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爆了,先别急着夸易烊千玺

2021-10-11 14:45:40
0

要想重塑自己的形象,需要付出的努力,比打造一个硬汉更难。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天更新

上映12小时票房破2亿,刷新11项影史记录,《长津湖》爆了,意料之中。

这部主旋律,演绎了保家卫国的铁骨铮铮,谱出一曲男儿血泪的赞歌。

《长津湖》之所以让人悲恸、沉浸其中,一众主演功不可没。

吴京、胡军、段奕宏、张涵予、朱亚文、黄轩、易烊千玺……

国产硬汉集结,华语片许久没见这么蓬勃的荷尔蒙气质。

在中国荧屏上,关于男性形象的审美,可谓经历了一个又一个轮回。

有意思的是,观众对于男演员的主流审美,常在清秀与硬汉之间摇摆。

如今,硬汉风潮又回归了。

01

《长津湖》让人印象深刻的表演是什么?

是唐国强得知爱子牺牲后,在雪地上的来回踱步,是朱亚文带着儒糯的上海口音,却表达坚定参战的决心。


是黄轩看着义无反顾的志愿军战士,宣布参战指示的肃然与不忍。


是段奕宏跟吴京第一次碰面,段奕宏写满故事的脸上,流露的温情一笑。


这几位演技派,扎实、认真,露面就展示了不俗的功底。

在国产男演员晋级硬汉的代际梯队中,他们堪称不同时期硬汉的代表。

有人实现了从“花瓶”到硬汉的跨越;

有人一出名就和“硬汉”标签挂钩,努力寻求突破……

唐国强,白面小生的开山鼻祖。

《小花》《孔雀公主》,奠定了其第一代男神的地位。


那时候,新中国的文艺刚刚繁荣,浓眉大眼的正派形象极为风行。

伴随红色影像见诸荧屏的表演艺术家赵丹、孙道临、王心刚等,都有着那个年代很典型的相貌:忠厚的国字脸,一身正气,表情刚毅,走的是儒雅范儿的俊美。

孙道临《永不消逝的电波》

然而,这种审美并没有维持多久。

1976年,高仓健的《追捕》风靡中国,撕开一道新鲜的审美。

迥异于此前戏剧化的表演,《追捕》相当生活化。

45岁的高仓健出演36岁的杜丘,硬朗冷峻、拥有历经世事的沧桑,一下子就被追捧。


“硬汉”,成为被观众呼唤出现的角色。

当时还没当导演的姜文成功塑造了影版于占鳌,弥漫着雄性阳刚的角色气质让观众记忆犹新;而以唐国强为代表的奶油小生逐渐被冷落。

就连几年后《家有儿女》里,张一山都在调侃:我要成为硬汉小生,姜文那样的。


随后唐国强转型、突破戏路,终于凭借《三国演义》、《雍正王朝》攀上高峰。

如果说诸葛亮还算是文人做派,那富于城府、杀伐决断的雍正皇帝,再不见一丝清雅斯文。


在雍正大帝被全国追捧的同一年,29岁的胡军得到了他人生第一个最佳男主。

第二年,他出演张纪中版的《天龙八部》,饰演至情至义的大侠乔峰。

浓眉、粗嗓、一身腱子肉,让他成为新一代硬汉的中坚。


《长津湖》的胡军,在七连官衔不大,资历却不浅。他表面恣意,内心却是铁汉柔情,一副慈父心肠。

雷公丰满形象,离不开胡军的用心:助听器、烟杆儿都是他的设计。

影片最后,胡军饰演的雷公仰面躺在废墟里,一句“我真的好痛”惹哭多少观众。

“硬汉”俩字,又一次被胡军完美拿捏住。


02

2007年,胡军在《集结号》客串张涵予的上级。

出身于配音演员的主角张涵予一战成名,迅速跻身一线。

硬汉这一谱系演员的竞争,开始走向白热化。

《集结号》

那时,演了《闯关东》的朱亚文崭露头角,传武的忠义飒爽、敢爱敢恨,很博观众好感。

朱亚文一度成为了“行走的荷尔蒙”,从《远去的飞鹰》《爱在苍茫大地》直到《红高粱》,继续走硬汉路线。

《闯关东》

而走这条路的后来居上者,越来越多。

孙红雷、吴京、段奕宏、廖凡、彭于晏……除了英武的角色人设,质量上乘的剧作底,对演员来说是极好的加持。

典型的,比如康洪雷、兰小龙两部《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到现在都堪称中国电视剧军人题材的天花板。

