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第一烂梗,早该被封

2022-05-24 18:52:51
0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救命,为什么要发这种东西,好可怕。”

上周,至上励合成员刘洲成发布的一段视频,把自己送上了热搜,引来了无数批评和抨击。

视频里,他对着镜头表情狰狞,不停挥拳,一下下打在屏幕上。

光是看到截图就能感受到恐惧/视频截图

评论里,不熟悉他的人都在表示疑惑:“他不会以为自己很帅吧”“这是有暴力倾向吗”。

刘洲成则回以剑、棺材、匕首等表情。


稍微了解他过往经历的人,有的指出“家暴梗一点都不好玩”“家暴人设适可而止吧”,有人却自认幽默地调侃说:“你们懂什么,这是前妻视角”。

最终,这条毫无底线的视频,让刘洲成被平台封号禁言,闹剧暂时画下休止符。


可惜把“家暴”作为人设和梗的闹剧,还远远没有结束。

01

恶臭的家暴梗,什么时候完?

这不是刘洲成第一次因为家暴出圈。

早在2017年,刘洲成的前妻就曾指控他,在自己怀孕和坐月子期间,先后六次对她实施严重家暴。

来自微博@MiuViki

事件曝光后,刘洲成口碑直线下跌,演艺事业也受到重创。

本以为他能吸取教训,可刘洲成不但看不出反思的意思,反而卖起了“家暴”人设。

在视频平台上,他不仅多次公开讨论所谓“拳法”,还曾经拿出一本名叫《咏春拳散手》的书,公开向粉丝售卖。

上一次出圈,是他官宣新恋情的视频下,新女友留言“大家好,我是新沙袋”。

刘洲成则使用拳头表情回复,嬉皮笑脸,毫无悔过之意。


令人惊讶的是,即便是这样的劣迹艺人,仍不乏追捧者:他的粉丝自称“拳宝”,刘洲成以“师傅”自居。

“在一起挺久了,该打了,哥”、“南洲成北劲夫,女人见了都得哭”,这样的留言,分分钟获赞破百破千。


至上励合原本甜蜜的《棉花糖》,也被他的追捧者们改编成了血腥恐怖的“家暴主题曲”:

更可怕的是,互联网上,还有千千万万个“刘洲成”和他的“拳宝”们。

社交媒体平台上,有颜值博主自立“家暴人设”圈粉,还能收到粉丝诸如“哥哥打我”、“老公我自己爬地下室”的“热情”回应。

但是不管是原视频还是评论,都透露着:

家暴是一件可以用来开玩笑的事情,甚至被当成“吸粉”的人设,可以与“痞帅”、“禁欲”并列。

不仅从加害者视角可以大肆“玩梗”,而且连一些受害者视角的观众,都能像“我是新沙袋”一样,甘之如饴地“接梗”。

除了呈现家暴内容的短视频,“家暴妆”也曾在美妆圈掀起一阵热潮。

顾名思义,这种妆容模仿的是家暴受害者的外貌特征:布满淤伤的面颊、裂开渗血的嘴唇、红肿乌青的眼睛......

家暴妆的初衷,本是为了反对家暴。

2015年,西班牙艺术家Alexsandro Palombo,将8位好莱坞女性,打扮成了遭受家暴后的样子:

这样做的目的,是为呼吁大众关注家暴问题,就像照片上的配文所说“如果你打破沉默,生活可以像童话一样美好”。

而当这股风潮流传进国内,却成了一些仿妆博主的流量密码:

将被家暴当成一种很“酷”、很特别的经历,甚至是可以调侃与炫耀的资本。


伤害被美化,苦难被消费,施暴者和伤害本身,都在所谓“梗”的掩护下完美隐形。

互联网用苦难造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2020年,“杭州杀妻案”骇人听闻,犯罪嫌疑人将妻子杀死并分尸,扔到化粪池中。

尽管凶手已经被判死刑,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来自微博@新华网

可网络上的“梗”,却不需要什么代价:“化粪池警告”、“绞肉机警告”、“两吨水警告”......

明明是一场血淋淋的犯罪事件,却被无底线的娱乐化,简化为一场关于情侣或夫妻间,威慑与服从的玩笑:

“我说了一句化粪池警告,她就把家务都做了。”

“感谢老公多年的不杀之恩,以后要低头做人,保命要紧。”


家暴的残忍,给受害者带来的伤害,本就艰难的发声和求助,便在不知不觉中,湮没在流量的狂欢里。

02

真实的家暴,是什么样?

