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集9.2,韩剧又炸了

2021-10-14 14:53:12
0

为自己逃脱,在暴力霸凌下,已经是一种勇敢。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韩剧,出了名的什么题材都敢拍。

官场腐败、政商勾结、性侵等现实主义作品层出不穷,直指不断涌现的社会矛盾。

这一次,它又杀回来了。

《D.P:逃兵追缉令》。


八月底上线来就话题不断,不仅在本土收视率第一,豆瓣得分也高达9.2。

直接瞄准了韩国最具禁忌性的话题:军队霸凌。

01

霸凌

在韩国,20-28岁的男性公民必须服兵役,最少需要服役23个月。


但长期以来,军营因暴力、霸凌问题频出丑闻。

仅2003至2007年期间,就发生了293例自杀事件,其中一百多例是因为被排挤、羞辱所致。


更有甚者因因长期被欺辱,患上精神病,最后枪杀队友。

比如2005年的韩国军营枪击案,当事人平时常被老兵责骂折磨,没有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开枪疯狂扫射,打死八名韩国军人,重伤两位士兵。


2011年,一名下士杀害了四名海军陆战队士兵。

很长时间以来,民众们对阴暗的军营怨声载道,甚至有人为了逃兵役出现过变性、自宫等新闻。

普通人尚且如此,当红明星也一样。

前些年曾曝出过一线男演员宋承宪,向兵役站称自己有肾病无法参加兵役,之后谎言被揭穿,不得已公开道歉。


曾红极一时的男演员张赫,以高价购买了一张假病历获得了免服兵役权,被曝光后人气大跌。


最出名的还属KPOP鼻祖之一的歌手刘承俊,在入伍前四个月做了腰椎手术,加入了别国国籍。


男性对服兵役的避之不及,可见一斑。

而这部剧也是改编自同名高人气漫画,作者把自己服兵役时的真实经历制作成漫画,特意将故事背景设定在了2014年。

那一年,是韩国因虐兵导致伤亡较多的一年。

还曝出了士兵尹某被虐致死的新闻。

尹某在入伍适应期结束后约一整个月时间,都被老兵虐打。

老兵们用拖把杆打他直到杆子断掉,逼着他吃牙膏,舔别人吐在地上的口水。

要是他的身体太过虚弱,老兵就给他注射营养液,然后接着打。


现实生活中的尹某遭遇非人待遇,剧中的男主角安俊浩身为二等兵,也未能幸免。

入伍前,安俊浩是个外卖小哥,为人低调内敛。

面对客人的污蔑和老板的辱骂,俊浩并不怯懦,直接辞职并开走了老板的摩托车。


入伍后,安俊浩就被老兵黄章秀盯上了。

寝室的墙上有一颗钉子,黄章秀不停地推搡着新兵们,让他们的头对着后面的钉子。

撞到钉子上的新兵们还要说谢谢。

好在安俊浩身手灵活,每次碰钉子都能尽量站稳,化险为夷。


久而久之,他愈发成为黄章秀的眼中钉。

和他同屋的曹石峰,性格温和,为人善良,每天被虐待也从来不敢违抗。

他被虐的方式令人不忍直视:被灼烧下体,殴打,还要当着所有人面打飞机,遭受肉体与精神的双重侮辱。

影视剧中,黄昏的夕阳下,是白日与黑夜的阈限,也是苦不堪言的军营内部与外部世界的阈限。


02

逃兵

忍受不了长期受虐,又不敢反抗,也有不少男性选择第三种方案:出逃。

《2014-2018.6.30逃离军务发生情况》报告指出,五年半间光陆军就有1102名逃兵,平均每年会有700名。

因为逃兵问题日渐严重,韩国宪兵队成立“逃兵追缉组”,简称D.P。

安俊浩就因为逻辑能力强、思维敏捷被调入了DP组,和一个官二代联合负责抓逃兵。

他刚上任就要追一个逃兵,安俊浩一心扑在找人上,官二代却拉着他花天酒地趣玩乐。

第二天喝多了的安俊浩得知要追缉的逃兵,烧炭自杀了。


打开档案发现,逃兵曾向自己借过打火机。

也就是说他烧炭的工具是安俊浩亲手递给他的。

逃兵生前受不了老兵的虐待,出逃后当酒店服务员也饱受凌辱,最终对生活失去了希望。

在这些逃兵里,有因为睡觉打呼噜惹老兵不满,被强制戴防毒面具然后灌水的可怜人;

也有逃出军营是为了让奶奶住上养老院的孝子。

安俊浩抓捕逃兵的过程虽是轻松暖心的,但这幽默的包裹下,是难以抵抗和无法掩藏的黑暗。

几集铺垫之后,故事迎来了戏剧性高潮——曹石峰复仇事件。


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曹石峰拿着刀,去报复已经退伍的黄章秀。

安俊浩几番劝阻。

曹石峰自知回不去了,他无力改变现状,最终含恨饮弹自杀。

他的死亡将哀凄的夜色染得更黑。


在之后的新闻报道中,他的死被描述成:

“一则陆军士兵杀人未遂事件,隶属宪兵队的嫌犯曹姓一等兵,据了解平时被列为需关注士兵,受到特别管理,且患有忧郁症,无法适应军队生活”。

以一句忧郁症轻飘飘带过。

03

反思

在6集的剧情中,我们跟随男主的脚步看到了逃兵们的故事。

片头定格在安俊浩回眸看向镜头的一刻,通过普通人,发出对制度霸凌的诘问。


为何此类悲剧新闻频频曝出?

若深思,霸凌源自权力。

剧里有这样的台词:“韩国青年把最好青春年华中的两年贡献出来去服兵役,但不是为了给军官去当仆人的!”

剧中有这样一幕,安俊浩和官二代在抓捕逃兵时,擅自离岗,和一群人吃喝玩乐。

这些人中,有的是海外国籍,有的靠裙带关系伪造证明逃过去。


即便是正在服兵役,也是为了官场上父母的政绩。

就像曹石峰的自杀。

军队早在他去找黄章秀的时候,就已经擅自派人拿上实弹去射杀他。

没有闲笔,也没有单纯为了推动工具人,几个角色形象深入人心。

最重要的是,安俊浩作为主角并没有成为脸谱化的光明使者。

《D.P.》的镜头视角,始终保持了冷静的凝视。

无论是死者家属,还是曹石峰,借由与安俊浩对话,旨在向观众发出一声灵魂拷问:为何你们都只是旁观者?

那些沉默的大多数,也变成了加害者的帮凶;

在恶行前,旁观者也是施暴者;


但好在不是每一个人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在得知第一个逃兵自杀后,安俊浩的思想意识在慢慢觉醒,用微弱的力量对抗着制度的异化。

在得知某士兵为奶奶缴费进养老院出逃军营,安俊浩和搭档放弃了追缉。

他的思想意识在慢慢觉醒,用微弱的力量对抗着制度的异化。

剧情结尾,安俊浩挺直了腰杆,大步流星朝着与战友的反方向跑去。

夕阳西下,但依旧留有余晖。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

槽值

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