多个县城中普通的一个,除了那些淘宝村,其他地方也和许多边远小县城一样,并不富裕。不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曹县都在山东省平均水平之下。

尽管连续两年曹县常住人口有略增,但常住人口依旧比户籍人口少了28万左右,这个缺口在短时间不会得到缓解,就算是回乡的青年,很多也还是想把家定居在离家近,发展条件更好的济南、青岛。

中国大多数县城留不住人的困境从始至终并未改变。

参考资料:

[1] 王古锋. (2021). 谁在拼多多上卖汉服?. 连线Insight. Retrieved 4 June 2021,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H4f3ifWNotfHPHC0o-4Sbg

[2] 曹县融媒体中心. (2021). 曹县表演服、汉服、木材加工:合力打造新经济. Retrieved 3 June 2021,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RPAtQOxI0fVMF5oLkCGCYg

[3] 曹县人民政府. (2018). 曹县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曹县电子商务发展三年(2018-2020年)行动计划》的通知. Retrieved from http://www.caoxian.gov.cn/art/2018/6/27/art_14583_5433253.html

[4] 曹县融媒体中心. (2021). 走红网络!曹县这张名片最近广为传播. Retrieved 4 June 2021,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4fFZ_RQi1qQ81hOvzMrr3w

[5] 曹县人民政府. (2021). 曹县:中国木艺之都的“前世今生”——记全国最大的网销木制品产业集群. Retrieved 3 June 2021, from http://www.caoxian.gov.cn/art/2021/3/2/art_14555_10286649.html

[6] 刘晗. 曹县表演服饰产业集群竞争力现状与提升策略研究. (Doctoral dissertation, 天津大学).

[7] 张迪 & 王奕然. (2019). 山东大集镇丁楼村家家户户做电商 去年销售额达4亿. 中国日报中文网. Retrieved 4 June 2021, from https://cnews.chinadaily.com.cn/a/201908/27/WS5d673c66a31099ab995dc86b.html

[8] 何涛. (2018). 一个村镇的蜕变:山东曹县大集镇——被淘宝打开的新世界. 济南时报. Retrieved 4 June 2021, from http://pc.jinantimes.com.cn/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42&id=64457

[9] 赛迪顾问. (2021). 2019-2020年中国县域百强发展质量评价年度报告. 赛迪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

[10] 农业农村部信息中心 &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 (2020). 2020全国县域数字农业农村 电子商务发展报告. 农业农村部信息中心. Retrieved from http://www.moa.gov.cn/xw/bmdt/202004/P020200430664543232916.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