全国妇联和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22.9%的女性和19.9%的男性曾遭受过家暴。

考虑到家暴发生场所的私密性,实际的数据,可能更加触目惊心。

它可能发生在任何家庭、任何人身上,施暴者可能是衣冠楚楚的知识分子,受害者可能是镜头前言笑晏晏的明星网红。

给无数人留下童年阴影的《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里,冯远征饰演的家暴男,就是一位极具社会声誉的外科医生。

在外面,他是斯斯文文的高级知识分子。

回到家里,他就摇身一变,露出了残忍、暴力的本性,对妻子心狠手辣,经常把她打到口鼻流血。

整部剧灰暗而阴冷,施暴者的眼神、动作、言语都透露着让人无法摆脱的窒息感和惊悚感。

这样的色调和氛围,构成了很多观众对于家庭暴力认知的底色。

而现实中的家暴,只会比影视中更暴力、更残忍、更让人毛骨悚然。

2019年,美妆博主宇芽发布一则电梯内视频,揭露自己长期遭受家暴的真相:

“抓住我的头使劲往墙上一撞”“通过各种方式对我精神控制、洗脑”。

“用他穿着鞋的脚踩我脸,我甚至能够闻到他脚底在外面踩过的脏的味道”。


当恐怖片照进现实,就是家暴的模样。

2020年,拉姆在直播时,被有过多次家暴劣迹的前夫纵火烧死,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在报道中,曾有细节披露:“她在医院的ICU里深度昏迷了13天,全身90%以上烧伤,整个人都是焦黑的。”

“除了烧伤,还有六七处刀伤,额头上的伤处深可见骨。”

当这些血淋淋的残酷事实摆在眼前的时候,还会觉得家暴是一件可以拿来玩梗和消费的事情吗?

每一次自认幽默的“调侃”,都是在撕开受害者和家人的伤口:

它一点都不好笑,只能让人看到玩“梗”人的残忍和无知。

03

消解苦难后,还留下什么?

“打破沉默”,是帮助家暴受害者时,遇到最大的问题之一。

据统计,家暴受害者平均遭受35次家暴后才会选择报警,家暴后第一次就报警的只有1%。

能被我们看到的、触目惊心的苦难,只是冰山一角,在海平面之下仍隐藏着“沉默的大多数”。

“这几年一直被殴打,为了孩子在忍受,我报过警,但是没用。”

“母亲有抑郁症,被父亲家暴多年了,但是我妈被PUA了,不想离。”


沉默的原因多种多样,有人是出于恐惧,有人是出于羞耻,有人是因为被施暴者精神控制,有人出于“家暴是家务事”的传统观念……


可受害者的沉默,不该成为他人冷眼旁观、肆意调侃,甚至随便玩梗、羞辱的理由。

将他人的苦难,作为自己博取眼球的资本,“家暴梗”不是第一次,可能也不是最后一次。

有人畅想回到民国,做“潇洒多金的姨太太”,“遇见自己的军少”。


有人愿意回到古代,做“青楼名妓”,认为这最是“浪漫多情”。

视人民如草芥的军阀,成了“霸道总裁”“好man好有魅力”的代名词。


将家暴娱乐化,将兵荒马乱的时代浪漫化,将黑暗苦难的“青楼”生活梦幻化,将鱼肉百姓的军阀偶像剧化……

拿别人的血,当做自己生活的点缀;用他人的眼泪,浇灌自己的所谓“灵感”。

在娱乐至死的大环境下,本应让人痛定思痛的苦难,被互联网用“造梗”这种娱乐化的传播方式消解了。

把本该引起社会关注的严肃话题,低级处理成一个全民娱乐的流行梗,可能是对真正受害者的二次或多次伤害。

同时,也在不断模糊我们与恶的距离。

我们从小就在听《狼来了》的故事,却在以后的人生中,一次又一次忘记这个最简单的道理。

当家暴真的变成了随意玩笑的“梗”,当狼真的来了,那些求救的声音又会被谁听到、听到之后又会被谁相信呢?

当苦难变成一种娱乐,将有更多人毁于这场娱乐。

面对未曾经历、无法感受的苦难,做不到理解和同情,那么,至少要保持起码的善良和愤怒。

而不是通过娱乐、调侃的方式,成为恶的帮凶。

“每个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哀伤,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

所以,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它就为你而鸣。”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

槽值

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