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的童年神作,我赌你从没看懂

2021-10-25 15:18:18
0

为什么38年过去了,我们还在怀念它?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我的童年回来了!”

“想不到它能有上映的一天!”

“那个老狐狸简直是我的童年阴影!”

最近网上这么热闹,是因为有一则“旧片重映”的消息——

经过漫长的修复,1983年的国产动画电影《天书奇谭》4K纪念版终于定档,即将登上大银幕。

作为80、90后的“神怪美学”启蒙,它的“复出”让多少人的记忆被再度唤醒。


不夸张地说,《天书奇谭》问世的那个年代,国产动画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巅峰水平。

《大闹天宫》《哪吒闹海》《黑猫警长》《舒克和贝塔》《葫芦兄弟》《宝莲灯》……

数不清的优秀作品,陪伴了几代中国人走过青葱年少。

而开启了那个“中国动画产业黄金时代”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简称上美影),在当时也是佳作频出、享誉国际。

但作为上美影六大经典动画长片之一、实验性与创造性兼具的那本“天书”,却逐渐被大众所遗忘。

“天道无私,流传后世。”

如同影片中的天书一般,《天书奇谭》抵住了漫长岁月的冲刷,穿越到2021年的今天,再次向我们走来。

01

不只是给小孩子看的动画

《天书奇谭》的故事取材自明代《平妖传》——由罗贯中、冯梦龙根据民间传说整理编写成的一本神魔小说。

在彼时,动画创作还大多处在“为儿童服务”的阶段。

而以王树忱(代表作:《哪吒闹海》)和钱运达(代表作:《邋遢大王奇遇记》)为首的创作班底,已经不满足于只做“给小孩子看的东西”。

上美影老厂长特伟提出的“老少咸宜,雅俗共赏”方针,让他们的叛逆成为了可能。


主创们打破过往动画创作中忠实于原著的传统,从偏成人向的市井小说中提取人物设定,运用“串烧”的方式创作了全新的剧本。

这在中国动画创作史上,还是前所未有的尝试。

影片剧情围绕“天书”这一核心线索展开。

天神袁公兢兢业业看守天书三千年,从未看过一眼;一日因“官卑职小”未被玉帝邀请参加瑶池盛会,于是闹了情绪,偷读天书。


不看不知道,一看却发现天书上写着“天道无私,流传后世”八个大字——

既然如此,为何要密封起来不让人看呢?

