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韦神”,困在谣言里

2022-05-16 16:20:16
0

别再打扰“韦神”了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别传了,大家都被骗了,这个是谣言。”

近日一则“韦东奕帮博士团队解决数学难题”的新闻,让去年突然走红的“北大韦神”,再次成为全网的焦点。

在视频平台上,“韦东奕”“韦神”等话题,播放量均超过30亿。

据飞瓜数据统计,“韦神”的播放量,比“韦东奕”还要高些。


图源飞瓜数据

可“韦神”二字上热搜之后没多久,“韦东奕辟谣”“韦东奕否认帮博士团队解决数学难题”的词条就取而代之。


对“韦神”的佩服、对造谣者的愤怒、对编造谎言的不理解……种种情绪的交织,造就了一场场流量的狂欢。

而韦东奕这个名字,能与“谣言”联系在一起,或许是这场闹剧中,最讽刺的事。

01

离谱的造神

“韦神”韦东奕,是如何走进公众视野的?

2021年5月末,在一条引得300万人点赞的街头采访视频里,一个被误以为是北大学生、真身是北大老师的人,正平静地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他衣着朴素,抱着个1.5升的矿泉水瓶,提着一个装着包子馒头的塑料袋。


他说,自己是北京大学数学系10级本科生,14级研究生,现在是北大数学系老师。

高中参加数学联赛获得了山东省第一名,还获得了数学奥林匹克金牌,这样保送了北大。

采访中的他不善言辞,被要求说一句加油打气的话时,也只说了一句朴实无华的:

“加油!欢迎来到北京大学……我也不会说别的。”

这段采访原本没有引起多少波澜,直到有人一眼认出:

“这不韦神、韦东奕么?”

原来,在学术江湖上,早就流传着韦东奕的传说。

在人们口口相传的故事里,“韦神”从高中就不用带课本。老师在台上讲数学题,他在下面闭目养神;一旦睁开眼,老师就知道自己讲错了。

担任助教时,老师向同学们介绍说:你们有题不会可以问我,我不会的问助教;助教不会的话,那就是题不对。

此后,这个被同行称为“教主”、原本不在大众关注范围内的数学天才,不断在北大校园被“偶遇”。

网友在社交平台上传韦东奕大步流星穿梭在校园的身影,记录他在食堂打饭的背影、在课堂上飞一般的语速和满满的板书。

甚至有自称听过韦东奕课程的北大女生说,她利用课上所学公式抓娃娃,一次就成功了。


铺天盖地的“神”字,给韦东奕增添了亮眼的光环,可专业度极强的学术领域,在不少人看来,没有文章可做。

越来越多双眼睛,开始关心他学术成就之外的私生活,渴望造就一个不懂数学的路人,也能顶礼膜拜的“神”。

去年高考前的热度渐渐散去后,5月6日,一张言之凿凿的聊天记录,又把淡出互联网视线的韦东奕,拉回了聚光灯下。

某大V发布的一段微信聊天记录里,是这样说的:“一个科技公司建立仿真模型模拟产品物理性能,韦神只用一晚就解决了困扰6名博士4个月的难题,仿真数据与实验室数据匹配度达99.8%。”

而且“他不要报酬,因为觉得‘太简单了,没必要给钱’,公司只能往他的交通卡里充了钱表示感谢。”

一个人吊打六个博士、淡泊名利、打钱都是打到公交卡这种再朴实不过的“账户”里……

爽文都不敢写的剧情,在现实中发生,“韦神”再度爆红,天才和普通人的差距,再次席卷网络。

漩涡中心的韦东奕,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又火了”,无奈传言甚嚣尘上,他才接受媒体采访并澄清:

“确实没有这回事,这是假新闻。”


三言两语,给急剧升温的“造神行动”泼了一盆冷水,放出消息的“始作俑者”也只好公开道歉。


而这位向公众道歉的大V,和两个月前“出题让牛津女孩朱朱自证身份”的博主是同一人。


看完韦东奕的采访,才发现围绕他的谣言,不止这一条。

所谓“哈佛为他打破针对留学生的百年校规,愿免考英语,破格录取”,也是子虚乌有。

“关于哈佛那个,可能有些人这么认为,但没有明确这么说过,哈佛没找过我。”

“网上有些消息是假的。”

02

重新认识韦东奕

不是韦东奕不值得被夸赞,而是这样的夸赞,早已偏离了“肯定学术成就,鼓励学术研究”的出发点,成为了流量密码。

韦东奕和我们,都真的需要这样的“造神”吗?

首先,一个“神”字遮盖了韦东奕天分背后,后天付出的扎实努力。

简单来说,韦东奕从14岁起,就在备战国际奥数赛;在高中两次以满分拿了第49、50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之后被保送到北大硕博连读,毕业后留校任教。

看似一路顺风的履历表背后,是反复的磨砺。韦东奕的教练、山师大附中张永华老师说,入选国际奥数国家队,要经历多次比拼、层层淘汰。

当年通过全国联赛选出的30人,要在冬令营连着考试两天,选出30人进入集训队。

之后,还要经过前后8次的大小考试,最终只有6人能留下。韦东奕最后的成绩是第三名。

图片

参加第49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的中国队参赛选手合影/图源新华社

2008年,韦东奕以满分的成绩拿到国际数学奥赛金牌,帮助中国队拿下团体总分第一名。

媒体蜂拥而至,他只是谦虚地说“是题出对路了”。

来源:闪电新闻,山东电视台《民生直通车》

上海大学数学系的冷岗松教授写过一篇《韦东奕的妙解》,记录了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国家集训队里,一些关于韦东奕的记忆:

