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时会想起你,你应该是在北方

作者 槽值
2016-12-23 12:11:11
0

不知何时,和闺蜜男友暗生情愫。三人游,两人疚,总有一人要先走。闺蜜察觉到两位至亲的异常,先放了手。这令她像个死囚。

本文系网易News沸点工作室《槽值》栏目(公众号:caozhi163)出品,每周更新五期。

“他一直拖到1945年5月初才坐上去香港的轮船,算得上真正的末班车。没有人知道他在拖什么或等待什么,我想他自己也未必知道,不过是下意识的拖延。”

这是《罗曼蒂克消亡史》的剧情简介,很虚无,一如影片中的爱情

电影里最接近爱情的地方,应该是葛优那句呢喃:“我有时候会想起你,你应该是在北方。”

他饰演的陆先生,心里面一直有一个不可说的爱人——大哥的女人、章子怡饰演的小六。

小六美丽,是洋洋上海滩中一朵纯粹的红玫瑰,大哥为了她离婚,娶了她却不是全副心思都给了她。

于是小六辗转于男人丛中。她对陆先生抱过希望的:“你带我跑吧。”

他却不愿令更多人失望:“我这辈子就不是随心所欲的人,我没那个命。”

undefined

她两次与人偷欢,都被陆先生抓包。

“我知道你不会杀我的,你舍不得”,小六却很笃定。

他果然没有舍得。

原谅?咽不下气;杀掉?狠不了心。

赶她走吧,大概是最好的结局。

他说服了大哥,送她去苏州,然后北上,从此家恨国仇背在肩上,还多了份记挂在北方。

得不到的爱情在骚动失散了的挂念在暗涌

走过山水,历经生死,山中回音是你,水面倒影也是你。

哪怕世界这么大,人群这么吵,只要你在我心上,便是不曾分离的同行。

未曾想,有生之年还能狭路相逢,此刻他对她所有的想念,化作一句“你应该在北方”。

她是在葛优说这句话的那刻哭出来的。

“在北方”,多浪漫的字眼;但一个“应该”,又添了几多遗憾的注脚。

有太多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情,最后都指向别离。

几年前,她从南到北,也不过为了坚定别离的决心。

不知什么时候,和闺蜜男友互相暗生了情愫。

三人游,两人疚,总有一人要先走。

闺蜜察觉到两位至亲的异常,选择了先放手。

令她像个戴着镣铐狂欢的死囚。

强大如黑道话事佬陆先生,也不敢冲破禁忌带走兄弟的妻子,更何况普通人?世间没什么比爱上朋友的恋人更自责了。

像极了《七月与安生》里那个为保护好友而远走的安生,她匆忙逃离。

从故乡到北京,1788.1公里。

异地恋者有首专属小诗: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海有舟可渡,山有路可行

此爱翻山海,山海俱可平

可她的爱,甚至没有翻过阻断南北的淮河秦岭。

那天往北京的飞机上,邻座对她说:“嘿!你正式加入北漂大军了!”

她也在对他说:嘿!我正式离开你了!飞机在抵抗地球,我在抵抗你。

undefined

她立马爱上了北京。那么物质,那么典雅,那么包容,那么流光溢彩,那么充满机遇。

它这样吸引人,令她暂时忘记故乡,忘记那段从未热恋已失恋的暧昧。

但乍见之欢后,久处却生厌,帝都的苍茫天地里,悲和喜总轻易被放大。

因为职场上的误会,她失去了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

失业那天晚上,她走在北方冬夜的街头,望着碌碌人群奔走匆忙,感觉自己被丢下了。

一次随性的越轨,一场任性的逃离,哪个错得更深?

仿佛冥冥中注定的巧合,也是那晚,来自闺蜜的短信击溃了她心中所有的设防:

“他问你在北边过得好不好。”

那时马頔的《南山南》还没大火,她点开他的对话框,看着他的签名沉思许久:

“南方在艳阳里大雪纷飞,北国的寒夜会否四季如春?”

一条短信,唤醒三个人的关联。

他们曾交融于彼此血液,他们仍逃不了互相挂念。

“谢谢你,想起了我的北方。”她往他微信发完这句,迅速删除了好友。

我在北方,挺好的。

我偶尔会想到你,像热带的雨洒落极地,不远千里。

但我也知道,回不去了,是对感情最起码的尊重。

她不后悔当初的放手,相信及时刹车是另一种温柔。

消亡本身就是罗曼蒂克正如美的消失就是美的一部分

爱情也是这样,带着一点危险或不安,脆弱得随时都会变化、损毁。

成长到一定阶段,发现自己不再是亦舒小说里那个“需要很多很多爱”的喜宝,原谅了过往的残缺,成全了偶尔的孤独。

undefined

适当孤独是自我修行的最好时光,大部分北漂人会懂。

她在这里,抬头憧憬过梦想,低头承认过失败,现在可以平视着微笑。

没有抱怨、苛责和极端情绪,连叹气都克制了。

工作不是百分百满意,但路还是自己想走的。

偶尔加班不开心,一顿麻辣烫也可以解决。

周末会睡懒觉,或者去爬山健身看电影。

有时熬夜,只是为了片刻的宁静。

她更爱北京了。

这里没有融不化的雪,倒是有熙攘攘的人。

这里的寒风她最受不了,但秋天碧空澄澈,春天杨絮乱飘。

这里胡同的小卖部,卖老家也有的那种辣条。

这里蛮干燥,水质也不很好。

这里的博大与宽容,接纳了人的过往,容下了人的流浪

undefined

后来她得知,他来北京很久了。

一直在身边,可两人从未相遇,也不用相遇。

也许某天帝都的浓霾散去,他们会在街头认出彼此的脸,笑着挥手寒暄。

“憎固愈令彼此疏离,爱亦徒增错误的挂系。”

一段还没开始便已结束的挂系,一如《罗曼蒂克》里的葛优和章子怡。

他们这样偶尔彼此想起,无法更深,也不会太浅,就很好。

关注槽值微信公众号(caozhi163),回复“写真”,看槽值小妹最新写真照片,听小妹情话。

undefined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

槽值

情感八卦 槽值爆表 不吐不快

erweima

扫一扫关注槽值 更多有趣内容