于是袁公私自下凡,将书中的一百零八条法术刻在云梦山白云洞的石壁上,以祈传与人间,造福百姓。

但因“泄露天机”,袁公被革除天职,并罚终身看守石壁天书;而本想造福于人的法术,也被图谋不轨的狐妖觊觎,偷学了去……


在影片中,天书的存在像是一面照妖镜,善恶由此两分。

三只狐狸,代表着邪恶势力。

他们潜入山洞,偷吃仙丹变成狐妖,盗走天书。

之后他们组成诈骗联盟,在民间装神弄鬼,骗取钱财;在官府兴风作浪,欺压百姓;在皇宫平步青云,助纣为虐。


蛋生和袁公,则是正义力量的化身。

这位从蛋中破壳而出的孩子(名蛋生)天性纯良,得袁公指引,拓走石壁天书。

他学习法术,惩恶扬善,为百姓除灾;与妖狐斗智斗勇,夺回被搜刮的民脂民膏。


一正一邪两派的对抗,构成了故事的主线。

在此基础上,主创们颠覆性地采用“串烧”编排剧本的方式,又刻画出国产动画史上最成功的人物群像——

六根不净的僧侣,见风使舵的商人,作威作福的地保,贪心不足的县令,好色无能的府尹,腐朽昏庸的皇帝等等。

鲜明且滑稽的人物形象,既使故事充满了中国式黑色幽默,又把封建社会自下至上的众生相展现得淋漓尽致。


对儿童来讲不过于晦涩难懂,也能使成年人品读到更深层的隐喻。

影片末尾的皇宫斗法,更是将剧情推向高潮。

只见狐妖变出三只老虎,蛋生变出三条龙,双方为争夺天书打得难解难分。

凶猛的老虎在狐妖怂恿下,把蛋生的龙吞到了肚子里。龙骨却从它的口中钻出,又变成一条新龙。

会喷火的猛虎和喷水的巨龙扭打在一起,蛋生和狐妖也为了抢夺天书在悬崖峭壁上跳跃穿梭。


双方胶着之际,袁公及时现身,夺回天书,并用法术将狐妖压倒在了云梦山下。

料到无法再继续保留天书,让蛋生将书上法术全部记在脑中后,袁公忍痛将其焚毁。

而袁公自己,也因再次触犯天条被锁链绑回天宫……

袁公最后喊的那句:“蛋生,今后你要好自为之”令多少人破防了

一个非传统大团圆式的故事结局,给观众留下了开放的思辨空间。

从封锁,到流传,再到销毁,天书的流转形成了一个闭环。

到底应该将它藏于神龛,还是授与世人?

答案在每位观众心里。

38年前的出品,至今豆瓣评分9.2分

经典之所以能成为经典,既是因为它有关“是非善恶”的核心议题,不管何时讨论都有其存在的价值。

也是因为它不随时代变迁而褪色,能在不同的年代背景下品读出不一样的意蕴。

常看常新,越看越新鲜。

02

只有中国人能拍出这个

只有中国能拍得好《天书奇谭》。

在这部电影中,主创们大量运用国画材料,以细腻的工笔重彩塑造了山水绘画风格的背景,巧妙地展现了中国古典长卷之美。

比如,影片一开始的“云梦仙境”,就是利用传统中国画的水墨渲染而成。


雾气氤氲,山峰高耸,石崖陡峭,朝霞微红,藤条摇曳,白色仙鹤,引颈长鸣……


将充满诗情画意的江南风景展露得淋漓尽致。

而随着情节的进展,故事发生的场景发生变化,画师的用墨技法也对应做出着改变。

不同于表现自然风光时的水墨渲染,为了突出街道市井、亭台楼阁、宫殿庭院、拱桥水榭等人文景观的细节,这些元素的刻画全部采用工笔细描的技法,让中国古代建筑的精妙纤毫毕现。