2008年集训队小考,有一道代数难题,只有三个学生做出来了。其中两个是已小有名气的高手,并且解答过程都用到了几何方法。

第三个人就是韦东奕,他用纯代数方法解出答案。

此后,难题多次被韦东奕轻松解答,而且解题方式总与大多数同学不同。

冷岗松用“神勇”“旱地拔葱”之类的词语形容韦东奕的回答,甚至找不到一个扣分的地方。

方法“自然而优雅”,“反映出他很强的分析硬功夫”。

“于是,中国奥林匹克的历史上,产生了第一个在国家集训队的所有考试中均获得满分的选手,这是韦创造的记录,而且这个记录至今没有被打破。

韦的传奇还包括两次IMO满分金牌(第49届和第50届),2013年获丘成桐大学生数学竞赛个人全能奖(金奖),并获得五个单项奖中的四个金奖,一个银奖。”

强悍的实力是天分与努力的结晶,但支撑韦东奕的更多还是“对数学的兴趣”。

韦东奕在专业上的“灵气”是家庭氛围熏陶的结果,也受心无旁骛的生活态度影响着。

他的父母都是山东建筑大学的教授,一家人都爱读书,家里藏书很多。

父亲韦忠礼是数学教授,读关于数学的书就成了韦东奕从小的消遣方式之一。

小学一年级,他读到一本《华罗庚数学学校》,对数学产生了兴趣。书中都是难度很大的数学题,但解出一道就体会到乐趣。所以韦东奕把这本“没什么特别之处”的书一直看了下去。

这本在采访中偶尔提及的书,如今也被加上了“韦神推荐”的标题,不知带来了多少收益。


“一夜爆红”后,韦东奕小学读过的书被商家冠以“韦神推荐”的名头

这些看上去与时下年轻人格格不入的生活方式,也就是韦东奕的日常。

韦东奕堂哥曾接受媒体采访,说虽然堂弟年少成名,但一直淡泊名利。

“他家里基本跟毛坯房差不多,因为讲究环保,所以生活很随意。也不讲究吃穿,采访视频里看到的矿泉水加馒头其实是他的常态。”

他也透露,在北京,韦东奕1个月的生活费甚至不超过300块钱。

他几乎不看电视,也没有微信,除了查资料几乎不上网,但是爱听收音机。

“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做数学题,你要是跟他聊数学他就有兴趣,其他的一概不在意。”

“有人说他英语不好,但是他母亲就是教授英语的大学老师,他参加国际数学比赛都是英文读题,学术论文也是用英文完成的。”

“拿了很多奖项别人都不知道。”

这样的“韦神”走在北大校园里,几乎没人不认识他,但他几乎不怎么跟人互动。

他经常一书包一书包地把奖杯证书背回家,随意放着,他一点都不在意这些名利的东西。

生活中,韦东奕崇尚环保的生活态度。他不玩手机,空闲时会听听收音机里的新闻广播获取信息。

为了省电,他只在必要的时候开灯,甚至悄悄给自己开设了一场“电表排位赛”:

“本科的时候喜欢看电表,我会把电表当成比赛。为让宿舍里剩的电多一点、排位稍微靠前一点,就不希望用空调了。”

03

捧杀,大可不必

韦东奕,不是第一个一夜爆红的“神”。

如果我们往回看,会发现往事件件清晰。

1984年,体操运动员李宁,拿下奥运会三金两银一铜,成为万众瞩目的体操王子。1988年,他比赛失误,收到了无数来信:

信封里装着子弹、刀片、塑料绳,“你真不愧是体操亡子”。

刘翔2004年获得雅典奥运会男子110米栏金牌,一夜之间成了不能输的“亚洲飞人”。

14岁的全红婵拿下奥运金牌,被称为中国泳坛“天降紫微星”。接着她的父亲在传言中被塑造为“吸血鬼”,全红婵的家被赶来采访的媒体、打卡的网友围得水泄不通。

严重影响了全家正常的生活/微博@中国新闻网

《星光大道》的“大衣哥”朱之文走红后,也被同村的村民堵在家门口日夜直播,故意借钱不还;还有疯狂的“粉丝”来拜师不成,拿铁锤砸门索要“精神损失费”。

微博@凤凰网视频

而韦东奕,一个沉浸在数学世界里的青年学者,也以他从未料想过的方式走红。

爆火以后,有好心的网友觉得韦东奕的水瓶旧了,就给他送去新的水壶,但都被他放在了窗边。

微博@九派新闻

这次,更是有人编制了耸人听闻的新闻,只为打着他的名号,搏一搏眼球。

在微博搜索“韦东奕”,甚至能看到“韦东奕女友”“韦东奕女友接受采访”等关联词……窥伺的眼睛、造谣的键盘,已经进入了他的私生活。

韦东奕曾被问起“有没有女朋友”,他说表示“没有,现在还没想过”

一个痴迷数学、沉浸在学术世界的青年学者,可以成为人们学习的榜样,能提供一些普通人借鉴的经验,

但一定不是以被捧上“神坛”、封“神”的方式。

没有人能经得起万千双眼睛的凝视,也不应该承受被大众以“神的标准”要求的压力。

当一个个生动立体的人,被“捧上神坛”,又不小心“翻车”“反转”“塌房”“跌落神坛”。

众人在喧嚣后散去,留给当事人的可能只剩一地鸡毛,与莫名扰乱了正常生活的困扰。

外界的纷扰,很难打扰到醉心学术的韦东奕,可不善言辞的他,还是对采访者说了句:

“可能不理我,就是最好的。”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

槽值

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

进入关怀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