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女生都是被这句话骗大的

2021-10-19 15:36:17
0

别再说女生学不好数学了。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男生数学考了一百分,老师会说:男生就是聪明。”

“女生数学考了一百分,老师就说:女生也有聪明的。”

《脱口秀大会》的舞台上,选手鸟鸟的吐槽,瞬间让弹幕炸了锅:同一个世界,同一位老师,同一门数学。

男生和女生收获不同评价/《脱口秀大会》

学生时代,我们几乎都听过父母老师言之凿凿的“理论”:

“别看女生现在成绩好,开始学物理化学,就跟不上了;就算男生的成绩不尽如人意,但等到文理分科就好了。”

“女生成绩不好,是因为不聪明、学不会。男生成绩不好?其实他很聪明的,只是不努力。”


类似的论调还有很多,无一例外,暗示着一个刻板印象:

“男性天生就比女性更聪明,更适合学数理化。”

无数老师、家长和孩子,都被这个缺乏科学支撑的歪理骗惨了。

01

女孩

天生学不好数学?

不可否认,男性和女性在不同学科的表现上,的确存在差异。

但是,这种差异,并非来自所谓的“天赋”。

恰恰相反,多项研究都指出,男女儿童发展早期,数理能力方面,没有性别差异。

一篇发表在《Nature》上的论文,从多个角度比较了500多名儿童的数学认知差异。

参与实验的孩子,年龄在6个月至8岁,参与的项目包括数字感知、数学概念、计数能力等等。

儿童时期,在物体处理、数字处理和几何推理方面,没有性别差异/图源参考资料

结果显示,男女之间的数学认知能力,没有显著差异。

2018年,一项针对高中生的研究,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研究人员分析了160万名高中生的成绩,他们来自268所高中,时间横跨1931年~2013年。

结果发现,在普遍被认为是男性占优势的STEM(指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学科中,高中男女生成绩并没有统计学差异。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女生的成绩分布更加集中。

换句话说,在数理化领域,女生拔尖和垫底的都相对更少,男生则相反。

图b反映了非STEM中男女生的表现:女生成绩更好,拔尖的女生更多

图c反映了STEM科目中男女生的表现:女生平均成绩略好、成绩分布更集中(拔尖、垫底都更少)

所以,人们口中的“男孩天生就比女孩理科好”,似乎并没有得到科学的支撑。

那为什么大学专业和未来职业上,男生少选文科,女生少选理科呢?

是因为不喜欢吗?

02

性相近,习相远

专业选择,并非全然取决于能力和喜好。

有许多人,是受到“女生理科天生弱,男生文科天生差”的洗脑,忽视自己的天分和兴趣,放弃了尝试和努力——

反正我注定学不会、不擅长、早晚会被比下去。

这种“某种性别天生具有某种优势/劣势”的区别教育,甚至从婴儿时期就开始了。

BBC纪录片《男女不再有别》(No More Boys and Girls)中,制作组做了一个实验:

正在被打扮成女婴的男孩Edward

他们找来两个小婴儿,男婴Edward,穿上粉色衣服,扮成“女婴苏菲亚”;而女婴Marinie,则成了“男婴奥利弗”。

随后,找来一群志愿者,陪他们玩耍。

当志愿者看到“奥利弗”时,立刻递上了机器人、积木、拼图等玩具。


而穿着女孩衣服的Edward,毫不意外地拿到了洋娃娃和毛绒动物等“女生”玩具。

实验结束后,制作组问志愿者:“苏菲亚”有没有最喜欢的玩具?

志愿者肯定地回答:“她最喜欢那个粉色娃娃。”

最喜欢粉色娃娃,是真的喜欢吗,还是因为她是个“她”呢

所谓“与生俱来的”喜好和天赋,或许只是成年人的刻板印象,在孩子身上的投射。

英国神经生物学家Gina Rippon 教授曾说:

“大脑的发育在很大程度上与社会、经历和成长密切相关。

我们今天之所以看到男女有别,是因为自孩子诞生后,世界就开始向他们不断灌输这样的观念。”

“男婴奥利弗”自然而然被递上了与空间、几何形状相关的玩具

在儿童的成长过程中,男孩子更常被鼓励玩与空间、数理能力有关的玩具,而女生却经常拿到洋娃娃、换装玩具。

这种从婴儿时期就存在的区别对待和陈旧观念,不仅会影响孩子的思维方式、兴趣爱好;还会“洗脑”他们,影响在学习上的表现。


来自汉堡大学的研究团队,曾经找来一群孩子,给他们灌输“女生天生就比男生更擅长阅读”的观点。

接受这个设定后,参与实验的男孩,开始对自己的阅读能力和成绩做出消极评价,表现出消极态度;而女生却对自己的阅读能力更加自信,对待阅读任务的态度也更加积极。

成年人随口说出的话,在懵懂的孩子心中,可能播下种子,也可能套上枷锁。


教育中性别偏见的影响,不止停留在文理选择层面。

一项跨全球的研究,收集了过去100年间,不同国家及地区、不同时段的数据,发现:

女孩在学习上,比男孩具有普遍且持续的优势。

研究者认为,这一差异可能是由于,父母认为女孩在学习数学和科学方面“先天不足”,于是会鼓励女儿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学习中。

结果,女生的努力,让她们在整体成绩上都有所提升。

另一方面,家长普遍认为男孩“天性就是贪玩”,当男孩违反课堂纪律、无法完成任务时,会用“男孩就是这样”的借口,听之任之。

这所有的因素结合在一起,造成了男女学习差异不断扩大的现状。


那些对“天性”的迷信,或许对于家长和老师来说,是完美的托词。

伤害和限制的,却是原本有无限可能的孩子们。

03

“像女孩一样”

除了教育,还有许多被认为是“天性”的东西,其实都与后天环境脱不开关系。

在一部名为《像女孩一样(Like a girl)》的短片中,一群十几岁的女孩,被要求在镜头前表演像女孩一样跑步、投掷和打斗。

无一例外,她们都将动作做得华而不实、软弱无力,甚至自己都笑出了声。


作为对照,摄制组找来了一群年纪更小的孩子,要求她们表演同样的内容。

像女孩一样跑:


像女孩一样投掷、打斗:


像女孩一样,那就竭尽所能。


如此明显的对比,让拍摄者有些惊讶,询问年纪大一些的女孩:你怎么理解“像女孩一样”?

女孩坦诚地说:是啊,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明明女孩觉得自己是强壮的,但这句话的意思好像是在说她们很弱、比不上别人。”


胆怯、内向、安静……并非是所谓的“女人的天性”,而是在她们成长的过程中,被社会所规训、被传统性别印象所束缚,而后天养成的。

正如哲学家波伏娃指出的:一个人并非生下来就是“女人”,而是逐渐长成了“女人”。

“女性成长境遇中的每一个因素,合谋限制了她们,让她们变得平庸不堪,但原因并不是她们天生就低人一等,而是她们慢慢学着变得被动、自我怀疑和过分热衷取悦他人”。


如果受性别所限,不允许儿童自由探索人生可能的话,那么无论是哪种性别,都会饱受其害。

对性别的狭隘认知,伤害的不止有女性。

歌曲《玫瑰少年》的原型,是中国台湾的少年叶永志。

叶永志成绩不错、善良孝顺,原本是邻居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可是,他在学校里,却被老师反感和排斥,要求叶永志妈妈带这个“奇怪的孩子”去看心理医生。

还被同班男生孤立、欺负,言语羞辱甚至欺侮、霸凌。

“觉得他不正常的人,本身就不正常”/叶永志的妈妈接受采访

只是因为,他爱好做菜、编织和美妆,说话轻声细语。比起男生,他更愿意与女生交流。

2000年,15岁的叶永志因为校园霸凌,不幸去世。

如果没有那么多“男生就该喜欢数理化和体育课,女生必须喜欢厨艺和化妆”的刻板印象,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封《写给父母的信》中,就提到过所谓的“男孩玩具,女孩玩具”:

许多男孩喜欢娃娃屋,它们比太空船更贴近人性。许多女孩喜欢太空船,它们比娃娃屋更激动人心。


“最重要的事情是,把合适的材料放到他们手中,让他们创造他们喜欢的东西。”

比起虚无缥缈的“性别天赋”,我们或许更应该关心每一个个体自身:我喜欢什么、我想做什么、我想成为什么。

而不是任来路不明的谣言摆弄,认为自己天生就只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

“或者叫人安分守己……假如人活到世上之前‘分’都叫人安排好了,不如再死回去的好。”

别再说“女孩就是不聪明,学不好理科”“男孩就是贪玩,背不过政史地”了。

尊重每一个截然不同的个体,尊重他们的才能、天赋和努力。

因为,他们才是自己命运真正的主人。

参考文献

[1] Kersey, A. J., Braham, E. J., Csumitta, K. D., Libertus, M. E., & Cantlon, J. F. (2018). No intrinsic gender differences in children’s earliest numerical abilities. npj Science of Learning, 3(1), 1-10.

[2] O’Dea, R. E., Lagisz, M., Jennions, M. D., & Nakagawa, S. (2018). Gender differences in individual variation in academic grades fail to fit expected patterns for STEM. Nature communications, 9(1), 1-8.

[3] Muntoni, F., & Retelsdorf, J. (2019). At their children's expense: How parents' gender stereotypes affect their children's reading outcomes. Learning and Instruction, 60, 95-103.

[4] 性别平等的迷思:教育中的隐形不平等

[5] Stoet, G., & Geary, D. C. (2018). The gender-equality paradox in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 educ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29(4), 581-593.

[6] Voyer, D., & Voyer, S. D. (2014). Gender differences in scholastic achievement: a meta-analysi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40(4), 1174.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

槽值

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