在角色设计上,动画造型设计师柯明先生,则借鉴了中国民间艺术中的多种造型方法,力求使呈现出的人物属性明确、神形兼备。

就拿传统戏曲元素的运用来说,全片超过一半的人物形象都借鉴了戏曲造型。

袁公白袍红脸,连鬓长须,浓眉凤眼,额上弦月印记,酷似京剧中的关公。

在气宇轩昂之余又加入几分仙风道骨

蛋生参照京剧中的娃娃生,脸蛋浑圆,面中红晕,发髻整齐,稚气未脱。

举手投足间透着“天才少年”的灵气

而那三只狐妖,蓝狐妖的脸谱是年轻的白面书生,虽身着书生衣裳,却头脑简单,好吃懒做。

粉狐妖的脸谱对应京剧中的花旦,凤眼樱嘴,杨柳细腰,眉下一颗痣使她看起来“媚”中透着毒辣。

老奸巨猾、无恶不作的黑狐妖呢,用京剧中的老旦形象来突出她的“奸”再合适不过了。


除此之外,每个配角的形象也都有讲究。

有借鉴了京剧丑角形象贼眉鼠眼的县令。

连乌纱帽翅都是铜钱的形状

造型源于木偶玩具,全身上下都由圆木构成的皇帝小儿。


身体浑圆,双手摇摆,眼珠乱转,活像一只不倒翁的府尹大人。


生旦净末丑聚齐,这在中国原创动画史上可谓是一大创新。

影片中更是不乏中国人熟悉的民俗意象,比如令小皇帝惊叹的戏法,就加入了著名的汉族民间乐曲《百鸟朝凤》的片段。


此外,舞龙、舞狮、跑旱船、踩高跷等民俗娱乐项目也都悉数在电影中展现。


丰富的民族元素被运用到了极致,《天书奇谭》用中国本土化的艺术符号,贴切自然地传达了根植于宝贵传统文化的中国气派与中国精神。

就算没有家喻户晓的传统神话故事背书,只看一眼画风,也能知道它出自中国动画匠人之手。

03

《天书奇谭》38年

上个世纪的上美影,可谓群英荟萃。

来自中国各大美院、各个专业的年轻人在这里大展拳脚,创建了一个屹立于东方的动画王国。


早在《天书奇谭》诞生(1983)之前,上美影就已经成功制作了大批脍炙人口的动画作品。

《小蝌蚪找妈妈》戛纳电影节得奖,《牧笛》获国际最高荣誉,《三个和尚》捧回中国第一座银熊奖……

一部部赢得广泛赞誉的优秀作品,将中国动画的制作水准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峰,也迎来了世界的瞩目。


1980年初,英国广播公司(BBC)有意投资与上美影合拍一部动画长片。

而电影《天书奇谭》的制作初衷,就是回应BBC这一合作意向。

主创们充满热情,很快就着手工作——带着文学剧本和构想进行分镜设计、编写剧本、仔细打磨。

制作紧锣密鼓地展开了,BBC的资金却迟迟没有到位,于是他们只好自己拍。

工作人员几乎全是当时国内一流的动画艺术家。在那个没有电脑的年代,技术的限制也丝毫阻挡不了他们创造的热情和创新的脚步。

正在工作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创作者

最终,长达89分钟的影片全部由画师们手工绘制而成。

总耗时三年,手绘原画12万张,劳动强度和难度可想而知。

《天书奇谭》分镜脚本

除了画面,《天书奇谭》的配乐与音效也极具先锋意识,甚至比被公认的 “中国电音启蒙”《云宫迅音》,还要早几年用上电子合成音。

搭配笙箫锣鼓等民族乐器,古典的中国仙境立马又多了几分迷幻和鬼魅。

任过程曲折,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依旧不负众望,用自己的独立制作,终结了中国动画长久以来对传统文学作品的简单复制,又一次创造了民族动画史上一个里程碑式的突破。

2018年,《天书奇谭》修复项目启动。


从画面到配乐、配音,在达到大银幕播放需求之前,等待着工作人员们的是庞大的工作量和无法预知的困难。

不仅封存了数十年的“胶卷动画”,无法被现代电脑设备直接数码化转化,只能逐帧修正;

从老胶片的清洁整理,到逐帧扫描调色,每一个步骤都需要极致的细心和耐心;

独立的音乐资料也出现了多达十五处的缺失,此外配音也需要重新录制。



但如何保留旧版音乐的“古典韵味”,又使声音修复团队不得不面对新的难题。

“只能慢慢来。”

为了尽可能地还原观众记忆中的《天书奇谭》,所有工作人员全身心地投入到修复工作中。

夜以继日,倾注着自己百分之百的心血。

最终,在各个修复团队、前辈与后辈的共同努力下,《天书奇谭》4K修复版终于将登上大荧幕。


遗憾的是,定档海报的主创人员名单中,

6位前辈已经离世,无法亲自见证它登上荧幕的珍贵一刻。


但老师们为中国动画做出的贡献,他们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将延续下去。

而影片内外的新旧融合,其背后蕴含的薪火相传和生生不息,一定会唤起几代人的童年回忆,或许也将为又一代人创造新的回忆。


曾几何时,中国动画产业在全世界举足轻重。

日本漫画家手冢治虫受到《铁扇公主》的触动,弃医从画,成为日本动漫发展的领军人。

宫崎骏在中国民间传说改编成的动画《白蛇传》影响下,才开始追逐动画,也曾发出“最好的动漫在中国”的感叹。

虽然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中国动画受好莱坞和日式风格的影响,陷入了一种“四不像”的尴尬境地。

技术不成熟,画风不纯粹,故事没灵魂,导向不清晰,让世界影坛中最独特的中国符号消失不见。国产动画一度成为部分观众眼中“低幼”“粗劣”的代名词。

“国漫”何时能够荣光再现?谁也无法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但或许正如鲁迅先生在《且介亭杂文集》中所说,“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只要我们沉下心来,深挖厚掘,

慢下脚步来,精雕细琢。

那一天,也许就不会太远了。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

槽值

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