中国男人,从来没这么集中地展示过他们的魅力。

一众男演员脱颖而出,王宝强、张译、张国强、段奕宏……后来都成了相当出色的实力派。

《士兵突击》

在《长津湖》里,段奕宏一露面,一句话没说,就吸引了众人的眼光。这已经不同于15年前,那个随时都透露着乖张的袁朗。


曾经的段奕宏,带着痞样的蜜汁自信。

但在《长津湖》,这位神枪手话不多,举手投足更带沧桑。他果敢低调,同样骄傲,却是那种经由岁月磨砺,自然生发的成熟韵味了。



对于男演员来说,能被打上“硬汉”标签,一度成了莫大的幸事。

不管怎么样,以坚毅果敢的气质被观众认识,总归是打眼的。

刘烨,原本青涩内敛,让观众摆脱不了《那人,那山,那狗》带来的印象。他也曾试图阴郁到底,在成名作《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刘烨饰演的龙小羽就是一个相当敏感、沉郁的男人。


刘烨接下来还是选择了硬汉之路,拍完军旅剧《血色浪漫》,直接出演了片名就叫《硬汉》的电影。

说起来,《硬汉》的主角是成长型角色,并不是普遍意义上我们定义的“硬汉”。但刘烨依然火得一塌糊涂。


03

如果从高仓健时期追溯,观众对于硬汉的追捧,大概持续了40年。

以白净形象出道的演员,从踏入演艺圈那天起就在忧虑:

什么时候能转型硬汉?

比如黄晓明。

他跟自己的形象较真了十年,俊秀的外表成为人们认可他的阻碍。直到2009年的《风声》,蓄起胡子的黄晓明,老辣阴狠,与以前那些不痛不痒的偶像角色成了强烈反差。


并不是任何男演员都适合走硬汉路线。

这跟天生的长相、气质相关,也关乎个人的脾性。

像张译,他早期饰演温情的史班长、插科打诨的孟烦了,最近从《红海行动》的队长到《悬崖之上》的特工,悲戚的形象本身就让观众有怜惜感。


另外,演员如果过于依赖皮相,很容易被限制住。而贴标签、再撕标签的过程,也许并没有那么轻松。

唐国强不想再做奶油小生。而胡军、张涵予“爷们”惯了,也会抱怨:我想谈恋爱,我也有其他柔情的一面……

要想重塑自己的形象,需要付出的努力,比打造一个硬汉更难。

不少演员纠结于这个字眼。

比如朱亚文就曾一度陷入“油腻”境地,观众对他的认知也开始模糊。

好在,优秀的演员总是会回归正确的赛道。在《长津湖》的朱亚文没有让观众失望,他扮演的指导员俊雅、善于做思想工作,又不失勇猛,很有当年《亮剑》中赵刚的味道。


04

事实上,让硬汉形象不再那么流行的一个原因,来自观众审美的一次分流。

2014年,观众称呼男演员,多了一个词:小鲜肉。

长相秀气的男孩重新被追捧,在粉圈迅速壮大声势。尤其是年纪相近的同龄观众,开始视这些男生为偶像。

这就像是男演员审美历程中,一次意外的分流和拐角。

或许说,中国观众对于男演员长相的审美,正处多元化的阶段。秀美的颜值、冷峻的颜值,不同的观众各有所好。

这一点让人欣喜。

观众不再以单一标准去看待某一位男演员,而会看到他的成长、角色的不同侧面和演技爆发。

在《长津湖》中,不可忽略的新生代演员,易烊千玺、欧豪,虽在老演员的映衬下,还稍显稚嫩。

然而,观众终于欣慰地看到,这一代被以小鲜肉叫起来的年轻演员,在优秀的制作团队中,已经无畏脸被涂黑、弄脏,只管尽心打磨角色。

他们或许还没能摸清成为演技派的命门,但起码,他们不再为形象所桎梏。

这,就足够让人期待了。

想要在第一时间收到槽值文章的推送,欢迎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搜索“槽值”或者“caozhi163”就可以啦。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

槽值

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